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五十七章 临终遗书

第五十七章 临终遗书

  “笃笃笃”

  “谁啊?”周妈妈应门。

  “严妈妈,小姐在吗?”是严妈妈。

  周妈妈急忙打开了门,把她迎了进来:“在,在。在屋里呢!您先坐一下,我去把小姐请出来。”

  楚青若出来以后,严妈妈给她行了个礼。坐下之后,拿出了一封书信交给她。

  她狐疑的接过书信一看,上面写着:“若儿亲启”,是祖母的字迹。

  她抬头看向严妈妈,严妈妈擦了擦眼睛说:

  “这是那时你还没回来的时候,老太太病重,以为自己熬不过去了,怕见不到你最后一面的时候写下的。

  后来你回来了,老太太的身子也好转了起来,也就没有再拿给你。这几日我在整理老太太遗物时发现的,偷偷藏了起来,今日得闲给小姐送了过来。”

  楚青若眼眶红了红:“多谢严妈妈。”然后打开老太太的信,读了起来:

  若儿 吾孙:

  自汝离家至今已有数载,不知身在他乡一切安否?每每思及吾孙孤身在外飘零,无人照应,吾心甚不得安。

  吾今年事已高,恐大限将至。故特书此信,以嘱汝言几句,望孙细阅,牢记于心。

  待吾走后,汝可寻严妈妈索铜匙二枚,前往京城北木瓜巷,门口有石狮像一对之院落。院内偏房床下有铜箱一口。内有房地契若干余张,另有铺面银票若干,皆为汝名。此乃留之与汝做他日出嫁之用。

  汝母李氏亦曾留有嫁妆若干,家族已记录在案,若他日出嫁之时,曹氏为难于汝,可请来族长分断。若曹氏仍有不服,汝便与其对簿公堂,勿要畏惧,勿要割舍。若他日姻缘不幸,亦可凭此财箔安度余生。

  祖母与汝一无所求,盼汝一生顺遂安康,唯有一人放心不下。

  严妈妈自幼与吾情同手足,穷其一生未曾婚嫁,相伴左右,使吾此生终未有孤苦之时。吾之将去,却心仍有牵挂,惟愿吾孙善加对待,奉她终老,以全吾与其一场金兰情谊,吾亦余愿足矣。

  三事叙罢,望汝牢记于心,汝父亦年事日高,纵有千般不是,天下皆无不是之父母。望汝多多体谅。

  生死离别天地伦常,吾已历八十余春秋,看尽世间繁花秋景,吾孙亦不必太过伤怀。

  临书仓促不尽欲言,书不尽意余言不语。

  情长纸短不尽依依,言不尽思再望珍重。

  祖母字

  楚青若看完书信,心中五味具杂。祖母自知病危,留下书信皆是为她打算。

  从为她立下了丰厚的嫁妆到他日婚嫁之时,到如果曹秀莲刁难自己该如何应对。或是曹秀莲为自己安排的婚姻不如人意又该如何处置。祖母都为她安排的妥妥帖帖,面面俱到。

  字里行间掩饰不住深深的护犊之情,让人心生敬意,又无比温暖。

  擦了下眼角沁出的泪水,收起了书信,楚青若说:“严妈妈,我明日便与高管家说,以后你就安心在结湘苑住着,我会好好侍奉你的。”

  严妈妈大惊:“这个使不得,使不得,小姐肯留下我这个老婆子伺候与你,已是奴婢天大的福分,哪里担当得起小姐侍奉二字。真真是折煞老奴了。”说罢,从怀里取出两把铜做的钥匙,交给了楚青若。

  “一把是院子的钥匙,另一把奴婢也不知道做什么用处,只知道老夫人每日随身携带,从不假他人之手。”严妈妈说道。

  楚青若接过钥匙再三道谢,严妈妈只是推却。

  是夜,结湘苑的房间里传出了一阵细细的啼哭声,痛彻心扉,委婉断肠……

  次日,楚青若一大早便儿寻了高管家吩咐了一番,不久严妈妈便拎着一个小包袱搬进了结湘苑居住。

  周妈妈欢喜的不行,要说伺候小姐她还行,可偌大个园子要管事,自然是严妈妈更拿手些。如今她来了,自己终于可以从那琐碎的杂事里腾出身来,专心照顾小姐了。

  安顿过严妈妈之后,楚青若带着康子和韩灵儿,去了一趟城南的木瓜巷。找到了信中所说的门口有一对石狮子的院子。打开门取出了铜箱子,查点完祖母留给她的房契银票之后,又把它放回了原处。

  三人正离开的时候,对面院子正好有一位身形高挑修长的书生走了出来。许是见楚青若这所院子从没有人进出,今日突然有人从里面出来,有些吃惊。

  书生颇为惊讶的看着她们,楚青若也觉得他有些面善,便细细打量了一下此人白皙高挑,眼深鼻高,英美不凡。虽穿的是一身普通的书生长袍,温润如玉,却透着一股内敛的贵气,和许久居高位的霸气。他的笑容和蔼亲切,丝毫没有半点锐利之处。

  书生笑容满面的迎了上来:“姑娘,你也来了京城!”

