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四十三章 鸳鸯湖水

第四十三章 鸳鸯湖水

  结湘苑里,楚青若头昏脑涨的悠悠醒来,发现傅凌云和易清早已离去。还未散去的药性使她慵懒的翻了个身,抱紧了被子往里滚了滚,准备继续呼呼大睡。

  周妈妈端着水盆走了进来,笑着说:“哎呦,我的小姐,日头都晒到屁股啦,还睡呢?快起来梳洗梳洗,老太太拨来的人都已经在院子里候着了。”幸亏昨晚十一皇子请来了太医,太医医术高明,给小姐扎了几针小姐就睡着了。

  楚青若抱着被子又在床上打了个滚“什么老太太拨来的人?我怎么没听说过?”周妈妈笑着坐到床边,一边拉着她的手把她拖了起来,一边说道:

  “小姐你昨晚是吃醉了酒不知道,杨太医走以后啊,那章赟宝抵不住药性在碧芳苑里闹腾了一晚上。听几个碧芳苑外院伺候着那几个说,原本是请了大夫来瞧过,劝着那曹秀莲把她儿子送去楼子里舒缓舒缓。

  可她偏要拿着架子说什么,她儿子是世家公子不去那些污糟的地方,活生生的把她儿子熬到了翻了白眼,才急吼吼的不顾脸面,把人抬去了青楼。

  她走了以后,老太太把老爷叫了过去好一通教训,老爷想必也是看清了些,今早发了话,以后这楚府啊,还是老太太来当家。

  这不,老太太给咱们院子拨了些使唤丫头婆子,还有家丁仆役过来,叫小姐你自己挑呢。”

  “哎呀~那你和灵儿看着办就好了,我还困着呢。”楚青若撒娇。“阿乖,过来!”阿乖闻声摇着尾巴欢快的跑了进来。楚青若把它抱到了床上和它嬉戏作了一堆。

  “哎呦,我的好小姐,我们哪懂这些啊,伺候你还行,这看人啊,周妈妈可没小姐厉害咯。”说话间半拖半拉的把她从床上拉了起来,伺候她把衣服穿好,梳洗完毕,抱着阿乖走出了房门。

  老太太拨来给楚青若挑的这批人里,四个大丫鬟,六个杂役丫鬟,六个婆子,十二个家丁仆役。

  楚青若站在外院,打量了一下这群人。有的低着头不啃声,有的两两做一堆说悄悄话,也有的神清气闲毫不在意,更多的是忐忑不安,东张西望的。于是她各挑了几个神清气闲和忐忑不安的丫头婆子和仆役家丁。

  扎堆说悄悄话的一般都喜欢说是非,留不得。低头不吭声的表面看来是老实怕事的,但事实上谁也不知道这人心里打量什么,不好拿捏,也不能要。

  四个送来给她挑大丫鬟的分别是,秋兰,春菊,冬竹和夏荷。楚青若示意周妈妈让她们一个个报了自己的年岁,之前在那个院里当差,都做些什么。

  秋兰最小,之前在翠竹苑里是个扫地丫头,说话带着几分腼腆。春菊岁数排中间,和夏荷一般大,之前在老太太房里是值夜的丫头。冬竹之前是碧芳苑的,顶撞了章赟宝被打了板子贬到浣衣房去了。而夏荷则是刚买回来的,看着有些心高气傲。

  最后留下了春菊和冬竹,遣散了众人。周妈妈领着留下来的一众人在外院里训起话来,无非就是忠心,不许嚼舌根子之类的。楚青若则自己去了庆松苑探望祖母,顺便谢谢她给自己拨的人。

  进了庆松苑,老太太昨晚训了大半宿的话,今早也起晚了,正在梳洗。见到楚青若来了,顺便拉着她一起用早点。

  两人一边吃着早点,一边说起昨日的事。当老太太听到那烈性药原本是给牲口用的,忍不住勃然大怒,拍着桌子破口大骂曹秀莲是黑心肝的,活该报应到她儿子身上。

  楚青若也深以为然。但凡那药性柔和些,她儿子最多就是出丑一场,不至于危害了性命,现如今却真真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用过早点,谢过老太太拨来的人之后,楚青若离开庆松苑就收到韩灵儿拿过来的一张邀帖,帖子上没具名。

  韩灵儿一脸嫌弃的说是连枫送来的,原来是傅凌云请她去游鸳鸯湖。楚青若毫无顾忌的在韩灵儿一脸深恶痛绝下,换过了衣裳欢欢喜喜的会情郎去了。

  五月的鸳鸯湖是京城的一大美景。一望无际湖面上,成群结队鸳鸯嬉戏在碧绿的湖水。湖的两岸盛开着各色的花朵,倒映在湖面上与鸳鸯合成一副绚烂的图画,美不胜收。

  楚青若跳下马车时,就看见傅凌云远远的坐在一匹马上翘首以待。见到她下了马车,立刻翻身下了马,兴高采烈的走了过来。

  “青若,你来了。”

