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五十二章 祖母之死

第五十二章 祖母之死

  章赟宝说,如果有来世,希望再也不要做曹秀莲的儿子!

  众人一阵唏嘘,都说慈母多败儿,这孩子生出来,本没有好坏。只看父母如何教养,教的好坏而已。像曹秀莲如此这般的溺爱纵容,确实与杀了他无甚分别。

  惯子如杀子,这话一点都不假。

  章赟宝从押上法场到砍了头,曹秀莲始终没有出现。

  反倒是老太太于心不忍,命人去给章赟宝收了尸找了一处安葬。就在安葬了章赟宝之后没几天,老太太突然病倒了。

  楚青若匆匆去了庆松苑,问过严妈妈老太太的病情。严妈妈说:许是年纪大了,胃口不好,稍吃了些东西,便呕吐不止。整日里昏昏沉沉的嗜睡不醒。再加上最近府里事情多,身子有些撑不住了。

  见老太太没醒,楚青若便没有打扰她休息便回去了。

  又过了些时日,老太太的病越发的沉重了。大夫换过好几个,都是摇头表示无能为力,只怕是老太太年事已高的缘故。

  楚青若心里焦急万分,叫了康子递了书信给傅凌云,叫他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求了皇帝派一位太医来为老太太把把脉。

  傅凌云毫不犹豫的就去了宫里求了皇帝,转头就带着一位白胡子老太医来了楚府。

  老太医给老太太把完脉以后,神色有些隐晦。

  楚青若急忙请他有话直说。太医犹豫了一下,一咬牙说出了实情。老太太不是生病,是中毒!而且年事已高,已经无力回天了。楚青若大吃一惊,听了无力回天四个字,心头更是如同被重锤锤了一下,痛彻心扉。

  太医说,此毒名叫吉庆欢喜散,是用北方吉枣和南方欢喜花的种子做成的。这两种草一南一北,一性热一性寒。吃下去便会腹痛,呕吐,嗜睡、看似像胃寒引起的毛病,一般不容易察觉是中毒。但不会马上致命,只会让中毒者在病榻上辗转几年才慢慢死去。

  只是老太太年龄太大了,再加上之前几场大病,身体底子本来就不好。如今再中此毒,只怕是……

  太医说到这里便打住了。大家心里都明白,老太太怕是没几天日子了。

  楚青若看着行将朽木的祖母,心里一阵悲凉。究竟是谁那么狠心,竟要致这样一位慈祥的老人于死地。

  傅凌云也是深知老太太对楚青若的好,虽然还来不及正式的见过这位老人,素来也是十分敬重她,在心里早已经将她划为自己的家人了。如今看见老太太这样,楚青若又如此伤心,一股怒气冲上了头顶。

  扶着悲伤的楚青若出了庆松苑,傅凌云叫过了连枫、康子,命他们查!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下毒之人给查出来!

  楚青若请求父亲由她来调查此事,楚文轩看着凶神恶煞的徐勇,勉为其难的同意了。于是她把家里上下所有的人,都叫到了楚府大院的空地上。

  管家点过了人数以后,她开始发话了:“这几日都是谁在老太太房里当差?”站出来两个丫鬟云香,云娟和三个家丁张成,牛二,刘伍。

  让他们站到一边,然后又问“那这几日老太太房里的吃食又是哪几个负责送的。”然后又站出来两个婆子王妈妈和曲妈妈。

  最后问:“那这几日负责老太太吃食的伙房又是哪几位?”站出来一个婆子刘妈妈和两个伙夫李叔、马叔。

  留下这几人和庆松苑的人互相指认过之后,楚青若遣散了一众其他不相干的人等,让他们回到各自当差的屋,由连枫带了傅凌云的震远亲兵仔细搜查他们的房间。

  通过对质,楚青若确认了,老太太中毒的当天,厨房当值的是李叔和刘妈妈,负责送进庆松苑的是曲妈妈,伺候老太太吃饭的是云香,院里当差的是张成。

  徐勇一拍胸脯:审问的事交给他办就好了。楚青若点点头,把他们交给了康子和徐勇,带去现在空无一人的碧芳苑里细细盘问。

  不一会儿康子过来回复:“老太太中毒那日是李叔做的吃食,由曲妈妈送去的庆松苑,又是由云香伺候着老太太吃下的。另外那日本该是王妈妈送吃食,不过那天她说家里有事就和曲妈妈换了当差的时间。”

