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零四章 龙凤呈祥(一)

第一百零四章 龙凤呈祥(一)

  百里晟起身后,连忙让过了自己的位置给陆景烁坐下,命人换上了新的碗筷杯盏,亲自为陆景烁斟上了一杯酒:

  “王爷来的正好,今日是我堂姐生辰,适才我们二人正在伤感我们二人皆已父母双亡,无依无靠,从此只有姐弟二人相依为命,连个生辰都过得孤苦伶仃,凄凉万分了。”

  说罢,那甄夫人竟真的似有泪水在眼眶中滚动一般,悲悲切切,仿佛刚才欢声笑语的情景未曾发生过一般。

  陆景烁顺水推舟的举起了酒杯:“胡说,什么无依无靠?甄夫人若是愿意,这金阳王府永远都是你的家!”说完一口饮尽了杯中的酒。

  百里晟鼓掌喝彩:“好,王爷为人豪爽仗义,这酒量也是无人能及!堂姐,王爷都干了,你是不是也该敬王爷一杯以表我们两姐弟对王爷的感谢之意啊?”

  甄夫人素手芊芊的执起了酒杯,娇嗔的睇了“堂弟”一眼:“好你个小猢狲,姐弟两一起欠的恩情,为何独独要姐姐一人偿还?”

  百里晟和陆景烁闻言皆哈哈大笑,百里晟道:“堂姐有所不知了,如今在这金阳王府内啊,你姐姐的名号科比我这个师爷要响亮,这么大的恩情么,自然是要面子更大些人去换才合适啊!”

  说罢三人皆大笑,就这样你来我往,你敬一杯,我陪一杯的互相敬了起来。

  不知不觉中,酒已过三巡。眼见着陆景烁醉态已现,百里晟朝着甄夫人使了个眼色,甄夫人会议的暗暗点了点头,故意凑近已经趴倒在桌上的陆景烁耳边,气若幽兰的轻声唤道:“王爷,王爷!”

  陆景烁似真还假的喃喃醉语了几声,摇晃着身子爬了起来,“来,干杯!”百里晟假意失笑:“看来王爷是真的醉了,堂姐,如今夜已深了,不如就让王爷在你这里歇下吧,你今晚费心多看顾着点,王爷是我们两姐弟的恩人,堂姐可万不能让王爷有什么闪失才是啊!”

  陆景烁心中暗喜,又听甄夫人迟疑:“这,不妥吧,我一个未亡人,只怕要招来流言蜚语的。”话未说完,却被百里晟打断,“堂姐这是说的哪里话,王爷如何对你难道你看不出来吗?像王爷这般雄韬伟略之人,岂会为了一个小小名份而失信于你?堂姐多心了。”

  陆景烁心里暗说,对对,天下本王都可以给你,更何况小小一个名份。

  甄夫人似被百里晟说动,有些无奈的扶起了陆景烁由几个丫鬟相助着将他进了自己的房间。

  百里晟见他们进了房间,并未急着离去,挥手遣退院子中的一众下人,静静的站在院中,竖起了耳朵听着房中的动静。

  直到房中传来了一声惊呼,随后伴着甄夫人放荡的咯咯笑声,房中渐渐传来了不可描述之声。

  百里晟这才满意的悄声退出了院子,这下他的清风朝露丸可以起作用了。

  清风朝露丸,可不像它的名字那般霁月清风。它的原名叫做金风玉露丹,是一种慢性的毒药,也是这世上最神奇的**!

  百里晟嫌它的名字不够雅致,遂将它改名为“清风朝露丸”。

  通常服用此药的都是女子,而此药则是需要通过女子才能对男子产生功效。服用了清风朝露丸的女子虽身中剧毒,但只要每三个月定时服用解药便不会毒发身死。相反,周身肌肤细腻光滑,容颜永驻。更奇妙的是,服了清风朝露丸的女子那处会传出一种奇香,与之欢好的男子闻过之后便会上瘾,除了此女之外,对别的女子再无兴趣,从此便被此女牢牢的控制在手里,言听计从!

  百里晟走出了倾城苑,冷笑了一声背起手,老神在在的向自己的院子走去!

  *

  这几日皇都城里迎来了一桩人人羡慕的大喜事。大炎首富家,炎虎军的少将军傅凌云就要做新郎官了!

