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六十六章 强买强卖

第六十六章 强买强卖

  /

  “没了……的话……哎,不行不行,两个姨太太呢,都没了怎么可能的事。”楚文红一甩帕子烦躁的说道。

  李娘子从她的左侧转到了她的右侧:“怎么没可能,你想想,如果两个孩子都没有了,最得益的是谁?”

  “我?”

  李娘子心里暗骂:蠢货!面上却笑的更加的灿烂:“不算你,还有哪个?”

  “若姐儿?”

  “哎……就是。”李娘子心里对她翻了个白眼,这憨货,如此简单的事情竟还要人如此的提点!

  “那不可能,这小贱人马上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怎么可能为了楚家这么点银子谋害两个姨娘肚子里的孩子呢,不可能,她又不傻。”

  李娘子一跺脚,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你,你说你这脑子真是……你就不会动动脑子吗?”

  “那,那我要怎么做?”楚文红一脸茫然。

  李娘子见四下无人套着她耳朵一番耳语。

  楚文红闻罢满脸惊悚:“这,这能行吗?”

  李娘子见她有所动摇了,这才笑着拉着她,一边往前走,一边笃定的说道:“怎么不行!”

  一日,楚青若正躺在榻上看一本名叫《木槿花开夏微凉》的话本子,只见韩灵儿拉着周妈妈一阵风似的跑进了她的房间。

  她合上书无奈的问她们,什么事这么一惊一乍的。韩灵儿着急的说:“姑娘,你还有心情在这里看话本子?姑爷被大姑奶奶请到碧芳苑去了!”

  “嗯?就这事啊?这有什么好紧张的?”见周妈妈张嘴还要说些什么,楚青若连忙堆起讨好的面容:“好啦,好啦,我知道啦!别担心,他会处理好的。”说完又打开话本子,躺回榻上懒洋洋的翻了一页细细的阅读起来。

  周妈妈也有些跳脚:“这,这,小姐,你就不去管管?碧芳苑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抢起别人的夫婿来,小姐,你怎么还那么神清气闲?”

  “周妈妈,韩灵儿,不必着急,随她去吧,且看她如何折腾。你们要相信文远哥哥才是。”

  韩灵儿一跺脚,周妈妈也一锤手心,唉……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那厢里,楚文红请得了傅凌云来到了碧芳苑里坐下,高兴的是手足无措,连忙叫了婆子把阿莒请了过来,说是一起说话。

  徐勇和连枫在傅凌云背后一对眼:嘿,等着看好戏吧。

  大姑奶奶叫人上了院里最好的茶,傅凌云也不客气,端起来慢慢品尝。

  一个穿着干净利落的婆子,牵着被打扮的分外妖娆的阿莒走了进来。问过了好之后,被婆子引到了,傅凌云的对面坐下。

  傅凌云微微把目光从茶盏中往上移了移,阿莒对他的眼神,只见他的瞳孔犀利的缩了缩,又把眼神转到了手里的茶盏上。

  阿莒被他看得身子抖了抖,往椅子里缩了缩,可怜兮兮的看向她的娘亲。

  大姑奶奶无视自己女儿求救的目光,只一味的堆起讨好的面容巴结道:“姑爷,今……”

  “等一等!”连枫突然打断了她的话头,“楚大姑奶奶,这是在叫谁姑爷?”

  大姑奶奶一愣:“自……自然是你们家公子啊?”

  连枫鄙夷不屑:“大姑奶奶怕是没念过几年书吧?这称谓可不是这么叫的。”

  大姑奶奶一脸不解:“你们家公子和我们家若姐儿即将完婚,他可不就是我们楚府的姑爷,我,我这么叫,有什么错?”

  连枫笑之以鼻:“大姑奶奶也说我们家公子即便是完了婚,那也是楚家的姑爷,楚山长的姑爷,您是楚府外嫁的姑奶奶,既非楚姑娘的亲母,也非楚家的主母。这一声姑爷么~,大姑奶奶叫着自然是不合适的。”

  楚文红顿时就像被人脸上打了一巴掌一样,脸色像走马灯一样变换不停。

  连枫满意的看到楚文红的脸色如此精彩,便拢起了手在身前站回到了傅凌云的身后。得意的悄悄地敲了徐勇一拐子,徐勇暗暗地给他竖了个大拇指。

  傅凌云此时就像入了定的老僧一般,冷着一张俊脸一言不发,只是端着茶盏细细的喝着,仿佛茶盏里装的是世上最美味的茶水,若不全神贯注的品尝便要生生的浪费了似的。

  楚文红见他半天不开口,又站了起来,走到了阿莒的身边,悄悄推了她一把。阿莒抖着身子摇了摇头,越发的往椅子里缩进去。

  楚文红气恼的一跺脚,只能自己讪讪的走到傅凌云面前,委屈的说道:

  “姑……傅公子,那日你送我们家阿莒回来,整个皇都城的人都瞧见她,她衣衫不整的跟着你一同回来。

  我们家阿莒虽说是个愚钝的,可也是清白人家的姑娘,这,这叫她以后可怎么办啊!

