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七十二章 头疼万分

第七十二章 头疼万分

  柳玉琴听她这么一说,觉得倒也有几分道理,好吧,自己就再耐心等多几天。让那小贱人再得意几天。很快傅公子就会知道,到底谁才是真正可以匹配的上他的女子。

  琴香苑里,慧姨娘病恹恹的躺在榻上,由丫鬟服侍着一小口一小口的服用着汤药。身边一个看起来精明干练的婆子,轻轻替她打着扇子:“慧姨娘,不是我老婆子多嘴。我看着这事儿不见得就是大姑奶奶干的。”

  慧姨娘一听,一把挥开了丫鬟喂过来的汤药,坐起了身子冷哼道:“你以为我当真看不出来明雅苑那个整日里装疯卖傻的干的?看不出来楚文红那个蠢货是被栽赃嫁祸,替她被的黑锅吗?”

  那婆子吃惊:“姨奶奶你都知道啊?那你为什么还要和她一起对付大姑奶奶?”

  慧姨娘咬牙切齿的说道:“哼,那楚文红也是狼子野心,她早晚也会动手!如今我的孩儿没有了,可我却要保住明雅苑里那贱人的孩子不能让楚文红得逞!”她只恨自己不够小心,千防万防还是着了田雅芳那贱人的道!

  “这是为何?”婆子不禁疑惑的问。

  “因为我要田雅芳给我儿子偿命!我要她死!她死了我就是楚家的主母,她的儿子自然就记在了我的名下,自然就成了我的儿子!等我成了主母以后,再有儿子,那就是嫡子,到时候再处理了这个小孽种也不迟。”

  婆子停下了扇子,对自己的主子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去母留子?姨奶奶真真是好计谋!”

  “你过来,我要你去做一件事……”

  不久,楚府上下都悄悄地在流传大姑奶奶要谋害了姥爷的子嗣,霸占楚家产业。尽管楚文红每天都跳着脚怒骂那些在背后造谣中伤她的人,但这个消息依旧很快传到结湘苑楚青若的耳朵里。

  结湘苑里其他人到也还好,无甚感触。唯有严妈妈是去世老太太身边的老人,听了这个消息自是心急万分。

  这可是老夫人在世时心心念念的楚家的血脉。去了一趟公主府回来已经失去了一个,剩下的这个可无论如何一定要保住,这可是老太太临走时的嘱托啊。

  严妈妈在楚青若的房门口,徘徊了许久。终于咬牙走了进去,在楚青若疑惑的眼神中,往她面前一跪。

  楚青若大惊失色,赶快和周妈妈一起把她搀扶了起来,请她坐下说话。严妈妈坐了下来,擦了擦眼中沁出的眼泪开口说道:“小姐,奴婢想求你件事。”

  楚青若自是知道她所求的是什么事,本是不愿过问此事。子嗣本是楚山长自己该去着急,而不是该她这个做女儿的去操心的事情。

  这些日子她故意闭门不出,也就是这个原因。可如今严妈妈开口来求了她,她自是无法驳了她的面子,看来想要置之不理是不太可能了。

  “严妈妈,言重了。你与我,便如同我与祖母一般。说什么求不求的。有什么事,严妈妈只管说就是,我定会尽力而为的。”

  话是这样说,可楚青若心中却是万般无奈。

  严妈妈老泪纵横:“小姐明白奴婢的心思真是太好了,老太太过世前曾亲口叮嘱奴婢,无论如何也要守护好翠竹苑那两位肚子里的孩子。

  可如今,我们去了一趟威武将军府回来,就,就没了一个。奴婢想求小姐,无论如何一定要想想办法保住芳姨娘肚子里的孩子,完成老太太的遗愿。奴婢将来就算死了,去了下面也好有颜面对老太太。”

  楚青若连忙上前扶住她的手:“严妈妈,你快别说这样的话,我,我答应你就是。”严妈妈这才收住了眼泪,千恩万谢的由周妈妈搀扶着回去休息了。

  送走了严妈妈之后,楚青若头疼万分,唤来了韩灵儿、康子:“康子,你安排些人手去打听一下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慧姨娘的孩子到底怎么会滑掉的。灵儿,麻烦你去一趟傅府,请文远来一趟,就说我有急事找她。”

  二人领命各自离去。

  不一会儿,刚从文州回来的傅凌云,顾不上歇息,便带着连枫、徐勇匆匆赶来。

  楚青若见到他们,便把严妈妈所求之事,和楚家最近发生的事情和他们说了一遍。

  傅凌云听她说完后,一脸不可置信的问道:“你父为何置之不理?”

