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六十七章 人心不足(一)加更

第六十七章 人心不足(一)加更

  “青若不知姑姑此举,所为何事。”

  楚青若一副无所谓的的样子,让楚文轩看的一阵恼火。“那日可是那傅公子亲自送阿莒回来的啊?”

  “确有此事。”

  “那,那你姑姑是否有来央求你为了阿莒的名声,让傅公子纳了她为妾?”楚文轩的声音高了几分。

  “也的确有此事。”

  “那你为何不答应?”楚文轩额头的青筋又有些爆了出来,这孽障,自己就请前世里做了什么孽,生出这么个忤逆的孽障来。总是能轻易地挑起自己的怒火,打破自己的修养。

  “我为何要答应?”楚青若理直气壮地反问。

  “你,你个混账东西!光天化日之下阿莒被傅凌云衣衫不整的带了回来,若他不纳她为妾,你,你可有想过你表妹可有活路?”

  楚文轩终于按耐不住了自己的怒气。

  “楚山长,莫忘了,那日可是楚家上下央着我去请文远来寻找失踪的表妹。他把人找回来了,怎的又变成衣衫不整让他给送了回来?怎的又变成非要纳她为妾不可了呢?”

  楚青若怒气也上来了。

  自己的女儿还未嫁不见他着急,别人的孩子他却关心的紧,甚至要割了女儿的幸福去成全别人,真是个“有情有义”的“好父亲”!

  “你,你看看你这是一副什么模样,女子出嫁,为夫婿纳妻娶妾,开枝散叶,本就是贤良淑德的本分。可你看看你,一脸的善妒之相,毫无半点贤淑之意,你要干什么?要独断专宠?学那祸国殃民的妲己褒姒?”

  楚文轩一巴掌狠狠地拍在桌上!若不是顾忌着她如今已是三品诰命,阶位比自己高了许多,这一巴掌就拍在她脸上了!

  严妈妈听了下人说楚文轩来了,立马从自己的屋里赶了过来,希望还来的及阻止他们父女又起争执。正好听到楚文轩的这番说话,一推门走了进来,施了个礼:“老爷来了。”

  楚文轩一见严妈妈来了,站起身来还了个礼,缓了一缓自己的情绪。坐下后,转头对楚青若又说道:“我们楚家是世代的书香门第,要让人知道我楚文轩教出来一个女儿,善妒无德,连个小小的妾室都容不下,以后我还有何颜面在书院里教书授人?”

  楚青若不禁嘲讽的笑了一下:“楚山长说话可真是“有道理”,那我请问楚山长,我一个女子还未入门,便被一个两个的至亲之人逼着给自己未成婚的相公纳妾,这又是何道理?”

  楚文轩面露尴尬:“那也是无可奈何之事,若是旁的女子也就罢了,阿莒,阿莒可是你的亲表妹,如今被傅凌云坏了名声,自然要他负起这个责任来。我也知道委屈你了,可好在阿莒是个痴傻的,你,你就当养个闲人草木,就当施舍个乞丐,留着她在将军府,赏她口饭吃就好了,她,她也不会和你争什么宠的。”

  楚青若冷笑:“乞丐草木可都不会分别人的夫婿。”

  楚文轩又大怒:“那是你亲姑姑的女儿,也是我们楚家的人!”

  楚青若一阵心如刀绞,眼眶红了红,强压着心里的悲伤,缓缓地说道:“当年我离家之时,楚山长说,我生来就是个小姐身子丫鬟的命,楚家上下这辈子都没指望过将来有什么事是需要依仗我的。

  此话余音尚在,可今日楚山长来寻我所说的亲姑姑,可算是楚家上下的其中之一?央我说服未来夫婿纳了表妹为妾,算不算得要依仗与我?怎么?楚山长如今却又觉得我攀了高枝,就理所应当的要照拂楚家上下了?

  今日表妹要求照拂,要与我未来夫婿做妾。我不依,楚山长便来训斥我。明日若又来一个亲戚求照拂,要把女儿送与我未来夫婿为妻,我是不是还要自请下堂,成全了他们?若我不依,楚山长是不是又要说我善妒无德?

  楚山长,你这是希望用我后半生的凄凄惨惨,悲悲凉凉,来凸显我们楚家霁月清风,高风亮节的世家风范,是吗?”

  楚文轩一时语塞,结结巴巴说道:“她,她是你亲姑姑!她,她不会害你的!”这死丫头,何时变得如此伶牙俐齿,他说一句,她却顶了他那么多句,句句话里带针,扎得他无力反驳。

  楚青若凉凉的一笑:“是啊,亲姑姑。所以我便必须不问缘由的答应她一切要求不管合不合理,然后只管用我的血肉去供养着她是吗?”