  早在一个月前由傅凌言代表傅家上楚府向楚文轩行了文定之礼。

  那日傅家向楚府送去了绸缎衣料各六十六件,绫罗绸缎各八十八匹。用红绳子绑着脚的大雁一对,八两重的纯金石榴十六对。

  金、银、珍珠,玛瑙、翡翠戒指、耳环各二十对。纯金的虾须镯,龙凤镯各十八对,各式花簪金钗各三十六支。镶嵌着白玉、翡翠、或是纯金打造的玉佩、金坠子项圈项链各十八套。红宝石、蓝宝石、珍珠、翡翠头面各六套。各地商铺地契三十六张,房契十六张,银票一万六千六百两,更附有各地良田一千两百亩。

  小礼一百二十,中礼六十四,大礼三十六。包头、油包、麻饼共六十四对,老酒十八坛。一匹膘肥体壮的大黄马拉着以曲柳木为车身,青榆木为车轮,内用彩席铺垫,外有四角铜铃为饰的四人马车一辆。

  用杠箱在楚文轩、芳姨娘和大姑奶奶几乎看脱了眼珠子的目光下,抬进了楚府的结湘苑交到了周妈妈的手里。

  以至于后来来看嫁资的一众远近亲朋亲眷好友都暗暗感叹,家里有座金山的娶媳妇,出手就是不一样。相比起男方的巨额聘礼,女方包括了金阳郡的祖屋在内的十几间铺子宅子,和那几千两的银票和两百亩田地就有些不够瞧了。

  楚府暂时还未有当家主母,楚山长则请了府里的老人严妈妈来做回礼。

  严妈妈给傅家回了金团、油包、焼金猪按足了礼数的数量和楚青若亲手给傅凌云缝的一件衣衫作为回礼。由于男方家的聘礼实在太惊人,不得不叫周妈妈另外去打了六两重的赤金碗筷六对,这才没让楚家的回礼显得太过寒酸。

  收过了傅家递来的红绿纸(庚帖),严妈妈也有规有矩的回了贴,就算文定成了。随后两家择好了今日作为吉日做迎娶。

  楚家的亲友少,只得一个姑奶奶和芳姨娘勉勉强强的包了个不大不小的红包送给了楚青若做贺礼。楚青若谢过之后收下也交与了周妈妈收起。

  到了成亲这日,傅凌云骑着他的五花马准备去迎亲。

  今日他的爱骑赶月的身上也被装扮上一朵大大的红花,显得格外的喜庆。身后徐勇、连枫、陆亦清、高博四人各自骑着一匹高头大马紧随其后。

  今日的傅凌云一身朱红色的新郎服衬托出他完美的身材,风流倜傥,。头戴金冠,腰系明珠,长发被梳得整整齐齐的披在身后。眉宇间喜气洋洋,意气奋发。整个人丰神俊朗,引人注目,却又遥不可及。嘴角扬起的笑意令街上一众围观女子一个个心碎不已。

  花轿出门时,傅家的喜娘得了个出门利市后以净茶、“福”“禄”“寿”“百子”四色糕点供过了轿神后,身穿喜服的连富,(连枫他爹)领头放起了炮仗。

  鞭炮一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响,炮竹八十八响。一对写着金色的迎亲二字的大红灯笼开路,傅凌云催动赶月,和身后的四人出了傅家接新娘去。

  四人的身后是两面迎亲开道锣,接着是六对唢呐,笙,对鼓,钹。八个扛着迎亲喜牌的家丁紧随其后。

  喜牌之后跟着一抬八人花轿,花轿上金箔贴花,精美华丽,金碧辉煌。桥顶上盛开着一朵纯金打造的富贵芙蓉,轿身前后左右对称,雕刻着各种人物花鸟虫兽,个个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据说这顶花轿是傅凌云亲自督工,从他决定求娶楚青若之日起,便动用了傅家所有的人脉招来了大炎国最顶尖的二十几位能工巧匠,花费了无数的银两,一直做到上个月文定之礼后才赶出来的。

  花桥的前后左右各有两个喜婆随轿而行,一路走一路散着喜糖,沿街的孩子们纷纷去抢,场面一时热闹无比。

  花轿后,八对身穿喜服的震远将军府府兵,持着八对金杆红灯笼,后面跟着八十八对同样身穿喜服,英姿飒爽的震远亲兵。

  一队人浩浩荡荡的到了楚府门口,徐勇首当其冲的下马,上前敲门。

  连枫也下了马来,接过府兵递过来的鞭炮炮竹在门口点放起来。

  噼里啪啦一阵响之后,府门打开。

  以东哥儿、程玉娇为首的一群人冲了出来拦在门口,笑闹着说,若不给够喜钱就坚决不让新郎倌进门,两群人哄闹成了一团,大门口被迎亲的人,看人闹的人围得是水泄不通,欢声笑语一直传到了同样喜气洋洋的结香苑内。

  今日,天还没亮严妈妈就把楚青若从床上挖了起来,为她沐浴开面。一身喜庆的喜娘道过贺之后,用五彩棉纱线为楚青若开面,绞去脸上的汗毛。

  楚青若只觉得脸上一阵抽疼,忍不住要唤出了声。严妈妈赶紧拿了颗大红枣塞进她嘴里:“今日做新娘子,可不能大呼小叫的,不吉利。”

  楚青若含着泪,咬住了红枣,强忍着由喜娘继续用力的绞。府外突然一阵鞭炮声大作,周妈妈一脸欢喜的跑进来:“花轿来了,花桥来了!”

  韩灵儿和一众小丫头见了楚青若现在的样子忍不住都要笑,却被严妈妈打发了出去拦花轿。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