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三十四章 反客为主

第三十四章 反客为主

  “大哥得知若儿妹妹刚回到京城,想必对京城的风貌还不太熟悉。今日得了同窗的邀请去京郊的鸳鸯湖踏青,不知妹妹是否愿意赏脸,让大哥一尽地主之谊,一同前往尽兴游玩?”

  章赟宝尽量的让自己显示出一副热情好客的友善模样。

  可看在楚青若眼里,却是讽刺至极,简直就是大大的笑话!

  她一个京城出生的姑娘,这是她的家,却要一个拖油瓶来尽什么地主之谊?

  从小与你娘亲二人**打骂于她的那个人,此刻突然又友善了起来,难不成她还要信了他们这么些年良心发现,心有内疚了不成!真真是好笑至极!

  “我正要去探望祖母,不能奉陪!”说完她便头也不回的领着周妈妈和韩灵儿离去。等他反应过来,楚青若早已走远。

  回到碧芳苑,章赟宝愤愤的把帖子往曹秀莲面前的桌上一扔:“都是你!要我去讨好那小贱货,我还没嫌弃她一身的猪粪味儿,她竟然还给我甩起了脸子。

  我不管,你叫我去的,我碰了一鼻子灰,你去把她给我叫了出来,陪我去游湖!”

  章赟宝虽然嘴上是骂着楚青若,可心里却是被她的美貌大大的惊讶到了。

  没想到这个从小被他欺负的小贱人,长开了竟然如此花容月貌,那身段就算是楼子里的花魁娘子也没她那么好的。

  即便是穿的严严实实的,那曲线却也让人隐隐雀跃。看来娘亲还是对他好的,如此的美人,又有那么多家当,着实不该便宜了别人去。

  庆松苑里,八十六高龄,满头白发如银霜,面色虽然有些苍白却难掩眉宇间一派慈祥的老太太正拉着楚青若的手流眼泪;“这是若姐儿回来了?”

  “祖母,不孝孙女回来看你啦!”楚青若由着老太太拉着手,跪在她的床头,又哭又笑的说道。

  “嗯嗯,回来的好,回来的好。以后哪儿也不许去了,就在祖母身边。”老太太抬起形如枯木的手,轻轻抚着她的脑袋,哽咽的说道。

  楚青若心里一暖,这世上若说有谁真正的关心她,那便是眼前这个满头白发,面目慈祥的老人了。

  当初父亲坚持要娶娘亲,家里所有人都反对,都认为乡下小地方的姑娘上不得台面,配不上他们楚家书香门第。

  是祖母不远千里的寻到了娘亲的老家,了解了李家的家规门风和风评,又回到家中说服了盛怒中的曾祖父,才随了父亲的心愿迎娶娘亲过门的。

  虽说人是父亲挑中的,可父亲看中的是人,祖母却看中了娘亲的秉性,知道她是个贤惠的,才放心定下了这门亲事。

  娘亲在世时,祖母对她也是照拂有加。为了父亲要抬曹秀莲过门这件事,祖母硬是要叫父亲先得了娘亲的同意再来问她的意思。

  原是想给娘亲撑腰,只要她咬死了不点头,祖母便说破了天也不会同意,那曹秀莲今生今世就别想进楚家的门!这是她作为一个婆婆,给自己的儿媳妇最大的底气!

  谁知娘亲竟是个福薄的,留下了她就这么去了。

  小时候好多次挨打,都是靠了周妈妈暗地里差人去请了祖母过来,自己才免遭父亲活活打死。有一次父亲把自己打急了,觉得生无活路偷偷的投了湖。

  被人救起之后也是祖母几天几夜不眠不休的看护,不停地唤着自己的名字,才把自己从生死线上拉了回来。

  这些她都记得。

  老太太见着心心念念的孙女回来了,苍白的脸上因为欢喜竟生出些许红润来。

  叫过左右扶了她起来靠在榻上,又让她的管事严妈妈给楚青若拿过了一张小杌子,让她坐在自己跟前仔仔细细的看着她那张小脸,拉起她的手心疼的问道:“一个人在外面这么些年,可是吃苦了?”

  “不苦,清静。”她摇摇头。

  “唉……我知道你这么些年心里委屈。我们楚家世代书香,最讲究一个孝字。可这孝字,却也要讲究父慈了方能子孝。不问是非对错,一味的顺从的,那是愚孝!

