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八十二章 风波又起

第八十二章 风波又起

  楚青若猜的没有错,晟确实不是他的姓,而是他的名。他复姓百里,名叫晟。他正是墨国的九王子,百里承!

  自从几年前傅凌云打赢了那场漠北守卫战,墨国割了连玉镇给大炎国之后,百里晟就潜入了大炎国,隐姓埋名,乔装改扮的混进了金阳王府,成了老贼手下最得力的晟师爷。

  帮着老贼四处暗地里拉拢朝堂之上的有用之人,协助他起兵谋反。如今又潜伏在京城,成了金阳王和国舅府之间的联络人。

  上一次柳玉琴的事就是他给她出谋划策,让她收留了曹秀莲,以杀楚青若为名,把傅凌云一起引出来,伺机杀掉,然后让国舅府背这个黑锅,也借此逼着国舅府和金阳王一起谋逆造反。

  只要金阳王起兵造反一旦打起来,大炎必定内乱不止,他们墨国便可趁机举兵压境,夺回连玉镇,甚至还有机会并吞大炎!

  谁知那个柳玉琴竟是个空有美貌,却没长脑子的,反倒被曹秀莲犯毁了容。柳国舅也是个老谋深算的,折了个女儿根本没放在心上,依旧是按兵不动,甚是沉得住气,使得他不得不另做打算。

  好在他还有个独生子柳玉书,也是个蠢的。竟然在天子脚下要绑了皇亲国戚的姻亲,也真是自寻死路。

  也好,自己就顺水推舟,好好地帮国舅府烧旺这把火。到时候看看柳国舅这个老狐狸,会闹出个什么动静来!

  一会儿,乙方领完军棍由甲方搀扶着过来复命。百里晟看了他一眼,挥了挥手让他下去休息,留下了甲方吩咐道:“柳玉书求的事,隔几日你便去办了吧,记得留点痕迹在掳人的现场。”

  甲方得令:“是!”

  与此同时,楚青若在院子里正和傅凌云商量着徐勇和周妈妈的婚事。

  回到京城也已经两年了多了,徐叔每日里看到周妈妈的眼睛已经开始发绿了。再不让他们成亲,楚青若担心徐叔会不会天天回到傅府扎个人偶来诅咒她。

  周妈妈则像个十八岁的大姑娘一样,羞红着脸躲在厨房里任你千呼万唤也不出来,任由他们去商量。

  连枫笑着说:“徐叔,这下你可得偿所愿了,以后你也算是有家有室的人了,可怜只剩下可怜的我还是形单影只的,”

  傅凌云凉凉塞了一句:“韩姑娘呢?”

  连枫大窘,那姑奶奶能和周妈妈一样好对付吗?整个一油盐不进的主,他能怎么办?他也很捉急的好吗?

  不久大理寺对曹秀莲的宣判下来了,曹氏身负数条人命,又意图谋害公主,大理寺给判了个剐刑。不过由于公主求情,万岁仁慈,就免去她这一身零碎之苦,改了个斩立决,已经在神武门附近的菜市口砍了头。

  一众人松了口气,终于天下太平了,以后再也不用时时防着人暗算自己了。

  严妈妈今日里派人来询问,既然小姐的事情已经办完了,那曹氏也受了刑,小姐是不是该搬回楚家了?

  韩灵儿和周妈妈都大呼又要回去受烦恼,不如就在这里住到楚青若成亲为止。省的回去面对那剪不断理还乱,像一团乱麻一样的烦恼琐事。

  所有人都赞同,唯独傅凌云却是反对。

  为什么?老八股的他觉得理由是于理不合。

  他希望他的新娘子是从自己的家里,堂堂正正的被自己用八抬大轿抬回傅家。而不是名不正言不顺的从木瓜巷的小院里,这对他心爱的小人儿将是一种遗憾,也是他的遗憾。

  楚青若也是认同了他的想法,于是隔了几日带着一众不甘愿回去的人又搬回了结湘苑。

  一回到结湘苑,严妈妈便一脸严肃的拉着楚青若念叨着女戒,三从四德,一个女孩子家怎好在外居住之类的话。其余人都捂着嘴偷笑着,纷纷找借口躲避。留下个一脸痛不欲生的楚青若,对着严妈妈的教诲不停地点头,受教。

  转眼回到结湘苑已经两日了,楚青若除了每日听着严妈妈时不时见缝插针的教诲,便是老样子--闭门不出。可是有时候你闭门不出,麻烦却会自己找上门来。

  这不,明雅苑里来人了。

  “笃笃笃!”

  “谁啊?”

  “我是明雅苑的管事妈妈,小姐在吗?”

  周妈妈迟疑了一下,明雅苑?小姐与她们素无来往,今日里寻来到底是什么事情?狐疑的打开了门:“你***什么事?”