  楚青若:“……你是?”

  韩灵儿和康子面面相觑,姑娘认识此人?

  见她记不得自己了,书生颇有些尴尬:“姑娘,可还记得梵音寺?”

  楚青若恍然大悟,“哦,原来是你啊!”

  书生终于展露笑容:“正是在下,想不到能与姑娘在千里之外的京城再次相遇,真是有缘!”

  楚青若礼貌的笑道:“确实挺巧的,那日你走的匆忙,我竟还未来得及向公子道谢。”

  书生谦虚的摆摆手,“姑娘客气了,出门在外,互相帮助本是应该的,更何况那样的小事,举手之劳而已。有幸识得姑娘,乃是在下的福气。”

  “哪里话,公子自谦了。”自己一个姑娘家,不便与一个萍水相逢的男子相交过甚,还是早点回去吧。“若是公子不介意,小女还有事,想先走一步了。”

  书生点点头,“也好,改日有缘再叙。”随后对他们三人行了个礼,转身径自离去。

  三人回到结香苑,看见傅凌云、陆亦清、程玉娇一众人都在,有些错愕。

  陆亦清笑着解释,他和程玉娇都想来看她,两人在门口遇上的。

  傅凌云则是带来了曹秀莲的消息,程玉娇建议大家一起听听,然后整理一下,看看该怎么办。

  大家都举手赞同。

  连枫为了在韩灵儿面前表现自己,最先开口:“我来我来,我先说。”

  无视众人鄙视的眼光,连枫说道:“我去找那几个押送的人问过了,他们说押送出京城当天,有个自称曹府的人过来,请他们在路边的小酒馆喝了趟酒。喝完出来他们其实也发现人被调包了,不过怕主家责罚也没敢往上报。

  而且那人给许了他们一人二百两银票,他们也就将错就错了。我根据他们的描述让人画了一张来人的画像,另外派了生面孔去曹府打听,却发现根本没有这个人。”

  “对,我也不觉得是曹府的人,你想曹秀莲只是被送去老家别院软禁,那曹永廉只是个下院士,别说他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银子来救他女儿,就算拿的出来,也没有必要花费这笔银子把人调包出来,又不是去杀头。”憨厚的康子说道。

  大家一致赞同,徐勇接着说道:“我也去打听过了,曹秀莲除了那晚去了曹刘府她母亲那里,其他她名下的庄子铺子都没有见过她,我觉得那婆娘绝不会那么容易死心就离开京城的,现在我已经安排了人手满大街的暗访,只是暂时还没有消息。”

  傅凌云沉思了一下:“嗯,徐叔你明天去和刑部的周主事商议一下,看看我们的人能不能和他们配合一明一暗的搜捕。”

  徐勇应下。

  袁统领也道:“我也在曹府附近布下了暗哨,只要她出现就马上盯牢她,摸清楚她的住处。”

  楚青若突然问道:“可有查出曹秀莲吉庆欢喜散和那箐凰这两种药从何处得来吗?”

  连枫说道:“还没,这两种药市面上少有人听说,真不知道那曹秀莲从何得来,我们都小瞧了她,想不到这女人倒有些路道。”

  傅凌云:“接着查,咬死了这条线不要松口,只怕这曹秀莲背后还有大鱼。”

  严妈妈听了半天,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口说道:“我记得曹秀莲好像有个侄子,就在京城什么地方住着,以前听说那侄子是被家族除了名的,所以刘家没人与他来往,不知道那曹秀莲会不会躲在他那里。”

  众人大喜,赶忙问严妈妈可想的起来那侄子住在哪里,她却是一下子想不起来了。

  众人遗憾,楚青若连忙安慰大家:“没事的,一下子想不起来的事有时候会突然想起来的,严妈妈,你只管慢慢想。”

  韩灵儿又想起一件事,突然惊叫道:“小姐,我想起一个人来!”

  众人忙问什么人,韩灵儿说:“小姐,你还记得在李侍郎家中遇到的那位柳小姐吗?”

  楚青若纳闷:“记得啊,怎么啦?”

  韩灵儿说“就在老太太去世的第二日,我曾见到一辆马车在楚府门口停着,马车上的人还偷偷掀起帘子望了一望,我匆匆的瞥见,看见马车里的人就是那日的柳玉琴!”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