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六十九章 将军产子 (加更)

第六十九章 将军产子 (加更)

  看着以争先恐后的走路姿势走进院子的两人,结湘苑的一众人集体无语。连枫和德顺也都深觉,有这样两个幼稚的主子着实是件很丢脸的事情。

  傅凌云和陆亦清却不以为然,都觉得若是输给这个混蛋,自己这个大炎少将军(大炎十一皇子)的脸面往哪儿搁,皆不引以为耻。

  楚青若无奈的给这两个年岁加起来快过半百,心智加起来却不足一个巴掌的人看过了坐,又让人给他们上了茶,然后才开口问:“两位今日来,有何贵干啊?”

  陆亦清趁傅凌云喝茶的时抢先开了口:“今日兄长来,是想麻烦小妹一件事。”

  楚青若忙说:“兄长,有事尽管说便是,不必如此客气。”

  傅凌云没好气的在旁边插嘴道:“厚颜无耻!”话没说完,就被楚青若偷偷在椅子下踩了一记,疼的一龇牙。

  陆亦清得意地看了他一眼,无视他飞来的眼刀,继续说道:“玉娇即将临盆,这偌大的将军府,除了丫鬟婆子,就只有熊叔和我两个大男人在家。

  所以不知小妹是否方便,想请小妹搬过去住上段时间,一来你们都是女儿家可以说说体己话,二来么这女儿家的事情,我和熊叔始终不太方便。”说着面有尴尬之色。

  楚青若刚要开口,又听傅凌云在一旁又像是喃喃自语一般说道:“自作孽不可活。”成功的戳到他的伤心处。

  原来自从得知楚青若被赐婚给了傅凌云之后,陆亦清连着许多日醉生梦死。一直默默关注着他的程玉娇得知以后心疼不已,过府前去探望他,却被喝得酩酊大醉的陆亦清醉眼朦胧中当做了楚青若。

  两人糊里糊涂的欢爱了一夜。酒醒后陆亦清却对此事毫无记忆,又赶上楚青若的祖母大丧,程玉娇便把此事压在了心底。

  谁知过了不久,程玉娇便怀有了身孕,熊平义愤难平,找上了十一王府说明了此事,请陆亦清对程玉娇负起责任。如遭雷劈的陆亦清不敢相信一向自持的自己竟然会做下如此荒唐之事,找了个借口躲进宫里避而不见。

  谁知,在一次伴驾游湖时,竟与刺客,危难中程玉娇挺身相救,为了救他身受重伤,还险些失去了孩子。

  大炎的女将军,威武将军之后竟然未婚先孕,皇帝得知此事龙颜大怒,既然木已成舟便下旨赐婚,责令陆亦清尽快娶了程玉娇,不然让他这个做皇帝的父亲愧对忠良,无颜面对天下悠悠之口!

  心怀愧疚的陆亦清怀着补偿的心理决定奉旨迎娶程玉娇,却被她拒之门外,皇帝有心想弥补自己内心对威武将军家一门冤案的愧疚,所以对程玉娇的抗旨,也是睁一眼闭一眼默不作声。

  有了皇帝的默许,陆亦清只好万般无奈的开始了他漫长的追妻之路。转眼便到了程玉娇就要临盆的日子,陆亦清不敢入宫请太医免得惹了皇帝见着自己又要龙颜大怒。

  只好来向楚青若求救,想问楚青若借了府里的老人严妈妈去帮忙,却被傅凌云一顿讽刺,不禁有些恼羞成怒。

  眼见陆亦清就要跳脚,楚青若赶紧叫来了连枫把傅凌云这个幼稚的男人拉去了外面花厅坐着。然后才坐下笑着对陆亦清说道:“那小妹可要先恭喜兄长了。兄长不嫌我叨扰,那我明日便收拾东西过去打扰你们几日。”

  陆亦清大喜:“多谢小妹替兄长解决了燃眉之急。”

  送走了满心欢喜的陆亦清,楚青若这才唤过那个小气的男人进来,问他今日来有何事。

  傅凌云一正神色,告知了楚青若这几日叶殇在国舅府探得了曹秀莲的下落。

  楚青若闻言声色具厉:“难怪我们遍寻不到,想不到她竟然躲在了国舅府,好大的路道!”

  连枫说道:“现下虽知道她躲在国舅府,可她终日里不出来,我们奈何不得她。而且没有确着的证据,即便是大理寺也无人敢贸然去国舅府抓人。”

  徐勇则不以为然:“躲着怕什么,她会躲,那咱么就把她勾出来呗!”

  楚青若深觉这是一个好主意,曹秀莲因而她儿子的死而迁怒与她,一心想要置她于死地,既然她躲着不出来,那自己就整天去她门口晃悠,看她沉不沉的住气继续躲着不出来!

