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八十四章 红颜薄命

第八十四章 红颜薄命

  “自是记得。”傅凌云点点头。

  “我怀疑那个山洞也许那老贼有关系。”

  众人吃惊的望着语出惊人的陆亦清,一脸不解。

  “早已探明那是老贼藏匿粮草之处。”傅凌云白了他一眼,现在才想起来?他早就命人打探过了。

  陆亦清磨了磨后槽牙,“那你打算有何行动?”

  “焚烧殆尽!”傅凌云没好气的说道。

  陆亦清:“我觉得此举不妥”

  众人疑惑。

  “文远何不顺藤摸瓜,找出粮草究竟运往何处的呢?”

  熊平附和:“对啊!”

  傅凌云喝了一口酒。“并无不妥,存粮已满,也曾派人跟踪运往何处,皆无果,若不毁去,待它运往老贼屯兵之处,便是如虎添翼。”

  “闷葫芦你说的也有道理,一把火烧了他的粮草,确实能令他一时元气大伤。但如此一来,便打草惊蛇。他定会越发的小心,再要找到他的兵马藏匿之处,只怕是要难上加难了。”陆亦清忧心忡忡。

  傅凌云:“你有何良策?”他也正为此事烦恼。

  陆亦清叹了口气:“我也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如此多的人马如何才能藏得毫无踪迹,一点都不被人发觉呢?莫不是大炎国还有什么隐蔽的地方我们还未曾发觉?”

  说到此处,一直在逗弄儿子的程玉娇忽然开口说话了:“长筠,我想起早年爷爷在世的时候,曾与我说起过,他年轻时去曾游历去到过大炎与桑纭国交界之处,一个叫安塘的地方。

  那里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叫做小掖山,终日里白云缭绕,不见其峰。听当地人说那座山是空心的,而且山顶上是一片宽阔的平地。

  当地人传说是神仙居住的地方。有人误入此山,回来时满袋子都是的粮食和银两。不过人变得痴痴傻傻,什么都不记得了。那里的人都说那人的魂魄是留在了神仙世界,再也不理会尘世俗事,从此无忧了。

  爷爷当时还觉得这说法颇为愚昧可笑,还对我开玩笑说道,若是真有那么神奇的地方,他定把他手下的军队开拔进去,平时藏得无影无踪,到打仗时给敌人来个出其不意,从天而降,一定可以吓得敌人闻风丧胆,绝不敢再犯我大炎疆土。”

  众人皆诧异:“哦?还有这样的奇妙之处?”

  陆亦清转头看向若有所思的傅凌云。

  傅凌云心里暗暗思量着程玉娇的话,一座空心的山?若是用来囤积兵马倒确实是神不知鬼不觉。

  “可若是老贼真将兵马藏在那处,为何粮草不从当地征用或是就近囤积,而要藏在金阳郡内呢?”陆亦清疑惑地问。

  程玉娇微微想了一下:“我猜若是在当地征粮,一来不是老贼的属地,难以征到大量的粮草;而来如此大的动作只怕会引来朝廷的注目。所以我猜,那老贼定想在自己的属地征收了大量粮草再运送过去。”

  熊平还是想不通:“那也不对啊,运送如此多的粮草过去,官府必定会知晓。那老贼屯养兵马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朝廷又怎么会那么多年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呢?”

  楚青若突然联想到一件事情,惊叫道:“镖局!定是以走镖的方式!还记得韩灵儿曾说过,他父亲去世后,她的叔伯联合了外人常年走假镖骗了她家的产业。我猜那些假镖运的就是粮草!”

  陆亦清一锤掌心:“那就可以说的通了,老贼定是联合了韩灵儿的叔伯一起害死了她的父亲,使得她们孤儿寡母的无法料理镖局。她的叔伯又乘机以一边走假镖谋夺了她家的镖局,一边长期为老贼运粮草。”

  程玉娇更是咬牙切齿:“想不到韩灵儿妹妹竟也和我一般身世,都是被那老贼害得家破人亡。那老贼如此作恶多端,有朝一日我定要斩下他的首级,祭拜那些为他所害的冤魂!”

  熊平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小姐,转过头悄悄推了推陆亦清,悄声说:“姑爷,你还坐着干什么,还不给小姐倒杯水消消气!”

  在众人的偷笑中,满脸巴结的陆亦清老老实实的奉了一杯茶给他未来的娘子大人,却被程玉娇一巴掌拍开。

  唉……自从儿子出生以后,他在她心里的地位更没有地位了。

  刚才出门时,他还见到她还笑眯眯的摸了摸看门的大黄的脑袋,夸它乖巧懂事,还许诺回来给它带春鹤居的酱肘子吃呢!早知道他还不如给娘子看门去呢,最少能被她摸摸脑袋,还有酱肘子吃呢!他这相公当的还不如……

  霁月清风,天色如水。

  从春鹤居出来,楚青若和傅凌云慢慢的走在青石板的路上。

  许是许久未曾这样两个人静静的在一起散步,傅凌云的心里有些小小的激动。低头看着小人儿的侧颜,她的眼睛被长长的睫毛遮着,看不出什么神色。从她轻快的脚步中,他依旧感觉得到了小人儿此刻愉快的心情。

  回想起当初他们在云岗村初次相见的画面,仿佛就像昨天发生的一般,历历在目,一转眼这个小人儿已经快要成为他的妻子了。

  想到这里傅凌云发出会心的微笑,开口轻轻的唤了她一声:“青若!”

