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三十七章 鸿门宴席(一)

第三十七章 鸿门宴席(一)

  /

  楚青若回来京城时日不多,认识的人也没几个。外头的那些个书院诗社什么的自然也是无从知晓。可架不住楚文轩耳手下聪目明的人多啊!

  一个个粘上毛就跟猴子似的,她才回来没几天,就都知道梁院士的嫡女回来了,一个个自己不好出面,都怂恿着自己的嫡子嫡女三天两头的投了拜帖想要结交楚青若。

  他们个个如意算盘都打的叮当响,可千算万算也想不到,梁院士根本就不疼这个唯一的嫡女!

  是啊,任谁也是想不到的,这世上竟真有不疼爱自己亲生孩子的人。

  其实楚文轩和曹秀莲成亲以后,他也不是没想过要一个属于他们俩自己的孩子,可那曹秀莲怕再生一个孩子,就要分去了她心爱的宝儿许多的好处。这一点上她是万万舍不得的。

  再说万一再生一个还是闺女的话,就算白辛苦一场了,冒那么大风险,不值当。于是的在每次行房之后就自己偷偷的喝了避子汤。

  可怜那楚文轩只当是老夫少妻有心无力,所以才总也怀不上。渐渐地,也任命的打消了子嗣的念想,一心一意怜惜曹秀莲,把章赟宝看作了亲生子。

  是药三分毒,即便是补药喝多了都对身体没有好处,更何况这避子药。慢慢的曹秀莲的宫便损坏了,真的再也生不出来了。于是,这唯一的孩儿——章赟宝变成了她的性命,就算他要天上的星星,她这个做娘也要给他摘下来!

  自古以来枕头风都是一股神秘而又神奇的力量,它能让金刚汉化成绕指柔。

  经过一夜枕头春风吹拂过的楚文轩,趁着一家人在一起用早点的时候,难得他满面慈爱的向着全家宣布他要为楚青若办一个接风宴宴,以此来好好缓和一下家中上的人际关系,缓和一下父女僵持多年的局面。

  “爹,吃块你最喜欢的桂花糕。”一袭浅蓝色书生长衫衬的章赟宝唇红齿白,分外讨喜。

  在楚文轩的面前,章赟宝显得格外的乖巧懂事,不停地夹着他爱吃的点心给他。相比起做为亲生女儿的楚青若默不作声,只顾自己埋头吃早点,章赟宝确实看起来更像楚文轩的亲生儿子。

  “嗯,宝儿你也尝尝这个。”楚文轩满眼慈爱的看着章赟宝,看着自己碗里快堆成山的点心,不由得心疼章赟宝尽顾着给自己夹点心而自己都没吃什么。

  “哎呀,老爷,这是宝儿的一片孝心,你就吃吧,不用管他,点心不够一会儿我让厨房再给他做点就是,饿不着他的!男孩子啊,就得糙着点养,别太细致了!”

  曹秀莲端起楚文轩的碗又给他添了一碗白粥,放在了他的面前。

  楚文轩对曹秀莲的这番说辞甚是满意,会相夫教子,又知情识趣,她的识大体,晓大礼使他放心的把这个家交给了她,她也打理的的井井有条。虽说娘从来都不喜欢她,不待见她,可自己就是找不出她的半点不是来。

  坐在一个桌上用早点的楚青若默不作声,看着她们一副父慈子孝的样子。不由得一阵好笑。儿子是假,爹也不是真的,他们怎么就能演的那么的投入,那么的情深似海呢?

  得了这个消息,庆松苑的祖母派人把楚青若请了过去。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她回来了的关系,祖母的心情大好,身体也一日好过一日。今日她踏进院门的时候,还听见了老太太爽朗的笑声。

  “祖母,何事让你如此欢喜啊?”楚青若笑嘻嘻的坐在老太太下首的小杌子上,两手撑着膝盖用手托着下巴,歪着头问。

  “老太太是在高兴啊,老爷终于想明白了。这儿子再好啊,也是人家的。”严妈妈替老太太开口回话道。

  “总算他也没糊涂到底,知道借着给你办接风庆贺宴的机会啊,又把京城里尚未婚配的世家子弟给请来了。”老太太乐不可支的喝了口茶。

  严妈妈又接着说下去:“若姐儿你可是不知道,你刚回来那日老爷便呵斥了你,过后老太太把老爷给叫了过来。狠狠地责骂了他一顿,老爷被老太太训得是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一不小心回了个嘴把老太太气出个好歹来,担上个不孝的罪名。”

  老太太放下杯子,又接过严妈妈的话头:“你天天在院儿里足不出户,你是不知道,前几日书院里的林夫子,就是南山书院顶顶严厉的那个。

  在堂上抓着那章赟宝默文章的时候,居然让小厮在窗外面现写了条子,给他从窗口递进来。被抓了个现形,不仅打了手板子,还挨了训。林夫子骂他给楚府丢了脸面,你猜那章赟宝说什么?”

