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七十四章 急公好义

第七十四章 急公好义

  三人闲话过之后,楚青若把楚府发生的事情以及她的计划,和程玉娇细细的说了一遍。

  程玉娇虽自产子之后,举手投足间褪去了几分青涩英武,平添了许多的柔美之色,可骨子里将门虎女的性子却依旧未改半分。

  听得楚青若所言,杏眼怒瞪,一拳锤在桌子上,将果盘里堆着的龙眼震得坍塌了下来,有几颗沿着桌面滚落在地上。

  “那曹氏果真是欺人太甚!杀母弑祖之仇你尚未与她清算,怎的还敢串通了他人伺机构陷与你!若儿妹妹,似这般心思歹毒之人,你万不可轻易放过与她!”

  楚青若叹了口气:“是呀,所以我那日便寻了个由头,去了翠竹苑与我那父亲吵了一架,激得他恼怒之下赶我出门。好让我那心术不正却又奇蠢无比,被那曹氏当了枪使,却又毫不自知的姑姑没有机会陷害与我。如此一来,那曹氏就不得不另想法子来对付我了。”

  “那你如今住在那冷僻的小巷子中?不如一会儿我调些府兵你带了回去,也好叫我放心些。”程玉娇担心她的安全。

  傅公子也真是的,怎的竟也惯着她任意妄为,几个女子孤身居住,连护院都听了她的不多派几个。

  “程姐姐不用担心,这条蛇可狡猾着呢,太多护卫就怕她不肯上当,早有人手在暗处了,就等着蛇出洞了。”楚青若弯腰捡起了滚落在地上的龙眼,放在桌上,笃定的对着她一笑。

  程玉娇没好气的数落着她:“你呀,在仙草山我就看出来你这丫头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我可不管你抓不抓蛇,你得给我把自己的安全给注意咯!”

  “是是是,我的好姐姐。我要人手不够,一定不会忘记你这儿还有许多的府兵可以供我驱使,这样总行了吧?”楚青若求饶,耳朵快被她念出茧子来了。

  “这还差不多!”

  “来,快尝尝周妈妈给你做的点心……”

  黄昏时分,走出了威武将军府,楚青若和韩灵儿漫步在回家的路上。韩灵儿叽叽喳喳的说着她在将军府与熊平过招的细节,楚青若饶有兴趣的听她说着,慢慢的两人从热闹的大街走进了偏僻的木瓜巷。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韩灵儿立刻警觉的捏紧了袖子里的匕首,嘴里却依旧没有停下说话。当脚步声越来越近的时候,她突然伸手将楚青若推开,亮出了手里的匕首,猛地的一回身,把匕首架在了来人的脖子上。

  来人大叫:“姑娘饶命,姑娘饶命!”

  楚青若和韩灵儿定睛一看,原来是位衣着得体的书生,二十多岁的样子。身材矮小,相貌普通。

  楚青若看了韩灵儿一眼,韩灵儿看向书生厉声问道:“你是谁,为何跟踪我们?”

  那书生抖着声音,用两只手指捏着韩灵儿的匕首,把它轻轻地移到了一边说道:“我,我叫曹家升,我的姑姑就是你家的大夫人曹秀莲。”

  她们互看了一眼:这就是严妈妈说的曹秀莲的侄子?

  楚青若警惕的开口问他:“那曹秀莲已被通缉,你今日里来找我有什么事?”

  韩灵儿听楚青若说话了,收起了匕首站过一边。曹家升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声音说道:“我知道姑姑犯了事儿了,她现在躲在我家里,我今日来就是给楚姑娘来通风报信的。”

  她们心里瞬间了然,这是曹秀莲按奈不住向她出手了!

  但她脸上故意装作不信:“在你家?你是她侄子为何要出卖自己的姑姑,来给我通风报信?你为何不去官府?”

  “楚姑娘有所不知,如今我姑姑得了国舅府的柳小姐暗中相助,我若去报官,只怕还未走出衙门便要叫人拿住,随便安一个罪名送进大牢里了。我知道她杀了你的母亲和祖母,你一定也在到处找她,前一阵知道你和你父亲吵架搬来这里住,所以今日我趁她不注意,就来找你通风报信来了。”曹家升虚笑了一下,

  楚青若听了他说的话,心里止不住的冷笑。曹秀莲还真是算无遗策,连她已经知道她寻了国舅府做靠山都算到了,真真是好谋略,身为女子还真可惜了她。

  “原来是这样啊,那还真是谢谢曹公子来告诉我这些了,那依曹公子之见,我现在该如何做呢?”

  “你若信得过我,你可叫上几个人,现在就随我前去,如此一来正好可以抓她个措手不及!”曹家升不禁有些得意自己三言两语便骗得她的信任。

  韩灵儿失笑:“曹公子真是急公好义,那可是你嫡亲的姑姑,公子就那么急不可耐的要带着人去抓她?”

