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四十一章 自食恶果(一)

第四十一章 自食恶果(一)

  /

  傅凌云心急如焚,恨不得此刻受罪的那个人是自己,如果可以替她承受这份痛苦的话。

  “小哥哥,救救我,小哥哥?”恍惚间又带着几丝清明的小白花轻轻地低泣着。

  顿时,陆亦清的心里涌上了许多的不甘。

  为什么?这闷葫芦连话都不会多说几句,为什么你的心里、眼里就全都是他了?难道只是因为他比我先认识你吗?

  “我在,勿怕,一切有我。”傅凌云像哄孩子一样抱着她,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耐心的安抚着她的不安。

  小白花气若幽兰:“吻我。”

  “…………”

  傅凌云为难的看了一眼,杵在一旁绷着脸,瞪大了眼睛盯着自己,但就是打死不走的陆亦清,忍不住暗暗叹气,没这个碍眼的在就好了!

  无奈的他只能砸吧着嘴,望着怀里小白花那两片诱人的红唇,狠狠地压下了他的口干舌燥,回过头恶狠狠的看着陆亦清,恨不得能将他看出两个洞来。

  陆亦清咬牙切齿的瞪回去:本皇子就是不走,你奈我何!

  傅凌云:“……”

  *

  今晚的碧芳苑,一片兵荒马乱。

  进进出出的丫鬟婆子,一个个神情紧张,生怕一个不小心触怒了大夫人,便要惨遭责罚。

  曹秀莲想不通,为什么原本应该在柴房里的小贱人,会变成了一个不认识的窑姐儿?

  应该是小贱人喝了她特意让徐大娘子去买的,给牲口配种用的烈性药,怎么就会变成她的宝儿吃了呢?

  由于长时间得不到舒缓,这么烈的药性使得章赟宝不停地在床上打滚,哀嚎。

  大夫也是无能为力,此药无解,只能建议老爷、夫人,尽快的把公子送去青楼。

  曹秀莲这人,有时也挺掘强的。

  按理说她儿子如今名声已臭,就别再矫情了,赶紧送去青楼,还能救回一条性命。

  可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她居然倔强起来,坚持认为她儿子是个清清白白的世家公子,决不能去那种污糟的地方。

  硬是能狠着心肠,哭断了自己的肠子,就是不让人送章赟宝去青楼。

  可怜那她那心肝宝贝的儿子,在床上滚了一夜,喊了一夜,他那素来心疼他的娘亲就是不为所动,只在床边哭着抹眼泪。

  到了早上天蒙蒙亮的时候,章赟宝终于扛不住药性,口吐白沫,翻了白眼。

  吓得曹秀莲一边叫人把大夫喊回来,一边哭天抢地的抱着他哭喊:“我的儿啊……我的儿啊……你可别吓唬娘啊!”

  大夫回来给他扎了几针,人醒了。

  曹秀莲这才如梦初醒,连忙命人把章赟宝抬去琼玉楼,一时间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琼玉楼是京城最大的青楼,每天都招呼着南来北往,五湖、四海来的客人,这里的姑娘都算是开过眼界,长过见识的。

  可今日着实让这些姑娘有些看不懂了。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一大早她们都还没歇下,就见一位公子模样的少年,被一位夫人打扮的妇人指挥着家丁给抬进了琼玉楼。

  看那夫人一脸焦急的模样,一边小声安慰:“我的儿啊,马上就到了”,一边用帕子给那少年擦汗!

  敢情是母子啊?那可真稀罕!

  娘抬着儿子一大早来青楼,果真是亲娘!

  鸨母扭着肥大如圆台面的屁股下了楼来接待,就听那位母亲急吼吼的喊道:“快,快给我儿子找几个最漂亮的姑娘来,”

  老鸨也不说话,只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对着她一摊手板。

  十两?老鸨摇摇头。

  二十两?老鸨摇摇头。

  五,五十两?

  老鸨笑了,一扬手:“姑娘们~ 接客嘞~”

  送了章赟宝进了房间,曹秀莲退了出来,搓着手,心乱如麻在房外,来回的踱步。

  一个姑娘进去了,小半个时辰出来了。

  又一个姑娘进去了,大半个时辰出来了。

  另一个姑娘进去了,“啊啊…………不好啦……出人命啦!”

  曹秀莲不顾一切的推开房门冲了进去。

  只见章赟宝一脸惨白的仰躺在床上,出气多进气少,嘴角残留着一些白沫。

  赶紧喊了人再去请大夫。

  大夫来了也是替他扎了两针,人总算是暂时没事了,就是昏迷不醒。

  曹秀莲哭哭啼啼的问大夫:“我儿到底是怎么啦?啊?大夫?你倒是说句话呀!”

  老郎中撸着自己的胡子,叹了口气说道:“这位夫人,看令郎的脉象他应该是服用了虎狼之药,药性刚猛无药可解,只能靠慢慢舒缓。

  可是依老夫按出来的脉象推断,令郎服下此药的时间已经超过三个时辰,怕是已经晕厥过一次了?”