  不等楚青若回答,又和严妈妈两个乐不可支的哈哈大笑起来。

  等她们笑够了,缓了口气,老太太又把话继续说了下去:“那章赟宝啊,把脖子一梗说,他又不姓楚,他姓章!要丢也是丢章家的脸!”说完又哈哈大笑。

  楚青若也“噗嗤”一下笑出声来。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这句一点没错。

  章赟宝的爹是个不学无术的混蛋,生出个儿子靠着父亲关系,上下打点了一番,硬把他塞进了南山书院,结果还是个扶不上墙的草包。

  严妈妈笑够了走去一旁的案几上拿了一盘子水果过来,一边拿一边又说:“听老爷书院里近身伺候的说,老爷脸都青了。”说完两人又抑制不住的笑了起来。

  老太太笑完了,缓了缓气,接着又叹了一口气说道:“可见那狐媚子也是个心术不正的,上梁不正下梁歪。正是有了这样的母亲,这孩子啊,才会变成这样。”

  然后又慈爱的拉过楚青若的手,轻轻拍了拍:“幸亏你不是她生的!”三人又是一阵大笑。

  “这次你父亲为你举办接风宴,想是要给自己一个台阶下,你也顺着他点,毕竟他也是你的父亲,也不好叫他她过难堪。”

  老太太为难的的拉起孙女儿的手轻轻拍了拍。一个是她的亲儿子,一个是她的亲孙女,手心手背都是肉,为难啊……

  “嗯,孙女知道了。”

  楚青若嘴上虽然是应着,但心里却不认为这场接风宴是为了父亲所说的缓和父女关系而办。按她对曹秀莲的了解,她绝不会眼睁睁看着父亲和自己关系缓和起来。

  可这次她并没有跳出来反对,绝不会是因为好心或者良心发现,只可能是有更大的阴谋!看来自己要留神些了。

  祖母以为父亲看明白了,其实父亲依旧没明白,只是祖母将他想的太好罢了。

  离开了庆松苑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韩灵儿和周妈妈正在收拾她的新衣物和首饰。这些衣物首饰都是老太太怒斥了父亲以后,命令父亲给她添的。楚青若看着这些衣裙首饰,越发的庆幸自己幸好还有个如此疼爱自己的祖母。

  大约府里要办宴席,曹秀莲忙的无暇挑唆她那草包儿子再来天天寻她晦气,这几日章赟宝倒也格外的安生,让她过了几天清静日子。

  到了接风宴当天,楚府是宾客满朋,许多现居高位之人都是从南山书院出去的,如今恩师家有喜事,做弟子的又岂有不捧场之说?

  登门的宾客之多,把楚府门口都堵得是水泄不通,马车都没有地方停了,来晚的都直接把马车停到隔壁两三条巷子里,步行过来的。

  要说这曹秀莲也确实有一套,偌大个场面倒也是安排的井井有条,宾客招呼的也是周到有加。

  所有人都对她赞不绝口,直夸楚山长好福气,取得如此才貌俱佳的贤内助。把楚文轩高兴地就跟今天自己小登科似的。

  宾客们带来的嫡子嫡女们由楚青若招呼着在中庭的池子边,赏花论诗。

  照理说以曹秀莲现如今正室的身份,她的儿子也算是嫡子,也能帮着招呼应酬这帮嫡子嫡女们。只可惜他不是亲生的,只能在碧芳苑里待着。

  就连平时和他相交甚好,父母身份比楚文轩低下的下院士们的嫡子嫡女,今日都不来找他玩耍,只顾着在宴会上借机结交身份更高些的少爷小姐。

  “这帮趋炎附势的小人!”章赟宝恨恨的骂道,不过幸亏今天母亲还安排了他去做一件更重要的事!

  今日的接风宴,不光傅凌云来了,陆亦清也了来。

  楚文轩高兴地眉开眼笑。比起世家子弟,皇帝最器重的十一皇子的驾临,无异让楚文轩着实的吃惊了一把!急急忙忙上前跪地行礼。

  谁料陆亦清听袁统领说起过楚青若回家当天,楚文轩便为他那个续弦呵斥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心中很是不快,不太待见这个糊涂的老山长。于是便草草的寒暄了一番,便不再理会他,头也不回的去了楚家中庭的池子边。

  楚文轩是想多说半句话都没有机会,只能瞠目结舌的看着十一皇子面有不善,对自己爱理不理的,径自去了中庭。百思不得其解,自己究竟哪里得罪了这位贵人。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