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零五章 龙凤呈祥(二)

第一百零五章 龙凤呈祥(二)

  严妈妈今日如同统领百万雄师的女将一般,煞是威风!一挥手:“给我拦住,莫要让他们轻易把新娘子接走!”众女将齐声:“是!”

  一众女将跟着东哥儿和程玉娇来到了门口,手拉手拦住了傅凌云的去路。

  陆亦清下马,笑着对程玉娇喊道:“娘子,我是你亲夫,你高抬贵手放我一个进去可成?”

  程玉娇也笑着对他喊道:“今日里就算亲夫来了,没有喜钱,问问姐妹们能不能让他进?”

  众女将齐声:“不成不成,没有喜钱,亲夫也不让进!”

  高博也下了马,对一众女将施了一个礼:“我今日负责派喜钱的,各位姐姐妹妹要多少喜钱啊?”

  冬竹站了出来:“我今日是负责收喜钱的,你听好了,我们要喜钱用红包包着,一共八十八包,每包里要铜钱八十八枚,银钱八角八分,金锭八毫八厘,你们若是备好了,我们便让你们进去,你们若是没准备,那就请现在赶快准备吧。动作要快,千万别误了时辰哦!”说完捂着嘴咯咯笑。

  一众女将连同东哥儿齐声笑叫:“新郎倌快去包红包吧,没有红包咱们就不走。”

  傅凌云无奈的看了一眼连枫:你怎么探的军情,不是说只要一人给个红包吗?

  连枫很无辜,灵儿就是这么说的,没说红包还有那么刁钻的名堂呀?

  徐勇着急挥手:“兄弟们快来包红包。”八十八个府兵齐齐上前来准备动手包红包。

  这时只见一道人影一闪,门口这群女将一个个呆若木鸡站着不动了。定睛一看是叶殇这小子点了他们的穴道,连枫拍手叫好,振臂一挥:“还包什么包,快去接新娘子咯!”

  高博把手里的红包往天上一撒,跟着大家一起欢呼着冲了进去。等他们进去以后,叶殇解了他们的穴道,飞快的逃之夭夭了。

  经过傅凌云派来的喜娘第二遍催促,这边楚青若已经在头皮快崩裂中被上好了头,插上了满头的簪子步摇,重的脖子都快要断了。望着镜子里快认不出来的那张明艳动人的脸,她的脸上泛起了微微的红晕。

  严妈妈催促她快点换上喜服,还有时间去后院的小祠堂里,给她娘和老太太上一炷香。

  穿着一身大红喜服的楚青若,来到小祠堂门口,严妈妈忙了一早上有些累了,由冬竹扶着,站在她身后千叮嘱万关照一会儿进去可千万不能哭,哭花了妆容一会儿可就来不及上花轿了,误了吉时可是大大的不吉利。

  楚青若点头应下,走进祠堂对着她娘的灵位上了三根清香,然后跪在蒲团上深磕了三个头。

  娘,祖母,你们看到了吗?青若今日要出嫁了。你们,欢喜吗?你们的仇,青若已经为你们报了,你们九泉之下就安心吧。从今以后,青若会把日子好好过下去的!你们放心吧!

  傅凌云派来的喜娘来催促第三遍了,照规矩该出门了。

  出了小祠堂,严妈妈让春菊为她盖上红盖头,春菊冬竹一左一右的搀扶着缓缓地走向花厅。

  两位新人向板着脸的楚文轩敬过了茶之后,楚文轩接过严妈妈塞过来的两个红包,敷衍的一人一个发给了他们。

  清了清嗓子,正要开口训上几句话的时候,严妈妈朝着喜娘使了个眼色,喜娘会意,时机恰好的喊了一声:“新娘子上花轿!”生生的把楚山长要说的话给堵了回去。

  楚青若从若隐若现的红头盖里,见到楚山长一脸又红又绿的样子,终归还是于心不忍。又拉着傅凌云重新跪下,喜娘不知所措的看了一眼严妈妈。

  严妈妈虽是无奈却也略感欣慰,终究是个好孩子,对着喜娘微微点了点头,喜娘唱到:“请长者赐。”

  楚文轩这才面色稍缓,清了清嗓子说了些要孝顺公婆,敬爱夫君,友爱兄嫂等等之类的话。末了还加了句暗示楚青若要多念着娘家的好,照拂着娘家人的话。

  楚青若只是低着头听训,却未作回答。

  待他训完,喜娘又重喊了一声新娘子上花桥。楚青若这才与傅凌云一道站起来走出了大厅。

  到了府门口,喜娘持着红烛,拿着铜镜驱过了“轿鬼”后,东哥儿一甩衣摆作为娘家兄弟把楚青若背上了花轿。

  花轿一路三步一颠,五步一摇,直到手捧着一只苹果的楚青若差点以为自己的五脏六腑就快被颠出来的时候,终于到了傅家门口了。

  花轿进门,傅家奏乐放炮仗迎轿。

  停轿卸了轿门以后,府里出来了一名五六岁盛妆**“出轿小娘”迎楚青若出轿,用手微拉她衣袖三下,新娘子方出轿。

  出了轿门她先要跨过一只朱红漆的木制“马鞍子”步红毡,由喜娘相扶站在喜堂右侧位置。傅凌云听闻花轿进了门,随即下马假装躲在别处,等捧花烛小丫鬟找到他,把他请回喜堂,这才现身走进喜堂站在喜堂的左侧。

  喜堂布上,傅老爷子坐在上首,两侧则是傅家族里的叔伯长辈。

  赞礼喜公喊道:行礼!奏乐!

