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八十七章 峰回路转(二)

第八十七章 峰回路转(二)

  | |  -> ->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谁知那年刚到京城,不巧染上一场大病,生生的误了那年的科考。想到离开来凤镇时发过的誓言,不得功名绝不返乡,一咬牙,就在皇都城住了下来,等待下一次科举。

  身上的盘缠用完了也不好意思再问家里要,于是就在皇都城四处找活计。刚好遇到国舅府招家丁,他便去了国舅府做了短工。

  由于他一身的好武艺,竟被国舅府管家看上,升了他做总院头。

  也是成了院头以后才知道,那年和他当街对峙的白衣公子,竟是当朝焱虎军的少将军傅凌云,而当年的小丫头竟是南山书院山长之女。

  正当他还在满怀希望的想着,等自己中了武状元以后,便去她家向她提亲时,从天而降的一道赐婚圣旨打碎了他多年以来的梦想。

  想到她就要嫁人了,他觉得满腔的热情像被一盆凉水当头浇下,失落之余只能在不当差的时候,在她家的附近不停的转悠,希望能偷偷看上她一眼,哪怕只是一眼就好。

  就这么转着转着,转到了今日。要不是周妈妈在街上认出了他,恐怕他这辈子都没有机会走进她的世界。

  说到这里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国舅府的总院头!

  他们正愁无计可施,这不正是天赐的机会吗?只是,这人靠得住吗?不会有什么陷阱吧?就像曹秀莲的侄子,曹家升那般。

  傅凌云看了连枫一眼,连枫点点头,走上前开口问道:“高公子,既然你和我们有缘,那我们冒昧想跟你打听个事。”

  高博一抱拳:“客气了,请说。”

  连枫犹豫了一下:“你前几日可有听说柳玉书劫了一个女子回府?”

  高博一愣:“未曾听说。那柳公子经常带不同的女子回来,有的也是强,强抢回来的,可这几日他连门也没出过,也不曾见他找什么女子回来啊?”

  想到当年的自己和如今的柳玉书一般行径,高博暗暗的红了脸。

  楚青若缓缓起身,向他行了个礼,高博急忙想去搀扶,转念一想不妥,又讪讪的收回了伸出去的手,尴尬的站在那里。

  行过礼之后,她开口说道:“高公子,不瞒你说。我们,是遇到了难事儿了。”

  高博热血沸腾:“楚姑娘,你说,什么事,只要我能做得到的,我一定全力以赴!”

  傅凌云站了起来,对他一拱手:“高兄弟,不打不相识,傅某有一事相求。”

  高博听他提起当年之事,满脸通红,羞愧难当:“傅兄,你客气了,高某人当年也确实顽劣不堪,给傅公子和楚姑娘无端惹来了祸事。实在当不得傅兄如此说辞。兄长有何吩咐,只管说便是了,小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既然高兄弟如此仗义,我们也就不和你客气了。我们想请你帮忙救一个人!”傅凌云便把阿莒和柳玉书从相遇到被抓的来龙去脉细细的说给他听一遍。

  高博听完,脸色微怒:“成,这事你们说要怎么做!”

  *

  国舅府中,柳国舅正在书房大发雷霆。

  这几日不知道是走了什么霉运,中书令,礼部,吏部都在轮番参奏他,搞得他这几日上朝,死的心都有了,每日里被皇帝训得灰头土脸。就连宫中的柳贵妃都被皇帝冷落了许多。

  外面风言风语都在传,柳贵妃要失势了,柳家要倒台了。气的柳国舅每日里都要在书房砸掉一批的古董瓷器泄愤。

  果然伴君如伴虎,看来他是时候和那边的人亲近亲近了,免得吊死在一棵树上,将来没了退路,哼!

  想到这里,柳国舅唤来了管家,吩咐道:“关照府里所有的人,这段时间少给我出去惹是生非,都给我在家里安静待着!”

  管家闻言面有菜色,柳国舅马上感觉到什么,怒喝道:“你这副样子,是不是家里的有什么事情发生?”

  管家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说,柳国舅勃然大怒:“叫你说你就说!怎么这个家里还有我不能问的事情?快说!”

  管家皱着眉头,一咬牙:“是,是少爷……”

  “少爷怎么啦?”柳国舅一听到自己的宝贝儿子,立马神色惊慌。

  “不,不,不是少爷有事。”

  “哦~”一颗心放下了。

  “是少爷带了个姑娘回来……”

  柳国舅恼怒:“就这事?他又不是第一次带姑娘回来,怎么啦,那姑娘哭闹了?你就不会给她家多塞点银子吗?就这点小事也值得你大惊小怪?我看你这管家是越做越回去了!”

