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九十五章 狐唱枭和

第九十五章 狐唱枭和

  楚府,结湘苑。

  傅凌云送回了阿莒,叶殇牵过阿莒的手,温柔的问道:“阿莒,今日皇宫好玩吗?”

  “皇宫皇宫。”阿莒比前一段时日精神好多了。

  周妈妈过来问:“叶公子,要不要我先带阿莒去厨房吃点东西?”

  叶殇:“不用,麻烦周妈妈端来屋里,我喂她吃就好。”

  傅凌云上前来:“叶殇……”

  叶殇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小心翼翼的扶着阿莒进房,留了一扇硬邦邦的门给他。

  傅凌云知道,叶殇是在怪他没有保护好他的女人。叹了口气,确实是自己亏欠了他。可他宁愿他和他打上一架,甚至捅他一刀,都好过现在这样。

  连枫徐勇见他如此难过,心头也是沉重万分,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解。徐勇上前一搭傅凌云的肩膀:“爷,徐叔今晚想去喝几杯,不知道爷有没有兴趣一起?”

  连枫也附和:“是啊,今日让那柳廷忠打落门牙活血吞,真是太痛快了。我也要去喝几杯!”说着也搭上了高博的肩头:“高公子也一起去吧,今日多谢你仗义执言了。而且你还救了阿莒姑娘,我要代叶公子好好敬你几倍!”

  高博有些犹豫的望了一眼傅凌云一眼,傅凌云知道他顾忌什么,对着他笑了笑,也把手搭上了他的肩头:“高兄弟,一起去吧!”

  高博展颜一笑:“好!”

  徐勇见状,勾过连枫的脖子笑骂道:“你小子确定不是因为我请客才要去的吗?”

  连枫无耻的说道:“嘿嘿,难得徐叔这抠货大出血,怎好少了我这把快刀?高公子,你是不知道,平素都是我和少爷两人请客,这抠货饭量也大,酒量也大,吃的我们鸡毛鸭血。今日里难得他主动掏钱,我们今天也敞开吃喝,非叫他把裤子当了付酒钱不可!”

  徐勇怒了:“你的饭量不大?你喝的少?咱们仨就爷吃的最斯文,你小子还好意思说我?不行不行,今日老子要先打死你,然后再去喝酒,这样可以省一个人的酒钱!”

  连枫一脸鄙视:“每次都说要打死我,哪一次你打得到我?”

  徐勇更怒了:“你小子有本事站着别动,看我打不打的死你!”

  连枫:“我傻呀,站着给你打?嘿嘿,来呀,你抓不到我~”

  两人说着,绕着傅凌云追打了起来。

  傅凌云头疼得看着这两个人围着他打转,高博却是捧腹不已。一时间结湘苑的气氛倒是缓和了许多了。

  突然阿莒的房门被“唰”的一下拉开,叶殇愤怒的看着这吵闹的三人,气氛尴尬,傅凌云三人不禁讪讪的停止了嬉笑。

  叶殇怒哼了一声,又重重的关上了房门。

  三人垂头丧气。

  徐勇看了看另外的两人,对着屋里高喊:“叶公子,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喝两杯?”

  连枫也说道:“是啊,阿莒姑娘被抓走以后,我们家爷也是万分焦急。四处打探阿莒姑娘的下落,就连公主和驸马都被他安排着一起帮着找人呢!”

  话未说完,就听见屋子里一声砸碗:“滚!”随后又听见阿莒一阵大哭。估计是被叶殇这一声吼给吓着了。

  四人不约而同垂下了头,楚青若儿见此情景,心中也是为他们三人感到难过。别人也许不懂叶殇在傅凌云心里的分量,她自是懂的。

  “文远,我看今日你们先去吧,有些事是需要时间的。我想叶公子此刻并不想责怪谁,他,现在最需要的时间。”

  傅凌云叹了口气,也只好这样了。四人一起走出了结湘苑。

  *

  午后的阳光带着点点金光,细碎的撒在了结香苑的地上。皱着眉头,楚青若接过了周妈妈手里给阿莒准备的饭菜,走到了她的房前,轻轻敲了敲门:“叶公子,是我。可以进来吗?”

  房内没有动静,算是默许了。

  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叶殇背对着她,正在哄阿莒。

  经过这段时间的细心照料,阿莒已经比刚回来的时候好多了。从最初的那句“大哥哥,救救我。”到现下可以简单地说上几句简单的对话。

  由于那时阿莒见不得除了结湘苑以外的人,所以楚文轩和芳姨娘都差了人来问候一下就走了。

  碧芳苑的大姑奶奶来吵闹过几次,都被叶殇杀人的眼神给吓了回去。得了清静的修养,她的情况一日一日的好。

  楚青若儿相信很快阿莒会好起来的。

  把饭菜放到桌上,楚青若儿柔声的说:“叶公子,今日我来喂饭吧,你且坐到边上歇歇。”

  叶殇身形顿了一顿,随后往旁边悄悄挪了一挪。

  楚青若儿端起了碗,往饭上夹了几筷子菜,腾出了一只手搬了张椅子往他旁边一坐,小声的说道:“阿莒乖,今日大姐姐喂你吃饭可好?”

