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三十九章 将计就计

第三十九章 将计就计

  女人一旦被坏了身子,这一辈可就完了。除了嫁给那人,就只有去死了。

  到那时,就算她的祖母在怎么爱护着她,袒护着她。若舍不得这孙女以死殉节的话,就只能打落门牙活血吞,不得不把这个她最疼爱的孙女嫁给坏了她身子的人了。

  若是楚青若抵死不嫁,那便用流言蜚语活活的逼死她!就算逼不死她,也要叫她身败名裂,无人敢娶,困也要把她困在这楚府一辈子!这样楚府的财产就永远是她曹秀莲母子的!

  真真是打得一手的好算盘!

  在场所有的人都气愤不已,韩灵儿一言不发拔了刀子一下窜了出去,被眼明手快的连枫一把拉了回来。

  傅凌云更是气的满脸通红,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盛怒的前兆,看样子那曹秀莲和章赟宝要自求多福咯!

  相反楚青若却一点都不生气,反而有点兴奋。

  为什么兴奋?

  因为躲在暗处的蛇如果不出来咬人,你就永远不知道它在什么地方,也永远不会有机会打死它。。

  一样的道理,曹秀莲如果不出手,你永远也没办法还击,因为她是长辈。长辈不出手,她这个小辈先出手,那可就落实了忤逆不孝的罪名了呢!

  想起小时候,她让她脱了衣服受责罚,打完以后又让她穿上光鲜靓丽的衣裳,露出衣裳以外的地方是毫发无伤,穿着衣服的地方却是皮开肉绽,还不许她哭,要面带,笑。

  他的宝贝儿子更是数九寒天让她穿着夏天的衣衫站在院子里,拿着摔炮炸得她跳脚,美其名“彩衣娱亲”!

  曹秀莲更是让人封了她的院子不让人知道,威胁她说,如果敢去跟祖母告状,便发卖了她去窑子里,祖母问起脚上的伤只许说是火炭烫伤的。

  可怜她天天和周妈妈一起抱着取暖,房里哪来的炭盆!

  明明父亲暗格里的银子是她儿子拿走的,却生生的平地里冒出来许多个,亲眼见到她拿银子的丫鬟下人来。使得父亲坚信她,从小秉性不良,手脚不干净,拳打脚踢的痛打了她几个时辰,非要打到她承认偷银子的“事实”不可。

  对一个几岁大的孩子来说,那是一个漫长而看不见尽头的几个时辰。

  直到再也捱不住如同酷刑一般的殴打,绝望的她趁着让她小解的机会,逃到了中庭的池子边,跳了下去。

  还有,还有,还有许许多多,数不胜数的事情。

  这一桩桩,一件件,如今终于有机会和她们母子俩好好清算一下了。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

  很好!很-好!

  陆亦清暗暗的差了德顺让徐勇和袁统领各领十个亲兵速来楚府。傅凌云一言不发,任由他调兵遣将。

  虽然他俩从小不对付,但在保护楚青若这件事上却是同仇敌忾,出奇的默契。

  很快到了晚间,席面开始了。

  席面上推杯换盏,你敬我一杯,我敬你一杯。

  转眼,酒过三巡。

  曹秀莲也果不其然命人叫来楚青若,把她介绍给大家并拉着她,一桌一桌的开始敬酒。

  连枫站在去往中庭和后院的交叉路口,对着前厅的傅凌云、楚青若等人点了个头,便消失了。

  他们互视了一眼,好戏开场了!

  就听咣当一声,楚青若手里的杯子掉在了地上,她抚着额角晃了晃身形。

  曹秀莲见状马上笑容满面的过来打招呼;“各位,不好意思啊,小女有些不胜酒力,我先扶她下去休息一下,回头再来敬各位叔伯叔父几杯。招呼不周,招呼不周,各位先慢用,我去去就回。”

  朝一个婆子使了个眼色,那婆子点点头,赶紧过来搀扶着楚青若下去。

  只见她晕头晕脑,走路左右摇晃的被那婆子引着慢慢地走向了后院的方向。

  席面上,傅凌云唤过一名亲随悄悄地去通往后院的路上放起了小烟花。

  噼里啪啦,烟花在无尽的夜色里,用尽所有的力气,绽放出它最后的美丽,煞是好看!

