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零二章 蛇蝎美人

第一百零二章 蛇蝎美人

  陆琇莹听了他的话,脸色变了又变,难看至极。

  想不到当年信誓旦旦说只爱戎马的他,竟做出当街求婚的举动,而且赐婚也竟是真的!霎时觉得天昏地暗,心就像一片片碎片散落一地,满嘴苦涩。不行,她要去皇都城问问他,为何当初要背叛爹爹,为何不选择她,她,她到底是哪里不好,为何他不喜欢她!若他介意,她可以为他遣散后院中那一众凡夫俗子!

  百里晟不语,在旁不动声色的看着她脸上变幻莫测的神情,心知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见她失魂落魄如离魂一般转身离去,也未加阻拦,只做冷眼旁观,心中暗自冷笑。

  陆琇莹魂不守舍的回到了自己房中,心中也想越生气,越生气就越想亲自问问他。不行,她如果再不做点什么,也许此生便真的与他无缘了。

  想到这里,陆琇莹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一个小包袱,又打碎了两个扑满,取出了里面自己积蓄已久的银票,放在怀里,打开了窗准备跳出去。转念一想,又回过身,提起了笔写了几个字,用纸镇压在了书桌上。然后才放心的跳窗离去。

  趁着夜色,她躲过了府里巡逻的府兵,来到了马房,牵上了自己最心爱的枣红马,打开了后门,翻身骑上马向皇都城飞驰而去。·

  傅凌云,你等着我,我一定要把你抢回来!

  等她走了以后,马房的暗处闪出来一个人影,向着她去的方向看了看,目光闪闪,然后又退回了黑暗处。

  次日,陆景烁得知了女儿陆琇莹留书出走的消息后,大感头疼。这个女儿真是一点也不让他省心,喊来了自己的暗卫命他们火速通知埋伏在皇都的部下见到郡主就一定要把她带回来!

  百里晟在旁一脸忧伤,陆景烁见状只好上前去安慰他:“这个晟师爷啊,那个,我那女儿都是被我惯坏了,许是昨日我与她说了皇都城的风貌,这丫头安耐不住想要去见识见识,你,你莫与她计较,她还小,等以后嫁了人了,性子自然会收敛的,”

  百里晟垂下眼帘:“在下……无事。”

  还小?别人家和她同岁的女人,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就她那一屋子的面首,还嫁人?那个不开眼的敢娶?

  陆景烁见他如此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才好。只能讪讪作罢。

  半夜,百里晟又是一袭黑色夜行衣出现在他的私宅。

  “甲方,那人的伤可养好了?”百里晟问道。

  甲方一脸兴奋:“是的,爷。宋神医传话来,说那人的伤已经完全好了,随时可以听候爷的差遣。”

  “那明日你去把人接过来,悄悄请个教习嬷嬷教她些王府规矩。”

  甲方乙方:“是。”

  乙方不解的问道:“可是爷,属下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去救她,而且还花那么多银钱和精力去培养和打造一个徐老半娘?要施美人计,花在她身上银子都不知道可以买多少的美人呢,何苦来哉?”

  甲方替百里晟说道:“你不懂,花钱买来的美人,只图荣华富贵。若得了富贵她还会不会怂恿那老狗去谋反?”

  乙方不服:“那也有野心勃勃,不爱财帛爱权势的美人啊!”

  甲方笑了,他这个孪生弟弟就是天真:“若是个不爱权势的美人还会被咱们买回来吗?能买回来的多是一些尚未有见识的女子,这样的女子可是要花许多的时间方能使她学会权谋之术。”

  百里晟颇为赞许的点点头,接口说道:“乙方,你可知我为何要救她?”

  乙方摇头,百里晟失笑:“因为她够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仅仅为了登上主母之位便可一路神挡杀神,佛挡**,这样的狠劲,可不是随便什么女子都会有的。十几年的营营汲汲,这样的心机,怕是乙方你,骑着马也追不上的。”

  乙方还是不服:“那她最后还是败了。”

  甲方敲了他一个毛栗子,怎么不开窍呢?“她败不败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心里对傅家的怨恨够深,心思够歹毒!正要才能为我们所用!”

