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五十四章 初闻箐凰

第五十四章 初闻箐凰

  徐勇一把揪起她的衣襟,瞪着眼睛恶狠狠的看着她,恶声恶气的问:“明明什么?”

  那王妈妈被他一瞪,一口气没喘上来顿时晕了过去。

  “泼醒她接着问!”傅凌云厉声道。

  一桶冰冷的井水泼过去,王妈妈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咳了一口带血的冷水,在地上瑟瑟发抖,不知道是冷的还是怕的。嘴里冒着白雾,恐惧的看着台阶上的众人。

  傅凌云和徐勇对视了一眼,心知这娘们怕是要松口了,赶紧趁热打铁继续盘问下去。

  当年战场上抓到墨国的探子多了去了,在他手里刑讯过的也不在少数,审这个娘们对他徐勇来说,简直易如反掌!

  连枫与他相交多年,他的那些手段自是清楚,见到他这架势,连忙把傅凌云腰间的马鞭解下,给他递了过去。

  “叭叭”徐勇在地上先甩了两记空响,然后开始慢慢的收起鞭子,一边收一边看着王妈妈慢悠悠的问:“你刚刚说明明什么?”

  “明明……”王妈妈看着他手里的鞭子一时有些犹豫。

  “啪”一鞭子不假思索的狠狠抽在了她的脸上,留下一道红肿的鞭痕,却没有破半丝油皮!

  这分寸掌握的是半分不差。

  王妈妈面门吃了一鞭子,疼的哭叫着在地上打着滚。徐勇一脚踩着她的身体,定住了她的身形,又问了一遍:“刚才你说明明什么?”

  王妈妈看着他那追命阎罗似的脸,颤着声说道:“明明那药吃了只会胃寒呕吐而已……”

  “那药是谁给你的!”

  “是小姐!”王妈妈在这一刻,脸色变了又变,忽又跟变了一个人似的,端的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徐勇举鞭子就要抽下去,却被傅凌云阻止。

  他脸色一沉:“徐叔,送刑部,勿脏了手!”

  刑部里有的是手段,不怕她胡乱攀附。私下用刑过甚,万一人死了,怕是到了堂上,反倒对青若不利。

  徐勇领了命与连枫二人押着王妈妈,和与此案有关的一干人等去了刑部。

  楚青若看着他们离去后,又匆匆的赶回了庆松苑。

  老太太已经换过了寿衣被平放在她时常躺着的那张榻上,严妈妈把她的头发梳的一丝不乱,还替她插上了最爱的簪子,像睡着了一样。

  从今后她再也没有祖母的疼爱了,再也没有了。

  想到这里楚青若忍不住又是一通恸哭流涕,直哭的天昏地暗,整个人抽泣着晕厥了过去。

  众人一阵慌乱,七手八脚的把她抬回了自己的院子,傅凌云命人去公主府的地窖里取来了冰块,放在了老太太的屋里,等候刑部的仵作来验尸。又拜托了严妈妈照看着庆松苑,然后回去看望了一下楚青若。

  看着熟睡的小人儿梦里也在抽泣,他的心疼的难以言表。众目睽睽下他也无法把她拥入怀中一番安慰,只好郁郁的回了家。

  回到将军府,远远见到正堂的烛光一片明亮,大哥大嫂,还有两个侄儿知道了楚家出事了,都赶了回来。

  比起楚青若的孤苦无依,又遇上这样一个糊涂的父亲,他觉得自己真的是很太幸运了,有开明的父母,和疼爱他的手足家人。

  认识青若之前,他甚至从未想过,这世上竟真的有这样,无论如何都不爱自己孩子的父母,还以为那只是话本子里胡乱写了赚人眼泪而已的。先日经亲眼降到了,除了深深地诧异之外,更多的便是不可置信。

  不过不要紧,等青若的孝期满了,她也将会是傅家的一份子,他的家人也一定会像疼他这般疼爱青若。

  想到这里,他又郁闷了一下,老太太这一走,他们的婚期又要延后了。青若又要在那个家里多受一段时日的痛苦。唉……

  抬脚跨进正厅,只见家人都在焦急地等候着他回来,大嫂先看见了他:“君德,文远回来了。”君德是傅凌言的字。

  一家人围了上来关切的问,如今傅家怎么样了,老太太何时发丧,需不需要帮忙打点打点?傅凌云心里一片温暖。

  老太太去世后的第二日,刑部来人了,带着仵作给老太太检验了一番,又把全府上下的人叫来询问了一番。

  不久刑部传来消息,嘴巴紧的像蚌壳一样的王妈妈捱不住刑终于招供了,原来主谋真的就是曹秀莲。

  那日曹秀莲在押送途中逃走,偷偷回了曹家见了她的母亲。王妈妈的死契原是在刘母手中。当初刘母安插了王妈妈进楚府,只是为了帮曹秀莲更好的在楚家立足,想不到今日竟排上这个用处。

