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七十六章 黄雀在后 (加更)

第七十六章 黄雀在后 (加更)

  第二日,曹家升匆匆去了木瓜巷报完了信之后又匆匆离去。他走了以后,康子也来了。

  “楚姑娘,果然没让你猜错,那曹秀莲果然是个狡猾的。昨晚借了国舅府五十个府兵外加一些门客高手,已经在城隍庙边上的庄子里设下了天罗地网,府兵都是弓箭手,还准备了不少的火油。看样子她是想连爷也一起射杀了,然后一把火烧毁所有证据,来个死无对证。”

  “好,她既然有心求死,那我们就送她一程!灵儿,你去程姐姐的府上,请她借我五十府兵。文远,能不能去你大嫂府上再借一百府兵?”楚青若问道。

  灵儿应了一声就去武威将军府了。

  傅凌云好笑的看着她:“嫂嫂也早此心,她也是你大嫂,何不自己去说。”

  “你,你去!”楚青若红着脸说道。

  傅凌云见她艳若牡丹似的侧颜,心中柔软:“无妨,明日她会亲自前来!”

  “什么,公主亲自带兵过来?那怎么行,如此危险!”楚青若异常紧张。

  连枫插嘴说道:“哎~公主说了,你那后母如今得了那国舅府撑腰,一个下堂弃妇居然也敢张牙舞爪欺负到我们傅家的人头上来了,她来就是要叫那柳玉琴知道,她国舅府算什么,你楚青若还有个金枝玉叶的公主嫂嫂罩着呢!

  而且,你现在还未过门,那曹秀莲无论如何害你,那都是寻常人家的恩怨。可若是意图谋害公主的话,你猜,那国舅府还敢不敢再保她?”说完,连枫得意地晃了晃他的脑袋。

  傅凌云瞪了他一眼:就你话多!

  连枫嘻嘻一笑,接着又说道:“当年她谋害你母亲,年代久远我们无可追究了,谋害老太太一事,她若诡辩说只想让老太太病上一场,不知此药会致命。万一只判她个忤逆误杀的罪名,充其量也就是个三千里流放或者斩监候,国舅府在使使银子,她照样也有机会脱罪。可眼下这谋害公主的罪名若是坐实了的话,你那黑心肝的后母,只怕斩立决都是最轻的刑罚咯!”

  周妈妈好奇的问道:“姑爷,那最重的刑罚是什么?”

  徐勇讨好的凑上去:“谋害皇亲等同造反,要判千刀万剐或者五马分尸之刑!”

  一众人咂舌:“乖乖,千刀万剐,五马分尸啊?”

  楚青若心觉残忍:“还是算了吧!就给她一个痛快的斩立决,为我祖母和母亲偿了命就行了。”

  傅凌云笑了,就知道她不是个心狠手辣的:“随你。”到时候让嫂嫂替她向皇帝求个情,给她个痛快就是了,也彰显她的心慈。

  韩灵儿去了威武将军府回来了:“姑娘,程姑娘说没问题,明日她会带着这五十府兵亲自过来督战!”

  楚青若失笑:“督什么战,又不是打仗。程姐姐真是的,老把我当小孩子。”

  如今天时地利人和都有了,这下万事俱备就只欠一个曹秀莲了!

  皇都城郊外的城隍庙,在前朝的时候也是个香火很旺的地方。

  据说几千年前在天上神仙妖魔斗法的时候,有一位上仙的灵魂碎片陨落到这里,成了这里守护一方水土的城隍。人们为他建起了庙宇,以香火供奉着。

  最初这位城隍爷也是法力无边,有求必应。后来也许时间长远了,法力渐渐弱了,慢慢的就不灵了,渐渐地香火也就不旺了,这座庙也日渐败落。到了如今这座城隍庙也就只剩下一些残墙断瓦,零星的几根腐朽的柱子了。就连附近的庄子也成了无人问津的滞销货色,往来辗转的无人愿意买下来。

  城隍庙附近无人的庄子叫小王庄,前天晚上已经被曹秀莲安排了国舅府的府兵十面埋伏下了。

  楚青若一行人,走进了城隍庙,一边扇着灰尘,一边在庙中间的空地上堆上了几根捡来的断柱当凳子坐。一众人坐下后,徐勇打发了两个亲随去小王庄探听情况,随时回来禀报。

  连枫领了程玉娇和陆嘉的府兵,再加自家带来的一共两百名府兵,急行军赶到小王庄,把庄子从外面围了个水泄不通之后,带着两个亲随在庄口的大路上等着楚青若和傅凌云这两个主角过来。

  坐了一会儿,庙门外走来两个窈窕的身影,程玉娇和傅凌云的公主嫂嫂陆嘉。两人刚才在城隍庙外,各自交了自己带来的府兵给连枫之后,得知了对方的身份。两人性情喜好相投竟惺惺相惜,一见如故了。

  进得庙来,就听到两人互相不停地夸赞对方,楚青若和傅凌云都被她们逗笑了。听见了他们的笑声,陆嘉顺着声音看了过来,嘴里发出啧啧声。

  “文远,这位就是楚姑娘吧?”

