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八十六章 峰回路转(一)

第八十六章 峰回路转(一)

  乙方好奇的迎了上去:“哥,你扛的是啥?”

  甲方咧着大嘴对乙方憨笑道:“你猜?”

  乙方心急的抓耳挠腮,“哥,你就别买关子了。”

  闻声而来的百里晟也有些好奇:“甲方,你带了什么回来?”

  “这是傅凌云的未婚妻!”甲方边说边放下了肩上的人,“只是属下不确定是否要将她送去给那柳玉书。而且属下怕经过今晚楚府的戒备会加倍的森严,等到明日便不好再下手了,所以便事先把她劫了回来,听凭爷发落。”

  百里晟不悦:“你向来行事沉稳,有主张,怎的今日这样的小事,却还要我亲自来断决?”

  甲方一脸为难的指了指地上的人:“爷,你且先看看这傅凌云的未婚妻是哪个再说吧!”说着打开了套着人影的黑布袋,露出里面的人来。

  百里晟借着月光,凑近一看,不由得心头一震,原来傅凌云的未婚妻竟然是她?

  乙方也认出她来了,惊叫:“爷,是她!”

  甲方看着一脸震惊的百里晟缓缓站起身,又上前问了一句:“那柳玉书所托之事,我们还要不要……?”

  百里晟脸色一凌,“明日你以晟师爷的身份去国舅府,就说那傅凌云的未婚妻被半路救回,劫人的手下也已经被傅凌云杀死。此事就此作罢,已经得了一个女子,就他见好就收吧!”

  甲方抱拳:“是,只是她……该做何处理?需不需要……”

  乙方也凑上来:“要不杀了吧!”

  百里晟回头,目露凶光:“不行!若是她死了,那傅凌云一定会抓着柳玉书不放,誓要查出凶手。那柳玉书说不定很快便会把我们招供出来,那我们在大炎的任务就要被破坏了,得不偿失。”

  乙方:“那她不死,认出了我们,回去不也一样会泄露我们的行踪?”

  百里晟低头看了看仍在昏迷的楚青若,沉吟道:“她若不死,傅凌云只会对柳玉书糟蹋了他的妻妹一事大做文章。

  绝想不到是我们挑起的事端,更想不到他和十一皇子陆亦清四处搜索的人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所以她不仅不能死,而且我们还要悄无声息的,给她送回去!”

  看着地上因为中了迷香而显得有些苍白,巴掌大精致的小脸,他的心里没来由的一阵不舍。

  真的只是为了大局才要将她送回去的吗?此刻百里晟的心里也并不是那么的肯定。

  “那她万一醒来怎么办?”乙方焦急的抓了抓脑袋问道。

  “接着喂**,明日晚上把她安全的送回去!”

  百里晟有些懊恼,自己内心竟不知何时,生出这样许多莫名的情愫来,只是觉得不能杀她,舍不得杀她。

  这样的感觉让他非常的烦躁不安。

  甲方和乙方诧异的互相看了一眼,爷向来是杀伐决断的,甚至可以说是冷血无情。即便是他们两个从小跟着他,该处罚的时候的时候也未见他犹豫过半分。今日里怎的如此心慈手软?

  难道这女子生死真的对大局又那么大的影响?莫不是自己真的眼皮子太浅了?

  算了,不深究了,上位者的心思他们做下属的永远搞不懂。既然爷这么说了,那明日便把她送回去便是。

  甲方看向楚青若的眼神中透出一丝杀气,他心中隐隐的觉得,这女子不除早晚是个祸害,爷已经在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为这女子破了列。看来这女子早晚要坏了爷的大事,留不得!

  *

  “笃笃笃”

  “谁呀?”门房的刘伯举着灯,批着外衫,站在门口问道。

  是谁这么晚还来敲门?

  阿伯连着问了两遍,急促的敲门声依旧不断,无奈的他只得趿着鞋子去开门。门一开,就见一个斜靠在门上的身影倒了进来,把他吓了一跳!举着灯一照,竟然是失踪了一天的大小姐,楚青若!

  欣喜的刘伯不由得一边扶起她的身体,一边大声喊叫:“来人啊,快来人啊!大小姐回来了!”

  结香苑里一众人飞快的闻讯而来,傅凌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紧张的一把打横抱起了她回到了结香苑中。

  严妈妈和周妈妈两人围在她的床前,心疼的看着昏迷不醒的楚青若,不停地抹着眼泪。

  陆亦清拨开了人群,把太医引到了床前,为她把脉。

  老太医一手为楚青若把着脉,一手撸着自己修剪整齐的山羊胡子,微微额首不语。

  韩灵儿见他这幅老神在在的样子,忍不住焦急的开口:“老太医,你到时快说呀,小姐这到底是怎么了?”

