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歪打正着

第一百一十一章 歪打正着

  傅凌云带着连枫徐勇,按着叶殇留下的暗号,一路赶到了位于芸桑国和大炎交界的安塘。安塘隶属大炎治下的泰安郡,是一个典型的南方水乡,此地河道发达,山川重叠秀丽。

  傅凌云与连枫徐勇进了安塘县找了一家不起眼的小客栈走了进去,店小二见有客人来到,立马热情的迎了上来。“客官,您是要吃饭啊,还是打尖儿?”

  连枫笑着回道:“先吃饭后打尖儿。”说话间,三人找了张偏僻的桌子坐了下来。

  徐勇坐下后便四处的张望,终于被他在角落的墙角之处发现了叶殇留下的暗号。

  “爷,你看这儿。”徐勇小声的对傅凌云和连枫说道。

  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果然墙角画着一片小小的黑色叶子。

  傅凌云故意漫不经心从筷筒里抽出几双筷子,一边压低了声音说道:“看来就是这里没错了。我们在这里住上几日,看看这里有没有老贼假冒朝廷旨意设立的招兵处。”

  连枫刚要说话,就见小二满面笑容的走了过来:“三位客官要吃点什么?”

  徐勇习惯性张嘴就要说来上好的牛肉二斤,却被傅凌云按下:“小二,三人三碗面。”

  小二的笑容有些淡了:“三碗面是吧?好嘞,您等等,一会就来。”

  连枫被他的现实逗笑了,低声说:“徐叔,你顿顿都吃得上好酒好肉的,一会儿去从军,谁信啊?”

  徐勇眼睛一瞪:“从什么军?和老子吃饭又什么关系。”

  连枫失笑:“徐叔,我们要想办法混进反贼的军队里,你想一般的人,若不是穷的揭不开锅了,谁会愿意拿命去换钱?”徐勇恍然大悟。

  不一会儿面来了,三人草草用过之后,让小二带路领进了大通铺。小二走的时候那不屑的小眼神,让他们三人暗笑了一把世态炎凉。

  次日三人洗漱后,便分头在县里打探金阳王私设的招兵处。

  徐勇和傅凌云、连枫分开了以后,在安塘县南面的大街上漫无目的走着。忽然前面来了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一见到他便两眼放光。

  “兄台!”

  徐勇看了看四周,叫谁?我?

  “嘿嘿,兄台,没错,就是叫你!”高瘦的男子把他那瘦的就跟脱了毛的猴子脸,往徐勇面前一凑,露出一口满是黄渍的牙,对着他一咧嘴。

  徐勇一阵光火,蒲扇大的巴掌想也没想就往他的脸上糊了上去,推开了这张臭气熏天的脸。“干什么?找揍啊!”

  猴子脸也不生气,嘻嘻笑:“兄台,兄台,别生气,听我说。”

  徐勇把眼一瞪,“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猴子脸鬼鬼祟祟的看着了眼四周,套着他的耳朵说道:“兄台,想挣钱吗?”

  徐勇嫌弃的掏着耳朵,刚想挥手给他一巴掌,却被他的话给吸引了:“挣钱?想啊,怎么挣?莫非你有活路?”

  猴子脸见他搭腔了,这才得意的拉着他到路边,不再鬼鬼祟祟的套着他耳朵说话,反而堂堂正正的说起话来了。

  “我说这位兄台,我看你这身板,这腱子肉,是个练家子吧?”猴子脸捏着徐勇胳膊上肌肉,嘴里发出一阵惊叹的啧啧声。

  徐勇眼珠子转了转,故作自豪的的一拍胸脯,“小时候跟师傅学过两招,走江湖是管用了。”

  猴子脸闻言顿时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哎哎,真是没见过世面,这身板,走江湖干嘛呀?那能挣几个钱?”

  徐勇故作不解:“难道你的活路能挣得更多?”

  猴子脸一脸了不得的样子:“那是啊,肯定比你走江湖耍把式挣得多多了。”

  “多多了是多少?”

  猴子脸压低了声,用手悄悄在底下比了个二,“这个数一天!”

  “二两?”徐勇憨憨的问道。

  猴子脸啧一声,把手指一收,“真是个没见识的,是二十两!”

  徐勇这下是真的大吃一惊,二十两一天,什么活计这么挣钱?一般的村子上三四十两就可以买一个一进的院子了。

  猴子脸得意的看着他吃惊的表情,徐勇问他:“到底是干什么的,这么多银子一天?”不会就是拉去从军的吧?

  猴子脸一勾他肩膀:“怎么样,就说你干不干?想干的跟我走,到了你就知道干什么的了,不偷不抢,就凭你师傅教的那两招!”

  徐勇沉思了一下,“那,还要人吗?我还有两个兄弟,能一块儿去吗?”

