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章 孤注一掷

第一百章 孤注一掷

  楚文轩一脸不屑:“既是万岁赐婚,这些我自然也不讲究。”

  陆嘉脸色一僵,随即又笑容可掬的说道:“好好,既然楚山长没有意见,那我们也断不会让楚姑娘吃亏的。”

  大姑奶奶忍不住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就见楚文轩一脸怒意的瞪着她,遂把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

  之后的席面气氛甚是沉闷,最后竟弄了个不欢而散。

  回到家之后,傅老太太坐在前厅的椅子上,顺手接过丫鬟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然后重重的盖上了盖子,愤愤的骂道:

  “之前听阿枫说那楚山长不怎么疼爱这个女儿,我原是不信的。本想着,这天下哪有不疼爱自己骨肉的父母。

  可如今看来倒是我见识短了,这世上还真就有对自己亲生的不闻不问的父母,今儿我倒也算涨了见识了!看来阿枫和文远说的所言非虚。”

  傅老爷子子也是满脸怒色:“是啊,人道虎毒尚且知道不食子,可这楚山长,你看看,今日这般态度,他就不为他女儿想想,也不担心他女儿因为他今日的态度而在婆家受气?当真是糊涂至极,枉他也是个饱学之士!”

  傅老太太叹了口气:“就是。文远说自小那丫头没少受她后娘的冤枉,这楚山长不但不懂的维护自己的女儿,而且还处处替他那填房责罚那丫头。

  听说那丫头小时候可没少挨楚山长的打。唉……听着就心酸,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后爹呢。我原也是不信的,如今我现在倒是有些心疼起那丫头了。”

  傅老爷子知道她是个心软的,见她果真有几分伤心之色,连忙站起来,搂着她的肩膀安慰道:“夫人不必伤怀,过不了几日那丫头便进门了。等到那时我们当她是女儿这般疼她就是了。”

  老太太大为感动:“老爷,你真好!”

  老爷子子刚一捋胡子小小的嘚瑟了一下,又听傅老夫人说道:“好的就快赶上我的旺财了。”

  傅老爷子脸一黑,夫人,咱能不提旺财吗?

  结湘苑里,周妈妈从连枫那处听说了昨日宴请傅老爷子和傅老夫人宴请楚文轩,最后弄得不欢而散之事,气的破口大骂,直骂楚文轩糊涂。

  徐勇连连安慰她。

  楚青若听着面上虽无事,心中仍是免不了伤心一场。虽说心中早已想明白了,天下也总是有那不疼爱自己孩子的父母,可真落在自己身上,总是还是免不了难受一场。

  傅凌云为了安慰她,故意和连枫一唱一和的提议,今日里不如大家一起去新建好的震远将军府去转转,看看还有什么需要添置的?得到了大家积极的响应。

  金阳郡青浥县。

  三匹快马穿过宽阔的街道,稳稳地停在金阳王府的门前。

  百里晟三人下了马,王府的管事,一位三十上下,无论从衣着,举止,还是长相都中规中矩的中年人,迎了出来:“晟师爷回来了?一路上辛苦了,赶快随小的进府,王爷已经等候多时了。”

  百里晟风尘仆仆的脸上挂着客气的笑容,随手把缰绳递给一名府兵,对着管事一拱手:“好,有劳郑管事。”

  郑管事恭恭敬敬的回礼:“晟师爷客气,您为我们王爷千里奔波,一路辛劳,小的着实敬佩,来来,晟师爷这边请。”说着便引着路一路把他领到了金阳王爷陆景烁的书房门口。

  “笃笃笃”

  “王爷,晟师爷回来了。”郑管事微微弯着腰在书房外小心翼翼的禀报道。

  “哦?那快请他进来吧!”屋内人惊喜的说道。

  郑管事为他推开书房的门,微笑着点点头,百里晟对他一拱手,抬腿走了进去。

  管事为他们关上门以后离去,走到院门口对门口的府兵吩咐道:“王爷与晟师爷有要事相谈,你们好生看守,不要让人随意入内打扰。”

  府兵称是,郑管事回头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书房,转头离去。

  书房内,长着一副菩萨般白皙慈祥面容的金阳王爷,陆景烁见到他进来,连忙从黄花梨的太师椅上站了起来,对着百里晟一拱手:“晟师爷千里筹款,着实劳苦功高,一路辛苦了。老夫在这里谢过师爷。”

  百里晟谦虚的还了一个礼,笑道:“王爷这是哪里话,在下敬佩王爷乃是不世之材,自愿追随王爷。能为王爷分忧,着实是在下之幸,何来辛苦一说,王爷太客气了。”

  陆景烁大笑:“好好,那老夫就不与你客套了。”

  百里晟笑道:“王爷早该如此。”

  二人寒暄过之后,陆景烁正色问道:“晟师爷,你此次进京除了筹备到那一百二十万两军饷之外,可还有别的斩获?”

