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四十八章 拨乱反正(二)

第四十八章 拨乱反正(二)

  /

  一个小崽子想也不想就说:“你认识俺们当家的啊?你找她干嘛?”

  另一个看清了是陆亦清,连忙从背后捅了捅他,小声说:“是姑爷,姑爷回来了。”

  连枫惊掉了下巴,姑,姑爷?十一皇子?仙草山的姑爷?

  先开口说话的那个小崽子听同伴这么一提醒,再仔细看看,果然是姑爷。

  没想到姑爷还是个重情义的,居然真的回来了。两人慌不迭的点头:“在,在,当家的在山上呢,只是……”

  陆亦清心中一紧,顾不得深究姑爷二字究竟从何而来,急急地问道:“只是什么?”心中暗想,莫不是自己来迟了,聚义寨已经被金阳王给招安了去?

  两个小崽子欲言又止:“还,还是请姑爷上山,让大当家的自己和你说吧,俺们,也不太好说。”

  陆亦清也顾不上连枫好奇的眼神打量自己,一撩前摆:“快快带路!”

  连枫惊得眼睛都要掉出了眼眶:这还是他认识的十一皇子吗?不是和我们爷是情敌吗?难道是我们爷想岔了?

  七弯八转的上了山以后,两个小崽子一个给陆亦清连枫带着路,一个已经飞快的一路跑一路叫着“姑爷回来了,姑爷回来了”,奔进千秋聚义厅里。

  听到讯儿的熊平老泪盈眶的走了出来相迎:“易公子,你怎么来了?”

  就连寨子里好些小崽子听闻朝廷要剿匪都偷偷的跑了,想不到这个大家最想不到的人居然来了。看来自己还没有老眼昏花,这人,果真是个可以托付的。

  一见到熊平,陆亦清一脸焦急的问:“你们大当家的呢?”

  什么姑爷?为什么寨子里上上下下见到他都叫他姑爷?好生奇怪?

  算了也没时间管这个了,当务之急,不能让他们被金阳王招安了去。忠义之后,他这个做皇子的,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沦落为反贼!

  熊平有些欢喜,又有些欲言又止的说道:“大当家的,她,她………受伤了!”

  大当家的房内,程玉娇的伤口刚换过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让她虚弱的脸拿了个杯子漱漱口都没有力气,由一位婶子扶着喂了几口水躺下休息。

  还没合上眼,就听房门被“哗啦”一下,由外往里推开了。

  陆亦清见她一脸惨白的躺在了床上,那张初次相见英姿飒爽的脸上毫无人气,才短短三个月不到的时间,这位生龙活虎的大当家的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副病恹恹的样子?

  “大当家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关切的问。

  “你怎么来了?赶紧下山吧,官兵来剿匪了,你在山上不安全。回来干嘛?”程玉娇有气无力的说着。

  “我来劝你弃暗投明。”陆亦清开门见山。

  “山寨的事不劳阁下费心,你快走吧,过不了几天,官兵就要杀上来了,到时候你就走不了了。被官兵抓到,私通土匪,你也是死路一条!”

  程玉娇耐着性子好言相劝。只恨自己重伤未愈,不然早一掌劈晕他让人送他下山了。

  官兵来剿匪,听说带兵的是大炎有名的焱虎军少将军,凭仙草山这些弟兄们的实力是决计打不赢的,自己又重伤在身。只怕这一次再也不会像许多年前法场那样幸运了。

  她本就是命犯之后,若非法场上熊叔和寨子里的兄弟叔伯们拼死相救,早在许多年前就该是个死人了。这些年这些日子都已经是赚了。

  陆亦清张嘴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见她把头一别,闭上了眼睛不再看他。无奈之下,只能退出房间先让她好好休息。看来她也是个固执的,还是去找二当家的谈谈吧。

  走入聚义厅,熊平见到他激动地站起身来:

  “易公子,你要好好劝劝小姐。她,她如今伤得那么重,官兵来了一定凶多吉少。她和是她们程家最后的血脉,易公子,你我求求你,请你想个办法带她立刻离开这里了。”说着竟泪流满面跪了下来。

  陆亦清与连枫大吃一惊,连忙将他扶起,问道:“熊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当家的是怎么受的伤?你们到底为何会落草为寇啊?”

