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五十八章 天真无邪

第五十八章 天真无邪

  /

  傅凌云也想起来陆亦清也跟他说起过,有见到那柳玉琴和形似曹秀莲的女人同坐一辆马车过,马上叫连枫安排人盯死了那柳玉琴看看从她那里能不能找到曹秀莲的下落。

  时间就在楚青若焦急的等待着曹秀莲被捕的消息中,飞快的度过。转眼百日的吊唁期过去了,天上也开始下起了细细的初雪。

  楚文轩依旧对府里的事情不闻不问,天天在翠竹苑里诗画寄情。现在楚府已经彻底成了大姑奶奶当家,原先的碧芳苑成了大姑奶奶带着她的一双儿女居住的院落。庆幸的是她的儿子倒是个本分的,与那章赟宝大不相同,终日里只知道念书,倒也安分。

  这日,楚青若正在自己的屋子里赏雪,忽听到一声痛呼,忍不住走了出去一看究竟。

  只见一片白茫茫的大雪中,一个娇小的身影扑倒在了雪地里,一身蓝烟色分月裙在雪地里粘上了点点污渍,一张清纯绝艳的小脸从雪地里抬了起来,湿漉漉的眼睛像一只小麋鹿一般四处不安的张望着。

  周妈妈走了过去把她扶起来,一边拍打着她身上的雪,一边问她:“是表小姐吗?可有摔疼了?”

  原来她就是大姑奶奶的那个傻女儿,公孙秀莒。

  楚青若只觉得有些讶异,实在没有办法把大姑奶奶那张煮熟了的狗头嘴脸,和眼前这只小麋鹿联系到一起去。

  笑着走了过去,楚青若拉着她的手问她:“莒姐儿可有摔疼了吗?”

  “我不叫莒姐儿,我叫阿莒。”小麋鹿认真的回答她。

  楚青若失笑:“好,那,阿莒告诉姐姐,可有摔疼了?”

  小麋鹿摇摇头,楚青若又被她逗笑了。

  “大姐姐,你笑起来真好看,我娘说,你是我的表姐,表姐是什么?好吃吗?”

  “表姐就是……”

  话还没说完,就见院门口又匆匆跑来一个少年,稚气未脱,惊慌失措。

  “妹妹,快过来,娘说了不能打扰到表姐。”来的人是小麋鹿的哥哥公孙临东,东哥儿。

  见到楚青若看过来,一脸紧张的站直了身体,恭恭敬敬的给楚青若行了个礼。然后跑了过来拉起阿莒慌慌张张地跑了。

  楚青若兴会淋漓的笑,这大姑奶奶是个浑不楞的,两个孩子倒是好的。

  不一会儿门房差人送来了拜帖,是陆亦清来了。楚青若赶紧着人将他请了进来。

  陆亦清进了院子,把身上的披风脱了下来交给了德顺,又抖了抖头上的雪跨进屋来,周妈妈过来看过了茶,领着德顺下去歇息。

  陆亦清拿起她桌上新写的诗看了一下,夸奖了一番,又坐下拿起茶盏喝了两口,才开口说道:“若儿最近可有去过傅将军府?”

  楚青若说有啊,前几天才去过呢。

  “那闷葫芦现在如何?”

  楚青若促狭的笑问他:“兄长今日来就是为了文远好不好?”

  陆亦清大为尴尬:“小妹休要取笑我。兄长这是无计可施,特来向小妹讨救兵来了。”

  两人自从前一段日子在众人的提议下,义结金兰之后便以兄妹相称。陆亦清想到自此他就是傅凌云那混蛋的大舅哥了,心里就无比的痛快,越发的疼爱这个义妹,

  傅少将军对此却是深恶痛绝,对韩灵儿这个带头提议的人也是一番“严惩”,罚她单独与连枫出去采买过年要用的东西。看着韩灵儿一记记眼刀飞过来才舒畅了心情。

  秋末的时候,陆亦清听闻皇帝有意给他和金阳王那奇葩的郡主赐婚,百思不得其解的他实在无法消化这个消息,想去问父皇却又被他的母妃拦住,叫他稍安勿躁,父皇自有父皇的考量。

  一向云淡风轻的陆亦清再也无法淡定,考量,还要什么考量,那金阳郡主是什么样的人,父皇不是早就有所耳闻吗?为何还要做出这样的盘算?

