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二十九章 忠义千秋(二)

第二十九章 忠义千秋(二)

  “二当家的,你们回来啦?”

  “二当家的,今天收获咋样啊?”

  招呼声此起彼伏,与其说是土匪窝,不如说这里更像是一个村子。一个与世隔绝的隐世之村。

  “二当家的,今天有没有什么好收获啊?”一位大婶子高声的喊道。

  牛犊子抢过话头:“有,有,二当家的给我们抓了个天大的富贵回来呢!”

  “呦!还天大的富贵啊?够不够大家伙吃顿猪肉馅儿的饺子啊?”

  “请你吃整只猪都绰绰有余!”

  “哈哈哈!”众人大笑。

  说话间,楚青若一行人被带进了那间挂着“忠义千秋”牌匾的房子。只见房子的正中间放着一张垫着虎皮的乌木交椅,交椅后方的墙上,写着个大大地“義”字。交椅的下手,左右两边各自并排放了四张乌木椅。一看就是这里的议事厅。

  乌木交椅上坐着一个纤瘦高挑的少年,看起来也就二十岁上下。

  白皙俊美,漂亮的丹凤眼,鹅蛋脸,长得相当的漂亮。他的身体斜靠在交椅的把手上,手里正捧着一本书,专心致志的看着。

  “大当家的。”土匪们纷纷上前见过礼。

  “嗯。这几个人怎么回事?”少年开口,一副雌雄莫辨的嗓音,略带磁性。

  “大当家的,这小子看着像金阳王悬赏画像上的那个人!我们不如拿他去领金阳王一笔赏金?”牛犊子摇着尾巴凑上前,拢着大当家的耳朵悄悄地说到。

  “啪!”少年手里的书卷,毫不留情的拍到他头上。“胡闹!快把人送下山去!”

  牛犊子垂头丧气的摸着脑袋,看了一眼熊二当家的。只见他朝自己眨了眨眼,努了努嘴:“大当家的话你没听到吗?赶紧把人弄出去!”

  牛犊子很机灵,听出来他说弄出去,而不是弄下去,立马喜笑颜开的带着其余几个小崽子,连哄带赶的把楚青若一行人给赶出了议事厅。

  出了议事厅,他吩咐傍边的小崽子们,先弄几个空屋,把他们关起来,等二当家的出来再发落。

  小崽子们把楚青若一行关在了旁边一间小屋里。又把易清和袁统领关在了对面一个小山头上的草棚里。就连阿乖也被他们找了根绳子拴在屋子里的一根柱子上,发出委屈的呜呜声。

  过了好一会儿,议事厅里的熊二当家的一脸沮丧的摸着脑袋出来了。

  牛犊子上前去问怎么样?熊二当家没说话,一脸的烦躁。

  这里叫聚义寨,大当家的姓程,大名叫做程玉娇,正是那昌平县被满门抄斩的程老将军的后人。被忠心耿耿的熊平,也就是熊二当家的,领着一班死忠的部下,把她从法场上给救了出来。程家几十口人,也就只留下她这么一点血脉,却是个姑娘身。

  牛犊子见二当家的一脸烦躁,上前去劝慰:“大当家一贯侠义心肠,不愿意接受金阳王的招安也就算了,就连着悬赏的赏金也不屑于去领,这,这叫山寨里大家伙都吃啥呀!哎!二当家,要不我们两个偷偷的把人押去领赏?”

  “大当家的没点头,你小子不许擅作主张!”熊平拍了他脑门一下。“大当家的一定有她自己的想法,你小子别添乱,我,我再去跟她说道说道。”

  到了晚上,熊平一个人在议事厅喝闷酒,大当家的过来了。

  “熊叔!”

  “哼!”扭头,不理她。

  程玉娇知道他是为了今天抓上山来的那几个人,跟她闹别扭。

  伸**过他手里的酒瓶,大口了灌了几口,她用衣袖抹了抹嘴,开口说道:“熊叔,我知道你为山寨好。

  可那金阳王岂是个好相与的?他屡次派人来山寨招安,都被我拒绝了,如今我们再去领他那悬赏的银子,岂不是要让他以为我们主动向他示好了吗?”

  见熊平依然背对着她不理她,她不禁好笑的扳过他的身子,撒娇的说道:“熊叔~你听我说嘛~ 你一片好心,想为山寨大家伙多准备点安家的银两,这份心意我明白。

  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们好歹也是名门之后,岂能为了这些银两就失了气节,是不是?再说了,那金阳王这些年暗地里招兵买马,囤积粮草,依我看我他这架势不是谋逆便是造反。

  若我们掺和进去,非但不能为程家平冤昭雪,只怕到头来还要落实了这个犯上作乱,满门抄斩的罪名,更是要背上乱臣贼子的骂名。

  这样,你叫我如何对得起我们程家的列祖列宗?又如何对得起程家祖祖辈辈的忠义之名?你说对不对,熊叔?