  老太医闻言呵呵笑道:“姑娘稍安勿躁,楚姑娘除了吸入了太多的**昏迷不醒之外,并无大碍。”

  众人松了一口气,一直面色凝重的傅凌云开口问道:“何时会醒?”

  老太医:“睡醒了自然就醒了。”说着为楚青若开了些清新凝神的的药方,交给了周妈妈。

  送走了太医以后,严妈妈和周妈妈对视眼,把一众人赶去了院子,关上门为楚青若细细的梳洗了一番,换上了干净的衣衫,盖上了被子,才安心的离开了房间。

  回到了院子里,严妈妈交过了韩灵儿,嘱咐她从今日起她搬去和小姐住,贴身保护她,韩灵儿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转身回房间取来了自己的被褥走进了楚青若的房间。

  严妈妈安排完以后,抬头看见傅凌云依旧是一脸凝重表情,捏着拳头站在院子的一角,以为他在担心楚青若的清白,于是便走上前宽慰他:“姑爷,奴婢刚才为小姐净过身子了,小姐她无恙,姑爷不用担心。”

  傅凌云抬眼看向严妈妈,一脸坚毅:“严妈妈,我非介意此事,即便她……我也不会责怪与她,也一样敬她爱她!”

  严妈妈忍不住热泪盈眶,有良人如此,小姐的苦难日子终于是到头了,连连点头:“好,好,小姐以后有福了。”拎起衣角,沁了沁眼角的泪才又问傅凌云:“小姐已经回来了,不知姑爷为何依旧愁眉不展?”

  傅凌云闻言歉意的对严妈妈说道:“愧对兄弟,文远无能。”严妈妈犹如丈母娘看女婿一般,越看他越欢喜,有情有义,是个好的。

  小姐没托付错人,老夫人在天灵可以放心了。“姑爷,不要自责,这不是你的错,现在当务之急的是先把表小姐给救回来,让她少遭点罪!”说着眼眶又红了起来。

  傅凌云心中不忍:“文远知道,严妈妈,勿伤心。”

  隔日,不死心的傅凌云又带着连枫二次夜探国舅府,却依然被那个武艺高强的黑衣人给缠的无暇脱身,只能又无功而返。

  阿莒被柳玉书掳走已经第三天了,尽管傅凌云和连枫每晚都尝试着去探国舅府,可是依旧是那个黑衣人,每晚都在国舅府的某处等着他们。连着两天的无功而返,打击了所有人的信心。

  夜幕里,沮丧的傅凌云和连枫两人的坐在路边,一人一瓶接过了徐勇扔过来酒,愤闷的大喝了一口。明明知道人就在国舅府里,可就是进不去,探不到,真是活活的要把人郁闷死。

  徐勇一口气喝干了一瓶酒,把瓶子一脚踢得老远,发出“啪”的一声碎裂声。“他奶奶的,叶殇要在这就好了。”

  连枫一口酒差点呛着:“别,别,他要在这儿估计就出大事儿了!”自己的女人让人糟蹋了,叶殇这不着调的不剁碎了柳玉书,把他千刀万剐了才怪!

  就他那身手,到时候谁拦得住他?

  正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周妈妈带回来一个人,让大家惊讶之余却又喜出望外!

  此人眉清目秀,白皙俊俏,高个子,壮硕而挺拔,眉宇间依稀有几分面熟。

  结湘苑里旁人不认得此人,可楚青若和傅凌云却是对此人印象深刻!

  此人便是来凤镇和蒋永福齐名的,“来凤双煞”之一的小霸王高博!

  两人倍感意外齐声问道:“你怎么在皇都城?”

  原来自从蒋永福死后,蒋府败了,高家深刻的感受到慈母多败儿的危害,便对高博严加管教了起来。

  而高博对这件事给楚青若造成伤害,也是让他多年耿耿于怀。

  若是当初没有他在大街上要强抢了她回去做通房,她也不会被蒋永福那个畜生盯上,更不会有后来差点被那畜生给糟蹋了的事情发生。

  当然还有个压在他心里不能说的小秘密。

  当年他是真的看上了楚青若,第一眼看见这个俏生生像小白花一般的小丫头就一见钟情,喜欢上了她。

  其实那时他根本不懂什么是通房,只是想找个由头把人带了回去,好日日能见到她而已。即便是当时强抢未成,在后来的年月里,他也一直是魂牵梦绕了她许多年。

  蒋永福死后,他受了家里的管教,从此洗心革面,闭门用功练武。家里人见他改过自新,而且在武术上也相当的有天分,自是欣喜不已。不惜重金请来各方高手悉心教授。

  他呢,也是勤学苦练,短短几年间,武艺倒也是突飞猛进。

  很快三年一次的科举又要到,高博进京准备参加武状元的科举!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