  百里晟故作神情雀跃:“在下要恭喜王爷,贺喜王爷了!”陆景烁讶异:“哦?喜从何来?”

  百里晟神秘的一笑:“那柳国舅让在下给王爷带一句话来。”

  陆景烁:“何话?”

  “柳国舅让在下告诉王爷,他愿意压上身家性命追随了王爷,助王爷早日隆登大宝!”

  陆景烁闻言大喜:“好!好!此次晟师爷你当真是劳苦功高,本王定要好好犒劳与你!晟师爷,你说吧,你想要什么赏赐?”对于全心全意效忠自己的人,陆景烁向来大方。

  百里晟故意腼腆的摆手:“王爷说的哪里话,不过绵薄之力而已,哪里谈得上劳苦功高。在下可不敢当向王爷居功邀赏。”

  陆景烁微笑额首:“居功而不自傲,好,晟师爷,你实在是难得。这样吧,明晚我为你设一个接风宴,请茱萸同你共饮几杯,你看如何啊?”

  百里晟眼神闪了一闪,状似羞涩中又带着几分欣喜:“那,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多些王爷抬爱!”

  陆景烁心甚悦:“好,好!”

  是夜,一袭黑衣的百里晟,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他在青浥县的浣纱巷中的秘密宅子里。

  甲方乙方见到主子的来到,齐齐跪下迎接:“小的参见殿下。”

  “都起来吧,我让你们送来的人现在安排的怎么样了?”百里晟冰冷的声音在黑夜里响起。

  甲方道:“回王爷的话,人已经送到宋神医那儿了,大概还有半个月光景便可以启用了。”

  百里晟一皱眉头:“还要半个月?你问问宋修竹可能在快点?”

  甲方陪着笑:“爷,这已是最快的速度了。一个人的身材样貌靠着外力来改变,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普天之下也就只有宋修竹,宋神医做得到。他都说了最快还要半个月的时间恢复,只怕是再无可能更快的了。”

  百里晟无奈:“也罢,你叫他小心着点,此人对我可是由大用处,万不可出一丝纰漏。”

  甲方:“小的省得。”

  金阳王府凝香阁中,年过二十有余,生的一副艳若桃李,端的是一副好相貌,却又被满脸的煞气破坏了这份美感的陆琇莹正在大发雷霆。

  一把撸过了案几上的珠宝首饰,一脚又踢翻了一个杌子。她还是觉得不解气,又气冲冲的四周寻找着可以扔的物件,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另一个柜子前,拿起一个青花瓷瓶,举了起来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屋里的一众面首、相公跪了一地,齐齐颤着声唤道:“郡主息怒,郡主息怒啊!”

  陆琇莹喘着粗气,迁怒的指着地上的面首骂道:“滚,你们这群狗才,都给本郡主滚出去!你们去告诉我爹,叫本郡主去陪那个什么劳子的晟师爷,除非本郡主死!”

  既不敢真的滚出去,也不敢替她传这个话,这些面首、相公们大气也不敢出只能继续的低着头在这里跪着。

  陆琇莹越想越来气,她爹真是老糊涂了,居然叫她一个郡主去陪一个籍籍无名的师爷喝酒作乐,当她是什么人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看到那个师爷,心里就说不出的讨厌。倒不是说他长得丑,这个晟师爷长得也算是英俊不凡,看着也有几分霁月清风的清贵之姿。

  可若细心地观察,你就会发现,他的眼中总是闪烁着算计和微不可查鄙夷的光芒,使她对他心生抵触!

  可自己那老糊涂的爹却偏偏要将她和他拉做一堆,而那个狡猾如狐狸的男人,分明不喜欢她,却终日有意无意的在爹的面前与自己暧昧不明,使得她爹在误会的路上越走越远!

  爹刚才叫人来传话,让她今晚打扮的漂亮一点,去参加那个晟师爷的接风宴,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一个师爷回来就回来了,还摆什么接风宴,竟然还要她这个郡主去作陪,简直荒唐至极!

  娘怎么也不管管爹!由得他胡乱的把她拉去陪那个身份低下的师爷!

  得了下人禀报的陆景烁,来到了陆琇莹的凝香阁。他这个女儿生生是被他宠坏了,这么大了还这么任性。

  这晟师爷有什么不好,且不说他足智多谋,又对自己忠心耿耿,光是这长相也是数一数二的的人中龙凤。若不是为了辅佐自己,他便是进京随便参加一科科考,以他的才学,那绝对是惊才绝艳的状元之才!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