  再说了,即便我愿意去投靠那金阳王,可山寨里别的弟兄呢?我总不能带着他们望一条不归路上走啊!”

  熊平听到此处,忍不住打断她的话,幽怨的地看着她:“可是你这个不抢,那个不劫,规矩一大堆,山寨里就快没米下锅了,你这个大当家的又知道不知道呢?”

  “咳咳”被一口酒呛着,她咳了几声,“没米下锅?那还不容易,我们可以吃红薯嘛!哎~不是还有玉米,玉米也很好吃啊!”

  熊平被她气的一愣一愣的,叹了口气:“算了算了,你是大当家的,俺可管不了你,随便你吧。”

  “那就听我的,明日一早咱就把人给放了,怎么样?”

  熊平气的说不出话来,鼻子哼了一声抓起一坛酒大口大口的关了几口,不再理他。

  程玉娇欢喜的扑进他怀里,嗲声嗲气的说道:“熊叔~就知道你最疼我了。来,牛犊子!拿一坛好酒来,今晚我陪熊叔喝个无醉不归!”

  熊平气的直哼哼:“那这小子不能换成赏金,俺看他长得倒也不错,不如你就和他成亲,生上几个娃娃吧,这样你们老程家也算有后了。”

  程玉娇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那家伙长的是不错,自己今天看到他也是有点心动,可也不能因为这样就强逼着人家和自己成亲生娃娃呀?

  还生几个!熊叔这是打算把他当成种猪吗?

  谁知,熊平和程玉娇的无心之言,被某个无意中经过的小崽子听了去,不消一个晚上,便传遍了整个山寨。

  第二日聚义寨上上下下上百号人,跟点兵似的整整齐齐的站在外面的平地上,见易清走了过来,齐声道:“姑爷早!”那洪亮的喊声响彻天际,惊得林间飞鸟四散,也把易清惊得一个趔趄。

  姑爷?谁?

  他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一边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们,一边跟着前面引路的牛犊子来到了花厅。

  花厅里摆了张简陋的圆木桌,上面摆满了各色早点,楚青若、韩灵儿和周妈妈三人已经被客客气气的请上了桌子吃着早点。昨日还昏睡不醒的袁统领此刻也四平八稳的坐着用早点。

  “咳咳,大家用过早点了?那你们收拾收拾,我这便着人送你们下山吧。”

  易清顺着声音看过去,说完只见聚义寨的大当家的程玉娇一挥手,招来了一帮子小崽子们,提来了他们的行李,赶上他们的马车將他们送下了山。

  易清心下暗暗疑惑,这究竟是唱的哪出,昨日里喊打喊杀的把他劫上山,今日里又好吃好喝的把他送下山,这群山贼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也罢,既然大家都平安无事,也就暂时不去追根究底了,赶紧离开这里在做深究。

  小崽子们伤心欲绝的挥别了他们的“姑爷”回到了山上。

  楚青若一行人又回到半山腰他们被抓的那个地方,那几个狗才早已不见了踪影,楚青若暗笑她们贪生怕死。

  虽然昨夜他们被关了一晚上,好在有惊无险,接下去的几日路程倒也风平浪静,一路无事的平安到达了昌平县。

  和苇河县相比,昌平县的药材铺子比客栈多。楚青若一行人问了几次路才找到一家看起来稍微像样点的客栈。

  刚走到门口,就见里面扔出来几个包袱,随后又见到几个的女人也被接二连三的扔了出来,一起摔倒在了客栈门口的街上。

  小二站在客栈门口的台阶上,一边拍着手上的灰,一边骂道:“听说过白吃白喝的,没想到这年头连客栈都有人敢来白住了。”

  众人定睛一看,地上躺着的几人,不正是何大娘子这四个狗才?

  四狗才正在绝望之际,一抬头看见楚青若一行人竟饶有趣味的看着她们,不约而同的想着:她,她们居然没事?这下有救了!

  何大娘子狼狈的爬起来,捡起包裹,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一脸欢喜的扑了过来:“哎呀,小姐,你没事可真是太好了!”

  韩灵儿和周妈妈连忙上前并排一拦,何大娘子扑了个空,尴尬地对着她们笑了一下。

  楚青若暗暗好笑:想当初这个人来楚家小院儿,那是何等跋扈嚣张,现如今却变得如此的猥琐可悲。唉……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

  “何妈妈,你们怎会落得如此地步?”楚青若故意促狭地明知故问。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