  你父亲也是个糊涂的,你一个几岁的娃娃能做下什么忤逆不孝的事来。祖母知道,他都是受了那狐媚子的蛊惑。可怜你娘也是个褔薄的,扔下你这么小便自己去了。

  祖母也是老了,有心想护着你,只怕也是护不了多久了。趁着我还有一口气在,祖母就算是拼了这条性命也要为你寻一门好亲,远远地离开了这里,让你安安生生的过后半辈子。”说着说着不禁的老泪纵痕起来。

  “祖母别哭,家里有祖母这么一个明白人,青若也就欣慰了。您好好将养身子,会好起来的,孙女还指着您给我寻一户好人家呢!快别哭了。”

  楚青若强忍着心酸,笑着伸出手,为老太太抹去了眼泪。

  心里却暗暗叹气:只怕老太太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曹秀莲既然能让她回来,想必已经是心里有了想好的人家了。只是她们现在还不知道是哪一家罢了。

  按照她对曹秀莲的了解,她一心一意为了她的儿子谋夺家产,只怕没折腾得她自动放弃继承家产之前,没那么容易把她嫁出去。

  被谋夺完了家产,还能有几份剩余给她做陪嫁,又能得对方出多少的聘礼?大门大户的光出聘礼,没有同等回礼和嫁妆,怎肯同意这门亲事?

  也就小门小户的既不用出许多的聘礼,又能高攀了她楚家,才会愿意结这门亲。可想而知,等对方知道了她这个嫡女原是个不得宠的,她的日子又能好过到哪里去?

  老太太哭累了,由严妈妈伺候着睡下了。楚青若也起身离开了庆松苑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刚进院子,就见回来以后一直未曾露面的曹秀莲带着人,气势汹汹的进了结湘苑。

  进了院子,她往中间一站,不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楚青若。一旁的何大娘子倒是一进门,张嘴就骂。 “楚青若,你这小贱货,少爷要你去游湖,为何你要拂了他的好意!”

  立刻上前来往楚青若身前一立,周妈妈伸手就把她往自己身后拉了拉。

  “何妈妈,你说的可是那章姓少爷?”楚青若若拍了拍周妈妈的手,给予她一个安抚的笑容,然后若无其事的笑了一下。

  “你!”何大娘子脸色巨变,偷偷瞄了一眼曹秀莲的脸色。

  曹秀莲当真是个沉得住气的,面不改色。只见她微微抬了抬手,示意何大娘子退后。何大娘子噤声,退到了她的身后,垂着双手毕恭毕敬的站好。

  带着微微的笑容,曹秀莲缓缓的开了口:“若姐儿啊~看到你回来了,为娘着实心中欢喜。只是这几日忙于家务,来不及和你好好地说说体己话。我的女儿,你不会责怪母亲疏怠了你吧?”

  未等楚青若开口又说道:“不光我欢喜,你哥哥也是欢喜得紧呢。昨晚便拉着我说今日定要带若儿妹妹出去逛逛,免教你在一个人在家里乏闷。

  可刚才宝儿伤心欲绝的回来,说是若儿妹妹不怎么待见他,定是他没招呼好妹妹,使得妹妹心生不快,才对他如此冷淡,竟连游湖都不肯与他同去,正同我大发脾气呢~

  我说,定是我那傻儿子没体谅到妹妹如今刚到家,还没歇好。等歇息够了,再与若儿妹妹一起出去玩耍,她自然也就不会再拒绝了,若姐儿,你说为娘说的是不是?”

  小贱人,我已经给了你台阶下了,你若是知晓利害的话,最好乖乖顺着下!

  听她一口气说了那么多,人也是她,鬼也是她的废话,楚青若轻快的开口道:“秀莲夫人,此言差矣。别人来邀请我,我自是要赏脸去的,但是章少爷的邀请我可是万万不能去。”

  见到曹秀莲瞬间变青的脸,楚青若笑了:“一来不管怎么说,我也是楚家的嫡女大小姐,若要邀请我游湖,按规矩自是要先下邀帖,等我看过了以后再决定去不去。

  章少爷既无邀帖又无通报,一进门拉了就走,这是哪门子规矩我不晓得,肯定不是楚家的规矩。我若就这么随他去了,岂不坏了楚家的家规门风?

  到了父亲面前我和章少爷都免不了一顿责罚。就算我少不更事,他这年长的却是该懂的。

  二来、秀莲夫人莫要忘记,你的儿,名唤章-赟-宝。而我的母姓却姓李,叫做李媛媛!秀莲夫人以后可千万莫要再唤错了。”

  说到这里,楚青若故意停了一停,满意的看着曹秀莲的脸色被自己气得由青转红,暗暗忍住了笑又接着说了下去:

  “这三来嘛~这里本就是楚府,秀莲夫人帮忙料理家事我也是心存感激,也谈不上什么疏怠不疏怠的,至于体己话嘛,我自会同祖母说上一说,也不打算让秀莲夫人费心,所以……这责怪二字么,不知从何说起?”

  左一句楚家,右一句章家的少爷,这脸打的是啪啪作响,饶是曹秀莲涵养再好,也免不了脸色难看了许多。

  看着曹秀莲和徐大娘子五颜六色的脸色,楚青若突然觉得心情异常的舒畅。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