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一十章 借刀杀人

第一百一十章 借刀杀人

  郑管事一边骂骂咧咧的数落着马快的无用,一边暗暗的收好了这个小竹筒。回到了自己的房中,从门缝里看了看,四下无人。

  迅速从袖子里取出了竹筒里的纸条,飞快地看过之后,用火折子将它烧成了灰烬。然后理了理自己的衣衫,打开房门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倾城苑中,陆景烁正在与甄夫人软语温存,甄夫人柔弱无骨的倚在陆景烁的身上,纤长的手指在他的胸前有一搭没一搭的画着圈圈:“王爷,听说郡主去了皇都城也已经有些时日了,你这个做父亲难道不着急吗?”

  陆景烁听她说起了自己那让人头疼的女儿,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唉……这孩子真是被本王宠坏了,大炎那么多出色的男儿任她挑选她不要,偏偏看上个要命的傅凌云。”

  甄夫人眼中凶光一闪而逝:“傅凌云?这个姓傅的是谁啊?到底哪里吸引了郡主不远千里去寻他?”

  陆景烁一脸牙疼,磨着后槽牙恨恨的说道:“唉……不提此人也罢,说起此人本王更是头疼。皇帝已经给他赐了婚,莹儿她偏不死心,非要上京请皇帝取消了赐婚,这,这简直是荒唐,君无戏言,颁出的圣旨怎么可能说撤销就撤销呢!”

  甄夫人眼珠子转了转,娇笑了一声:“王爷,这有何难,你府上能人异士那么多,你何不派一个武艺高强的潜入京城,悄悄地杀了那姓傅的妻子,郡主不就不用再去求皇帝撤销圣旨了吗?只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的,还怕谁会猜出是千里之外的王爷派人干的呢?”

  陆景烁沉思不语,心中盘算着这主意倒也是不错的,只要傅凌云那赐婚的妻子悄无声息的死了,莹儿再去求皇帝给她喝傅凌云赐婚,他那一向喜欢标榜自己以仁义治天下的皇弟,定为了安抚自己答应这门亲事的,这样既趁女儿的心意,又将傅凌云置于两难的地步,若是不答应娶他女儿便是抗旨不遵,满门抄斩;若是娶了他的女儿,那大炎的炎虎军,傅家这个金矿便可为他所用,倒是个一石二鸟的好计谋!

  到了晚间,得了甄夫人提点的陆景烁匆匆出了倾城苑处理公务去了,留下个懒洋洋的甄夫人独自躺在美人榻上摇着团扇,吃着丫鬟递来的水果。

  忽然院子外传来了一阵奇异的鸟叫,浑身就像没骨头似的甄夫人忽的一下从美人榻上坐了起来。

  这是百里晟找她的暗号,甄夫人心烦的扔下了手里团扇,遣退了房里伺候的丫鬟,匆匆的换过了一件粗布裙钗,拧开了博古架上的一个青瓷花瓶做的机关,匆匆走进暗道,来到了百里晟的私宅。

  “爷,甄夫人来了。”甲方向屋内脸沉得就快滴出水来的百里晟禀报道。

  “带她进来!”百里晟坐着一动未动的看着手里的军报,神色不明。

  只听吱呀一声,门打开了。随后又轻轻的关上,甄夫人的身影出现在屋子的中间,微微弯着腰,等候着百里晟的吩咐。

  百里晟轻轻扔下了手里军报,一言不发的从文案后走了过来,浑身上下下散发着一股肃杀的气息。

  甄夫人心中暗叫不妙,这是怎么了?怎么一股子山雨欲来风满楼的不妙感觉啊?

  突然眼前一花,紧接着只觉得自己的喉头一紧,眼角瞟到周围的物件慢慢的往下降!一阵窒息感袭来,甄夫人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竟是被百里晟单手掐着喉咙提了起来。

  她用力蹬了蹬双腿,两手本能的去扣掐着她喉咙的手,却毫无用处。掐着她脖子的手越收越紧,渐渐地,她的眼前一点一点的开始变黑。

  正当她,手脚的挣扎随着越来越深的窒息感而变得软弱无力时,面目狰狞的百里晟突然放开了她,像扔一块破布一样,一松手任由她掉落在地上,捂着喉咙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甄夫人坐在地上,面无人色的看向一脸乌云密布的百里晟,边用力的咳嗽便问他:“你这是何意?”

  百里晟冷冷的扫了她一眼,“何意?今日你做过些什么,说过些什么?莫非还要我来告诉你不成?”

  甄夫人有些不服气:“我做了什么,不过是怂恿着陆景烁那老东西去杀了傅凌云的妻子而已呀?难道我做错了?”