  傅凌云和连枫都反对,如今曹秀莲背后还有个国舅府的千金柳玉琴。根据这段时间连枫派去调查柳玉琴的人汇报。柳玉琴这人,虽然有几分才情,但是心胸狭小善妒,见不得别人比她好,为人刻薄却又愚笨容易受挑唆。

  如果单单是一个曹秀莲到也不怕她翻出什么花样来。可如今搭上了有权有势,又容易被人摆布的柳玉琴,恐怕就没那么容易对付了。

  傅凌云觉得还是从长计议比较好。

  楚青若觉得他们说的也有道理,可若是如此投鼠忌器,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把杀害祖母的凶手绳之于法呢?

  想到这里心里升起一股烦闷,走到窗前打开了窗户,深吸了一口气。想了想,回过身对傅凌云说道:“我知你是担心我,可我……”

  傅凌云无奈的站起身,宠溺的摸了摸她的脑袋:“我知你心意已决,没打算劝你,可万全之策总要打算一下吧?”

  楚青若欣慰的笑了:知我者,莫如君。

  “好,我听你的,我们商量好一个完全的计划在行动!”

  第二日,楚青若禀过了楚文轩,带着结湘苑里的一众人欢欢喜喜的去了威武将军府。熊平和陆亦清早早的门房等候着她们。

  见到她们来了,自是欢喜的把她们迎了进来。熊平喜笑颜开的引着楚青若一众人去了内院,留下个傅凌云与陆亦清二人在门房处跟斗鸡似的,一个不让进,一个非要进的闹着。

  穿过了一座廊桥,来到了内院。程玉娇早已捧着肚子由丫鬟搀扶着站在花厅门口的台阶上等候着楚青若。

  楚青若是她在京城唯一的,也是最信赖的朋友。自己即将临盆,父母早已过世,又无兄弟姐妹,楚青若的到来无疑让程玉娇减轻了不少对生产所产生的恐惧。

  “程姐姐。”

  “若儿,你来了。”

  “嗯,姐姐觉得身子怎么样了?”楚青若有些吃惊的看着她硕大的肚子。

  “没什么,就是越发的沉了。”

  程玉娇虽然非常的排斥和陆亦清成亲,可对肚子里的孩子却是万分的疼爱,说起了孩子,脸上充满了母性的慈爱。

  两人进到屋里,程玉娇请楚青若坐下,让人看过了茶点之后,抚着肚子无奈的笑道:“若儿,谢谢你能来,我可真是给你添麻烦了。”

  楚青若毫不客气拿过桌上的一枚果子扔进嘴里说道:“姐姐说的哪里话,莫说如今焦公子已是我兄长。即便我们没有结拜,你程姐姐也是我在京城唯一的朋友,你没有父母兄弟在身边,生产这等大事,我怎好不来?”

  话未说完,小脸被嘴里的果子酸的一阵扭曲,慌忙吐出了果子,拿过了杯子喝了几口漱了漱口。

  程玉娇成功的被她逗乐了,正在哈哈笑的时候,突然捂着肚子“哎呦”一声,惊得她扔了杯子急忙来问:“姐姐,怎么了?”

  捂着肚子,她笑骂道:“这小猴儿调皮得很,时不时的要踢上我几脚。”楚青若大呼好奇,俯下身子盯着她的肚子看,却不敢伸手,生怕摸坏了一般。

  好笑的拉过她的手摸上自己的肚子,在她的惊讶中那小猴儿“咚”的一脚踢在了她的掌心。

  正在她们兴高采烈的和肚子里的小猴儿玩耍的时候,斗鸡的两人吵吵闹闹的进了院子。

  就听陆亦清满满恶意的说:“闷葫芦,你来做什么!”

  傅凌云无视他,径自往里走。

  陆五岁促狭的说道:“莫不是云儿对自己没有信心?”

  傅三岁脸黑的跟锅底一样:“程姑娘大智慧!”

  程姑娘宁愿抗旨也不嫁给这个幼稚鬼,果然是明智之举!

  “你!”陆亦清气结,又被点中死穴,一招毙命。

  两人吵闹间进到了程玉娇的房间,程玉娇和楚青若头疼得看着两人,这哪里是大炎有名的少将军和才学满天下的十一皇子,分明是隔壁巷子里的五岁的傻蛋和三岁的呆瓜!

  陆亦清不服,还想要反口还击,只听程玉娇不咸不淡的唤了一声:“十一皇子。”

  一下气势全无,乖乖的坐到她身边,一脸委屈的恶人先告状:“是他先说我的。”

  程玉娇扶额。

  傅三岁见状,冷冷地又踩他一脚:“谗言献媚!”

  话音刚落,就见楚青若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文远哥哥,如今真是口才了得了呀!”

  闻言只见傅凌云立马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再不说话。

  程玉娇从未见过这样的傅凌云,笑的前仰后合停不下来。陆亦清也借口去厨房看看鸡汤,趁机溜走了。

  待他走了以后,程玉娇才娇嗔:“整日里在这里白吃白喝,还要管东管西,真是讨厌。”

  楚青若不以为意,看她的脸上流露出满满的笑意,这哪里是讨厌,分明是欢喜的紧!

  用过晚餐后,傅凌云送了楚青若去到程玉娇为她安排的院子后,依依不舍的走出了将军府。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