  乙方依旧是听得云里雾里,百里晟无奈,挥挥手:“你既想不明白也不用费心去想了,你只要记得她对我们有用就好。”

  乙方拱手:“是!”也是,想不明白,何须在想,多累啊。

  百里晟不再理会这个憨货,坐在书桌前,写下一封书信,放在竹管子里,用火漆封好,交给了甲方。甲方双手捧了竹管子快步的走去后院,抓过了一只鸽子,把竹管子绑在了鸽子的一只脚上,放飞了出去。

  回到书房,甲方问百里晟:“王爷,如今老狗的女儿去了皇都,我们是不是要派人去……”说着做了个杀的手势。

  百里晟乐了,这两个孪生子相貌生得一般无二,皆是虎头虎脑的彪形大汉,若站在一处不开口水话,就算是他也分不出谁是谁,两人姓方,所以自己为了区分他们才叫他们甲方乙方。

  就这样两个相貌一般无二的人,性子却是截然相反。甲方是大哥,平日里不多话,思虑颇多,心思缜密,是个老实稳重的。而他的弟弟乙方,却是性子跳脱,想法简单,但却是个心地善良之人。

  对百里晟来说,甲方是个很好的谋者,常常和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乙方则是个忠心的执行者,你让他三更杀的人,他绝不会留到五更!他们来了自己身边后出色的能力,渐渐的成了他的心腹,随他一起来了大炎。

  百里晟看了一眼甲方的手势,摇摇头说道:“没必要,她去了皇都城定是奔着傅凌云去的,而且我要留着她的性命做其他的打算!”

  己方又傻傻的凑上前多嘴问道:“什么用处?”

  甲方被他气死,一个毛栗子敲在他头上:“挟天子以令诸侯,没有天子拿什么令诸侯?你真是猪脑袋!”乙方抱着头痛呼,无言以对。

  几日以后,百里晟的私宅内来了一位风姿绰约的美人。虽说是位美人,其实是位三十出头的少妇。长得花容月貌,身材丰盈成熟,多一分则嫌肥,少一分则太瘦。举手投足间充满成熟女人的风韵,其中的韵味却不是青涩的少女可以比的。

  进了宅子看到百里晟,也不见礼,只是懒洋洋的自寻了一张椅子,自顾自的坐了下来。乙方忍不住呵斥她:“大胆,见到我们家主子还不跪下行礼!”

  那美人没有理睬他,甚至脸上都没有半丝惧意,更是翘起了二郎腿,往椅背上一靠,轻轻的扇着手里的团扇。甲方看向百里晟,百里晟笑而不语。

  甲方明了,连忙上前施礼:“小的替乙方给甄夫人赔罪,小弟性子鲁莽,请夫人不要同他一般见识。”甄夫人轻摇着扇子,低头看了一眼被自己坐的褶皱了的裙摆,漫不经心的开口:“无事。”

  百里晟见状哈哈大笑:“好,就是要有这样的气度!”

  那甄夫人这才提起眼,看了一眼百里晟:“现在可以说,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的救我了吗?”

  这位夫人叫甄玉燕,没错!她便是曹秀莲的化名!

  当初甲方去监狱里给她了两条路选,一条便是服毒自尽,可省了千刀万剐之苦。另一条便是听从他们安排,改颜换貌,随他们来金阳郡,以新的身份混入王府,助他们一臂之力,待事成之后不但可以成为贵妃,更是可以手握生死,手刃仇人为她的儿子报仇雪恨。

  显然,但凡是个人,相信都会选择第二条路。

  于是他们便不知从哪里弄来一个又聋又哑的,身形和她极为相似的女人,偷梁换柱的顶包替她上法场被砍了头。而她则被他们偷偷的送到了一个叫做宋修竹的怪医那里。

  那怪医的医术也是惊世骇俗,竟能为人割皮削骨改变容颜,甚至还抽去了她的两根肋骨改变了身形。又用了不知名的草药让她服食了之后,竟足足瘦了了一大圈,再也看不出以前一丝半点的模样来。

  从此改了姓名,叫做甄玉燕,又为她假造了身世,准备送入王府侍奉侯爷陆景烁!

  对于再世为人的曹秀莲来说,这是做梦一般的经历。不仅死里逃生,而且还比以前的日子更加的富贵!

  若是那老王爷登上大宝,那她便是当朝尊贵的贵妃,那时候别说一个小小的楚青若,楚府,即便是大炎少将军傅凌云,傅府也是一样叫它满门血流成河!

  曹秀莲,不,从今日起她便有了新的身份,便再不是以前那个穷酸楚府的填房曹秀莲,曹夫人了。如今她是甄玉燕,是已故富商陆大商人的未亡人。也是百里晟假扮的这个晟师爷的远方堂姐。如今夫婿亡故,家中也无一亲人。无亲无故的,怕万贯家财遭人觊觎,只能千里迢迢投奔堂弟,寻求庇佑。

  百里晟看着眼前的这位蛇蝎美人,很是满意。挥挥手,屏退了甲方乙方,踱步来到这位甄夫人的面前,弯下腰,几乎脸贴着脸的看着甄夫人。突然一个暴起,手如利爪,快如闪电的扣住了她的喉咙。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