  引着一位小公子去茅房回来的韩灵儿,故意把这位小公子往这条路上带了带。那小公子见着漂亮的烟花,非常的开心的跑去中庭,拉了他的姐姐一起来看。经过他的嚷嚷,各位公子小姐都成群结队的走了过来。

  今晚的烟花会很好看,很美!楚青若心中暗暗嘲讽。

  前厅里,不知何时悄悄来到的徐勇,坐上席面没多久便喝得个酩酊大醉,不顾傅凌云的“怒火”,撒起了酒疯。

  一会儿撩了尚书大人的袍子,一会儿又抢了侍郎大人的帽子,最最荒唐的是他竟扯下南山书院几个下院士的裤子,简直是胡闹至极!

  在场的男宾早都已经满肚子黄汤,被他这么一闹,个个都酒劲冲上了头,火气都旺了三分。

  席间霎时杯飞筷舞,碟碎碗烂,一群火气和酒气一样大的人,开始卷起衣袖追着徐勇,人人喊打!

  傅凌云跟在后面连连赔不是,却也拦不住奋勇的群情。

  徐勇此刻却似害怕了一般,拼命的往后院跑,却又时不时的东倒西歪的滑上一跤。众人看似伸手就能抓住他,可却总也像条泥鳅一般,滑不留手,怎么也抓他不住。

  那婆子搀着楚青若走走停停的,已经快走到了后院的门口。

  突然两边的犄角旮旯里,冒出来几个人蒙着面,一个手刀劈晕了她,麻溜的绑住了她的手脚,塞住了口套了个麻袋,随手扔到一旁的筐子里。

  完事!

  几个蒙面人拍拍手,相对看了一眼。

  领头的一撇脑袋,另一个角落的筐子突然被顶开,站起来一男一女。

  男的是袁统领,伸手从袖子里摸出来一锭纹银,扔给了那个女人,低着声说道:“你进去,把里面的爷给伺候好了,完事儿了再给你一锭!”

  那女人抬起头,露出一张憔悴,姿色平平无奇的脸。拿着银锭子,她的脸上毫不掩饰的欣喜若狂,连连点头称:“是是是,我一定好好伺候那位爷。”

  袁统领一直和她保持着距离,听她说完,嫌弃的皱着眉头轰赶她:“去去去,别废话了,哎!记得别解他绳子啊,我们爷就好那一口!解了绳子就没银子!”

  “是是是,一定不解,一定不解。”

  那女人迅速的向柴房走去,打开了门走进了柴房,就见一位面目姣好的少年公子被捆了个五花大绑,满脸的潮红的闭着眼睛躺在地上铺的草堆里,不可描述之处高高隆起。

  那女人看得满心欢喜:原以为使那么多银子的定是个什么奇形怪状赖汉子,想不到竟是位如此英俊的哥儿,看这样子必是被下了药了,该不会是个稚儿吧?

  想不到老娘今日竟还有这般好处?得了俏郎君,又得了那么许多的银两。转身拴上门,扯下章赟宝的裤子,掀起自己的裙子就坐了上去。

  就听章赟宝发出一声喘息,迷蒙着眼抬起头来看向坐在自己身上的女人。朦胧中竟觉得那女人简直比天仙还美,心神越发的激荡。

  门外,连枫跑了过来:“走走,快走,徐叔来了。”

  楚青若提起裙子,跟着他挤进看烟花的人群里。不一会儿就听身后一片喊打声,徐勇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经过他们身边,还调皮的朝他们挤了下眼睛。

  看烟花的一帮少爷小姐们几时见过这等阵仗,个个伸长了脖子看起这边的热闹来了,碍于那里一片喊打声倒也不敢站的太近,只在远处伸长了脖子观望。

  楚青若和连枫就在这群少爷小姐堆里,最不扎眼的地方,悄悄站着。

  曹秀莲和楚文轩跟在人群的最后,曹秀莲由两个丫鬟扶着,两人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楚文轩努力大声的喊着:“各位~各位~”

  可惜他的声音被淹没在人声鼎沸的吵杂声中。

  徐勇把这群人引到了柴房门口,突然人也清醒了,走路也不跌跌撞撞了,一个灵猿上树,攀上了墙头翻墙跑了。

  吵吵嚷嚷的的人群,见他跑了,忍不住都停下了脚步,愤愤的咒骂着他,但总算比刚才安静了好多。

  正当众人被楚文轩劝着,准备回席面继续喝的时候,忽听得柴房里发出一记不可描述的**。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