  王妈妈的一众家小都在曹秀莲的老家,被曹母攥在手心里,所以曹秀莲便命她偷偷地把吉庆欢喜散下到了老太太的吃食里。只说是让老太太病倒,她这个主母便可以侍奉之名回到曹府,夺回掌家大权。

  同时还关照她,下完药之后,把剩下的药想办法偷偷的放到那小贱人的结湘苑去。若是没有事发,自然大家皆大欢喜,等她回来再慢慢弄死那个小贱人。

  若是东窗事发,就叫王妈妈一口咬死了是楚青若指使的,让那老不死的从此和那小贱人离了心,再无人护着她。

  即便事后老太太不追究继续护着她,如此忤逆谋害长辈的女子,怕是皇帝和傅家也是万万不会再让她风光出嫁了。这赐婚就黄了。

  这小贱人害死了她儿子,她就要叫她一辈子给她儿子陪葬,决计不叫她得个善终!

  当然曹秀莲也威胁了王妈妈,若是听话的话,等以后她拿回了掌家权,不但会提拔她,还会消了她一双儿女的奴籍,让她的儿子可以同那些少爷一同去念书,将来考科举,女儿也许诺给她说一门好亲事。

  若是不听她的吩咐,或者事后把她供了出来,她便把她老家的一双儿女打残了,发买到胡同和小倌馆里,千人骑万人压。

  曹秀莲原本没有打算那么快要了老太太的命,让她辗转个一两年才慢慢让她死去,这样才不容易引起别人的猜疑,谁料到老太太体弱,中毒没几天就这么去了。

  刑部通过审讯一同带过去作证人的李妈妈,又查得了另一件事情。

  早些年她曾听喝醉了酒的何大娘子无意中说起,那曹秀莲手上早就沾过人命了,只是她做得比较高明,没人察觉而已。

  至于是谁,何大娘子打死了也不肯说。正因为她知道这个秘密,曹秀莲才待她子特别好,这也就是为什么何大娘子可以在楚府如此跋扈的原因。

  刑部差人来问是否也要提徐大娘子来审问。

  楚青若听了刑部的回话,心里隐约有种预感,这曹秀莲也许和娘的死也脱不了干系。

  “查,麻烦大人们再把何大娘子提来问个清楚。”楚青若斩钉截铁的说道。

  结果何大娘子倒是个聪明的,不像王妈妈那样,到了实在熬不住刑了才把曹秀莲给供出来。

  原来当年曹秀莲和楚文轩好上了以后,自知他的原配仍在堂,自己是万无可能在楚家当家做主的。

  于是,她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种香药名唤“箐凰”。做成了香囊,服了解药整日佩戴在身上。不时的去找李媛媛,也就是楚青若的生母。名为请安,实则在话语间刻意的流露出她与楚文轩的恩爱,不停地刺激她。

  此香经常嗅闻会使人产生非常抑郁的情绪,久久而久之气郁结心便会郁郁寡欢,倘若体弱多思虑者闻了以后,便容易引起各种病痛。再加上曹秀莲时常的登门挑衅,言语刺激,终于李媛媛抑郁成疾,不久便病死了。

  刑部将审案结果告知楚青若的时候,楚家正在给老太太发丧。

  那一日,深秋的皇都城天色阴霾。厚厚的云层就像压在楚家每个人心头的沉重,挥不开,散不去。

  一声清脆的碎瓦声伴着沉痛的起灵声,那安放着老太太尸身的云州柏木棺材,被四个年轻力壮的家丁缓缓地抬出了楚家的大门。

  送葬队伍的最前面,左右两个大脑袋的开路鬼一摇一摆的的走着,后面跟着两个家丁披麻戴孝,手持两根招魂幡。一面大锣,一班身穿号衣的吹鼓手紧随其后。

  两个同样一身素白的劳忙手提着一篮买路钱,雪白的纸钱被用力的撒上天,又像雪片一样飘落在地上。

  楚文轩一身素麻孝衣手捧着老太太的灵牌,上面写着“先慈楚氏瞿娴婧之灵”,走在了棺木的最前面。

  后面跟着被周妈妈、韩灵儿一左一右扶着,哭的泣不成声的楚青若,宽大的麻衣使秋风里的她看起来更加的瘦弱。

  傅凌云穿着一身黑衣,只在腰间扎了一根白麻带,骑着马一路跟在棺木的旁边。他本可以不用来的,按照皇都城的习俗,尚未迎娶了便去对方家的丧事,若是万一以后婚事黄了便要倒霉一世。

  可他还是来了,不仅他来了,他的全家都来了,只是随着送殡队伍的就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楚府现在没有主母当家,两个小妾还有身孕不能参加白事,所以楚府上下,事无巨细都是傅府的人在帮忙张罗。

  送殡的队伍从楚府出发,沿着东大街一直出了城东,向着城郊东面楚家的祖坟方向缓缓走去。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