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六十四章 白费心机

第六十四章 白费心机

  傅凌云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冷冷的开口道:“今晚行动。”

  叶殇躺在榻上,手枕着头,努力的用一只脚去夹地上的一只袜子,一边懒散的问:“是什么人?是何模样?”

  傅凌云头疼的看着他这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连枫接过话头说道:“大约三十来岁,白面长髯,一副师爷打扮,身高……大约与我差不多高。不知道会不会武功,跟踪他的人回报说,看似此人入了京后,对京城的道路颇为熟悉,有可能是京城人士。”

  叶殇的脚趾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夹起了地上的袜子,一个翻身坐了起来,拿过袜子套上:“爷,大半夜的让我去搜查,连花酒都没法儿喝了,是不是该赏我些好处?”

  傅凌云心知他又要胡说八道,也不理睬他,连枫只好替他说道:“少爷叫你晚上行事小心些,勿要打草惊蛇,只需探明他在何处落脚就好。你自己也须得注意安全,不要又像上次那般弄得一身是伤的回来……巴拉巴拉(以下省略几万字)”。

  话未说完,叶殇便打断了他:“连枫,你好生聒噪,莫非你是一群鸭子投胎?”

  连枫恼羞成怒,拿起桌上的一个杯子便往他头上砸去,被他轻松躲开。

  傅凌云沉着脸:“休要胡闹!”

  叶殇一脸牙疼。

  这主仆两个,一个整天板着个死人脸,惜字如金,用力挤都挤不出更长的句子。

  另一个却是如同几千只鸭子一般吵闹,恨不得把所有的话都掰开了,揉碎了,化成数不清的粉末,塞进别人的耳朵里,着实让人痛不欲生。

  *

  楚府里,楚青若正在院子里细细挑选初绽的嫩叶做书签,只听得门口一阵吵闹和阿乖的狂吠,抬起身子往院门口看去。

  原来是大姑奶奶领着阿莒在门口与韩灵儿和春菊争执了起来。

  “大姑奶奶,您不能进去。都说了姑娘最近闭门谢客呢。”一脸无奈的春菊已经耐着性子和她解释了第三遍了。

  “我是客人吗?我是客人吗?闭门谢客那说的是外人,我是她姑姑,带着她表妹来看望她,同一个屋檐下,哪能叫客人吗?我们是亲人!你快让开,别挡着我的路。”

  楚文红一脸“我才是这里的主人”的表情,把头抬的几乎要拿鼻孔当眼睛使唤,伸手推开春菊便要往里走。

  韩灵儿听得已是火冒三丈,正慢慢的卷着袖子,准备她敢硬闯,自己就给她两巴掌。

  这几个月来,楚青若的这位姑姑已经不止一次的拉着阿莒过来,要与她亲近亲近了。每次来都要闹得鸡飞狗跳一场。

  可怜阿莒在自己的娘亲手里,像被抓小鸡一样提来撴去,吓得脸色惨白,却又不敢反抗。

  其实楚青若只是不太待见这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姑姑而已,对自己的这对表弟表妹,还是有几分欢喜的,尤其是阿莒。

  若是他们自己来找她,许是不会让人这般拦住。只是随着姑姑一同前来么,也只好一起拒之门外了。

  眼看着阿莒被姑姑打扮的日渐妖形怪状,楚青若想猜不出这位姑姑的心思都难。不就是想叫阿莒时常待在她院子里,候着傅凌云来,希望能得了他的青睐,把阿莒抬进府做个贵妾吗?

  那日她与自己提过这事以后,自己也是告诉了傅凌云,他听完以后,和徐勇、连枫三人一齐抚掌哈哈大笑。

  连枫说:“且叫你那大姑奶奶等着,别给她闺女找人家,等上个十年八年姑娘你若无出,她女儿便能入府做个烧火嬷嬷了。”

  楚青若不明此话,好奇地看向傅凌云。傅凌云笑着拉过她的手说:“傅家家规,不许纳妾。

  原来傅家祖上历代经商,原是大炎过的首富之家,自第一代家主经历了子嗣争夺家产纷争之后,便深感嫡庶之争的弊端,也因此对纳妾之事深恶痛绝。所以临终前立下遗言,也是家规。

  但凡傅家的子孙,无论主家、旁系,若所娶之妻只要有所出,不管所出是男是女,皆不得纳妾。唯有所娶之妻三年无处,且药石无医,方可休妻再娶。

  若不愿休妻,只要能接受没有后代子女也是可以的,但依旧不可再纳妻妾,就连平妻都不允许。

  如有违祖训家规着,逐出家门,消去族谱上的名字。由族里出面收回了傅家所赋予有的财产,净身出户,方可随心所欲,随你纳妾娶妻,傅家再无人会干涉。

  只是到了傅凌言和傅凌云这一代,不知何故两人竟都不喜经商,兄弟俩都想着上战场做将军。

  身为族长的傅老爷子本是打算把这小儿子留在家里接手家族生意,出乎人意料的竟是,大家都觉得定会当上将军的傅凌言竟会为了爱情放弃了理想,心甘情愿的洗手做羹成了个“贤惠”的夫君。而颇有经商头脑的小儿子却成了个沉默寡言将军。

