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六十一章 黄粱美梦(一)

第六十一章 黄粱美梦(一)

  定是自己眼花了,认识他那么些年,不着调的叶殇怎么可能有那样的表情!傅凌云一拂袖子坐到了桌边一张凳子上,怒不可遏的问他:“此女可有及笄?”

  叶殇忙不迭点头:“及笄及笄,我又不是畜生,而且我也没动她。昨晚喝大了,不知道哪儿掠回来的,正打算给人家家里送回去呢。一会儿穿戴完毕,及不及笄你自己看就是了。”

  傅凌云面色微霁,却依旧冷着一张脸,不动声色的暗暗观察着叶殇的神情,希望从他的神情中,找出些蛛丝马迹来判断他说的话,是否值得自己相信。

  见他神色无异,心里松了一口气,最少他还没混蛋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其实这么些年他心里也够苦的了,若真是个清白女子也好,大不了自己多费些银子,帮他把人娶回来就是。也许有了家,他也能……

  说了那么久,也不知道那小麋鹿有没有被闷坏?

  叶殇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那么担心这个傻丫头。暗暗叹了口气,抬起头冲着傅凌云裂了裂嘴,看了看门外。傅凌云无奈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待他穿好了自己的衣裳,把地上的衣服捡了起来,扔到了床上,也跟着走了出去,反手带上了门。

  傅凌云见他仍旧一副很欠揍的样子,忍不住开口又想教训他几句,就听屋子里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喊道:“这衣服好难啊,阿莒不会穿,大哥哥,大哥哥你在哪儿啊。”

  叶殇朝着傅凌云一龇牙,傅凌云没眼看,挥挥手,唉……去吧去吧,看样子那小姑娘倒是不用自己操心了。

  叶殇进了房间,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样子,沉默不语看着小麋鹿。小麋鹿坐在床榻上像一个刚出生的小婴儿。拿着手里的衣衫无辜的看着他,两只大眼睛里已有湿气浮动。

  叶殇又叹了口气:自己这是掠了个女儿回来了吗?

  认命的替她一件一件的穿上衣服,又给她套上鞋子。小麋鹿拉了拉头发:“大哥哥,阿莒要梳两个漂亮的小鬏鬏。”

  一阵头疼,但他还是认命的拿起了梳子,七手八脚的给她绑了两个发髻,一高一低,唉……算了,凑活一下吧。

  打开门两人走出了房门。傅凌云抬眼一看,一个俏生生的小佳人,梳着一头高一头低的两个发鬏,怯生生的跟在叶殇后面,咬着嘴唇拉着他的衣角。

  傅凌云看着那姑娘眉宇间竟有几分眼熟,却又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就着这时连枫飞奔过来,一见到傅凌云便说:“少爷,楚姑娘正派人到处找你呢!”

  “可知何事?”傅凌云心中一急,脱口而出。

  连枫:“说是楚府的表小姐不见了。”

  “何时?”傅凌云微微松了口气,一***不念的冰块脸上,紧皱的眉头一下子舒展了开来。

  “应该是昨晚到今晨之间吧,早上婆子去叫起床,就发现人不在房里。”

  “昨夜?”傅凌云转头看向叶殇,“有何特征?”一个不好的预感在他的心里升起,这事说不定和这个麻烦精叶殇有关系。

  “说是大约十四五岁,脑子不大好使,是个傻子。”

  小麋鹿被他们紧张兮兮的样子吓到了,拉着叶殇的衣角摇了摇:“大哥哥,我怕,阿莒不是傻子。”

  三人目光各有迥异,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她,十五六岁,有些痴傻?楚府表小姐?

  傅凌云和连枫同时一脸牙疼的指着叶殇:“你,你!”

  叶殇,摸了摸脑袋望着天,装傻:“喝多了,喝多了。我没动她,真没有。那,那我现在就送她回楚府。”说着就要扛起来她就走。

  连枫连忙拦住他:“别,别,还是我们来送吧,你这飞檐走壁的把人送回去,没事也变有事了。”

  叶殇愉快的把人放下:“好嘞!”

  小麋鹿咯咯笑:“大哥哥,我还要举高高,咯咯,我还要举高高。”

  连枫连忙迎上去:“表小姐,下回再举高高吧,咱们快回去吧,你娘亲可是急坏了。你表姐也急坏了。”

  一个不着调的叶殇,再加一个傻乎乎的被卖了都还要帮别人数钱的楚家表小姐。哎呦喂啊……这大清早的被他们俩折腾的疲于奔命的自己,真是命苦啊……都怪少爷交友不慎,绝对的交友不慎啊……

  “娘亲?大姐姐?”