  曹家升被韩灵儿讽刺的有些尴尬:“非是我无情,只是姑姑如今做下这等罪行来,若包庇与她只怕将来我也难逃干系。唯有效仿周公圣人,大义灭亲方对得起这些年所读的圣贤之书,圣人教诲。”

  楚青若也笑了:“曹公子大义。那,若公子不弃,请与我一同移步寒舍,待我唤上家丁便与你一同前往贵府捉拿那刘氏,可好?”

  曹家升喜上眉梢:“好,好,那就我就随小姐走一趟。”

  楚青若微笑着点头,突然提高了几分声音说道:“好,那曹公子随我来!”

  三人转身往木瓜巷深处走去。她们身后躲在暗处的几个矫健的身影一纵身不见了踪影。

  曹家升随着楚青若她们走进了木瓜巷深处,拐了一个弯到了楚青若居住的院子门口。

  “笃笃笃”

  “谁啊?”

  “周妈妈,是我~,开门吧。”

  “吱呀”一声,门开了。

  周妈妈开了门不等楚青若进来,就匆匆走进厨房,一边走一边说:“小姐,我灶头上还炒着菜,你进来记得把门关严实咯。”把门关严实这几个字说的特别的重。

  楚青若会意的应了声知道了,朝韩灵儿使了个眼色,抬脚便走了进来。曹家升紧跟其后的也走进了院子。

  当他刚走进院子没两步的时候,他身后的韩灵儿进到院子反手把门关上,怒喝了一声:“给我拿下!”

  忽然间,小小的院子里四面八方的冲出来一大群人,一下子就把曹家升按倒在地上捆了个结实。

  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下巴都要掉了,曹家升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一句话说露了馅。更想不通明明楚青若和他一路回来的,怎么就能提前在院子里埋伏下那么多人来。

  前厅的门被打开了,傅凌云和徐勇走了出来,连枫却是从偏厢房里走出来的。就连厨房里的周妈妈都走了出来,大家一齐看着地上被捆的像个端午节的粽子一般的曹家升。

  其实早在曹家升开始跟踪她们俩的时候,暗中保护她们的亲随们就已经有人飞快的去了傅府禀报了傅凌云。

  等他们三人赶来的时候,正听到楚青若高声说曹公子随我来吧。当即便会意,带了人提前回到了院子里埋伏好。而楚青若也为了给他们争取了埋伏的时间,带着曹家升在巷子里绕了远路才回来的。

  被一大群人按着捆绑,拼命的挣扎中的曹家升,早已把自己原本得体的衣衫、发冠弄得凌乱不堪,看起来非常的狼狈。自知自己已经败露,也不再假装和善,露出狰狞的嘴脸叫嚣道:“你这个小贱人,放开我!贱人!”

  楚青若大惑不解:“今日之前我和你素未蒙面,究竟何仇何怨,让你如此痛恨我,以至于要与那杀人害命的曹秀莲联手?”

  曹家升贫嘴恶舌:“我呸,你与我虽没有仇怨,可你这贱人抢了别人的心上之人,毁人姻缘,如此狐媚行径,人人得而诛之!”

  徐勇听他骂的难听,忍不住青筋暴起,走上前来举起拳头就要往他的面门砸去,却被楚青若一把拦住:“没事,让他说,我正好要问他个清楚。”

  徐勇愤愤的收起拳头,站回到傅凌云的身边。

  楚青若转头看向地上的曹家升,问他:“毁人姻缘?谁的姻缘?”

  曹家升破罐子破摔:“柳玉琴,柳小姐!她本与少将军傅凌云两情相悦,就是你这个贱人,横刀夺爱,强取豪夺他人姻缘!

  你害的柳小姐从一个人人夸赞的才女,沦为皇都城人人茶余饭后的笑话!她这般高洁的女子,怎配你们这些污秽之人如此羞辱!你们这些人,怎么配,怎么配!”说道激动之处竟貌似涕泪俱下,声嘶力竭之状。

  韩灵儿一时义愤难平,走上前去指着他大骂道:“你个搞不清楚状况的憨货,谁告诉你柳小姐和傅公子两情相悦的?傅公子此刻就在那里站着,你可以自己问问他。

  再说了,皇帝的赐婚也是傅公子用自己的军功向皇帝求来的,若他们真是两情相悦,他为何不求了皇帝把柳小姐赐婚赐给了他?”

  曹家升闻言满脸的不信,依旧破口大骂。

  楚青若见状,走去了连枫的身边,悄悄同他低声说了几句。

  连枫噗嗤一下笑了出来,马上又忍住,扮做一脸严肃的点点头,走上了台阶背对着曹家升,一把扯开了徐勇的衣襟。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