  曹秀莲点点头。

  “既然已经晕厥过一次,我看之前的大夫想必也已经为他扎过针,那就应该然好好调养。怎可再让他调动妄火。

  这就好比本已干枯之井,还令人强行挖地取水,令郎这才血精两亏伤到了根本。只怕是即便医好了,他以后也……”

  曹秀莲脸色一片死灰,抽搐着面皮想要掉下几滴泪来。可是眼睛就像已经干涸了一样,哭也哭不出来。

  她的宝儿就是她的命,可没想到她竟亲手把自己的命根子给断送了。

  她为什么不听前一个大夫的话,早一点送他来这里?污糟就污糟,只要她的宝儿好好的就行,只是一场露水又不是迎娶过门,自己为什么偏偏要去较这个真。

  自己究竟是着了什么妖法?竟能铁了心的看着、听着这块心肝肉儿疼的死去活来喊了一晚上,翻滚了一晚上?

  不,那一定不是她!

  一定是什么恶鬼披了她的皮相坐在那里。一定是的,一定是恶鬼!楚青若,一定是楚青若把这恶鬼招来的。是她,一定是这个小贱人害了她的儿子。

  对,就是楚青若这个贱人害了她儿子!

  曹秀莲像游魂一样,摇晃着身体替章赟宝草草的穿上了衣衫,喊过下人抬起了人,又游游荡荡的走下了楼。

  这世上有很多的母亲,都以为自己的决定是为自己的孩子好。都觉得自己为他做的决定,是决计不会害了自己的孩子。

  殊不知,这样的想法,本身便已经罔顾了孩子的需求。孩子需要的不给他,不需要的却又一意孤行的替他做了主。

  到头来,若是这个决定做错了,为这个错误的决定付出代价的,只有是孩子自己。

  花厅里,鸨母拦住了她的去路:“完事了。银子呢?”

  曹秀莲抬起头直勾勾的看着鸨母,那眼神仿佛是从地狱里透出来的森森之气,硬是把咄咄逼人的老鸨吓得差点没当场尿裤子。

  “咕咚”一声,一锭纹银从她的袖子里掉出来,滚在了地上。鸨母慌忙不迭的弯腰去捡。

  “滚开。”两个字冷冷地蹦出她的口,拂开了鸨母,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清晨,一个奄奄一息的少年,衣衫不整的被几个人抬着,身后跟着一位蓬头垢面,游魂似的母亲,神情恍惚走在冷清无人的花街上,嘴里不停地喃喃着:宝儿,娘带你回家……

  就在曹秀莲只顾着照顾自己心肝肉的时候,备受冷落的楚文轩被庆松苑的人请了过去。

  一跨进庆松苑,“咣当”一个价格不菲的青花瓷瓶就在他脚下碎成了无数片,顾不上心疼,楚文轩连忙上前几步,跪在了老太太的房门前。

  老太太由严妈妈搀扶着,站在门口的台阶上,抖着手指着他:“你,你,好你个楚文轩。我只道是你还未糊涂到底,有着几分清醒。想不到你,你竟纵着那狐媚子把楚家几代的清誉给败了个干净!”

  楚文轩一个响头磕在地上,带着哭腔说道:“母亲息怒,儿子也不知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你不知?当年我带着你是怎么一路走到这家主的位置上来的?你说你不知?那好,我来问你!何为不孝?”

  楚文轩:“于礼有不孝者三,事谓阿意曲从,陷亲不义,一不孝也;家贫亲老,不为禄仕,二不孝也;不娶无子,绝先祖祀,三不孝也。然不孝有三,无后者为大也。”

  “看来你的书还没读到狗肚子里去!那我再问你,你与那曹氏成亲多年,你可有出?”老太太胸口一伏一伏,气喘吁吁的问道。

  严妈妈接过老太太的话,说道;“老爷,你道你与那曹氏成亲多年,为何她的肚皮一直没有动静?想必老爷只当是自己的身子出了问题,羞于启齿,才会对那曹秀莲加倍的怜爱吧。”

  楚文轩老脸微红,低头不语。

  “老爷可知,曹秀莲进门后常年服用避子汤,喝坏了身子,是个哑炮,根本点不着。老爷,你,你的身子可是好好的呢!

  她那么做,是怕再生一个孩子出来分了章赟宝的宠,却反而弄巧成拙,伤了自己的身子。!”

  “我将宝儿视若亲生……”

  “好你个视若亲生,既然你视他若亲生,那你何不去拜了他章家的祖先做父母,为何还要跪我楚家的牌位,进我楚家的祠堂!”老太太大怒。

  “母亲!”楚文轩急呼。

  “住口!这里哪里有你的母亲!我老婆子可当不得你堂堂南山书院的楚山长这一声称呼!”

  “母亲息怒,儿子知道错了。儿子当初也是想着那曹氏孤儿寡母任人欺凌,着实可怜。且她性情亦是温良贤淑,善解人意才娶了她进门的。

  可谁曾想,她千好万好,却在这教子上失了德行,这才酿下这辱没门风的大祸来!

  母亲,儿子真的知道错了,儿子以后一定严加约束管教,再不叫楚家门风受辱。母亲,你就原谅了儿子吧!”楚文轩伏在地上痛哭流涕。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