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三十八章 鸿门宴席(二)

第三十八章 鸿门宴席(二)

  京城的一班世家子弟倒也不全是纨绔,有几个秉性文采倒还不错。楚青若本就是个才高八斗的女子,自然很快的便和他们打成一片,倒也相处愉快。

  陆亦清进得院来,就听到池子边一片欢声笑语,女孩子们都围着可爱的阿乖惊叹不已,七嘴八舌的问着“这是什么狗呀,好可爱啊”。

  放眼看过去,她竟然和这班世家弟子,千金小姐们相处的异常融洽,仿佛她生来就是属于这个圈子的。他松了口,亏得他还担心她会不适,看来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了。

  “十一皇子驾到!”德顺公鸭似的嗓音响起。

  众人跪下接驾,楚青若低着头暗暗想到,十一皇子又是哪里来的一尊大佛,怎的就驾临了楚府这个小小的鄙陋之地了呢?

  “都起来吧,今日楚山长之女的接风喜宴,主角不是我,大家随意就好,不必拘礼。”

  陆亦清见到地上把头埋的像鹌鹑一样的楚青若不由得一阵好笑,即便是为了她挨了顿板子心里也有些甘之如饴的感觉。

  这声音好熟悉~好像长筠兄的声音?可又比他多了几分威严。

  楚青若忍不住好奇的偷偷抬起头想看看这十一皇子到底长得什么模样。怎料刚动了动就听到十一皇子“咳咳”咳嗽了两声,吓得她赶快又把头低了下去。

  陆亦清见她这样暗暗好笑,刚要出声叫一众人起身,便被一股力量挤到了一边。比他早到一步的傅凌云,见到他如此捉弄他心上人,不由得心中不快。

  扔下了手里的茶盏走了过来,凭着一股蛮力生生的把陆亦清挤到了一边,傅凌云一言不发的拉起楚青若头也不回的走进中庭的凉亭,按着她坐下。“不用理会他,无聊至极之人。”

  陆亦清在德顺的搀扶下站稳了身体,刚要去追,发现地上还跪着一地的人,忙说道。“诸位请起吧,不必拘礼了。”说完便抬脚望凉亭出去了。

  周妈妈起身后惊喜的发现,原来十一皇子竟然就是清水县的易师爷后,欢喜地迎了上去,德顺笑着把手里的礼物递给了她,周妈妈笑着收了起来。

  楚青若终于也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长筠便是十一皇子,惊讶过后笑着迎上前,施过礼后调笑他:“皇子殿下还真是耍的人团团转呢!”

  陆亦清与她已是情谊深厚,自是不会介意她的调笑,反口讥笑她:“本皇子骗人的技术其实并不高明,只是有些人实在太笨了而已!”

  楚青若想起离开梧桐村那日袁叔曾说过他是宰辅的孙子,其实也算是点明了自己的身份了,是自己以为他在吹牛,没有当真而已。说起来也真的怪不得他,不由得捂着嘴与他相视一笑。

  两人如同打暗语一般的玩笑,听得众人一头雾水,好在气氛欢快,众人很快又开启了新的话题。

  傅凌云望着正在和陆亦清说笑,盛装打扮的她,心中隐隐泛酸。

  只见她穿着一件烟罗紫色琵琶对襟水袖上衣,下着镂金百蝶穿花云缎裙。梳着俏皮可爱的垂挂髻,头上戴着他送的掐丝银鎏点翠花卉小簪,耳朵上还挂着两颗小巧的银丝珍珠耳坠。

  在一众世家子弟里显得清新脱俗,又令人瞩目。巧笑倩兮的对着陆亦清露出一派天真却又充满魅力的笑容,而陆亦清的脸上也泛着春光明媚般的笑意,使他看着觉得分外的讨厌。

  正当傅凌云暗暗磨牙,想着怎么把这个碍眼的陆亦清从楚青若面前弄走时,突然一道笑声传进了他的耳朵里深深地刺激了他一把。

  抬眼望去,原来是楚青若不知说了什么,手舞足蹈可爱的样子把陆亦清都笑了,爽朗的笑声传到了傅凌云的耳朵里格外的刺耳。

  忍无可忍的傅凌云站起身来,想他们俩走了过来。

  气冲冲的走了过去,一把拉开一个挡在自己面前的世家小子弟,傅凌云杵到了陆亦清的眼前。

  “招呼不周,请自便!”毫不客气的充当起男主人的角色,傅凌云拉起楚青若的手就要离去。

  “文远,你也来啦,坐吧,别客气。灵儿,给傅公子上杯茶!”

  比他更像男主人的陆亦清,随肆的就像在自己家里一般。

  站在两人中间,正真的主人,来不及说一句话,就被两人不约而同的忽视了,是自己太过沉静容易遭人忽视吗?楚青若哭笑不得的反省着自己。

  茶上来了:“请!”傅凌云拱手。

  “文远,别客气,请用茶,不要拘束,就当在自己家里就好。”陆亦清比他更客气。

  傅凌云:“你先请。”

  陆亦清:“不不,来者是客,还是文远先请。”

  傅凌云:“……”

  连枫、德顺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两个加起来都几十岁的人了,这么幼稚,你们的爹娘知道吗?