  熊平抹了把眼泪,将往事徐徐道来:

  熊平本是原威武将军程义忠的副将,老将军解甲归田之后,无亲无故的熊平便随着老将军一起在这昌平县隐居。

  昌平县当时的县令杨怀远,是老将军的忘年之交,两人时常饮酒对弈,日子过得也是逍遥快活。

  谁料许多年前的一日,有一位自称金阳王府管家的人突然登门,拜访了杨县令和老将军。

  具体谈了些什么没人知道,作为副将的他,只知道那日老将军是把那人连骂带打的轰出府去,连他带来的几口箱子也一起扔了出去。

  到了第二天晚上,老将军突然收到杨县令派人送来的密信,说他从那金阳王管家身上得知一个天大的秘密。

  所以想请老将军今晚去县衙后府相会,助他一起抓住此人。还特意关照,此时干系重大,没查清楚前,请老将军千万不要走漏了风声。

  老将军虽隐退多年,但对朝局也是颇有耳闻,知道那金阳王一直都是蠢蠢欲动。再则他与杨县令相交多年,深知他也是忠肝义胆之人。

  所以杨县令的此番说辞令得老将军深信不疑,便带着熊平和另一位副将,三人单刀赴会去到了昌平县县衙。

  谁知去了县衙之后,衙门里竟悄无一人,他们觉得事有蹊跷,刚要退出衙门的时候,却发现已经被天罗地网的包围住了。

  领头的衙门班头口口声声宣称,他们三人杀害了杨县令,不由分说上来举刀便砍,三人无奈只能应战。

  怎知,藏在二楼的衙役跟班竟当头一把石灰粉下来,顿时就迷住了他们的眼睛。另一位副将不幸被杀。

  老将军情急之下,以一人之力将众衙役拦住,助熊平走脱险境。最后力战而竭,被那班衙役生擒关入了大牢。

  待熊平躲过追捕,回到将军府报信,却发现来迟一步,府里所有人都已经被押解入了大牢。他只能离开昌平县,辗转各处,联系旧部准备营救将军府一干人等。

  等他带着旧部星夜兼程的赶回昌平县后,便听闻老将军一门已经被宣旨抄了家,就要在秋后满门被问斩了。

  到了秋后法场上,熊平率了旧部拼尽了全力也没能把将军一家救出,只救出一个年幼的程玉娇来。由于被官府通缉,熊平只能带着剩下的旧部,领着程玉娇躲上了仙草山,落了草做了占山为王的土匪。

  前几日,程玉娇和熊平带着几个手下下山采买,无意中熊平发现了一个人长得与当年来程将军府做说客的那个人一般无二,当下边和程玉娇两人一起跟踪了上去。

  不料被那人发现,反被那人引入了圈套。亏得熊平和程玉娇武艺高强,杀出了重围逃回山上。熊平受了点轻伤,但是程玉娇为了掩护几个弟兄,被那贼人刺中了要害,伤势严重。如今只能卧床静养,动弹不了分毫。

  说到这里,熊平有些担忧,如今程玉娇这般模样,若是山下剿匪的官兵一旦攻上山来,只怕她是无论如何也逃不出生天的了。

  陆亦清和连枫听完熊平的一番话,两人互视了一眼,想不到他们竟是忠义之后,而且他们在此落草为寇又与金阳王这个老贼有关。

  当即请熊平取来了笔墨,修书一封,着连枫即刻下山送给傅凌云,请他暂停攻打仙草山,等他回营之后再作商议。

  连枫接过信匆匆离去,熊平一脸不解的看向他。

  陆亦清也不再隐瞒自己的身份,说道:“熊叔不必惊讶。你只知我姓易,那日我被各位绑上山寨,还未曾好好向诸位介绍过自己。”

  说罢,站起身来,整了整衣衫,捋了捋衣袖,恭恭敬敬的给熊平行了个大礼。

  他是位冒死救下忠义之后的赤胆忠心之人,如何受不得自己的大礼参拜?

  他一边大礼参拜,一边正色说道:“在下姓陆,名亦清。吾乃当朝十一皇子,特奉吾皇成宗之名、少将军傅凌云之命前来聚义寨招安。”

  熊平闻言大惊:这,这人竟是位皇子!听闻此次剿匪十一皇子便是营前军师,莫不是之前他被自己绑上山也是计谋?投石问路?

  想到这里他的脸色忽变,一把揪住陆亦清的衣襟,怒目圆瞪的问他:“你竟是个皇子?如此大胆竟敢来亲自来山上做细作?难道你就不怕俺们宰了你?”转头向着厅外大吼:“牛犊子,快去把刚才那人拦住!”

  陆亦清见他此刻杀气腾腾,倒也不惧,微微一笑:“熊叔,你先放开我,听我一言可好?”

  熊平见他这番模样,心想:也不知他到底想说什么。不管他说什么,若他真是细作,大不了官兵来了自己便挟持了身为皇子的他做人质,为小姐争取逃脱的时间便是。

  想到这里,松开了他的衣襟,一把推开他,怒道:“说!”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