  来人鬼鬼祟祟的看了一眼四周,压低了声音说道:“你就是周妈妈是吗?麻烦你通报一下小姐,就说明雅苑的芳姨娘请小姐今晚过去一趟,她又要紧事情与小姐商量。”

  周妈妈道:“什么事不能现在说吗?”

  来人一脸紧张:“事关重大,麻烦周妈妈照我的话传达一下就好,我们家芳姨娘有话要和小姐当面讲。请务必帮我把话传给小姐,拜托了。”说完拿出一个银角子塞在了周妈妈的手里。

  周妈妈连忙推脱:“话我一定传到,银子你拿回去,我们结湘苑里没这个规矩。”来人见她态度坚决也不做强求,收回了银子再三拜托。

  周妈妈点头应下,目送她离开后,关上院门,来到了楚青若的房里。

  听完周妈妈的禀报,楚青若叫来了春菊和冬竹问话:“我们不在的时候,府里是不是又出了什么事情了?”

  春菊和冬竹你看我,我看你,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楚青若心下了然:“没事,你们照实了说吧。”

  春菊还在纠结要不要说,冬竹却是再也忍耐不住开了口:“小姐,这段时间你不在,府里发生可多的事情了。”

  楚青若诧异:“你细细道来!”

  冬竹:“小姐,你刚搬出府,明雅苑的芳姨娘就差点滑了胎。老爷大怒,让大姑奶奶帮着查到底是谁要害楚家的子嗣。结果查出来竟是琴香苑的琴姨娘让人下的手!”

  这事,楚青若倒是一点不意外:“哦?琴姨娘?是了,她失去了孩子,若让芳姨娘生下一个儿子来,这楚府主母的位置却是与她无缘了。倒是有充足的动机,然后呢?”

  冬竹又说:“老爷请出了家法狠狠地责罚了琴姨娘,然后把她发卖了。可自那以后明雅苑的那位却越发的小心谨慎,杯弓蛇影了。前几日不知怎的又和大姑奶奶吵了起来,听她话里的意思,她那次差点滑胎好像和大姑奶奶有关系。”

  楚青若心下暗叹:这楚文红还真是贼心不死,只是自己那糊涂的爹竟也毫无知觉?

  “昨日里有下人在说,看见大姑奶奶这几日趁老爷不在的时候鬼鬼祟祟的进出翠竹苑,私下里在传……在传……”

  冬竹又这里不敢再说下去了,妄议主子那可是要受责罚的,虽然楚文红是外嫁的女儿,可毕竟也是楚文轩的亲姐姐,也算是楚家的半个主子。

  楚青若却是明白了,之前严妈妈和她说起这位姑姑的成长经历时,就说起过,楚文红赌输了钱,就会拿家里的东西出去典当还债,甚至还把夫家的房产都典当出去过。

  冬竹不敢说出口的话,她却是明白的,她是想说,楚文红进翠竹苑怕是去偷父亲的东西!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一家人里出了个这样的东西,家宅必是不会安宁的。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哪家哪户没那么一两个糟心的亲戚呢?

  想必今日明雅苑的那位来请自己,必是楚文红偷东西的时候,被她抓到什么把柄或是证据!她自己不方便出面,就想把证据交给自己,借自己的手来对付楚文红。也是个不省心的,竟想把自己当枪使!

  楚青若本就是个心思缜密的人,把两件事情一串,心里立马跟明镜似的。让冬竹请过了严妈妈,把今日明雅苑有请的事儿与她细说了一番。严妈妈沉思过后开口说道:“小姐,今晚明雅苑你别去,奴婢替你前去。”

  楚青若也是微笑:“谢谢严妈妈,我也正有此意。我不但不能去,而且还要不在府中!”

  然后又唤来了康子,让他从明日开始派人跟着大姑奶奶,看她都去了哪些地方,和哪些人打过交道,这些人又都是干什么的。详详细细的查个清楚。

  她这个父亲如果没有铁板钉钉的证据放在他面前,只怕是又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至于查出来以后如何处置,就随他自己心意了,她也快出嫁了,就不必在操那份闲心了。

  今晚陆亦清在春鹤居宴请楚青若、程玉娇和熊平。楚青若正要出门的时候,遇上了找来找她的傅凌云,便与他一同来到了春鹤居。

  比起上次的不愉快,这次的宴请气氛非常融洽。陆亦清看着程玉娇抱着儿子,心下欢喜得和傅凌云斗嘴都不斗了,只喝了个满面红光。

  酒过三巡之后,陆亦清才放下筷子:“闷葫芦,听说为了查出那老贼的兵马藏匿之处,你们焱虎军派出去探子至今仍未回来,是吗?”

  傅凌云沮丧的放下了杯子:“嗯。”

  “闷葫芦,你还记得,那次你和青若掉下山崖时发现的山洞吗?”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