  猴子脸大喜:“成啊,他们身手怎么样?”

  “比我好。”

  猴子脸一拍大腿,“成,一块儿叫上吧!”

  徐勇为难:“他们两都出门找活计了,能不能明日我带着他们一块来寻你?”

  猴子脸想了一下:“行,明日晌午还是这儿,你带他们一块儿来吧。”

  等到了晚间,徐勇、傅凌云和连枫三人回到了客栈,照样的找了个偏僻的小桌子,老样子三碗面,边吃便压低声音说着今日各自打探的结果。

  连枫和傅凌云都一无所获,唯有徐勇遇上的事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三人决定明日一起去看看。

  到了第二日晌午,约好的时间,徐勇领着傅凌云和连枫,到了昨日遇到猴子脸的那条街上等着。

  不多时,猴子脸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围着傅凌云和连枫转了两圈。

  拉过了徐勇悄悄问:“就这两个?行不行的?”一个长得跟小白脸似的,另一个看着也干瘪,“你确定他们两身手比你还好?”

  徐勇点点头,猴子脸无奈了,“好吧,万一扛不住死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哦。”

  三人跟着猴子脸在巷子里,七弯八转的绕来绕去,就在徐勇快要忍耐不住想揍人的时候,前面的路忽然开朗。

  四个人来到了一片开阔的平地,看着像一个晒谷场,一辆前后都用黑布遮的严严实实的马车停在了中间。

  走到了马车前,猴子脸敲了敲车门,三长两短,是暗号。

  马车的门从里面往外推开了,走出来一个五十开外的光头老汉,满脸褶子,左右太阳穴上还各贴着两块狗膏药。偻着腰,两手插在袖子斜倚在车门框上,斜着眼看着猴子脸身后的傅凌云三人。“今儿就这仨?”

  猴子脸点头哈腰的陪着笑脸:“六爷,别看今儿人少,可这三个可是深藏不露的练家子。”

  光头冷哼了一下,站直了身子:“咱们这儿最不缺的就是练家子,好了好了,别废话了,上车吧!”

  随手扔了一小锭银子给猴子脸,猴子脸接住连声道谢,转身对傅凌云他们说道:“上车吧,这是六爷,你们跟着他走就是了。”

  徐勇故意傻乎乎的跟他道了声谢,带头爬上了马车。傅凌云和连枫对视了一眼,也跟着爬上了马车。等他们三个坐进了马车之后,咔塔一声,六爷从外面锁上了马车的车门。

  连枫一急想要上前去拉门,却被傅凌云拦住:“稍安勿躁!”

  愤愤的一屁股坐下,连枫回过身又去推窗户,发现窗户竟也是钉死的!三人对视,看来这其中大有文章啊……

  马车颠簸了大约有半个多时辰,忽然停了下来。六爷打开了车门,刺眼的阳光一下子照了进来,使他们三人同时抬手挡了挡阳光。

  “打打,快打,加油!”一阵喧嚣的加油声、喝彩声传入了他们的耳中。

  徐勇首当其冲的下了马车,只见眼前是一个荒废了的采石场。采石场的中间,用一人多高的木栅栏围了起来,透过木栅栏的缝隙,他们看见里面一群光着膀子的汉子围着一个像擂台一样的四方台子,大吼着:“打他,打他,打死他!加油!”

  更有人高声的吆喝着:“来来,快下注,快下注,一赔三啊,百胜将军已经连赢五场了啊,有不服气的自己上去打啊,爆了冷门一赔十啊!快下注,快下注,下一场就要开始啦!”

  三人诧异,叫六爷的光头看着他们不解的表情,嗤笑着对他们说:“看见没有,打擂台,能在台上坚持住一日不被打下来,一天,二十两。”六爷伸出两根手指翻了翻。

  傅凌云、连枫和徐勇心里大失所望,原来就是打黑拳呀,还以为和金阳王的招兵有什么关系呢,白跑了一趟。

  六爷见他们三人脸上都流露出不愿意的神情,不禁有些恼了:“怎么?不愿意?”

  三人不理会他,不约而同的转身就要走,六爷恼羞成怒,高喊了一声:“弟兄们,有人要坏了咱们的规矩怎么办?”

  就见木栅栏门里走出来一个光着膀子,身材高大,一张刚毅黝黑的国字脸上留着浓密的络腮胡子,两只眼睛像铜铃一般的汉子领着几个人走了出来。“谁他娘的敢在这里撒野?”他身后跟着的几个同样光着膀子的汉子一个个的摩拳擦掌,把手指捏的咯咯作响。

  徐勇顿觉的火气窜上了头顶,忍不住便破口大骂:“去你娘的规矩,老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特娘的哪根葱,敢管老子?”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