  楚文轩恼怒却又词穷,只好一味的强调:“可傅凌云和阿莒衣衫不整的一起回来也是事实,这也是府里上下有目共睹的!”

  楚青若讥笑:“有目共睹?可我怎么觉得你们只看得见文远送她回来,那四五个随从,还有连枫和徐叔在你们眼里竟跟不存在似的?”

  楚文轩一脸懵懂:“什么,不是傅凌云一人送她回来的?”莫不是大姐未说实话,诓骗了自己?

  严妈妈插嘴恨恨的道:“老爷,敢情你连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都没弄明白,就听了姑奶奶的怂恿,来结湘苑逼着自己姑娘纳了她家女儿为妾啊?老爷,老太太的死,你,你怎么还没吸取教训吗?怎的还如此糊涂呢!”

  楚文轩一时下不来台,任由着严妈妈一通数落不敢出声。半晌之后,自知理亏的他站了起来,自己给自己找了台阶下,一甩衣袖:“你现在翅膀硬了,我也管不住你了,随你去吧!”便走了出去。

  结湘苑里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韩灵儿跟着周妈妈进了厨房,抽出一把菜刀,拿了一根黄瓜泄愤似的剁了个稀烂:

  “没见过这样当爹的,女儿苦不堪言的时候不管不顾,刚过上几天好日子又来帮着外人打算起来。她妹妹的孩子活不下去,就合该委屈了自家的女儿分出了自己夫婿去照拂?我真想问问他,到底那个才是他的亲闺女?”

  周妈妈也抹了下眼泪:“小姐也真是命苦,摊上这么个糊涂的爹。”

  碧芳苑里,大姑奶奶楚文红眼珠子一转,两腿一盘就地一坐准备来个嚎啕大哭。

  这时傅凌云这尊大佛终于舍得放下了茶盏,开口说话了:“非与我做妾不可?”

  楚文红正准备嚎出来的声音硬生生的压了回去,满是惊喜的看了过去:“正是,正是。”

  “倒也容易。”他站了起来,理了理衣衫说道。

  “傅公子的意思……怎么说?”他,他竟然被自己说动了?

  傅凌云睇了连枫一眼,把手往背后一背。

  连枫上前:“自古做妾者即为奴为婢,须得立下字据,交到夫家手中。楚大姑奶奶你可愿意?”

  楚文红措手不及,一时有些举棋不定,犹豫不决。

  连枫和徐勇对看了一眼,心里暗笑:就要你知难而退!

  谁料那楚文红犹豫了片刻,竟咬咬牙点头答应了下来:“好,我写!”

  自家的女儿是个痴傻的,什么也不会做。既然傅凌云松了口,自然不会指望着阿莒给她端茶递水。他们堂堂的大炎傅家难道还怕没人伺候茶水?若不是做妾,那傅公子要阿莒的契约做什么用?

  堂堂大炎将军家总不会把自己未来媳妇的表妹,卖给了人牙子吧?越是有身份的男人越是要脸面,想必他也是顾忌着阿莒是槿姐儿的表妹,不敢明目张胆的来要她。这才要耍那么些个手段,兜这么大个圈子暗暗地把人收下来。

  嘴上说的好听,最后还不是拐着弯的要了去?哼!就知道这世上就没有不偷腥的猫儿。

  想到这里,楚文红脸上微有得意之色。

  “楚大姑奶奶你可是考虑清楚了?立下字据以后你女儿是生是死,是卖是留,就再与你无关了。”

  楚文红一脸自功之色,忻忻得意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女人嫁了人,自然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与娘家自然再无干系。!”

  连枫和徐勇一急,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傅凌云一伸手拦下,“连枫,去给她拿笔墨,叫她签字画押。”

  连枫无奈,拿来了笔墨纸砚,写下契书递给了她。

  楚文红捧着契书粗粗的看了一下,急切的问道:“那,傅公子既是收了阿莒为妾,那可有聘金聘礼?”

  连枫冷笑:“你觉得多少合适?”

  她抬起手指左算右算,算不清楚,一咬牙,举起三根手指:“三千两!”

  连枫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嘲讽道:“三千两?你可知道去琼玉楼赎一个琴棋书画具通的绝色清倌也只不过三百两,依我看啊,你这价值三千两的女儿,你还是自己好好留着吧。”

  傅凌云等他说完便轻唤一声:“走。”

  楚文红着急忙慌的拉住他衣袖:“哎哎,别走别走,三百两就三百两。我,我可是嫁女儿,又不是卖女儿。我,我这就给你签字画押。”

  徐勇上前一把甩开她抓着傅凌云衣袖的手,冷哼了一声:“你那女儿是个痴傻的,也不会琴棋书画,值它奶奶的三百两!你特娘的,再胡咧咧老子打得你满地找牙,你信不信!”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