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九十八章 孤女巧茹

第九十八章 孤女巧茹

  穿一套干净干练的灰色短打衣裤,老头鹤发童颜,身材高大却微微发福,显得富态而慈祥,古铜色的脸孔,一双细长的眼睛,圆润的下巴上,飘着一缕山羊胡须。别看他已年过古稀,可说起话来,声音像洪钟一样雄浑有力:“夫人,这里有个凉茶棚子,要不要口茶歇歇?”

  嫌弃的看了他一眼:“”就你事儿多,我看是你自己要喝。”

  头上布满了银发,身材高挑,体态均匀的老太太,穿着一件锭蓝色的襦裙,发髻输的一丝不苟,整齐利落,发髻间插着一根吉祥如意翠玉方簪,慈祥的眼睛笑眯眯的,说起话来又清脆又好听。

  老头大窘:“旺财走了大半天了,应该也渴了,我想给它喝点水。”

  老太太脸色一变:“死老头子,你怎么不早说!”说着,自己扶着马车下了来。走到马前,摸了摸它的脑袋:“旺财乖,马上就有水喝了哈。”

  老头唉声叹气的走进了茶棚,掏出几个铜板扔在了桌上。老太太跟了进来,两人坐下,店家拿了两只干净的茶碗为他们沏上了茶。转身又去旁边的小河里打了一桶干净的河水,放在了旺财的面前。

  老头看着老太太喝着茶水,正讨好的跟她聊上几句,就听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凄厉的哭声。

  老太太放下杯子跃跃欲试想要去看热闹,老头一脸牙疼:“夫人,我们还要赶路,孩子们在家都该等急了。”

  老太太白了他一眼:“急也不急在一时,我去看看,一会儿就回来。”说完三下两下就跑没影了,老头急呼:“素心,素心,夫人!”

  老太太头也没回,老头无奈。

  大约两盏茶光景,老太太喜滋滋的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娇滴滴的大姑娘。大姑娘走进茶棚,对着老头盈盈一拜:“女儿拜见父亲,”

  老头“噗”一口茶喷的老远,怎么才一会儿功夫,自己就多了个女儿出来?

  老太太一脸嫌弃:“死老头,喝个茶都喝的那么恶心。”一指大姑娘:“我刚认了个闺女。”

  老头觉得自己不光牙疼,连脑仁都开始疼了。

  他当然晓得是认的,不是认的难不成还是和别人生的?呸呸呸,童言无忌,童言无忌,不能自己咒自己。

  “夫人,这是为何呀?”

  老太太睇了他一眼:“人家卖身葬父,又被恶霸欺凌,我当然要见义勇为啦?”

  老头才不信她见义勇为呢,无奈的开口:“多少钱买的?”

  老太太两眼放光:“八十两,划不划算?”

  老头捂着脑袋,这样的便宜也要贪吗?

  这是个大姑娘,不是阿猫阿狗,他们家一屋子的俊俏小郎君,带个大姑娘回去合适吗?别贪便宜贪的家宅不宁才好啊!

  老头再看向地上这姑娘楚楚可怜的样子,心里一阵烦躁。自家娘子什么都好就是心大,亏得家里有祖训,她又好生养,不然她早不知被人埋在哪个坑里了呢。

  算了,她要带就带回去,大不了回去让老大想办法打发了就是。

  老头朝地上的姑娘点点头:“起来吧,你还在孝期,还是叫老爷夫人吧。”

  老太太见老头是认真的,也不与他争辩了:“老爷说得对,就先叫老爷夫人吧。”

  那姑娘垂下头:“是!”

  老头站起来问:“姑娘叫什么名字?”

  大姑娘说:“小女姓黄名叫巧茹”

  “好,巧茹你扶着夫人上马车。”

  “是。”

  傅府中,连枫飞快的奔进傅凌云的玉笙苑:“爷,老爷夫人回来了!”

  傅凌云惊喜的翻身下床:“真的?”

  “到大门口了,大少爷已经出去迎接了,小少爷小小姐那儿都已经有人去通传了。”

  傅凌云一甩衣摆:“走,快!”一路拔腿狂奔。

  父亲和母亲在他幼时的记忆里,思念了无数遍,如今回来,自然是万分高兴的事情。

  急匆匆的赶到大门口,就看见一对面容有些亲切的老夫妻正站在门口,接受大哥的跪拜。大哥激动地热泪盈眶,大嫂也已经不停的拉起衣袖,轻拭着眼角。

  傅凌云愣愣的站在不远处,看着这对老夫妻,既熟悉又陌生。

  老夫妻也看见了远远站着的傅凌云,老太太红着眼睛轻轻唤了一声:“是文远吗?”

  地上跪着的大哥大嫂随着他们的目光往这里看来,同时点头道:“是,母亲。”

  老头有些哽咽:“文远,怎么?不认得爹娘了?”

  傅凌云再也忍不住了,跑上前去跪在地上,激动地叫了声:“爹,娘!”

  一众人在大门口又哭又笑,连枫悄悄上前提醒:“大少爷少奶奶,爷,咱们进屋去说话吧,老爷夫人一路风尘仆仆该累了。”

  老头说“对,对,都进屋去。”转头又把连枫上下打量了一番,“你是?”

