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七十九章 自私自利

第七十九章 自私自利

  “良善?楚山长你终于发现她是个良善的了吗?哈哈哈。我为何这样做?你问我为何这样做?哈哈哈!

  不为什么!就因为她挡着我的路了!

  楚文轩,你以为你是什么高门大户吗?与你为妾能有什么好处?我曹秀莲要做的便是正室。为妾,再风光也是个奴婢,我怎能甘心!”

  “那你嫁进来后,不已经是我楚文轩的正室,你,你为何还要对我母亲……”楚文轩有些愤怒了。

  “你母亲?呵呵,她这个老不死的,从一开始就是她坚决不同意我进门。到后来我嫁了进来,外人都说她心慈面和,连晨昏定省都舍不得让儿子儿媳妇去请安。都以为她是个心疼儿子媳妇的好婆婆。

  可我最清楚,她那是不待见我!连每日晨昏定省两次请安,哪怕看我一眼都嫌多!”

  “可你不是还有我护着你吗?母亲不待见你,不用你去请安,我,我不也为了你也每日不去请安了吗?这样还不够吗?为什么你还要对母亲下此毒手!”楚文轩渐渐情绪激动起来。

  “不够,不够!楚文轩,还有你!”曹秀莲渐渐有些疯狂,眼神也有些散乱。

  楚文轩看着这样的她不禁有些陌生,也有种说不出的惧怕。身体不经意的往后挪了一挪,颤着声问她:“我,我自问从未亏待与你,即便是宝儿我也一直视如己出,你,你竟然还要对我下手?”

  “视如己出?楚文轩,楚山长。我的宝儿本可以不用死的,只是打死了一个贱籍的娼妓而已。大不了花些银子买断了她的契书,挨上些板子,这事情就这么了了。即便那琼玉楼不肯干休,大不了也是个刺面,判个三千里流放。最少我的宝儿还能活着。

  可是你!楚文轩!

  就因为你,为保全你大院士的清誉,在天家面前一句加倍严惩,大理寺便生生的判了他个斩立决!

  我的儿,我的宝儿,就这么被砍了头,流了满地的血,他,他该有多疼,多害怕啊!”说到这里,曹秀莲伤心的大哭了起来。

  楚文轩也是一阵内疚,张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安慰她,却又发现此刻说什么都已经是徒劳。无力地垂下想要去揽住她的双手,缓缓的把捏在手里的筷子轻轻地放回了食盒里。

  哭了一会儿,曹秀莲擦干了眼泪,慢慢的抬起头来:“所以我要你家破人亡,老不死的要死,你的女儿要死,你也要死,统统要死!全都去给我儿子陪葬!”

  说着竟扑上前去掐住了楚文轩的脖子!

  楚文轩看着面前披头散发,像从地狱来的女鬼一般的女人,惊慌失措下慌乱躲避,混乱中把带来的食盒不小心一脚踢翻,食盒里点心小菜撒了一地,被两人凌乱的脚步踩得一片狼藉。

  狱卒们发现了动静,急忙进来,拉开了二人。

  楚文轩惊恐的同时,也已经满脸愤怒,重重一把推开了这个曾经的枕边人,恨恨的指着她说道:“你,你!不可理喻!”说完从怀里拿出一份书信扔在了她的面前,书信上赫然写着“休书”两个字。

  被推倒在地上的曹秀莲,看着面前的休书,不由得又是一阵狂笑:“哈哈哈,楚山长,原来你是有备而来的。

  我本已是将死之人,你又何必惺惺作态。早就该把休书拿出来了,何必等到现在?”

  楚文轩咬了咬牙,一挥衣袖对她再半点情意可言,转身跨出牢房。

  牢头见状过来关上牢门,绕上粗大的链子锁上锁头,拔出了钥匙揣进怀里,转身离去。

  身后,曹秀莲抓着牢房的木栅栏远远地,声嘶力竭的喊着:“楚文轩,没有你的默许,我怎么可能随意进出她的结湘苑,我又如何能得逞?楚文轩,你本就是个自私自利的伪君子,你这辈子谁也不在乎,只在乎你的名声,只在乎你自己!哈哈哈!”

  楚文轩一瞬间,突然有些后悔今日来大理寺看她的举动。听了她的话之后,挺了挺背脊,飞快而坚定的走出了大理寺的牢狱之门,再也不曾回头。

  曹秀莲看着楚文轩逃也似的离去的身影,冷哼了一声,靠在了牢房的墙上轻轻哼着宝儿小时候最喜爱的儿歌:

  “娘亲的线孩儿的衫,娘亲细细缝,孩儿穿上身。娘亲的线……”

  过了几日。

  一个黑衣黑惟帽的人来探监。曹秀莲努力想要看清来人,暗无天日的牢狱生涯让她的眼睛有些模糊看不清了。

  来人冷冷的开口:“你不用费劲了,别管我是谁,我只是一个来传话的人。”

  曹秀莲闻言轻轻闭上眼睛不再去看来人。

  黑衣人见她这般模样,满意的开口说道:“你如今已是插翅难逃,唯一能救你的也就只有我家主子。”

  百般聊赖靠在墙上,她问道:“你家主子是谁?我为什么要你家主子来救?”