  一盏茶在两人手上不停地让来让去,最后“哗啦”一下,直接泼在了坐在中间的楚青若身上。

  一声痛呼,那两人又同时着急的一左一右拉起她,异口同声询问:“可有伤着?(青若,你有没有事,有没有烫到?)”

  中庭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楚青若的这声痛呼吸引,齐齐看了过来。

  楚青若尴尬的挣脱他们两人的手,笑着说了几句吉利话,引得大家哄堂大笑,尴尬的气氛一扫而光。

  唤来了周妈妈替自己招呼客人,她则由韩灵儿陪同着准备回房间备换一套干净的衣裳。

  就当两人走进结湘苑时,眼尖的韩灵儿见到碧芳苑里的张妈妈,在结香苑院门口往里鬼鬼祟祟的探头张望!

  “你干什么!”韩灵儿娇喝一声把张妈妈吓了一跳。

  “嘘,灵儿姑娘,你小声点,我是来给你们报信的。”张妈妈紧张兮兮的往院外看了一眼,见四下无人才对她们小声的说道。

  “小姐,你今天要小心点,千万别去柴房。”

  “柴房怎么了?”韩灵儿怒喝道。

  “我今早看见大夫人拉着少爷,哦不,章少爷在屋里说悄悄话,没听得太仔细,只隐隐约约听到他们说,什么小贱人、什么柴房,别的就听不到了。

  之前我又见到章少爷在柴房那里转悠,还有刚才李妈妈来跟我说,她听见夫人一会儿要差了人来请小姐过去,但又吩咐那人一会儿把小姐引起柴房。

  我们听的糊涂,所以一合计,还是来跟小姐禀报一声。”

  楚青若默不作声的听她说完,点点头:“有劳张妈妈了,你赶快先回去吧。等接风宴完毕,我会让周妈妈将你们的欠条给你们送过去的。”

  又让韩灵儿给了她几角银子,张妈妈欣喜万分的谢过以后,迅速的离开了。

  看样子曹秀莲是按捺不住,终于要对她出手了。

  哼!她倒要看看这个曹秀莲到底出什么招!

  换过衣服以后,她喊来了那日她吩咐韩灵儿安排在暗处的人来问话。

  韩灵儿把人领来,来人禀报说:“今早见到曹夫人遣了何大娘子出门去了。小人跟着何大娘子到了一间非常偏僻的小药铺,出来的时候见她两手空空,好像什么要都没买。

  等她走了以后我就进去骗那掌柜的说要一包和刚才那位娘子一样的药。没想到真给诈出来了,十两银子,那掌柜扔了两包小药包给我。”

  说着从怀里摸出了两个小药包递给韩灵儿。

  这时,傅凌云和陆亦清久等不见楚青若回来,便自己寻了过来。正好看见一个楚府的下人摸出两个小药包交给了楚青若,陆亦清顺手就接了过来让傅凌云闻闻。

  傅凌云无语:本少爷又不是大夫,怎么闻的出来是什么药!

  连枫也好奇的拿过一包,和德顺两人一同闻了闻,也没问出来是什么药。

  那下人欲言又止的看了傅凌云他们,楚青若笑道:“她们是我至交,你但说无妨。”

  下人用力点了一下头,接着说道:“他离开了那家药铺以后,又另外去了一家药铺问过了,是烈性的**。”

  傅凌云看向陆亦清,一阵磨牙:你什么意思?

  陆亦清抬头望天,表示自己很无辜,他也不知道那是**啊!

  一瞬间两人似乎又都意识到了什么,陆亦清忙问楚青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下人不等她说话,便接口说道:“今早大夫人和章公子在房内嘀咕了半天。

  大夫人走后,章公子在院子里洗了个澡,换了件衣裳,然后在院子里活动了几下,就去了后院的柴房。

  我跟过去扒在窗口看了一眼,见到那章公子铺了好些个干草在柴房的地上,然后又拿了把小刀正在割柴房的门栓。”

  大家瞬间心下了然了:曹秀莲是想让她儿子和楚青若凑成一对,名正言顺的霸占楚家的家产呐!

  真是好手段!

  若是被她得手了,无论是出于家丑不可外扬的原因,还是就楚文轩本身对这个继子的宠爱也好。

  总之,出了这样的事情,楚文轩和曹秀莲都会选择把楚青若嫁给章赟宝。

  这样一来继子变女婿,楚文轩也不用担心会触犯律法,而曹秀莲更是把楚府的家业稳稳的捏在了手里。那章赟宝更不用说,简直就是财色兼收的大满贯,成了最大的赢家。

  唯一就是苦了楚青若一人而已!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