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四十四章 竹马之交(一)

第四十四章 竹马之交(一)

  赐了座之后,皇帝和蔼的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傅凌云跪下:“求万岁赐婚!”

  皇帝乐了:“难得你这根木头开窍了,不容易啊!说说吧,到底是哪家姑娘!”

  傅凌云委屈的扁扁嘴:“臣不是木头……”

  皇帝哈哈大笑:“起来吧,朕第一次知道你不但不是木头,还挺精明,知道上朕这来求赐婚。你就说吧,为什么要朕赐婚,直接上门提请亲不就好了,满京城还有你们傅家求娶不到的姑娘吗?”

  傅凌云便把为何要求皇帝赐婚的来龙去脉跟皇帝一说,皇帝的脸色沉重了下来。

  想不到自己亲封的南山书院山长私下里竟是这等为人!宠妾灭妻虽然还谈不上,但如此苛待嫡女,还想要违背律法,传承家业给自己的继子。

  若让他此举开了先河,那天下贵胄之家的嫡子们的权益不都要让他给败坏了?那些贵胄之家若个个皆因嫡庶之争弄得家宅不宁,那朕的江山岂不是也要跟着烟雨飘摇了?

  看来上次给他的敲打还不够啊!真是个混账东西!朕看他这个山长是真不想干了!

  皇帝瞬息间就很敏感的把这件事,和自己的江山社稷联系到一起去了。傅凌云偷偷瞄了瞄皇帝的脸色,低下头不说话。

  皇帝咳嗽了一声,问他:“你是真的非楚家小姐不娶?”

  “非她不娶!”

  嗯,好孩子,实心眼,是个忠的。

  “如今你无功无名,朕也不好赏赐你什么。这样吧,前几日朝堂上有人上书,说昌平县匪患猖獗,民不聊生,朕命你为震远大将军,领兵五万,去昌平县平定匪寇,等你得胜归来,朕给你赐婚!你看如何?”

  “皇上英明!”傅凌云领了圣旨兴冲冲的出了宫。

  *

  满心欢喜的傅凌云出了皇宫便着连枫去楚府,请楚青若去庆芳斋茶楼,他在那里等她,有好消息要告诉她。

  连枫见他满脸欢喜,自是欢天喜地的去了。

  傅凌云到了庆芳斋,找了个雅间,点了一壶茶,和几样糕点,坐在那里静静地等着楚青若的到来。

  忽听得门外小二招呼道:“哎呦,易少爷,您可有日子没来了,今天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陆亦清温润如玉的声音传来,“爷出远门去了,才回来,小二,我来问你,可有一个脸绷的像冰块,你和他说话,你说十句他都不会回答你一句,闷葫芦一样的客人来过啊?”

  房内,傅凌云:“……”

  小二听他如此形象的形容,不由自主的眼睛望傅凌云所在的雅间瞟了瞟:“这个……”

  陆亦清顺着它的眼神看过去,心下了然:“好了,你忙去吧,爷自己找吧!”扔了一角银子给他,小二千恩万谢,欢天喜地的下楼去了。

  陆亦清走到傅凌云的雅间,推拉开门走了进去。“这么巧?傅少将军也在这儿?”

  傅凌云脸一黑,巧什么巧?你这混蛋不是特意来寻我晦气的吗?

  陆亦清转着手里的扇子,一脸痞相:“相请不如偶遇,云儿,不介意我坐下吧?”不等他回答,便自说自话的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磨了磨牙:你既然都打算好赖着不走了,还问我干嘛?怎么哪儿哪儿都有你!真是阴魂不散!

  傅凌云装模作样的站了起来,自责的说:“招呼不周。”说着拿起了杯茶,给陆亦清递了过去。突然手一滑,茶盏竟往他的身上撒去。

  陆亦清一个闪身,躲过了滚烫的茶水,低头脸一黑,这王八蛋竟然想叫他绝后吗?竟然下黑手?是可忍,孰不可忍!“不劳云儿亲自动手,我自己来就好!”

  “哗”一个水壶往傅凌云的脸上飞了过去。

  “哎呀,对不住,愚兄手滑了。”

  傅凌云嘴角抽搐:这混蛋是要叫他毁容吗?

  连枫请了楚青若,两人一起来到了庆芳斋的楼下,连枫叫来了店小二问道:“小二,刚才可有一个脸绷的像冰块,你和他说话,你说十句他都不会回答你一句的,闷葫芦一样的客人来过啊?”

  小二无语,指指楼上,“雅间。”

  连枫抬腿便要上去,却被小二一把拦住了,“哎呦,客官,你现在可是去不得啊!”

  楚青若好奇,“这是为何?”

  小二欲言又止,一副有苦难言的表情。“客官,雅间里那两位爷好像打起来了。”

  连枫脸色大变“怎么回事?可知来者何人?”