  话未说完,便被他一脚踹在肚子上飞出了一丈开外,捂着肚子痛苦的打着滚。百里晟不打她的脸,只捡些表面看不到伤痕的地方来打。

  “不过是叫他杀了傅凌云的妻子,而已?”百里晟眯着眼睛一字一顿的反问道“何时我们之间发号施令的人换成你了?”

  甄夫人闻言,自知理亏,狼狈的从地上撑坐起来,低头不语。她承认她今日怂恿陆景烁去杀楚青若是出于私心,她想借老狗的手为自己的儿子报仇。

  百里晟背着手慢悠悠的走了到她的面前,又是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脚踢在了她的胸口,甄夫人再也承受不住,“噗”一口鲜血喷在了地上。

  百里晟嫌弃的看了她一眼,凉凉的说道:“我警告你,再有下一次,擅自指使老狗,我便叫人放干了你的血!”

  甄夫人趴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用气若游丝般的声音应道:“我知道了,下次不敢了。”

  百里晟冷哼一声,扬声喊来了甲方:“把她送回去,小心别让老狗发现了。”

  甲方应声一把扛起了甄夫人,匆匆离去。

  她走后,百里晟满肚子火气,这贱人,竟敢瞒着他挑唆老狗暗杀楚青若!听到王府的暗探来禀报这件事的时候,他就忍不住怒火中烧,恨不得当场要了这贱人的性命!

  要不是她现在对自己还有用,按自己以往的脾气,早就命人放干了她的血!百里晟安慰自己道,定是这贱人不听自己指挥,险些坏了自己的计划所以才会如此恼怒的。

  送过甄夫人回王府的甲方回来以后,望着百里晟所在的屋子,面色沉重,若有所思。

  “乙方!”百里晟在屋内唤道。

  “属下在!”

  “明日你骑一匹快马去拦截王府派出去暗杀付凌云妻子的杀手,做的干净点,别让老贼看出端倪!”百里晟斩钉截铁的吩咐道。

  乙方不解:“爷,这是为何……”

  一记眼刀飞过来,“叫你去你就去,莫要多问!”

  乙方委屈的挠挠头:“哦!”

  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甲方,不禁眯了眯眼睛,傅凌云的妻子,楚青若?果然自己的猜测是对的。看来此女对爷的影响不小,自己该好好盘算盘算了,看样子留着她迟早是个祸害啊……

  甄夫人被甲方扛着,由密道悄悄的送回了金阳王府她的房中,像甩麻袋一般被甩在了床上的甄夫人,一动也不能动的躺了半天才缓过劲来,咬牙切齿的忍着痛换过了衣裳以后,唤了丫鬟进来伺候着她早早的睡下。

  楚青若,你这个小贱人,我如今所受的所有的罪,有遭一日若是你落入我的手里,我定要你加倍的偿还!

  隔了几日,连着几天都病恹恹的甄夫人正由丫鬟伺候着无精打采地用着早点,就听门外婆子回报:“夫人,晟师爷来看您了。”

  甄夫人心头一凛,拿着筷子的手也抖了抖,“咳,请他进来吧。”

  百里晟今日穿着一袭浅蓝色丝缎长袍,腰间束这一条深蓝色祥云团花腰带,腰里挂着一块白玉方形无字牌。白色锦缎暗云纹绸裤,衬的他两条腿笔直修长。

  配上他英俊如刀刻的五官,脸上又挂着暖如春风的微笑,端的是一派人畜无害,风流倜傥的清贵公子模样。

  一路走来,不知多少丫鬟对着他痴痴的张望,几乎要醉死在他那两颊因笑容而浅浅浮现的梨涡里。

  可只有甄夫人才知道这一副看似温润如玉的皮相下面,藏着的是如何的心狠手辣,冷血无情的灵魂。

  “堂姐,听说你昨晚身子不适,怎么样可有唤过府里的大夫来给你瞧瞧?”百里晟拳拳关切的问道。

  甄夫人扯了扯嘴角,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有劳堂弟费心了,我无甚大碍,无需看大夫。歇一下就好了。”

  两人装作若无其事的闲话着家常,百里晟趁着小丫鬟去为他添置碗筷的时候,压低了声音对她说:“从现在开始,你要尽快的挑唆老狗起兵造反!”

  甄夫人垂下眼帘,轻声的嗯了一下,端起勺子喝了一口粥。

  小丫鬟拿来了新的碗筷,刚要给百里晟放上,就见他已经站了起来,对着甄夫人微微点了点头:“堂姐既然不舒服,那就多歇息歇息,我就不打扰堂姐了。”

  甄夫人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背着手离去的背影,手里的勺子不知不觉啪的一声断成了两段。

  小丫鬟惊恐的上前来,赶快为她取下断裂的勺子,又拉起了她的手,翻过来覆过去的查看,确认了一下没有伤口后,这才放心的从新拿过一只勺子放在她的面前。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