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三十二章 雀占鸠巢(二)

第三十二章 雀占鸠巢(二)

  随后曹秀莲又带着孩子回到娘家,对着自己的亲娘一通哭天喊地的说活不下去了,夫家的人如何刻薄她,欺负她,哄得她亲娘陪着她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伤心一场。

  最后,心疼女儿的老头、老太太不顾家里众人的反对,坚持把她和她的孩子留在了娘家供养着。

  回到娘家的曹秀莲又用各种乖巧,惹人怜惜,哄得她的父亲曹永联为她费尽心机,寻找可以托付终身的再嫁良人。

  终于,曹永联把目标定在了自己的顶头上司楚文轩的身上。

  曹永联深知,楚文轩长得一表人才,但性情却是优柔寡断,是个耳根子软的。如今刚好又是如狼似虎之年,却又家宅不和。

  听坊间传言,他与他那结发妻子早已分房而居多时。于是父女俩一合计,就是楚文轩了。

  同样作为男人,曹永联最了解这样的人。

  这样的人往往看似清高,实则也风流。楚文轩与那些整天眠花宿柳、浪荡之人的不同之处便在于,那些人要的是女人的容貌身子,而他,要的则是女子的爱慕与崇拜。

  前者即便拿捏住了,那也只能得个三瓜俩枣几个银钱,而后者一旦拿捏住了,便能得大大的实惠。

  曹永联心积虑的为女儿制造各种巧合、偶遇,不惜花费许多银钱举办各种诗会酒宴,茶画会友。每一次都能拐弯抹角的请得楚文轩出席。

  每一次也都那么恰巧,他那善解人意、委婉温柔、颇有姿色的女儿也刚好在场,抚一抚琴,做一做诗,很是相应得趣。

  当毫无防备的风流才子,遇上步步为营的心计佳人,于是花前月下吟诗作赋,很快便发展成了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的快活!

  两人从最初的的偷偷摸摸,到后来的登堂入室,曹秀莲只用了短短一年的时间。

  只短短一年间,她便时常大摇大摆的进出李媛媛的结湘苑中,无视小青若好奇的眼光,姐姐长,姐姐短的早晚问安做足礼数。哪怕那时她还未被抬进门,连个妾都不是。

  只闻新人笑,哪得旧人哭。

  楚文轩得了比自己小了许多岁的新人,对李媛媛倒也自觉理亏,比平时待她们母女分外的温和,不再无缘无故的打骂她们母女了。却又改为终日里来结湘苑与蔡姝媛软泡硬磨,要纳了曹秀莲进门。

  李媛媛也是怕了他的软泡硬磨,这厮当初不正是这样把自己娶进门的吗?罢了罢了,就随他的心愿,求自己一个清静吧。

  没想到天妒红颜,常年的郁郁寡欢竟使得原本就已经病郁沉沉地李媛媛,还没来得及同意楚文轩纳曹秀莲进门,只留下个年幼的女儿交付给了这个家中唯一对她们母女两真心实意的老夫人,便一命呜呼了。

  李媛媛的死,意外地为曹秀莲让出了个好位置。

  虽说这门亲事因李媛媛得丧事被耽搁了大半年,但大半年之后,曹秀莲却依旧风风光光的带着她和前夫所生的儿子,以南山书院楚山长的正室夫人之名嫁进了楚府。

  她的那个拖油瓶儿子则名正言顺的成了楚府的少爷,享受着嫡子的待遇。

  新婚的第二日,楚文轩唤来了小青若,让她斟茶磕头唤新妈妈,胆小的她见到曹秀莲那张打扮精致的脸上,闪烁着的灼灼凶光后,本能的缩着脖子喊了一声:“秀莲夫人”。

  谁料刚才还在父亲背后目露凶光的新妈妈,竟好像承受不住她的称呼,当场伤心的哭晕了过去。

  心疼新人的父亲更是暴跳如雷的请出了黄杨戒尺,狠狠地教训了她这个忤逆不孝的小畜生一番。打完戒尺之后,坚持一再逼问小青若知错了没有。

  被打的满脸浑身都生疼,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快要昏死过去的小青若再也撑不下去了,只能低头服软:“女儿知错了。”

  打累了的楚文轩这才把戒尺往她面前一摔,恨恨地说道;“果然是棍棒底下出孝子,去!把戒尺拿上,去你新妈妈那里给她陪个不是,若她依旧伤心,你便请她用这戒尺责罚与你便是!”

  被老夫人派来照顾小青若的周翠儿(周妈妈)大吃一惊,连忙上前“扑通”一下跪在楚文轩面前:“老爷,你要责罚小姐无可厚非,您是小姐的父亲,管教自己的子女理所应当。

  可再怎么样小姐也是原配嫡女,怎可叫她送上门去叫那填房责打?况且你看小姐已是一身的伤,再要新夫人责打,那么小的孩子怕是要打坏了呀!”