  连枫笑着行了个礼:“老爷子,我是连福的儿子,连枫。”

  老头枉然大悟:“哦。哦。你是阿枫啊,哎呀,都长那么大了,我都快认不出你了。”

  连枫上前扶住他:“老爷离家多年,二少爷都二十了,您认不住我也是寻常。来,我扶您上屋里歇着去。”

  母子天性,老太太自打傅凌云过来了以后,就一直拉着他的手没松开过。傅凌云满心激动的扶着她进屋坐下。

  府里上下大小的仆役都齐齐过来拜见,傅凌言和陆嘉领着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也一起过来拜见了祖父祖母。

  “孙儿(孙女)拜见祖父祖母,愿祖父祖母福寿安康!”

  “哎哎,好孩子,快起来,快起来。快过来让祖父(祖母)好好看看!”

  一时间傅府一片欢声笑语,洋溢着久别重逢的喜庆之气。

  最后傅凌言发话了,父亲母亲刚回来想必是累了,今晚先休息,明日里在正式的拜见。众人称好,笑着正要回各自的院子歇息时,老太太拉过一个姑娘,喊住了傅凌言:“君德啊,你给巧茹也找个院子住下吧?”

  “巧茹?谁啊?”傅凌言不解的看向傅凌云。傅凌云摇摇头。傅老爷子一脸生不如死,拉过大儿子悄悄的把经过说了一遍,傅凌言也开始牙疼了,这,这一个大姑娘让他往哪儿安排啊!不得已喊过了陆嘉说,要不你看着安排吧。

  陆嘉本就是个爽直的,毫不犹豫的点头应下,笑容可掬的带着大丫鬟一起领着这位名叫巧茹的姑娘向内院走去。

  巧茹自从跨进了傅家的大门,嘴就没有合拢过。本以为自己都已经到了卖身的地步了,这辈子也差不多完了。谁知竟柳暗花明遇到了傅老夫人,不仅买下了她将她认做了干女儿。,还给了她安葬父亲的银子。

  她以为她是幸运的,没有落到什么乌七八糟的人手里,这傅老夫人看着也是个和善的。只是见他们驾着老马拉着颇为残旧的马车后,略有遗憾的心想也不是什么富裕人家。

  可万万没想到她竟是个顶顶幸运的!

  傅家让她大吃一惊的不仅仅是,家中亭台楼阁皆是自己闻所未闻,看得出是个富甲之家,而且他们的小儿子竟然就是大炎的震远大将军傅凌云!

  这可真是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了。

  当初震远将军剿匪得胜归来,在神武门人山人海的迎接队伍里,自己只能远远的瞻望与她,可如今竟有这缘分能与他同住到一个屋檐下,怎能让她不惊喜?

  原来老头老太太竟是大炎的首富,听闻这首富傅家家里有座金山,几辈子都吃不完。刚才进了府还见到一屋子的俊俏郎君,随便哪一个看上了她,把她要了去,哪怕是做个姨娘,这后半辈子不比嫁给爹生前给她订下的那门穷秀才的亲要好得多?

  想到这里,跟在傅凌云嫂子身后的巧茹,暗暗捏了捏手里的帕子,不露痕迹的迈起了莲步,努力使自己的走姿看起来更风姿绰约一点。

  “巧茹姑娘,我们到了,以后你就住在这里吧。”陆嘉虽贵为公主,但一直牢记着出嫁前母妃的敦敦教导,出了嫁便是傅家的儿媳妇,所以陆嘉在傅家也一直以少奶奶自居,极少用公主身份对待下人。

  “有劳大少奶奶了。”巧茹盈盈施礼,不没有察觉到陆嘉的公主身份,只当他是寻常人家的大少奶奶而已。

  “巧茹姑娘,不必客气,这是伺候你的丫鬟梅香,你有什么需要可以和她说。”转过头陆嘉对梅香吩咐道:“梅香,这位是老夫人带回来的客人,你要好生伺候着,不可有怠慢。”

  梅香施礼:“是,少夫人。”

  “那好,巧茹姑娘,你好生安歇,我先回去了。”

  巧茹、梅香一齐:“少夫人慢走。”

  送走了陆嘉,巧茹慢慢的在屋子里走了一圈,把屋子里里外外打量了一番。这是一间很寻常的屋子,座椅摆设都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毫无奢华之气。

  巧茹忍不住撇了撇嘴,叫过梅香来问话:“梅香妹妹,请问这里以前是何人居住?”

  梅香老老实实答道:“这里以前无人居住,原本就是府里招待客人的客房。”

  巧茹有些失望,不过不要紧,她才刚进来,假以时日若能讨了老太太的欢心,何愁没有小姐的待遇。

  这就叫人心不足蛇吞象。当一个人快饿死的时候,你给她一个馒头让她不至于饿死,也许她感激你一辈子。

  可若是你让她吃到饱,吃到她明白,你是一个可以让她以后都不用再饿肚子的人以后,也许她就再也不会为了你给她一个馒头而感激你了。

  她会想,也许可以从你那里得到一个鸡腿,或者一块牛肉,或者更多。

  若是你满足不了她的愿望,那便是怨恨的开始。

  很快,楚青若也知道了傅家二老回来的消息。心里既是为傅凌云高兴,更是为自己忐忑。

  不知道傅凌云的爹娘是什么样性情的人?会不会喜欢自己?万一不喜欢自己怎么办?

  有史以来,一向淡定的楚青若失眠了。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