  “嗯”

  “走,先上船。”

  京城的游坊显得高大、奢华。两层楼高的船舱都用朱红色的漆细细的涂刷过,船舱的每一层都有八扇红木做的窗。船舱的第一层分前后两间,前舱摆了个黄檀木茶案和几个木根状凳子,对面还放着一张红木书案和红木椅。船舱的正中间还摆着一个绿釉狻猊香炉,里面燃着名贵的檀香,使整个船舱里充满了凝心定神的香气。

  后舱则摆了一个红木八仙桌和五个鼓凳,看上去宽敞又明亮。二楼则放了张红木榻和一个小案几,上面摆满了各色水果,小零嘴儿,推开舱门是一个两丈宽的四方露台。

  露台栏杆的周围摆了十几盆花卉,有红彤彤的石榴,粉中带紫的芍药,洁白无瑕的栀子花,妖艳动人的赛牡丹,争奇斗艳,直看得人眼花缭乱。

  傅凌云拉过了楚青若的手,登上了船。韩灵儿跟在他们后面小心翼翼的走在上船的木板上,一步三晃险些掉下水去。

  连枫栓好了马,见她这般模样忍不住伸出了手想去扶她一下,却被她毫不客气的挥开了。连枫很无奈,只好在后面张开两只手左右给她护着。

  等他们上了船,傅凌云吩咐开船,游坊缓缓的划出了码头。

  船至湖心的时候,停了下来。傅凌云拉着楚青若坐在茶案边,亲手为她泡起了茶。楚青若看着他一丝不苟的动作,忍不住笑了出来。

  泡茶这种风雅之事,果然还长筠做起来赏心悦目些。如此雅致的事情换他做着,生生的泡出了金戈铁马的味道。

  “叫我文远。”傅凌云拿起一杯泡好的茶,放到了她的面前。

  “嗯,嗯?文远?你的字?”楚青若喝了一口茶,这茶的味道,倒是不错。

  傅凌云脸暗红,点了一下头,别开眼看向了船窗外。楚青若一口一个长筠长筠的叫陆亦清,他的心里对此妒恨不已。

  “好,那我以后就叫你文远哥哥!”楚青若甜甜的说道。

  傅凌云回过头看着她笑颜如花,心里涌上一股难以言表的甜意,文远哥哥,比长筠兄更亲近呢。

  用过了茶,连枫喊了他俩用饭。四人坐上了桌子一看,菜色精致可口又丰盛。

  一荤一素两个凉碟,加上一道稻捆圆蹄配着小塘菜;一条肥美的清蒸桃花鳜鱼上,一碗水晶虾仁烩白玉,一碟子时鲜的红叶绿杆菜。

  桌上还有个大大的汤碗,里面盛着热气腾腾的玉米鸡蛋羹,一人配上一碗米饭,四个人吃的是又爽快又满足,可见船上的厨子手艺也是非同一般。

  吃了饭,两人漱过了口,傅凌云按耐不住开了口:“青若,我……”

  “嗯?什么?”

  傅凌云:“……”他就知道自己说不出口!

  “你……我……”

  楚青若大窘,他到底想说什么?

  “那个,……”

  傅凌云越紧张越说不出来,一旁的连枫已经急得一头汗。

  我的少爷哎~~~

  我、想、娶、你、一共四个字,有那么难说出口吗?

  傅凌云:“……”

  心里一急,拉着她的手急切的问道:“你可懂?”

  楚青若一脸莫名其妙,你什么都没说我懂什么懂呀?

  连枫再也按耐不住了,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啊呸呸呸,怎么可以把自己说成太监呢!

  “少爷的意思是,他想求娶姑娘,姑娘你愿不愿意嫁给我家少爷!”

  楚青若闻言脸烧的都快熟了,头就快低到桌子上去了,用蚊子叫一样的声音有气无力地说道:“我,我不知道!你去问我爹”

  “……”

  傅凌云也面红耳赤,我又不娶你爹,问他干嘛?

  顺便瞪了连枫一眼,多事!连枫很无奈的用眼神回答他,少爷,小的要不推你一把,你要我、我、我,我到什么时候去?

  傅凌云搞不懂女儿家的心思,游湖回来把楚青若送回了家,一路打马狂奔回到了家,直奔嫂子的公主府去了。

  陆嘉听他说完以后,笑话了他半天。

  傅凌云则是心里乐开了花,原来她是愿意的啊!前几日皇帝要他去剿匪,这下他可以称热打铁请皇帝为他赐婚了!于是出了公主府就直奔皇宫而去!

  到了皇帝那里,往地上一跪,也不说话。

  要不说人家能当皇帝呢?那是真聪明,一看他这架势就知道,有所求!

  心里很不厚道的暗笑, 有求于朕就好,做皇帝的偶尔让臣子提一点小要求,更能促进君臣间的关系。有要求不怕,就怕表面无欲无求,心底里却在策划惊天的阴谋。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