  楚青若苦笑,她这个父亲说得好听点是个书呆子,只知埋头做学问,吟诗作对画画,说得难听点其实就是个满心依赖,自私自利的人。

  只要有人替他料理日常,不打扰到他的生活,任由你是生是死都不会放在心里的。正因为是这样的性格,所以当初才会被曹秀莲轻易地拿捏住。如今又被楚文轩掌控了楚府。

  连枫一脸愤慨的说道:“那姑娘,你还要管这事?叫我说啊,咱们就不管他,让楚山长自己去操心不就好了。”

  徐勇也附和:“就是,管他奶奶的呢。他也不管你,你管他做啥。”

  楚青若摇摇头:“不行,严妈妈今日来求了我,我不能拂了她的面子。再说楚家子嗣也是祖母的遗愿,我不能坐视不理。”

  韩灵儿端着茶进来,也愤愤的插嘴道:“叫我也说不要管这事,反正姑娘你再过几个月就出了孝期,就快出嫁了。这楚府有无子嗣也不干你什么事。”

  傅凌云深情的看向楚青若:“无论你做何决定,我都支持你。”

  楚青若心中大为感动。

  很快,康子就把慧姨娘滑胎的事情查出来了。

  自赐婚以来,傅凌云派给她许多的亲随护院,也一并跟了她去威武将军府以后,楚府的守卫一下子宽松了很多。

  之前一直顾忌着府里那些武艺高强的结香苑护院,那些心怀鬼胎的都不敢轻举妄动,生怕露出马脚。

  如今那些护院一走,这些人便蠢蠢欲动再也按耐不住了。此时不动手,要等到那些侍卫再次离开,可就只有等到楚青若成亲那时了。

  于是等她们前脚走,后脚明雅苑的芳姨娘,便迫不及待的对琴香苑的慧姨娘出手了。

  她先是串通了一位走江湖的郎中,偷偷的从他那里买来了滑胎用藏红花做成的药粉。然后又买通了如今在楚文红暂住的碧芳苑里当差的丫鬟,趁着每日去厨房取吃食的时候,悄悄地把药粉每日三餐各撒一点洒在了慧姨娘的吃食里。这样别人很自然的就会以为是楚文红做下的。

  最后等慧姨娘滑掉了胎之后,再去挑起她对楚文红的仇恨,和自己联起手来把楚文红赶出楚家,好让自己顺理成章的母凭子贵成为最后赢家!

  同时康子也查出来,楚文红这段时间里也并不安分。她一直和之前爷让他仔细调查的那个李大娘子往来密切。而那个李大娘子有一个姘头叫马强,是常胜赌坊的一个管事,如今却和柳国舅府中的一位院管事走动的甚是勤快。

  而且楚文红也托了那位李大娘子四处寻找可以使人滑胎的江湖秘药,看来她有着和芳姨娘一样的打算,只不过被明雅苑那位抢了个先手而已。

  众人不禁哗然,这芳姨娘如此做是为了母凭子贵坐上楚家的主母之位,大家还能理解。可楚文红这么做恐怕不只是为了继续掌着楚家大权这么简单吧。

  眼下大家都知道,那位李大娘子和国舅府的柳玉琴有所来往,想必是她那姘头马强牵的线搭的桥,而那柳玉琴又是庇护着曹秀莲的人。

  不难猜出,楚文红此举,必是受了柳玉琴暗地里的指使,而这个主意必定是背后的曹秀莲所出!看来这她还不死心,仍然在伺机报复,置楚青若于死地。还是她一贯的做派,总喜欢躲在背后,指使别人栽赃嫁祸。

  傅凌云听完康子的回禀后,怒气填胸:这女人还真是阴魂不散,身上两桩人命在身,他们还没跟她好好把账算清,她居然还想要利用楚文红,打掉楚文轩小妾肚子里的孩子来嫁祸给青若。看来此人不除,以后永无宁日了。

  大家都深有同感,一致认为还是尽快把这条毒蛇从洞里引出来为妙。

  不久之后楚家发生了一件大事,南山书院的楚山长把自己待嫁中的女儿赶出了家门!

  这件事就像一滴凉水落进了滚油里一样,在皇都城炸开了。

  楚青若从楚家出来的那天,和他们同住一条街上的左右邻里都好奇的从窗口,或从门口探出头来看。大家都在叹息,怎么这么个文雅娴静的姑娘,就那么不招自己那饱读诗书的山长父亲待见?

  说是这姑娘秉性不好?众人都觉得不能够啊~秉性不好能得了大炎傅家的青睐,皇帝的赐婚吗?

  在众人百思不得其解的议论纷纷中,楚青若和结湘苑的一众人浩浩荡荡的搬进了了木瓜巷那座毫不起眼的二进小院子里居住。

  正当她们忙碌着打扫着院子里陈年老灰尘时,对面的院子中两个身穿黑色夜行衣的人,正跪在地上向着屋内一位衣着平常的俊美书生回话。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