  “哼!你个无知的下人知道什么!即便不是原配,那也是我楚文轩的正室,也是这小畜生的长辈。古人有云,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自不得不亡!

  如今这忤逆不孝的东西触怒长辈,长辈便是责罚了她几下,难道她还要生出怨怼来不成?”

  说到这里,一甩袖子:“跪在哪里作甚,还不快去,难道还要等我请出家法来不成?”

  无奈的周翠儿只能抹着眼泪,抱着早已哭的泣不成声的小青若,捡过了戒尺往新夫人的院里走去。

  跨进了新夫人的碧芳苑,周翠儿就见新夫人的管事娘子项娟(何大娘子)已经挽着袖子在院里候着了。擦了一擦眼泪,她放下了怀了的小青若,拉着她一起跪倒在地。

  项娟冷笑着命人拉开了她,夺过她手里的戒尺,趾高气扬的拉过小青若的手板,一记一记狠狠地打了下去。

  晚间,周翠儿抱着满身伤痕的小青若回到了结湘苑,心疼不已的为她擦着药。折腾了一天的小丫头竟顾不得擦药的疼痛,沉沉得昏睡了过去。

  小小的身蜷缩成一团,睡梦里还挂着泪珠,轻声的喃喃着:“娘亲,若儿好疼!”

  周翠儿捂着嘴失声痛哭……

  “小姐?小姐!”周妈妈的一阵呼喊,把她从回忆里拉了回来:“小姐,我们进去吧,老爷在花厅等着了。”

  “嗯。”抬脚跨进青石板铺的路上,看着眼前熟悉而又陌生地方,楚青若久违的压抑感又浮了上来。

  走进花厅楚青若就看见,多年未见的父亲,身穿一袭深蓝色儒衫,背着双手站立在花厅的中央。

  曾经需要自己仰望的身影,此刻,已经没有了记忆中的高大。夹杂着几丝银发的发髻,默默诉说着他那已经流逝的年岁。

  楚青若一阵心酸,自己终是长大了,父亲也老了,也不知道这些年他过得如何。他,他可曾有挂念过自己?挂念过娘亲?

  哪怕只有那么一点点,不用多,真的只要一点点就够了。

  “老爷,小姐回来了。”

  “嗯,知道了。你们都退下吧。”楚文轩转过身,遣退一众下人,在上首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岁月已经毫不留情的在他那曾经斯文好看的脸上,留下了一道道无法掩饰的皱纹。

  周妈妈担忧的看了一眼楚青若,见她对自己微微额首,便向楚文轩福了福身退了下去。

  久别重逢的父女俩却是彼此一阵沉默。

  楚文轩清了清嗓子:“咳,你这次能回来,要多谢你的娘亲,是她做主让你回来的。”

  “祖母的身体如何,听闻她前不久一直卧病?现在可有好转?”听到娘亲二字,楚青若的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不接他的话。

  她不想一见面又弄得大家不愉快,所以她故意岔开了话题。

  楚文轩一愣,她没有管他叫父亲,却直接问起了祖母。一向威严的脸上顾不住了,显得有些被动和尴尬。

  原以为这些年她在外面吃够了苦,回来总归会温顺懂事些,不再像小时候这般忤逆。

  谁知竟是一丝改变没有,父女俩的关系,仿佛绕了一个大圈,又回到了原点。可若说她忤逆不孝,她却对祖母关心有加,说不出一个不对来,楚文轩心中生出些许气恼。

  “咳,今日好些了,等安顿下来你便去好好侍奉几日,祖母可是经常挂记着你呢。”

  “这是自然。”楚青若温顺的说道。

  两人又是一阵沉默。

  楚文轩见她的身子一直站的笔挺,心中微有不快,开口叫她坐下说话。

  “你这次回来要好好收敛了你的性子,不可再似幼时那般忤逆你娘亲!”

  “父亲说的娘亲是李媛媛,还是曹秀莲?”楚青若心里也生出一些怒气,明明自己已经岔开了话题,偏偏父亲不依不饶的硬是要挑战她的底线。

  “你!大胆!竟敢直呼你娘亲名讳?”楚文轩终于忍无可忍,将手里的茶盏往桌上一扔。他说的娘亲自然是指曹秀莲,刘娘亲,而非楚青若的生母,李媛媛。这小畜生是明知故问?

  “父亲别急着生气,女儿只是像问清楚问一下您,您所说的娘亲到底指的是哪一个?新的还是旧的而已。”

  楚青若压下心头的怒火,凉凉的笑了一下,果然还是老样子,只要一说到曹秀莲,她这父亲便像别人家的父亲了。

  果然,牛就牛,拉到京城还是牛!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