  傅凌云立刻收起笑容,警觉的挡在楚青若面前:“大嫂要做甚?”

  陆嘉没好气的上前一把拧住了他的耳朵:“好你个皮猴子,我们去她家帮忙办丧事的时候你怎么不问我们是在干嘛,嗯?现在大嫂看两眼你就舍不得啦?”

  傅凌云被她揪的原地打转:“嘶……”

  陆嘉调皮的看向楚青若,楚青若一面大窘,一面又心疼傅凌云被她拧的耳朵通红,嗡着声音小声的说到:“大,大嫂,你就饶了他吧,他,他以后再也不敢了。”

  陆嘉这才满意的松开了手:“这还差不多!”说着又从怀里掏出来一根洁白的鹅毛来,一伸手递给了她:“乖,拿着,大嫂早就想给你了,偏这小子把你捂得牢,除了你祖母大丧那几日见着你几面,之后竟也没机会给你。”说着心有不甘的,甩了一个白眼给傅凌云。

  众人仔细一瞧,竟是块上好的羊脂白玉雕琢而成的鹅毛禁步。白玉鹅毛的一头用彩线穿着,另一头则吊着三根一尺长短,穿满了翡翠、玛瑙和琥珀三色珠子绦条。既有“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的寓意,又名贵而且还非常的漂亮,真真是件好东西!

  傅凌云一边揉着拧疼了的耳朵,一边想伸手替她接过禁步,被陆嘉一巴掌拍开了他的手。楚青若双手接过禁步,红着脸,用细如蚊子般的声音说道:“谢过大嫂,让大嫂费心了。”

  程玉娇过来逗她,她也是只管低着头一声不吭。

  一众人皆哈哈大笑,唯有傅凌云傻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却又遭来陆嘉一阵嫌弃,楚青若更是窘的无地自容。

  玩笑过后,楚青若收起了禁步,正色向程玉娇和陆嘉施了个礼:“谢谢大嫂和程姐姐今日仗义相助,他日小妹定当登门拜谢!”

  程玉娇笑着把她扶起来:“你我金兰情谊,何须说这些!”

  陆嘉也说道:“等你进了门我们就是一家人了,登来登去都是自家的门,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说完众人又是一阵哄笑,楚青若顿时觉得今日这天儿定是聊不下去的了,都合起伙儿来欺负她。

  就在众人说说笑笑间,徐勇的手下来报:小王庄那里已经设好了埋伏,问爷和楚姑娘何时过去?傅凌云听完一挥手:这就过去!庙里的气氛开始凝重起来。

  陆嘉换上了韩灵儿的衣衫,跟在楚青若的身后。程玉娇和韩灵儿则各自带着十几名亲随在了小王庄往京城往来方向的路上堵着,防止曹秀莲发现情况一不对就从这两边逃走。

  傅凌云和徐勇,一前一后走在楚青若和陆嘉的前面和后面,四人一路来到了小王庄庄口的大路上,和埋伏在那里的连枫交换了眼神之后,走进了庄子。

  傅凌云推开了庄子的大门走了进去。

  悄悄环视了一下四周,他冷笑了一下,回过头故意对楚青若说道:“青若,我们在此等候!”

  楚青若也故意说道:“好啊,不过徐叔被调过来保护我的安全,城隍庙那里连枫一个人行不行?”

  傅凌云还没开口,就听不知从空荡的庄子,哪里传来一阵几近乎癫狂的笑声还带着回音:“哈哈哈,小贱人,你就算把所有的人都调过去只怕都要让你失望了!”

  楚青若闻声故作惊慌:“文远,她竟在这里?这,这可如何是好?”

  傅凌云话中有话:“无事,她走不脱!”

  话音刚落,就听曹秀莲又是一阵狂笑:“哈哈哈,睁开你们的狗眼看看,你以为你要对付只是我这一个不会武功的妇人吗?”

  说完,就见庄子的左右前后,楼上楼下一下子冲出来许多的人。尤其是楼上,全是满弓拉弦的黑衣人,一个个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二楼的屋里缓缓走出来两个身影,一个是曹秀莲,另一个虽然带着惟帽,楚青若四人都猜得出,她就是柳玉琴。

  楚青若见到了杀母弑祖的仇人,瞬时眼睛都红了,指着曹秀莲缓缓的开口说道:“曹氏,想不到你竟如此狡猾,在这里埋下天罗地网,看来我今日是走不出去了?”

  曹秀莲不语,面带得意之色,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四人。

  她佯装叹了口气又道:“也罢,今日既然注定我要命丧此地,那我有五问,曹氏,你可敢答?”

  曹秀莲冷哼一声:“你已是我砧板上的肉,有何不敢!”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