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零三章 欲擒故纵

第一百零三章 欲擒故纵

  百里晟“面有惭色”:“是在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请王爷见谅!”

  “哈哈哈,算了算了,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不过,下一次晟师爷一定要早一点和本王说明情况,不要再产生不必要的误会了~”

  百里晟腹内暗笑,面上却是一脸惭愧:“在下知道了!”

  “好了,你先出去吧,把郑管事叫进来吧,本王安排一下。”陆景烁满意的摆摆手。百里晟施过了礼后,转身露出一闪而过的鄙视和得意神色,退出了书房。

  不消片刻,郑管事便带着一群下人来到了百里晟的院子,恭恭敬敬的把这位晟师爷的“堂姐”请到了陆景烁特意指给她的“倾城苑”中。

  倾城苑顾名思义,专门给倾国倾城的女子所居住的院子。在整个王府女子居住的院子中,倾城苑的景色最为别致高雅,也是离陆景烁所居住的“黄纛居”最近的院子。(纛:道 dao)

  黄纛居取义黄屋左纛之意,黄屋,古代皇帝车上用黄缯做里子的车盖。左纛,古代皇帝车上用犛牛尾做的装饰物,设在车衡的左边。一般暗指帝王的车辆。陆景烁给自己居住的院子取了这样一个隐晦的名字,其心中所想自然不言而喻。

  王府中的下人也都知道,但凡住能入住进倾国苑的女子,将来在王府里都是深得王爷宠爱,能在王府呼风唤雨的主儿.

  王爷看着白白胖胖慈眉善目的像尊弥勒佛,可他处置人的手段却可以叫所有亲眼见过的人连连做上几日的噩梦。故而一个个的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伺候着,生怕一个照顾不周惹恼了这位王爷的新宠,遭来王爷的责罚。

  甄夫人手里摇着一把上好的翠玉为柄,做工精致,扇面绷着薄如蝉翼的丝缎,扇面上用巧夺天工双面针法绣着一簇栩栩如生的三色牡丹的团扇,扭着她那妖娆的腰肢,看似漫不经心又似慵懒无力的踱进了陆景烁为她安排的倾城苑。

  “王爷驾到!”随着郑管事的一声唱喏,陆景烁抬脚跨进了景色宜人的倾城苑。百里晟连忙迎了上去,“不知王爷驾到,在下有失远迎!”

  陆景烁笑眯眯的说道:“无妨无妨,本王只是顺道过来看看,令姐对本王安排的院子可满意啊?”说着,眼神不由自主的往院子深处那道诱人的身影望了一望,

  百里晟会意:“哦,恕在下一时失礼,光顾着和王爷说话,忘了给王爷引荐一下了。”说罢引着陆景烁上前了几步,唤道:“堂姐,这位便是金阳王陆景烁,陆王爷了。”

  甄夫人闻言转过身来,脸上依旧薄纱遮面,看不清全部的面容,唯有一双勾魂夺魄的眼睛闪烁着无精打采,慵懒的光芒。

  只见她微微福了福身子,懒洋洋的用她那颇为悦耳的声音轻轻地说道:“小妇人甄玉燕见过王爷千岁。”

  陆景烁听得这把声音如空谷黄莺,婉转清脆,心中一动,便要伸手将她扶起,却被甄夫人轻轻闪过,自行直起了身子。

  陆景烁伸在半空的手落了个空,微有些尴尬的顿了顿,百里晟见状连忙上前假意安慰甄夫人道:“哎~堂姐,你终日里如此忧伤,小弟看着心中甚是难受。王爷待小弟恩重如山,你就放心的在王府中暂做安住,万事自有王爷为你做主!切莫再要胡思乱想,忧思伤身啊,堂姐!”

  陆景烁在旁连连点头:“晟师爷说的没错,你就安心在王府住下,万事有本王与你做主,决无人敢怠慢于你。还请甄夫人保重身体,逝者已矣,勿要太过悲伤,伤了身体。”

  甄夫人闻言微微垂下了头,“小妇人谢过王爷关爱。只是小妇人身子有些不适,想入内歇息片刻,请王爷恕罪。”

  陆景烁故作大度:“那快去,莫要累着了。”转头扬声喝道:“来人啊,好生伺候夫人歇息,若有怠慢,本王定重重责罚!”话音落,几个小丫鬟诚惶诚恐的跑了过来,一左一右的搀扶着甄夫人,小心翼翼的将她扶了进去。

  陆景烁的眼神随着甄夫人渐渐消失的背影拉远,心里升起了一股失落之感。百里晟在旁陪着笑脸,“王爷,堂姐这两年家中忽逢巨变,又不远千里,舟车劳顿的赶来投靠与我,这一路上吃了不少的苦,遭了不少罪,如今才算真正的安顿下来。想来她已是疲惫不堪,需要好好休养一段时日了。”

