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四十九章 沉冤得雪

第四十九章 沉冤得雪

  陆亦清抚平了衣襟,请熊平坐下,见熊平哼了一声,愤愤坐下,他才开口说道:

  “熊叔,我此次上山,原本本想劝你们弃暗投明,莫再做这占山为王的勾当。只是方才听你所言,我觉得当年程老将军一案,疑点甚多。

  所以才命连枫带我书信请求傅将军暂停攻打仙草山。不如熊叔稍安勿躁,且与我一起等傅将军回过我的书信之后,再做打算如何?”

  熊平闻言面色稍缓,但仍是一副不太相信的表情问他:“你说的好听,待你书信送到,若那傅将军不予理会,攻上山来,那我家小姐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到时又当如何?”

  陆亦清一脸自信回道:“我与那傅凌云自小长大,自是对他的为人有所了解,他绝不会是那样不明是非之人。若他得知你们有天大的冤情,是断然不会出兵攻打仙草山的。

  熊叔若是不信我所说,我愿与熊叔击掌为盟,若我有半句谎言,破寨之日,熊叔尽可取我性命,我绝无半句怨言!”

  陆亦清字字如金,掷地有声!且他口口声声以“我”自称,而非“在下”或者“孤”,足见他对熊平的尊重和招安一事的诚意,

  熊平被他说的心里忽生万丈豪气:他娘的,大不了就是被抓,了不起就是砍脑袋,脑袋掉了最多也就是个碗口大的疤!

  若是他所言不虚,那不仅小姐有救了,就连程家的冤案都能有机会沉冤昭雪,这买卖划算!不亏!

  于是,当下便与他击掌为盟:“一言为定,你可莫要叫我失望!”

  连枫带着陆亦清的书信,马不停蹄的赶回了大营。傅凌云拆开书信匆匆看过,立马提笔回复。连枫拿了回信又匆匆赶回了仙草山,交给了陆亦清。

  陆亦清唤来了熊平一起打开书信观看,只见信上说,既然已访明仙草山一众的真实身份,自然不会再攻打仙草山。

  关于程老将军一案,他已命人快马加鞭回京了解情况,若真是有冤情,自会向皇帝禀报,查明真相之后,再行决定如何安置他们。

  不过周围还有大大小小不少的山寨没有清剿,所以建议他们在查明真相之前,众人不要擅自离开山寨,以免伤及误伤。

  熊平看了回信之后激动万分,没想到自己错有错着,竟劫了个清正廉明的十一皇子回来。不仅救了一山的兄弟,更有希望为老将军平冤昭雪。

  自己跟随将军多年,自是坚信他绝无可能杀了自己的致信好友,更不可能谋反。这下好了,只要皇帝肯彻查此案,老将军地下有知,也能瞑目了。

  熊平感激涕零,一再要给陆亦清跪下行礼叩谢,皆被他拦了下来。平复了心情之后,熊平又领着他去看了几次程玉娇。

  转眼去京里送信的人回来了,陆亦清收到了傅凌云的修书,把信拿去了程玉娇的屋子,喊上了熊平,当二人的面一起读了书信。

  信里说:皇帝从未颁过满门抄斩威武将军府的圣旨,甚至因为匪患还差人去昌平县想请威武将军出山,就地领兵剿灭匪患。

  怎知被现任县令告知,老将军已经病逝,将军府一门也不知搬迁至何处,查无音讯。当时手上也无更合适的人选领兵剿匪,所以才致使昌平县匪患拖延至今才得以清剿。

  想来是那县令得了金阳王那老贼的指使,假传了圣旨杀害了老将军一门。皇帝如今知晓此事,命他剿匪完毕后,亲押那狗县令上京问罪,追查幕后指使之人,为老将军沉冤正名。

  前几日傅凌云收到书信后,收拾完最后几股流窜的土匪,立刻命人包围了昌平县衙。谁知已然去晚了一步,那狗县令烧毁了一部分机要信件后逃之夭夭了。

  皇帝的口御还说,若是他们找到了威武将军的后人,让傅凌云一定把他们一同带上京城觐见。

  念完信,陆亦清打开连枫带来的圣旨:“着,威武将军之后程玉娇,副将熊平接旨。”

  熊平赶紧扶着泪流满面的程玉娇跪下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经查昌平县令余立志,假传圣旨谋害忠良,致使我朝痛失良将忠臣,朕亦有失察之责。今幸得上天明鉴,不使我忠良含冤。命刑部着日追查此案,还威武将军一门清白,以正视听。钦此~”

  听得地上跪着的二人,热泪盈眶,那程玉娇更是泣不成声,大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收起圣旨,程玉娇便哭倒在胸平的怀里,而熊平也是老泪纵横。