  楚青若和傅凌云对视一眼,把王妈妈带过了院子中间跪着。只见她大约四十来岁的样子,穿着一身洗的泛白的粗布衣衫,头发梳的干净整洁,大饼脸,微微泛黄的脸上有几个让人过目不忘的雀斑,双眼闪烁,脸色苍白,跪在那里一言不发。

  楚青若问她因何事和曲妈妈换了当差的时间。她说家里小孩病了无人看顾,要回家照顾孩子,所以和曲妈妈换了一天当差。

  楚青若又喊过了管家,问了王妈妈是由何人介绍进来的。

  管家查阅了一下府上的人事登录,是之前碧芳苑的李妈妈。傅凌云立刻朝一个亲兵使了个眼色,亲兵会意,马上带了一小队人出了楚府。

  不久,连枫一脸沮丧的回来了,对着他俩摇了摇头。没搜到,所有的角落都搜遍了,什么也没搜到。

  又等了一会儿,那队亲兵带着李妈妈回来,并回禀说那王妈妈并无子女在身边,她在京城并无家人。

  毋庸置疑,这王妈妈在说谎,定是她换了班,然后又悄悄地潜了回来偷偷地在老太太的吃食里下了毒。自作聪明的换了班,怕是以为这样就没人会怀疑到她的头上了吧。

  李妈妈一进到院里便跪下了,未等楚青若发问,便自己先说了起来:“小姐,这王妈妈当初是我介绍进来的,不过我是受了曹夫人的托,收了她五两银子的赏赐,才做的这个保人罢了。”

  突然王妈妈原本伏在地上的身子,突然像眼镜蛇一般立了起来,面带哀怨之色的向着楚文轩喊道:“老爷,老太太的吃食里是我下的药,可我也是受人指使啊!老爷何不叫人搜一搜小姐的院子,再定我的罪也不迟啊~”

  众人闻言大惊失色,周妈妈怒道:“你胡说,老太太对小姐疼爱有加,你倒是说说看,为何小姐要毒害老夫人!”

  王妈妈更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说道:“我一个做下人的,只管照着吩咐去做事,哪里知道上面的主子有什么恩怨情仇?你这问题,该问小姐啊~我怎么可能知道?”

  楚文轩和傅凌云脸色都是一片铁青,前者是为了嫡女毒害祖母大逆不道,后者则是为了王妈妈血口喷人陷害他的心上人。

  又听那王妈妈说道:“老爷若是不信,尽可去小姐房里搜一搜,便知我说的是真是假。”

  旁边跪着的李妈妈只当那王妈妈偷了府里什么东西被抓住问话,听她说话间竟然是毒害老夫人这么大件事,不由得吓了一跳,更是跪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

  楚文轩听了王妈妈这番话之后,脸色忽明忽暗,看不出喜怒来。沉默了片刻,唤来了家丁命他们彻底搜查结湘苑。

  楚青若自问自己是清白的,自是任由他们去向自己的院子。灵儿忍不住要上前阻拦,也被她伸手拦下了。

  不多时,家丁便拿着一包东西回来,楚文轩差人请来了给老太医验看。老太医直言不讳:“这正是那吉庆欢喜散,没错。”

  楚文轩闻言脸色大变,不假思索的上来对着楚青若就是一巴掌,一下把体弱的楚青若甩晕在了地上:“你个大逆不道的畜生!竟敢做下此等忤逆不孝的事情来!你,你!”说着捂着心口,踉跄了两步。新抬上来的琴姨娘和芳姨娘马上上来一左一右的扶住了他。

  傅凌云也飞快地打横抱起了晕倒的楚青若,怒道:“楚山长,事情尚未查清,你为何问也不问清楚便给青若定了罪,倘若是他人有心构陷,山长不是正中他人下怀?”说完愤愤的抱着怀里的人,把她送回了结湘苑放在了她的床上。

  躺在床上楚青若迷迷糊糊中,仿佛身处在两个世界的边缘。

  恍惚间一边听见耳边周妈妈,灵儿一众人进进出出忙乱一片的声音,一边眼前出现了一片蓝天,万里无云。

  脚下一条雪白的小路一直通向天际,小路的两边长满了半人高的金色小麦,显得一片祥和宁静。

  小路的尽头有一座云雾缥缈的山,看不出高矮,只觉得远在天边,却又像近在眼前。

  离自己不远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小路上不快不慢的走着,看着像似祖母的身影。

  “祖母,祖母!”,楚青若叫到。那身影停了下来,但没有转身。

  她喊道:“您这是要去哪儿啊?”同时迈开脚步追赶上去。

  “你回去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回去吧。”是祖母苍老而又慈祥的声音。

  楚青若着急的喊道:“祖母您去哪儿,我陪您一起去吧。”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