  陆景烁语气中有些遗憾:“无妨,是本王打扰了令姐休息,我们走吧,让她好生将养,本王改日再来看她。”百里晟称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与陆景烁一同走出了倾城苑。

  不知不觉,甄夫人已经在倾城苑住了小半个月了,王爷每日里派人嘘寒问暖,三五不时的便抬了大箱大箱的绫罗锦缎,珠宝玉器送与这甄夫人,以求讨得她的欢心,与自己见上一见,也因此使得倾城苑的下人们也都因为院子里住着的这位而身价倍升,行走在王府的各处都被人奉承着巴结着。

  一日,百里晟走在王府一条僻静的路上,忽闻得路旁的假山边传来了两个小丫鬟的窃窃私语。

  “哎,我说你瞧见最近倾城苑那班人的嘴脸没?”

  “瞧见了,那不可一世的,好似自己得了王爷的宠爱一般。我看呀,他们的眼睛都快长到头顶上去了呢!”

  “可不是呢,要说那倾城苑的那位也是真奇怪,我从小在王福利长大,也算是见过倾城苑里来来去去住过不少的主子,没见过哪一个敢想象这位这样,天天给王爷冷脸子看的。更奇怪的是,她这么爱答不理的,王爷非但不怪罪,还每天变着花样的去哄她开心,真搞不懂王爷的心思。”

  “你呀,你要是能搞懂王爷的心思也就不用做一个扫地丫头咯,我就要改口喊你夫人咯!走吧,快去干活吧,这有权有势的人的心思,我们这些做下人是永远不会懂得,咱们呀,还是老老实实赶我们的活去吧。”说着,声音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小路的尽头。

  百里晟得意的笑了,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果然不枉自己筹谋一场把她从法场上李代桃僵的把她救了下来。这女人做起事来心狠手辣,勾引起男人来也是颇有手段。这段日子陆景烁这个老狗已经被她勾得终日里魂不守舍,已经被她拿捏的差不多了,看来是时候让这老狗尝点甜头了。

  是夜,郑管事在陆景烁的书房外向他禀报:“王爷,晟师爷差人来请小的问问呢王爷今晚可有空闲?”

  书房内陆景烁问道:“可知何事?”

  郑管事笑道:“晟师爷说今晚是甄夫人生辰,他备下了一桌酒席本想与甄夫人庆祝一番,奈何他们二人如今皆是无亲无故,这一桌上好的酒席只得他们相依为命的姐弟二人享用,显得有些凄凉,不知王爷是否愿意赏脸一起去喝上两杯热闹热闹?”

  话音刚落,就听吱呀一声,书房的门打开了,一脸惊讶的陆景烁从里面走了出来:“哦?今日是甄夫人的生辰?何不早说?郑管事,你马上去最好的戏班子给我叫过来,然后去库房把那对翡翠如意给我取出来,给甄夫人送过去,就说本王换身衣裳,随后就到。”

  “是!”郑管事应声匆匆去办差事去了。陆景烁回到自己院中,换了一套自认为使自己看上去更雍容富贵的衣衫,唤了掌灯丫鬟带路,一路走路带风的来到了倾城苑。

  今夜的甄夫人没有戴面纱,陆景烁第一次真正的看清她的长相。只见灯光辉映下,一张艳若桃李的脸映入了他的眼中。白如玉盘精致的脸上,衬小巧高挺的鼻子,略厚却不失性感的唇瓣上点着令人馋涎欲滴的红脂,一双慵懒而又勾魂的眼睛随着脸上盈盈的笑意,时而弯成一弯新月,时而又变做了坠落凡间的闪闪发光的星星。成熟而又诱人如多汁的水蜜桃一般身躯也随着她和晟师爷的谈话,时而靠在桌子上,时而又前仰后合的起伏着。

  甄夫人假装没想到今晚陆景烁会出现在倾城苑里,正毫无拘束,亲热的和晟师爷说着话,“阿晟,你说的那人怎么那么有趣?”

  晟师爷也是笑得风流倜傥:“堂姐,这人还不算最有趣的,小弟还加过更有趣的………”

  陆景烁见到一个是绝世芳华,一个是英俊风流,花前月下甚是登对的身影,虽明知他们是亲姐弟,心中仍暗暗生出几分自卑和嫉妒来。

  “咳,甄夫人,晟师爷,好雅兴啊!”陆景烁忍不住出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迈步走了过去。

  甄夫人和百里晟暗暗互使了个眼色,续而甄夫人如受惊的小鹿,慌乱福下身子,而百利城则是连忙站了起来请了上去,两人以后同声:“不知王爷驾到,有失远迎,请王爷恕罪。”

  陆景烁见自己成功的,不动声色的将两人分开,心中舒爽了许多,朗笑道:“是本王来的突然,打扰了二位的雅兴,两位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