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零九章 金蝉脱壳

第一百零九章 金蝉脱壳

  /

  于是这位叶殇、叶公子一怒之下夜闯国舅府企图杀害当朝国舅。幸亏国舅府中高手如云才没有让他得逞。那杀人未遂的叶公子只能连夜逃出了皇都城。

  皇帝震怒,傅凌云胆大包天,接二连三的纵仆行凶,命御林军连夜将他绑进了御书房问罪。

  而这位重情重义的炎虎军少将军自然是信誓旦旦,自己的兄弟一定是被人陷害,被人冤枉的,更是向皇帝立下了军令状,哪怕天涯海角也一定把叶殇亲手抓回来交给万岁责问清楚。

  皇帝仁慈,给了他最迟一年的时间,若是到连枫明年秋后问斩之时,他还没有把叶殇抓回来把事情说个清楚,那便治他们个欺君之罪,和连枫一起斩首示众!

  傅凌云回到了家中,家中一片愁云惨雾,楚青若含着眼泪为他收拾好了行囊,与家中一众人细细的嘱咐了他几句之后,傅凌云和徐勇便骑着马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到了神武门,远远地看见几个熟悉的身影,和另一个同样骑着一匹马,全身黑衣带着惟帽的黑衣人,早早的等候在神武门门口。

  那几个熟悉的身影是陆亦清、程玉娇和熊平,而他们身旁那一身黑衣惟帽之人见到傅凌云过来也不下马,反而勒缰转过马头,扬长而去。

  傅凌云与徐勇见到陆亦清三人,翻身下马,拱手作揖:“多谢三位前来相送。”

  陆亦清虽从小爱拆傅凌云的台脚,可今日他真的遭此不白之冤,也是心中悲愤,开口劝他:“找到叶公子,且与他好好说,毕竟是柳国舅没死,即使他回来免不了责罚,咱们到时候想办法通融通融,也不是什么大罪。”

  程玉娇也是非常难过,若不是傅凌云为她请旨平冤,只怕她今日还在仙草山做一个山大王,也许早就被官府给围剿了。如此的大恩未报,今日恩人落难自己却无能为力,心里甚是惭愧。

  傅凌云和徐勇两人却是一派轻松,徐勇笑着对他们说:“三位不必难过伤心,时间紧促我们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今日三位来相送我们感激于心。惟愿三位在我们不在的时候,请多照拂我们的内人,就感激不尽了。”

  程玉娇是女子,本就比男子多愁善感,闻得此言觉得他们说的竟像是交代后事,不禁脸色大变。傅凌云见状,露出一丝狡猾的笑容,一拱手:“嫂嫂勿悲,三位保重!”遂与徐勇翻身上马,正要扬鞭,陆亦清却是看出些门道来了,扬声问到:“闷葫芦!你如此有信心,可是知道叶公子去了哪儿?”

  傅凌云轻夹马腹,走到他们面前弯下腰,用只有他们三个人听得到的声音对他们说:“安塘!”

  陆亦清大喜,安塘!他说他们去安塘!

  老贼的兵马果然在那里!想不到这一切竟是他们的做下的局!这小子,瞒的可倒是好啊!他们和父皇竟连他也一起骗了。

  原来除了连枫在街上与黄巧茹厮打后,黄巧茹被杀是真的以外,其余的都是皇帝和傅凌云两人做的局。其实大理寺不到两天,暗地里就查出了杀害黄巧茹的凶手是谁。

  杀害黄巧茹的正是那日她在城外卖身葬父时,强抢不成便要强行低价买了她的那群地痞无赖。后因傅老太太出的价高,又有人报了官说他们强抢民女,官差到场这才讪讪作罢。

  结果那一日,又在酒馆见到了黄巧茹。

  见她单身一人喝的七八分醉,又听说她如今攀了高枝儿,穿着打扮与确实比一般人要好上了许多,便打算趁夜劫了她。

  谁知那黄巧茹平日里装出一番弱不禁风的模样,骨子里确实个泼辣彪悍的主儿。被他们几个挟持到郊外,不但不顺从,更是拳打脚踢,连抓带挠的让人近不得身。

  这群地痞无赖里被称为老大的那位,更是不小心被她狠狠地一脚踢在了命根子上,痛不欲生之余恼羞成怒,顺手捡起了地上的一块石头砸在了她的头上。

  也是该她命丧于此,那人捡起的竟是块形如尖锥的石头,一下就把黄巧茹的脑袋砸出了一个血窟窿,当场毙命。

  那群地痞无赖见闹出了人命,顿时个个都吓得面无人色,逃之夭夭,只留下个黄巧茹的尸身在那里。

  大理寺把案子查出来以后,一早有人向傅凌云通风报信。

  傅凌云灵机一动,便让大理寺把案子先压了下来,不要公开凶手,待他禀过了皇帝在做定论。皇帝得知以后,大喜,也招来了大理寺少卿,亲自关心了这件案子。

  人精似的大理寺少卿在皇帝的敲打下,很快会意自己该怎么做,征求了圣意这杀人凶犯大概、也许、可能是谁以后,迅速的做出最佳的决断。于是隔了几日后,便有了后面连枫被带回大理寺问话的事情。