  傅公子,你,你可是大家公子,这事儿,这事儿你可要给我一个说法啊!不然,不然……”

  连枫挑眉怒道:“不然怎样?”

  “不然……我……我就和阿莒一起去挑了鸳鸯湖去,哎呦,我的亲娘啊……我们娘俩可是没法活了……”说罢竟委屈的抹起眼泪来了。

  徐勇最见不得这如同唱戏般矫揉造作的娘们,站在那里一脸不耐。连枫见状又悄悄地敲了他一拐子。

  徐勇无奈的用手抹了一把脸,一扬声:“弟兄们,进来吧。”话音落,鱼贯而入几个亲随打扮的小伙子,各个精壮孔武。

  几个人进到了屋内,齐刷刷的围着楚文红一排站好。

  楚文红惊得倒退了几步,由婆子扶着跌坐在椅子上,颤着声问道:“傅,傅公子,这,这是何意!”

  徐勇从他身后站了出来,一指这一排人:“他们都是那日一起护送阿莒姑娘回来的亲随,我问过他们了,他们都尚未娶亲,都愿意娶阿莒姑娘。”

  楚文红大惊,刚要张嘴回绝,就听徐勇又说道:“你们几个给老子听好了,阿莒姑娘可是楚姑娘的表妹,那楚姑娘且不说和咱们家爷是什么关系。单说她与当今圣上的十一皇子殿下的结义之情,威武将军程玉娇的金兰之谊。

  若是他日让老子知道你们几个狗东西,谁若是怠慢了楚姑娘的表妹,我徐勇第一个就不放过他!他的下场就如此杯!”说着,劈手夺过楚文红手里的杯子,拿在手里两手一合,一用力,那青瓷的杯子顷刻间被搓成了粉末灰尘。

  徐勇拍了拍手,拍干净手里的灰尘。

  听得他的拍手声,一排站的亲随们齐刷刷的跪倒在楚文红面前,齐声抱拳:“我等愿意求娶阿莒姑娘,绝无二心,若有违誓言,任凭处置!”

  嗓音洪亮的房梁上的灰尘都被震落下来几分。

  小麋鹿顿时就被吓得嚎啕大哭,直嚷着:“娘亲,阿莒害怕!呜呜呜……我要大哥哥,我要找大哥哥。”

  楚文红灵机一动,上前去拉着阿莒的手,往傅凌云面前牵:“喏,你要找大哥哥,大哥哥在这里。”

  未等连枫和徐勇上前去拦,小麋鹿就挣扎着往后一边退一边撕心裂肺的哭到:“我不要,我不要,他不是大哥哥,我要大哥哥,不要他!”

  楚文红尴尬至极,一边用力的去拉她往傅凌云身边亲近,一边怒其不争的往她的屁股上打了几下。

  忽然,楚文红不知何故,竟腿一软扑到了在地上,小麋鹿趁机松开了她的手,跑出了屋子。

  “阿莒,你给我回来。”她狼狈的趴在地上喊道。

  老婆子连忙上来搀扶,站了起来后,她竟顾不上疼痛,一瘸一拐的想要去追阿莒。

  如老僧入定般的傅凌云这时却抬起眼,漫不经心的往房梁上扫了一眼,嘴角微不可查的往上翘了翘。

  徐勇一步向前拦住了楚文红怒道:“你女儿不愿意?我这些兄弟怎么办?到手的婆娘没有了,你叫我怎么跟兄弟们交代?”

  楚文红看着他凶神恶煞,土匪一般可怕的脸,心肝颤的跟打鼓似的,壮着胆子,豁出去的对着比她高出足足一个头都不止的徐勇,跳着脚喊道:“我,我们家阿莒就是被傅公子送回来的,我,我们家阿莒就要你们家公子负责!”

  连枫上前:“可你家女儿说,我们家公子爷不是她的大哥哥,那我们可要把这个事情说说清楚。阿莒姑娘嘴里的大哥哥是谁?

  可不能你家姑娘和谁私相授受了,回过头再栽到我们家公子头上。就算我们这些兄弟出身不高,但要娶妻,那也定是要清清白白的姑娘。”

  徐勇把拳头捏的咯咯响,怒喝道:“谁要想轻贱了我这些兄弟,先问问老子的拳头答不答应!”

  这时,碧芳苑院子里有机灵的下人去了翠竹苑,将此事禀报了楚文轩。楚文轩闻讯匆匆赶到了结湘苑。

  结湘苑里一众人万万没想到楚文轩会来,慌忙把他迎进了花厅请他坐下,上了茶,请出了楚青若。

  楚青若坐下之后,楚文轩咳嗽了一声开口说道:“傅公子现下正在碧芳苑中,你可知晓?”

  “女儿已知晓。”

  “那你可知所为何事?”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