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八十章 良家妇男

第八十章 良家妇男

  /

  愤怒的严妈妈带着一脸惊惧春菊和咬牙切齿的冬竹,正拼了命的扑上前想要把拼命挣扎的阿莒抢回来,却被那少年的爪牙给死死地拦在了春鹤居的门内。

  徐勇大怒,一个飞身上前,一脚踢翻一个狗腿子。连枫也三步并作两步上得前来,一掌劈开了拉着阿莒手的狗腿子,把她护在了身后。

  “你们又是谁!”

  特么的,每次遇到这个小娘们都有那么多,多管闲事的人来搅和本少爷的好事!柳玉书愤恨的暗想。

  “你这混蛋又是谁!”连枫没好气的反问道。

  “大胆,你们这几个刁民,竟敢对国舅公子出言不逊!”一个狗才跳出来,指着连枫和徐勇骂道。

  徐勇反手一个大耳刮子,一下就把这个叫嚣的狗腿子打翻在地:“去你奶奶个-腿儿,你小子特么是哪根葱?”

  打狗还要看主人,徐勇打翻了他的狗腿子,柳玉书脸色巨变。

  自从上次在街上阿才跟丢了人之后,他对这个小娘子是朝思暮想,日夜牵挂。听了晟师爷的计策差了人天天在那条街上来回搜寻,都没有这个小娘子的踪影和下落。

  好不容易今日在春鹤居又见到她了,刚巧她身边只跟着一个老婆子和两个小丫鬟,本是满腹欣喜只道是今日可以得偿夙愿了。

  谁料又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两个凶神恶煞似的人来横插一杠子!真是好事多磨,柳玉书暗地里磨着牙。

  闻声而来的傅凌云和楚青若,走下了二楼。楚青若拉过了阿莒,扶着严妈妈领着众女眷回到了二楼平台。

  原来国舅的儿子柳玉书!

  此人不学无术,贪花好柳不算,而且仗着是国舅的儿子,整日里横行霸道,鱼肉乡里。现在居然还调戏到他未来的小姨子头上来了,傅凌云心中万分厌恶。

  忍着火气沉着声对他说道:“柳公子,她是在下的妻妹,不知所为何事?”

  柳玉书一听,心里暗暗不悦:没想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小美人,竟是傅凌云的妻妹。看来要把她弄到手就没那么容易了。

  等等,傅凌云的妻妹?不就是害的三姐毁了容的那个楚青若的妹妹?

  好啊,果然不是冤家不聚头!看来这女人自己是非要不可了!

  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柳玉书斜着眼睛看着傅凌云说道:“你的妻妹?我说她怎么那么横,居然当街调戏我堂堂国舅爷公子,原来仗的是你的势!”

  “你!你无耻!明明是你强抢我家小姐,你,你竟……”严妈妈和一众楚家女眷气结。见过无耻的,没见过如此无耻的,竟可以把话倒转过来说!

  柳玉书一脸嚣张:“我强抢她?你们当我是没见过女人吗?你们楚家也太会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也不去照照镜子,当你们家这个傻子是镶了黄金的吗?我一个堂堂国舅爷公子要什么女人没有,要强抢一个傻子?”

  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徐勇火冒三丈,忍不住想上前狠狠地给他两拳!众人也是怒火冲天。

  可毕竟他们才和国舅府因为曹秀莲结了仇怨,此时不宜再和柳玉书发生不必要的冲突,磨了磨牙傅凌云伸手拦下了他。

  忍着怒火,对着他一抱拳:“柳公子,既是误会。我请柳公子吃酒赔罪。”

  “吃酒赔罪?本少爷是吃不起春鹤居吗?怎么我就这么白给你妻妹调戏了?本少爷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我的名声你们打算怎么补偿!”

  连枫忍无可忍:“你到底想怎样!”

  “我想怎么样?既然她已经坏了本少爷的名声,就要负起这个责来。这样吧,本少爷吃亏一点,你们傅家和楚家一家出一万两银子做陪嫁,本少爷勉强纳了她做七姨娘,这样保全了我的名声的话,这件事可以就这么算了。”

  柳玉书说的是一脸痛心疾首。

  楚青若一众人气的是一脸铁青。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陆亦清拨开人群走了下来,扬声说道:“想不到柳国舅家的家教竟是如此的清新奇特,实在令人大开眼界啊。”

  旁边围观的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是啊,只听说过男人调戏女人的,没听说过女人调戏男人的。这柳公子还真是敢说。”

  狗腿子们见状,立刻上去哄散人群:“去去去,看什么看!滚!快滚快滚!”

  柳玉书不以为耻,反而越发的起劲:“你又是何人!在此多管闲事!”

  陆亦清微笑施礼:“在下姓陆,名亦清!”

  十一皇子?