  “嗯?”小人儿抬起头,看向他。

  “你快乐吗?”

  傅凌云突然对她将要做出的回答有些期待又有些忐忑。

  “嗯。”

  楚青若羞涩的低下头,他是想问她和他在一起快乐吗?她不知道那是不是就叫快乐。只是觉得自己就像一块缺了一半的玉佩,而他就是那缺失的另一半。

  合在一起再自然不过了,没有惊心动魄,荡气回肠,有的只是再自然不过的顺理成章而已,仿佛就应该是他,也只能是他那般。

  傅凌云听到她那声细若蚊吟的回答,心里顿时被幸福充斥的满满当当的。抬头望了一眼皎洁如玉的月亮,他小声的问她:“哪日得闲,去我家中吃饭可好。”

  这是丑媳妇要见公婆了吗?楚青若的心里微微有些紧张了起来,无助的看向傅凌云。

  收到她求助的眼神,他忍不住失笑一把搂住了她,眼神温柔似水:“勿怕,有我。”

  目送着楚青若进了门之后独自回到家中,唤来了连枫:“飞鸽传书叶殇,安塘小掖山,进山查探老贼兵马!”

  连枫:“是!”

  回到了结湘苑,众人早已经睡下,楚青若回到房中,边换衣服边思考着今晚席间他们的谈话。

  如果那老贼的兵马真的藏在那个叫做安塘的地方,是不是意味着傅凌云又要领兵出征了?

  此刻她算是体会到诗里写的“悔教夫婿觅封侯”的心情了。

  可他是傅凌云,不光是她的夫婿,也是大炎国的少将军,不是吗?总不能顾了小家,忘了大家。没有国,又哪来的家?

  算了,不去想这些了。既然成了军人的妻子,享受他带来的荣耀同时,也要承受这些寻常人家所不能比拟苦痛,没什么好抱怨的。她甩了甩头,放下床帐躺了进去,不一会儿沉沉睡去。

  半夜时分,一条黑影跳进了结湘苑,几个闪身,从阿莒的房里扛着已经昏睡的阿莒出来,轻轻跳上房顶,消失在夜幕中。

  他的身影和叶殇一般灵活轻盈,以至于康子和韩灵儿竟都毫无知觉,就这么让人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把阿莒悄悄的劫了去。

  国舅府里的一个偏苑里,柳玉书焦急的徘徊着。

  “阿才,去看看晟师爷的手下回来了没有!”

  阿才得了吩咐走到院门口,四周张望了,见到对面房顶上一条黑影背着一个女子快速的飞奔过来,转过头对着屋里叫到:“少爷,少爷,来了来了。”

  柳玉书大喜,急忙问道:“怎么样,人有没有给本少爷带回来?”

  “带来了,带来了。恭喜少爷,今晚可算是得偿夙愿了!”阿才的马屁拍的非常适时,柳玉书心花怒放。

  看着黑衣人把沉睡中的阿莒放在了偏苑的床上,对着柳玉书一抱拳:“柳公子,在下幸不辱命。”

  柳玉书:“好,好,辛苦壮士了。那傅凌云的娘子可有带来?”

  黑衣人笑道:“柳公子莫要着急,小人一次只能带一个人,在下先给柳公子把朝思暮想的人带来,先让柳公子一解相思。至于那楚小姐么,在下这就给公子再跑一趟就是。。您放心,公子爷吩咐的事,小人绝不会忘记的。”

  柳玉书非常满意,这主意甚好,一个接一个。甚好,甚妙!

  一扬手,柳玉书赏了他个大大的银锭,黑衣人喜不胜收,跪下接过银锭高声言谢。收起银锭之后,他又对着柳玉书抱了抱拳,退出了偏苑,又趁着夜色匆匆离去。

  柳玉书目送黑衣人离去以后,挥挥手屏退了阿才。关上房门,看着躺在床上昏睡的美人,**中烧。

  坐在床边慢慢的,一件一件脱掉了小人儿的衣衫,把她从头到脚的仔细观赏了一遍。冰肌雪骨,如玉雕琢,低头轻轻地香了她红润的小嘴一记,淡淡的幽香仿佛催促着他快点成就好事。

  阿莒在他的一番动作下,慢慢睁开了眼睛。迷糊中看到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环境,忍不住害怕的哭了起来:“大哥哥,大哥哥……呜呜呜……”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