  届时两头各自有人塞了一根红绸的两端在他们两人各自的手里。

  喜公接着赞唱:一拜天地。跪,叩首,起~

  有人上来搀扶着转了个向,喜公又唱到:二拜高堂。跪,叩首,起~

  最后楚青若又晕晕乎乎的被扶着转过不知哪个方向,就听喜公又唱到:“夫妻对拜。跪,叩首,起~送入洞房~~

  繁缛的拜堂仪式毕,由两个小丫鬟捧龙凤花烛导行,傅凌云手执彩球绸带把楚青若引入洞房。一路上两人的脚须踏在麻袋上行走,有五只,也有十只麻袋,走过一只,喜娘等又递传于前接铺于道,意谓“传宗接代”、“五代见面”。

  入洞房后,按男左女右坐床沿,称“坐床”,由一名福寿双全妇人用秤杆微叩一下楚青若的头,而后把秤杆递给了傅凌云,由他亲自挑去“盖头篷”,意示“称心如意”,谓“请方巾”。

  傅凌云稍坐了一会儿,便被连枫徐勇他们拉了出去招呼宾客。楚青若换过了一身敬酒妆,席面上客人们也吃过了“换妆汤果”。

  而后,傅凌云和楚青若行“拜见礼”,论亲疏、辈份依序跪拜见面,俗称“见大小”。拜完长辈,长辈们赐“见面钱”给新娘,若是小辈,则由楚青若给他们。

  行完拜见礼之后,楚青若再度被送入洞房。

  拜堂晚上,正席开宴,傅凌云逐桌逐位为长辈和客人斟酒,酒要斟满又不可淌出。酒饮状元红,菜多鸳鸯名,乐奏百鸟朝凤、龙凤呈祥。

  席间,包子、蚶子、肘子、栗子、莲子,讨“五子登科”彩头,并配有凉碟三荤 乳猪、乳鸽、鲜鲤鱼;三素有红枣、莲心、百合。热菜五荤有各种不同烹饪方式做成的蹄髈、鸡鸭牛羊肉,海味有海参翅肚。热三素自然选的也是时下最新鲜的鲜菜儿。

  所有的宾客无不咋舌,这席间好多的菜肴竟是千金难求的食材,如此的阔绰,也只有这大炎首富方能办得到了。

  宴后,喜娘请了有福有德的座客,两人至洞房,向傅凌云和楚青若行“三酌易饮”礼,每进一次酒,两人抿一小口相互交换下酒杯,也就是喝交杯酒。

  喜公在一旁唱到:第一杯酒贺新人,夫妻同心恭谦让。第二杯酒贺新人,百子千孙福寿长。第三杯酒贺新人,早生贵子状元郎。

  是夜,闹新房了。

  谚云:“新房三日无大小”。一众男宾客吵吵着要先逗新娘子开口说话。一众女眷则非要看楚青若的衣裳纽扣,若是五颗纽扣说是“五子登科”,六颗的便要说“六六大顺”之类的吉祥话。长辈们则是笑着要看她手掌心的三条手纹,说是看福寿绵长。

  新娘子红着脸要防着先开口说话,新郎倌则要护着新娘子不叫他们看了去,新房里一时闹翻了天,个个都是满脸的红光喜气。

  闹至午夜始散,傅凌云由傅凌言和的陪同下,站在府门口一一恭送宾客。喜娘开始铺被褥,楚青若羞涩的命春菊拿出红包赏赐给她,喜娘假装嫌少故意站着不走,还不停的往床上撒花生、红枣、桂圆之类的东西。周妈妈等她撒完了,笑着又加了她一封红包,喜娘这才做过揖,说了一堆的吉祥话,欢天喜地的出了喜房。

  傅凌云送走了宾客,在连枫和徐勇的搀扶下,微带蹒跚醉步的走入洞房。赏过了春菊冬竹和周妈妈改口费之后,周妈妈拉着两个小丫头退出了喜房。

  楚青若经过一天的折腾早已疲惫不堪,还顶着头上如山重的花簪金钗步摇,脖子都快抬不起来了。见到傅凌云带着醉意东倒西歪的走了过来,忍不住上前搀扶他,却被他一个站立不稳狠狠的扑倒在了床上。

  一床的桂圆红枣花生膈的她的背生疼,忍不住一声痛呼。傅凌云醉眼蒙眬的抬起头,看着身下的小人儿不解的问道:“我弄疼你了吗?哪里疼?我给你揉揉。”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