  “对,你娘亲,还有大姐姐……”一边说一边引着她往外走。

  就在楚家上下乱成一团的时候,板着脸,一脸不悦的傅凌云把公孙秀莒送回了楚家。大姑奶奶一见到自己的女儿回来,扑过去就是一阵心肝宝贝,心肝肉的大呼。

  楚青若闻讯也匆匆赶来,见到小麋鹿完好无损的回来,她也松口气,差人请了傅凌云去她的院子细问究竟是在哪里找到的人。

  傅凌云委婉的把早上的经过说了一遍,楚青若大怒。这个叶公子也太不像话了,就算阿莒是痴傻的,可以是个清清白白的良家女子,他怎能肆意轻薄。

  连枫也乘机帮着未来少奶奶的腔一起怒骂叶殇,一边拍着未来主子的马屁,一边发泄一下一早上憋在肚子里对那个不着调的不满。

  到了晚间,心里打着小算盘的大姑奶奶回到房里,鬼鬼祟祟的拉过了阿莒问道:“阿莒,你跟娘亲说,你是怎么会跑到府外去的?”

  “不知道。”阿莒低着头摆弄着她的木头小猴。

  “那你出了府去了哪里啊?”楚文红不耐烦地劈手夺下了她手里的玩具。

  小麋鹿用手比了个大大的圈:“很大很漂亮的房子。”

  “那……今天为什么那个哥哥送你回来的?”大姑奶奶指的是傅凌云。

  “他在大房子里呀,看见阿莒说娘亲找阿莒,表姐也在找阿莒,就送我回来了呀。”说完,阿莒伸手从她手里抢过她最喜欢的木头猴子。

  大姑奶奶的眼睛一下子亮了,昨夜难道是傅凌云把阿莒带了回去?很大很漂亮的房子?莫不是将军府?若真是那样,傅家可要给她一个交代了!

  想到这里,楚文红拉过了阿莒,不顾她的挣扎脱掉她的衣裳,细细的验看了一番,结果有些失望,女儿还是完璧之身。

  转念一想,完璧之身又如何,傅凌云已经和阿莒孤男寡女共处一晚,不管怎么样都要对她的阿莒负起责任来的。

  如果他要抵赖,那自己就去大理寺告他一个始乱终弃,反正府里上下那么多双眼睛看到傅凌云送阿莒回来的。

  不过,就看今日傅凌云毫无顾忌亲自把阿莒送了回来,想必这他对阿莒也是有几份欢喜的。

  男人嘛,有几个不喜欢青春少艾?谁叫自己女儿生的如此貌美。

  得意的看着女儿,她的容貌少有的好,虽是个痴傻的,想要当大炎国傅将军家的正室是不可能了,从前的自己也不敢奢望的。

  可是该她们娘仨时来运转,如今她的表姐嫁进去就是正室,她若是能得那少将军的青睐,又有正室表姐照应着,即便是做个妾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以后再生上个一男半女的,那自己后半辈子就算打断腿也不用愁了呀!

  傅凌云这样的大门大户,家里有个三妻四妾也是早晚的事情。若姐儿若是个聪明的,也应该让她这个痴傻的表妹跟着一起嫁过去。

  凭着阿莒的美貌,既能帮着她拢住了相公的心,她又是个痴傻的不会和她争,还能姐妹俩一起帮衬着娘家,这可是一举多得的事啊。

  就算若姐儿一时想不明白也没关系,她这个当姑姑的会把利害关系跟她说明白。她是聪明人,一定会懂的!

  想到这里,欣喜若狂的大姑奶奶哄了阿莒自己出去玩耍,自己端起一个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美美的喝了起来。

  边喝便捂着嘴偷笑,想不到她楚文红就快要做少将军的丈母娘了,等以后阿莒过了门,她可得回她那没福气的爹面前好好地炫耀炫耀,叫他个不长眼的敢休了她!不就是赌个小钱嘛,哼!当初你视我帚筚,过几日老娘就叫你高攀不起!

  过了几日,这段日子俨然已经当自己是楚家的当家主母的大姑奶奶突然来到了结湘苑。

  心里暗暗嫌弃的严妈妈不冷不热的招呼她在花厅坐下,满脸防备的春菊小心翼翼的给她奉上了一盏茶。

  春风得意的她拿起茶盏一头喝着茶,一头眼睛滴溜溜的四处乱看,严妈妈见状知道她今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心中有些不悦。

  接了通报的楚青若暗暗思量,她与这位素来对自己没好感的大姑奶奶一向没有交集,怎么今日里突然到访?为什么自己总觉她带着一丝不怀好意而来的感觉呢?

  莫不是为了阿莒的事情?

  到了花厅门口,楚青若没有马上进去,在轩窗和严妈妈对了一眼。严妈妈轻轻摇摇头,又皱了皱眉头。她明白严妈妈的意思,她也看不出来她来是干嘛的,但肯定没打好注意!

  算了,先听听她怎么说吧。抬脚走了进去:“姑姑,安好”

  “哎哎,安好安好。”

  “姑姑今日来,所为何事?”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