  听说十一皇子陆亦清是个嫉恶如仇的性子,朝堂上老爹经常吃他的瘪,据说当今圣上那么多皇子中,最看重的便是这个十一皇子。坊间都在传言,将来的天下很有可能会传给面前的这位十一皇子。

  这可是个惹不起的主。今日他插手这事,这事怕是要不好办了。

  “皇……皇子殿下,明明是这女子调戏了我,何故殿下偏袒与她?”柳玉书有些气短。

  围观人群一听说眼前这人竟是嫉恶如仇的十一皇子,皆跪下口称千岁。有这位殿下在,那姑娘就有救。

  “柳公子此言差矣,这满皇都的人都知道,本皇子与傅公子未过门的妻子是结义兄妹,楚姑娘的妹妹亦是本皇子的妹妹。如今妹妹有难,我这个做兄长又岂可坐视不理?”

  陆亦清不疾不徐的说道。父皇手里还有几本状告国舅的本子还未看,自己回去是不是应该要提醒一下他了?

  这时,一个狗腿子悄悄地附着柳玉书的耳朵说道:“十一皇子和老爷在朝堂上向来不对付。依小的看,今日不如就这么算了,反正我们现在知道了这小娘子的身份,以后公子爷还怕没机会吗?”

  柳玉书眼珠子转了几转,推开狗腿子,打开扇子自命风流的摇了几下,说道:“那好,今日我便看在皇子殿下的面子上,吃下这个闷亏了,不与你们多做计较!还有你们这些人,以后要好生看管住这傻子,不要叫她再跑出来到处调戏良家男子,做出这等有失体面,有伤风化之事!”

  徐勇大怒:“你!”

  连枫也是一脸愤慨却强忍着,一把抱住了打算冲上前去的徐勇。

  阿莒闻言大哭:“阿莒不是傻子,你才是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

  傅凌云早已是满脸铁青之色,紧抿着双唇一言不发,怒视着这个混蛋。

  陆亦清却面不改色,依旧一派彬彬有礼之态:“本皇子在此谢过柳公子了。”

  柳玉书不屑一顾:“哼!我们走!”带着一众爪牙悻悻而去。

  徐勇挣开连枫的钳制:“你别拦着我,让我去打死这个混蛋!”

  傅凌云也是赤红着眼睛,神色变幻不定。陆亦清见状,一拍他的肩膀:“莫与疯狗撕咬,大炎堂堂少将军咬赢了一条疯狗又有何光彩?走吧,咱们上去喝酒去!”

  被柳玉书这么一搅和,众人有些扫兴的回到包间。好在陆亦清和程玉娇努力缓和了气氛,再加上心大的韩灵儿和周妈妈,天真稚气的阿莒,很快大家淡忘了刚才的不愉快,在轻松的气氛里结束了这次的聚会。

  柳玉书回到国舅府立马叫人去请晟师爷,却被告知晟师爷不在府中。

  “晟师爷又不在京城了吗?”柳玉书问。

  “那倒没有,只是这晟师爷本就不住在国舅府。”下人回复。

  柳玉书:“那你可知道晟师爷住在哪儿?”

  “这个只有老爷才知道,小的们不知。”下人如实回答。

  “去去去,没用的东西。”柳玉书光火,“去把阿才给我叫来。”

  “是!”

  不一会儿,阿才过来:“小的叩见公子爷。”

  “嗯,起来吧。阿才,明日起你带几个人手,去南山书院楚山长家附近埋伏。”

  阿才诧异:“公子爷这是……”

  柳玉书一脸神往的说道:“上次那个小娘子,你道是谁?”

  “小的不知。”

  “楚青若的妹妹!”

  “楚青若?害三小姐毁容的那个楚青若?”

  “正是!所以本少爷一定要把那个小娘子给弄过来!等我玩腻了她,就把她送个三姐出气!”

  阿才马上一个马屁拍上去:“公子爷对三小姐真是手足情深,真是重情重义。”顿了一顿,“公子爷,那你让小的们守在楚家门口作甚?府中那么多高手,还不如找个人,把那小娘子直接掳了回来,等生米煮成熟饭,那楚家也奈何不得公子爷你了。”

  “这个……主意倒是好主意。只是府里的门客这次因为三姐的事,已经被福安公主带进府里问过话了,再让他们做这事,只怕很容易就被人认出来。”柳玉书先是一喜,随后又灰心丧气的说道。

  “那还不容易,晟师爷的那几个手下都是深藏不露的高手,让他派个人去不就神不知鬼不觉了吗?”阿才献媚道。

  “好是好,可晟师爷不住在府上,他住哪儿只有爹知道。”柳玉书无奈。

  “公子爷,这有何难!晟师爷不住在咱们府上,老爷要找他商量事情总要派人去请他,咱们请老爷的贴身随从李强去请一趟晟师爷不就行了。”

  柳玉书一拍手:“对啊,快去快去!”

  阿才点头哈腰:“是,小的这就去。”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