  小二一时答不上来,叹了口气,“您二位跟我来,你们自己瞧吧。”领着他们上到二楼。

  还没有走近雅间,他们就听到雅间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响声,又听得一人怒喝“傅凌云,你这个阴险的小人。”

  连枫听出来了:“是十一皇子”,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比了个手势,请了楚青若仍旧回到了楼下,两人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要了一壶茶坐了下来。

  楚青若好奇地问他:“文远和长筠兄总这样吗?怎么见面就掐,到底什么仇什么怨?”

  连枫憋着笑,给她倒了一杯茶,“这事啊……可就说来话长了。”

  那是陆亦清九岁的时候,他的外祖母大寿。他跟随着娘亲出宫去庆贺,在外祖家住了一个月。

  当时大人们贺寿的只顾着贺寿,忙碌的只顾着忙碌,府里一片喜庆热闹,来祝寿的人亦是滔滔不绝。没人注意到小亦清自己一个人百般无聊的走出了府。

  街上的人来人往,店铺里琳琅满目的商品让他不知不觉地就走到了陌生的地方。回过头来,从未离开过皇宫的小亦清发现自己迷路了。

  天色渐渐暗下来,街上的人也越来越少,小亦清慌不择路,越走越偏辟。地上的路越走越坑洼,街道两边的房子也越来越破旧,肚子也开始饿的咕咕叫了。

  就在这时,有两个相貌猥琐的中年大叔叔走了过来,假装和气的对他说:“小朋友,怎么啦?迷路啦?叔叔送你回家好吗?”

  小亦清翻了个白眼:本少爷只是迷路了而已,又不是痴呆,你们两个一看就像拐子,傻子才和你走呢!没搭理他们,转身走了。

  人拐子一看,小家伙敬酒不吃吃罚酒,对看一眼,冲上前一个抱腰,一个捂嘴,准备强抢了他去。任凭他怎么挣扎,都反抗不了两个大人的力气!

  这时,傅凌云的大哥,傅凌言带着几个随从打完猎,正打马从这里经过。一看人拐子抢小孩?就出手把他给救了。

  问他住哪里人?摇摇头,不知道。听口音是京城人士,问他身上可有什么信物。小亦清摇摇头,也没有,值钱的都让人拐子给抢了。

  算了,天色已晚,小孩也受了惊吓,还是带回去慢慢再问吧。于是傅凌言就把陆亦清领回了家。

  那时候傅老爷子和傅老太太还没有出去远游,傅凌言还没认识陆嘉,还在家住着。

  老太太一见傅凌言领了个孩子回来,没等傅凌言开口,就一阵风似的往屋里跑,一边跑一边喊:“老爷,老爷,你看凌言领着孙子回来啦!”

  傅凌言:“……!!”原来娘是个不着调的啊。

  一番解释之后,众人恍然大悟不是凌言的儿子,那就一定是老爷的私生子了。

  傅老爷子:“………!!不像话,一群不着调的!

  玩笑归玩笑,众人给孩子吃过了饭,洗过了热水澡,换了件干净的衣服,拉过来问话。

  “孩子,你叫什么名儿啊?”

  “长筠。”机灵的陆亦清知道自己皇子的身份不可轻易泄露,说不定会招来杀生之祸的。

  “那你是哪儿人啊?”

  “京城。”

  傅老太太看着他眉清目秀一副讨人喜欢的模样,忍不住一阵怜惜:“那你怎么一个人,你们家大人呢?”

  “我们来给外祖母拜寿的”

  “那你外祖家住哪里?”

  “不记得了。”

  “那你娘姓啥?”

  “李。”

  一群不靠谱的都给难住了,只知道过寿的,其他什么都不知道。全城姓李的多了去了,一个一个问下来,那要问道什么时候去啊?

  总管事说,要孩子丢了家里人肯定会报官的,咱们把孩子送衙门里去吧。

  大家一致认为可行,就把孩子留宿了一晚,第二天天一亮就把孩子送去了衙门。

  正赶上李家的人也赶来报案,在衙门口遇见了。原来这孩子就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十一皇子,他的母亲就是当今的贵妃李娘娘。

  李妃娘娘是千恩万谢,同她一同前来的还有福安公主,陆亦清的胞姐陆嘉。

  傅凌言和陆嘉也是因为这件事情,从此结下了不解之缘。

  过了几日,李贵妃又备好了礼物,领着陆亦清正式登门道谢。

  大人们在花厅接驾寒暄客套,府里的丫鬟们就领着陆亦清去后花园玩耍。小丫鬟领着小亦清,正在逛园子呢,就见一位绯衫女子拉着一个四五岁,粉雕瓷啄的娃娃就过来了。

  这个娃娃长着一张雪**嫩的小脸蛋儿,一双大眼睛上长着一排浓密的睫毛,眨起眼来忽闪忽闪的,因为生气的而嘟起的嘴看起来可爱极了。

  小瓷娃娃被傅家二姐拉在手里,不停的挣扎,还不停的用手去拆散自己的发鬏,可惜手太短没够着,嘴里不停的嚷嚷着:“我不要,我不要,拆掉,拆掉。”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