  这么多年了,老将军的冤屈终于大白于天下,他也不负老将军的嘱托,将小姐抚养成人,他这一世下了九泉,终于可以含笑面对老将军,面对程家的一门英魂了。

  陆亦清扶起二人,也是替他们欢喜。

  等他们哭够了,便催促二人收拾行装,带上山上的弟兄,下了仙草山来到了傅凌云的大营。

  傅凌云提前收到了连枫传报,早早地在大营门口迎接忠良之后。

  老远处看见了陆亦清率领着百余号人的身影,傅凌云便迎了上去:“在下傅凌云,奉万岁之命在此等候两位忠义之后。程小姐,熊副将,在下有礼了。”

  程玉娇和熊平连忙回礼:“傅将军有礼。多谢傅将军此次仗义书言,程家能得陛下此番彻查,将军功不可没,请受我二人一拜。”

  陆亦清见状连忙上前拦住:“食君之禄,担君之忧,将军此举也是为朝廷分忧,当不得如此大礼,二位快快请起。”

  傅凌云用眼神回敬了他一记眼刀。

  陆亦清用眼神回复他,帮他们沉冤昭雪的是本皇子,凭什么你受人家的大礼?

  两人在空中用眼刀激烈厮杀,程玉娇和熊平不解的看着二人,是跪也不是,不跪也不是。

  正在那里尴尬万分的时候,连枫笑容亲切的上来招呼了两位,把他们带进了特意为他们安排的营帐休息,叫他们不用理会那见了面,就要掐上一阵的脑疾二人组。

  徐勇也热情的招呼着他们带来的弟兄去到各自的营帐歇下。

  等这脑疾的二人,眼神厮杀了个平手,缓过神来的时候,营场上已空无一人,只有一阵凌乱的夏风卷过……

  楚青若收到袁统领的口信,傅凌云和陆亦清不仅剿灭了匪患就要胜利归来。仙草山的大当家的也被他们招安了,和他们一起回来了的消息。

  不禁回想起当日大家还以为那位当家的是一名俊俏少年时,看上了同为男子的陆亦清时,大家为陆亦清掬的那一把把同情之泪,不由得一阵好笑。

  千挑万捡的竟绑了个皇子回山,这运气也是得天独厚的好。听袁统领说,那巾帼不让须眉的大当家竟然是威武大将军之后,被人冤枉满门抄斩,独得她死里逃生,无奈之下才上了仙草山落草为寇的。如今万岁爷正在为她平冤昭雪,彻查此案。

  想到那大当家的竟是大炎王朝最让人尊敬的威武大将军之后,楚青若暗暗盘算着,等她进京好好地为她接个风庆祝一下。

  换过了衣裳,带着灵儿和新来的护院康子,三人一起上街为大当家的挑些礼物去。

  楚青若不知是不是受了最近喜事连连影响,今日心里格外舒畅。

  走在大街上热来人往的喧杂,她的脸上毫不掩饰的挂着欢喜的笑脸。颇有兴致的逛了许多家店铺,买了不少东西。

  直到康子满头大汗,直呼拿不下了,才和灵儿两人捂嘴偷笑的找了家酒楼走了进去。

  康子,是傅凌云临走时指派给她的贴身护卫。年纪与灵儿相仿,长得浓眉大眼,虎头虎脑,不高不矮的个子,精壮结实,甚是憨厚。在傅凌云的麾下当过差,为人耿直又忠心。

  他的母亲是一个神婆,整日里装神弄鬼,讹人钱财。有一次,竟胆大包天的怂恿了事主用刚出生的婴儿祭天,被人据报道衙门,抓了个现行下了大狱,判了个斩监候。

  由于受到母亲的连累,康子被削了军籍发还原籍地。只是他从小与母亲四处流浪讨生活,老家即无房产也无田地,更没有亲人了。走出军营的康子,望着一片天地茫茫,感到无所适从,无处可去。

  傅凌云了解到他的情况以后,见他在军中也口碑颇佳,是个忠厚老实的忠心之人。于是便着他来了楚府,给楚青若做一个贴身护卫。

  走进了酒楼,三人找了间僻静的包间坐了下来,要了壶茶和几样点。

  茶楼里说书的正在唾沫横飞的说着,焱虎军少将军大战黑风寨当家八百回合的段子。说到精彩处,引得众人阵阵叫好。

  楚青若心里升起了一股骄傲之情。

  她为故事里的主角就是她的心上人而感到自豪,她为大炎的军人威风凌凌而骄傲,她更为百姓们如此崇拜尊敬大炎的军人而骄傲。

  国家有难的时候,正是他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捍卫了我们的疆土,天灾人祸的时候,是他们不畏生死,用钢铁般的意志挺身挡在了我们的身前,护住了我们的家园。

  他们,当得起大家的尊敬和爱戴,因为这是他们用自己的血肉和生命换来的最至高无上的荣誉!

  正是有了他们,用自己的生命,汗水,血肉出城了一道牢不可破的城墙,才使得老百姓们得以安居乐业,大炎国才能国富民强,百业兴盛!

  国家该给与他们这份荣誉,百姓也该赋予他们这份的崇敬!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