  唯一让傅老爷子又些许安慰的就是二女儿,傅凌烟总算没有让大家出乎意料,到了婚嫁的年龄顺顺利利的出嫁了,嫁给了邻国的首富之家,为傅家在境外的买卖成功的架起了一道桥梁。顺带也接管了傅家在境外的所有生意,为傅老爷子分担了许多。

  傅老爷子也经常感叹,总算三个里头有一个是正常的,不然他的心脏可真要经不起折腾了。

  傅凌言做了驸马,夫妻恩爱,自是不用傅老爷子担心他会纳个妾回来,破坏家规,所以傅家家规唯一能针对的人,便是傅凌云。

  听到这里,周妈妈咋舌:“乖乖,那不是只要你们家哪个想要娶个妾就要变成身无分文的穷光蛋?那哪个做妾的肯干休?”

  连枫笑着接口:“对啊,傅家几代都是富甲天下,自是前赴后继有得是人赶着上门做妾室,不为银钱,难道真是为了情分吗?傅家老祖这么做,也是想让那些为了银钱上杆子来的女人知道,傅家子孙若是纳了你便一文不名,身无分文,看你还来不来给他做妾!”

  周妈妈满心欢喜,连连竖起大拇指夸赞:“姑爷,你们家祖先真真是个聪明的人,难怪你们家能代代富甲天下,却又家宅和睦,都是先人有先见之明!我们家小姐可是有福了!”

  傅凌云闻言深情的看向楚青若,拉着她的手:“携手相伴,一人足矣。”

  万年闷葫芦今日里竟然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下说出如此肉麻的话,众人皆鸡皮疙瘩冒起,纷纷鸟兽四散。留下个楚青若涨红着个脸,对着一脸正经的傅凌云无语。

  厨房里,徐勇也拉着周妈妈的手深情的说:“翠儿,我也一生一世就你一人,绝不纳妾。”

  周妈妈闻言两眼一瞪,一把揪起徐勇的耳朵怒道:“你敢!”

  然后操起了一把菜刀,一刀把菜板上的一根黄瓜横剁成了两段,一段凄凉躺在菜板上,还有一段顺着菜板,骨碌碌的滚到了地上。

  徐勇咽了咽口水,擦了下脑门子上的汗:“……”

  等院子里的楚青若红着脸回过神,韩灵儿走了过来,得意地扬了扬拳头:“姑娘,我已经把她打发走了,哼!也是个有贼心没贼胆的东西。我还没动手呢,就夹着尾巴跑了。”

  楚青若捂着嘴偷笑,韩灵儿的拳头可是连一般的男人都吃不消呢!刚回府里的时候可是有不少家丁吃过她的拳头。

  这位大姑奶奶来了也有些日子了,怕是早有耳闻,惹谁也不敢惹这位女煞星。

  不走,还留下来吃她的拳头吗?

  韩灵儿大大咧咧的拉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连枫狗腿的倒了杯水,哈着腰给她递上,韩灵儿白了他一眼,接过杯子喝了一口问楚青若:“姑娘,你就由着她这门三天两头的来闹腾?”

  楚青若对着韩灵儿坏笑:“当然不会了,解铃还须系铃人,谁招惹回来的,就让谁自己解决去!”说完瞟了傅凌云一眼。

  傅凌云正襟危坐,面无表情,表示自己很乖很无辜,楚青若和韩灵儿噗嗤一声,双双笑倒。

  *

  是夜,叶殇穿着一袭夜行衣蒙着面,身形灵敏的跳进了一座气派奢华的宅子。闪过了一队巡逻的家丁,来到了宅子的后院。

  这几日叶殇把兰花巷四周的房子都排查了个遍也没有看见傅凌云所说的那个师爷打扮的人。

  这条巷子住的大多是富户,总共也没有几家人家。最后就剩今晚的目标——国舅府了。

  摸进了后院,叶殇正毫无头绪的四处勘察着,突然画廊里又两个婆子路过。他连忙闪身躲到了假山后面的阴影处。

  就听两个婆子一边走一边小声地议论:“老爷的书房里也不知道藏了什么宝贝,每次晟师爷一来两人就躲在书房里一宿不出来。书房都被家丁们围成了铁桶,连传话都不让传进去。”

  另一个说:“可不是,亲几日我听说离音阁的那位,遣了人去书房硬闯,想请老爷去她屋里坐坐,结果那下人竟被老爷活活的打死了去,还说这就是擅闯书房的下场。吓得那位啊,还以为自己失了宠,好几日哭天抹泪的呢。”

  说话间,人声渐远。

  叶殇走出假山:师爷?书房?看样子有眉目了,只是不知道书房在什么地方。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