  当然看见连枫当街与黄巧茹撕扯的人证是假的,而在黄巧茹身上发现了连枫买给韩灵儿的耳环,却真的是那日在街上两人拉扯的时候掉落在地,被贪财的黄巧茹自己捡走的。

  最让傅凌云欣慰的是,柳国舅这个老狐狸以为自己等到了扳倒傅凌云的机会,暗暗的买通了一些人冒充证人企图将傅凌云拉下水,反倒给了傅凌云的顺水推舟平添了许多更让人确信不疑的证明,倒也省了他不少事。

  接着有了后来叶殇刺杀国舅这一幕。

  自从打了柳廷忠的儿子,他儿子又说不清道不明的忽然暴毙之后,叶殇便也成了皇都城里赫赫有名的人物,更是柳廷忠那帮人眼中钉,肉中刺。却又无奈他武艺高强,奈何不了他。叶殇想离开皇都城,只有像傅凌云一样寻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才行。

  安塘,如今可是个草木皆兵的地方,稍有一点不慎,便是有去无回,所以傅凌云一行人只能来个金蝉脱壳,寻得一个名正言顺的由头方能堂而皇之的离开皇都城,直奔安塘而去!

  傅凌云和徐勇出了神武门,向西疾驰了大约十几里,在一个路口与等候多时,带着惟帽的连枫汇合了。原来连枫被打入死牢也是假的,牢里的只是皇帝派去的一位易了容的御林军而已。

  叶殇已经先行一步去了安塘为他们做打点,他们也要日夜兼程才是。傅凌云骑在马上,回过头望了一眼已经离得有些远的皇都城,心中万分的眷恋和不舍:青若,等着我!

  傅凌云的眼中透出坚毅的眼神,一夹马腹,扬手一鞭,策马而去!

  *

  楚青若送走了傅凌云之后,,郁郁的回到了玉笙苑中。不一会儿,便有丫鬟来通报,老夫人和福安公主来探望她。楚青若收拾起了心情,出门迎接。

  请过了两位进得玉笙苑花厅坐下,傅老夫人把面前的这位新人,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只见她面目秀丽,隐有一丝忧郁之色,举止稳重又不失大家之范,看着便是个知书达理的。文远的眼光一向不会差,看他的样子,她的秉性也差不到哪里去。

  老夫人和颜悦色的对楚青若说道:“青若,你与文远刚成亲,家里就发生这样的变故,娘知道是委屈你了。只是食君之禄,担君之忧,身为大炎的将军,文远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娘希望你别怪他。”

  楚青若闻言忙说:“娘说的哪里话。从万岁赐婚那一刻起,媳妇儿便知已知晓作为他的妻子,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文远是我的天,亦是万千大炎子民的守护者。儿媳,不委屈!。”最后三个字,说的铿锵有力。

  老夫人和陆嘉皆欣慰自豪:“好,果然是我傅家儿媳,有我傅家的风范!”

  陆嘉见老夫人欢喜,自也是满心欢喜:“震远将军府已经竣工,弟妹可要去看看还有什么要添的?”

  楚青若微微福了福身子:“娘,大嫂,我,我想等文远回来在搬去震远将军府可好?青若想替文远在爹娘膝下多尽些孝道。”

  老夫人大喜:“好,好,难得你那么有孝心,不搬,不搬,你在傅府爱住多久就住多久。”

  陆嘉怕老太太想起文远伤心,故意打趣说道:“那是在好不过了,免得文远以为他前脚走,后脚我们便冷落了你,只怕回来要和我们生气呢。”

  楚青若微窘:“大嫂哪里话,长嫂为母,他哪里敢和您置气。”

  陆嘉故作委屈:“哪有这小子不敢的事情,当初为了求娶你三番两次的在我绣花的时候闯进我的房里,次次把我吓得手上扎了好几针呢,害的我的手指都快成筛子了。”说完自己也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老夫人更是笑的前仰后合。楚青若赔着笑,心里暗窘。

  这头傅家的婆媳三人有说有笑,那头金阳郡的金阳王府中一个偏僻的角落,一位身着马快服饰的汉子,正在悄悄的向郑管事禀报着一些事。

  郡主自从那日离了王府去了皇都城之后,王爷每日都要发上一通脾气。郑管事为了平息侯爷的怒火,只得每日让马快回府禀报每日有官道沿线的驿站马快有无郡主的消息。

  那么多天过去了,依旧毫无音讯。郑管事沮丧的挥挥手让他退下,马快转身离去之前趁着四下无人,从袖子里取出了个拇指粗细的小竹筒,偷偷塞进了郑管事的手中。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