  阿莒指着叶殇:“大哥哥,大哥哥。”

  楚青若儿微笑:“阿莒乖,大哥哥每日照顾你,有些累了,大姐姐喂你,阿莒让哥哥歇歇可好。”

  阿莒:“好,好,大姐姐,大姐姐。”

  “阿莒真乖。来张嘴,啊……”

  阿莒吃饱了之后,楚青若给她轻声的念着话本子,念着念着,她睡着了。叶殇为她抚开了散落在两颊的头发,轻轻的为她拉上被子。

  楚青若儿合上书,看了一眼叶殇:“我不太懂得怎么劝人。”

  叶殇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阿莒发呆。

  也不知自己说的话他有没有听进去。不过没有劈桌子砸碗的把自己赶出去就是好现象。

  楚青若儿见他没出声,又自顾自的往下说:“我知道阿莒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很愤怒。你怪文远没有保护好你的心上人。可是你可知道,阿莒不见了以后,我们这些人里最着急,最愤怒的人却是他。”

  叶殇的眼神闪了一闪。

  楚青若儿看了他一眼:“叶公子,我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可我看得出你对阿莒是真心的。文远趁你不在的时候,已经用他的方式为你向阿莒的母亲下过聘了。”

  叶殇的神色动容了,低下头哑着声音说:“我没有怪他。”

  楚青若儿不给他犹豫的机会,立马反问:“那你是在怪自己吗?”

  叶殇有些惊愕的看着楚青若,他以为他掩藏的很好,没有人会发现。

  这些年,他习惯了掩藏自己的心事,总是用不同的面具来掩饰。没想到却被楚青若儿轻易戳破。

  “叶公子,我看你也累了,我留在这里照顾阿莒,你,要不去歇歇吧。”

  叶殇沉默,半晌之后缓缓的说:“那就有劳楚姑娘了。”说完站了起来对楚青若儿抱了一抱拳,打开门走了出去。

  门外阳光灿烂,叶殇深吸了一口气。

  晚间,严妈妈来了。

  那日去过了明雅苑后回来,还没来得及禀报,便发生了阿莒被掳走的事情,这件事也就被耽搁下来了。今日终于得闲,可以跟小姐把这事儿说一说了。

  “笃笃笃!”

  楚青若儿打开房门:“严妈妈,这么晚,还没睡吗?”

  严妈妈:“小姐,我见小姐今日的事务没有那么多,便过来向小姐禀报一下那日去明雅苑的事。”

  楚青若儿失笑:“那快进来吧。严妈妈你不提我都快忘了这件事了。”

  严妈妈一边走进屋,一边笑着说:“没关系,我老婆子可都替你记着呢。”

  等坐下了以后,严妈妈便把那日去了明雅苑后,芳姨娘交给她的一叠子金额不等的欠条和康子查出来,然后又亲自从当铺里赎出来的当票拿了出来,放在了楚青若的案几上。

  等她细细的看过之后,严妈妈才说:“这些欠条都是前一段时日大姑奶奶欠下的,还有一些是她偷了老爷的一些房契地契拿去典当了的票据。”

  看着案几上这堆当票欠条,她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地敲了几下:“严妈妈,依你所见我该不该管这个事?”

  严妈妈面有愁容:“这事照理说该是老爷去管,可你看,老爷日日不是去书院就是躲在书房里不停的画画。照着神仙的活法也不过就他那样了。如果咱们再不去管这事儿,只怕这偌大的楚家就要败在姑奶奶手里了。”

  楚青若听到大姑奶奶这几个字,头就不明缘由的疼痛,苦笑着说:“严妈妈,你看看如今阿莒这样,我哪里还有精力去管这些。”

  严妈妈失笑道:“不妨事,小姐只要发句话,然后再拨几个人给老婆子使唤使唤,老婆子定帮你把这事料理得妥妥当当,绝不叫小姐你操心。而且再有几日,明雅苑里的那位就要生了。老婆子也有些不放心,想亲自去照料一下。毕竟是老太太心心念念的嫡孙,怎么样我也要代替老太太去看着他出生。”

  楚青若松了口气:“那是再好不过了,”严妈妈这才向楚青若福了福,放心的离去。

  木瓜巷

  百里晟悠闲地喝着甲方递过来的茶水,手指轻轻的抚着桌子上放着的那张无名氏画的画,心里却想着:这柳玉书淫**妹,也真是合该了他要死。

  正在院子里练功的乙方突然想起一件事,笑着对他说道:“爷,属下发现一件好笑事情。”

  百里晟侧目:“哦?”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