  还没说上几句话,就见连枫匆匆跑来,站在门口问过楚青若好之后,无奈的对陆亦清说:“殿下,我们家少爷叫我来同你说一声,你差不多该回宫去了,马上府上要宵禁了,晚了你就进不去了。”

  陆亦清哭笑不得,怒道:“我,我这才刚到!你叫他看看现在什么时辰,才过午时没多久就宵禁,这,这,太不像话了,你去告诉他,今晚我不回去了,就在这住下了。”

  连枫无奈,这两个幼稚的人这辈子怕是治不好了,可怜自己被他们连累的跑来跑去。

  楚青若失笑:“兄长莫与他计较,来,喝茶,我们接着说。”

  打发了连枫,喝了口茶,把那日在宫里听到的传言,掐去一些不可说的,拣了重点说与楚青若听,说完表示实在不行,他也学着傅凌云那混蛋上战场打仗去。

  楚青若听完之后沉思了一下,对他说:“兄长万万不可,圣上英明睿智,这么做一定有他的计划,再说这圣旨还未颁下,兄长切不可捕风捉影乱了方寸。”

  陆亦清万分无奈。

  楚青若见他这般苦恼,也是心生同情。于是开口安慰他道:“兄长莫要苦恼,圣上英明圣武,这般的做法定有其他的谋划!兄长何不静观其变,何必庸人自扰?”

  陆亦清细想一下,叹了口气:“我是关己则乱啊!”

  “呯~嗙~”随着第一声炮竹响,皇都城里家家户户争先恐后的放起了炮竹,在满城的炮竹声中,过年了。

  今日是年三十,由于还在孝期,楚府今年的年关显得特别的冷清。只是一家人简单的做了几桌席面,阖府上下同吃,算是过年三十了。

  楚文轩那一桌只有大姑奶奶、楚文轩和他那两个怀着身子的姨娘。楚青若则是和东哥儿、莒姐儿坐在一个席面上,周妈妈和严妈妈,韩灵儿和康子则坐在同一桌。孝期里不能饮酒,桌上用了茶水替代。

  作为一家之主的楚文轩拿着杯子说了几句之后,宣布开席。

  大家正吃着东西的时候,突然听到坐在楚文轩右侧的慧姨娘突然说话了:

  “大姑奶奶,如今老太太的后事已经办的差不多了。姑奶奶这段时日也是费心操劳了。您看若是哪日您要回去了,万望姑奶奶一定要知会我们姐俩一声,我们好亲自为您打点行装,以表我们的心意。”

  另一位芳姨娘点头应道:“那是那是,大姑奶这段时日可是操劳忙碌坏了,您若是回转,我们定要亲历亲为为您打点,不然哪里过意的去!”

  大姑奶奶闻言放下了筷子,皮笑肉不笑的用帕子假意擦着嘴:“不劳二位姨奶奶费心了,两位姨奶奶怀着身子,不宜过于操劳。

  虽说我已出嫁,可现如今啊,我们楚家已然是没有了主母主事,我呀,就再讨讨人嫌,替我这老实八交的弟弟再管一阵子家,等两位姨奶奶生产了,这个家里扶起一位当家主母了,我才能安心的回家。就请两位姨奶奶多担待。”

  楚文轩急忙说:“大姐姐说的是哪里话,这段日子多亏了大姐姐操劳,这也是你的家,讨什么人嫌?哪个敢妄议主子,叫我知道了,发买了他(她)!”

  慧姨娘心下暗恨,却只得强颜欢笑端起杯子敬向大姑奶奶:“大姑奶奶不急着走才好呢,我刚才还在担心,我们姐俩都怀着身子,大姑奶奶真坚持要走,我们也不知道用什么法子留您呢!”说着顺便偷偷用手拐碰了一碰旁边的芳姨娘。

  芳姨娘正在啃鸡腿,被她敲了一下,鸡腿一下子从手里滑了出去,飞到了桌子中间的汤里,溅的满桌子都是汤水。

  众人连忙起身闪躲,芳姨娘忙不迭的嘴里道着歉,手里尽拿了块抹布去给大姑奶奶擦一副,惹来大姑奶奶一阵嫌弃。

  许是芳姨娘那蠢笨的模样实在好笑,楚文轩和慧姨娘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一时间气氛缓和了许多。慧姨娘也放下了筷子,拿了帕子给楚文轩擦拭衣服。席间气氛顿时活跃起来,倒有了几分过年的味道。

  吃过了饭,大家开始守岁。东哥儿和莒姐儿一同上前向楚文轩和两位姨奶奶拜过了年,一人得了几个大红荷包的压岁钱,欢天喜地的出去玩耍了。

  楚青若借口自己已经及笄,不在需要长辈给压岁钱为由,行过了礼领着结湘苑的一众人回了自己的院子。回到了院子一众人关上了院门反倒轻松了起来。

  韩灵儿带头起哄说要姑娘领着大家玩游戏,一众人皆响应说今日里守岁不分大小,就一起玩玩热闹一下。

  楚青若无奈,披上了斗篷来到了院子里与他们一起玩耍。在康子的提议下,一起许了彩头,大家玩起了斗草。

  斗草,就是两人持草相对。每人各持一草或花茎的一端,并使双方的草花茎相沟,然后用力互相拉,谁的草花茎断了,谁就是输家。

  众人纷纷拔了草花来比,两两一组,以晋级的方式相斗。韩灵儿和康子都是手底下有功夫的,其他人自然敌他们不过,纷纷败下阵来。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