  黑衣人打断她的话:“你不要管我家主子是谁,只问你想不想活久一点?”

  曹秀莲冷笑:“说吧,要我做什么,怎么做。不要再故弄玄虚了。”

  黑衣人笑了:“曹夫人果然与众不同,那怪我家主子看上了你。”

  她不语。

  黑衣人碰了个软钉子,也不恼怒,接着说道:“至于我家主子要你做什么,等你见到他自然就知道了,我来只是替他传个话给你,想死的话,你随意。”

  从怀里掏出一个白玉瓷瓶扔在了她的面前:“你的罪可不轻,只怕剐刑是万万逃不脱了。你若是求死的话,喏~ 喝了它便就一了百了,可省了皮肉之苦。可若是……想活的话,你只要乖乖按我们的安排做就是了。”

  曹秀莲低下头,死死地盯着这个白玉瓷瓶瞧,一动不动。

  黑衣人嗤笑,不再说话,转身离去。

  *

  楚府,结湘苑。

  “我要大哥哥,我要大哥哥,呜呜呜……”

  院子里,满头大汗的春菊正努力的在哄着哭闹不停的阿莒,可惜效果甚微。

  阿莒不知怎么的,突然发现叶殇似乎有一段时间没来看她了,于是开始哭闹起来,谁哄都没有用。

  严妈妈无奈之下,只能差人去告诉楚青若阿莒哭闹不止,该怎么办?

  叶殇被傅凌云派去继续调查金阳王的兵马去了,这一去没有三五个月怕是回不来。临走之前他买了很多的小玩意儿,交给了傅凌云,请他在阿莒哭闹的时候,拿一个去哄一哄她。

  楚青若请了傅凌云来以后,他拿着叶殇给阿莒买的小玩具交给了楚青若,连枫对众人说,:“曹秀莲已经被抓获,我们大家也好松一口气了,今日叫周妈妈不用做饭了,我们少爷做东,请大家一起去春鹤居吃顿好的庆祝庆祝!”

  楚青若说既然要庆祝,不如去结湘苑接了严妈妈和阿莒一起春鹤居,顺便也能把叶殇的礼物交给阿莒,免得她回去再哭闹。再把大哥大嫂,陆亦清、程玉娇和熊平一起请来,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众人大为赞同。于是当晚,傅凌云包了春鹤居最大的雅间,摆上了两桌席面准备与大家同聚一堂。

  春鹤居是皇都城最好的酒楼,楚青若一行人第一次来这么豪华的酒楼,一个个被这里奢华精美的装饰,惊讶的发出一阵阵惊叹。

  店堂门口翠柳红花,乌木牌匾金漆招牌。店堂里面雕梁画壁,画栋飞云。朱阑连着碧轩窗,四处高挂着玲珑羽纱做成的走马宫灯。所用之物无不精雕细铸,皆是用上等的材质所制而成。

  大堂内,客杂五方音,清歌伴琼浆,中央的舞台上几名艳丽的女子,琴奏曲舞甚是美妙,吸引着众多人围观欣赏。

  店小二自是认得闻名天下的焱虎军少将军,见到贵客来到,连忙恭敬的把他们一行人引到了一早就预备下的包间。

  大家在包间里一边喝着茶,一边等着其余人的到来。

  说话间,派去邀请陆嘉的下人回来禀报,公主和驸马进宫去陪太后用晚膳去了,今日怕是来不了了。傅凌云挥挥手,遣退了下人。

  楚青若有些遗憾,好在,很快程玉娇和陆亦清的到来转移了她的思绪。

  “狗皮膏药!”傅凌云见到陆亦清,又忍不住要怼他几句。

  陆亦清自也是不甘示弱:“无耻小人!”

  众人一见幼稚的两人又要掐起来了,赶紧的一人一个拉开了他们分别坐在了不同的两桌。程玉娇和楚青若两人无奈,像哄孩子一般,一人哄着一位傲娇的大爷,惹来众人一阵大笑。

  正在大家说笑间,突然就听到楼下阿莒的哭叫声!

  “放开我,你们是坏人,放开我!”

  又听到严妈妈怒喝:“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强抢名门贵女,简直目无王法!”

  连枫和徐勇对视一眼,急急下了楼一看,果然出事了!

  只见一个身穿绛紫色团纹绣竹敞襟长袍,头上用一个碧玉发冠攒成一个风流斜髻的少年正指挥着他的爪牙,拉着不停挣扎的阿莒往春鹤居外走去。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