  “不,不是的,这姑娘,怕是不好用银子打发……”管家欲哭无泪,这小祖宗这次怕是要祸到临头了。

  柳国舅听管家这么说,不禁有些纳闷:“哪家的姑娘这么了不得,居然不好用银子打发?”哼!不是他自夸,以他们家的势力,只要不是皇亲国戚,还有什么姑娘是用银子打发不了的?

  管家哆嗦着嘴唇,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这姑娘是……大炎傅家,少将军傅凌云的小姨子。”

  柳国舅心里一惊:“什么?傅家的姻亲?”一瞬间觉得眼前一片黑暗,一个踉跄跌坐在紫檀木的太师椅上。

  这,这小畜生,什么女人不好招惹,竟偏偏又是和傅家有关系的,哎呦,我的亲娘啊!看来他们柳家和傅家的仇怨这算是结上了,打不开了。

  “那个姑娘现在在哪儿?”柳国舅沉下了脸问道。

  “就在偏院里软禁着。”管家嗅出了什么味道,不敢再吞吞吐吐。

  “前面带路!快!”

  “是!”

  柳府的偏院里“咣”一声踢门声,把柳玉书吓得一个机灵,一个翻身拉过了床上的被子,盖住了自己的下身和躺着的小人儿。

  “你,你这个畜生!你是要害的柳家家宅不宁是不是!”柳国舅进得门来,一见这副情景,忍不住怒上头顶。

  “爹,你干嘛!把我吓出病来,你以后可就报不上孙子咯!”柳玉书一看是自己的老爹,松了一口气,嬉皮笑脸的说道。

  “你,你知不知道你闯下大祸了!”柳国舅一脸恨铁不成的表情说道。

  “闯祸?闯什么祸?”柳玉书一脸无所谓。

  “你可知道你床上的女子是谁?”

  “知道啊!傅凌云的小姨子啊!”

  “你,你知道?那你怎么还敢把人抢回来?”柳国舅惊得目瞪口呆。

  柳玉书翻了他个白眼:“她要不是傅凌云的小姨子,我还不一定抢她回来呢!”

  “我的儿,这是为何?”

  “她姐姐害的三姐毁容,你这个当爹的怕了他们傅家,做缩头乌龟。我这个当弟弟可不怕他们!他们毁了我姐姐,我就毁了她妹妹!”柳玉书有些动怒。

  柳国舅的气消了几分,虽说这个小畜生是对自己出言不逊,行事胆大了一些,不过如此手足情深倒也值得自己欣慰。不管怎么说,懂的维护手足还是个好的。

  声音柔和了几分,柳国舅问道:“纸终究是抱不住火的,很快傅家就会查到我们都上的,那时你打算如何处置这女子?”

  柳玉书漫不经心的说道:“查到就查到呗,等我再玩几天,腻了以后把她送到三姐那里去,让三姐出出气以后,随便找个地方扔出去就是!”

  柳国舅面色缓和了许多,幸好只是玩玩,他最怕的是这个小畜生开口跟他说要娶了傅凌云的小姨子,这才是真正要让他头疼的事情呢!还好还好。

  管家也偷偷擦了把汗,看来老爷是不会再怪罪少爷了,他也不用受到牵连了。

  沉默了一会,柳国舅沉着声对柳玉书说道:“儿啊,这个女人留不得了!”

  柳玉书回头惊讶的看着他,老头怕是老糊涂了吧,怎么想一出是一出:“为何?”

  柳国舅道:“这几日我在朝堂连连被参,怕傅家已经知道了是你把人劫回来,暗中搞的鬼。这样,为父知道你心疼你三姐,想要为她出口气,不过如今风头火势,还是尽快把这女子处置了比较好。”

  刚才还在软玉温香,下一刻这娇滴滴的小美人就要变成一具死尸了,柳玉书闻言一丝不忍划过心头。

  柳国舅见他面上又不舍之情,开口说道:“我的儿,为父知道你是怜香惜玉之人,只是那福安公主已是他傅家的媳妇。这女子是傅家的亲眷,也是福安公主的亲眷。

  如今皇亲国戚受此侮辱,你若放她活着回去,那傅家和福安公主岂肯善罢甘休?你此举不仅仅是打了傅家的脸,也是打了皇家的脸!若此女不死,只怕我们柳家就要大祸临头了呀!”

  柳玉书沉默,半晌没有说话。

  片刻之后,他出声叫来了阿才:“阿才,一会儿让婆子们把这丫头关到地牢里去。今夜用麻袋套了,让高院头想办法带出去,跑远一点,找个偏僻的地方埋了吧。”

  柳国舅大喜:“我儿杀伐决断,可成大器!好,好!”

  高博从结湘苑回到了柳国舅府,一进到后院家丁们休息的院子,就有同僚来打趣他:“院头,今日休沐又去看你的心上人啦?”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