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不打不交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不打不交

  络腮胡子闻言却咧开嘴,露出了白森森的牙,笑了:“嗯,这个不错,有点血性!”

  他身后的汉子们也笑了:“就不知道一会儿会不会哭爹喊妈!哈哈哈!”大伙都哄笑了起来。

  徐勇怒不可遏,刚想要冲上去,却被连枫拦住了:“徐叔,块头大不代表功夫好,不如先让我去会会他?”

  徐勇乐了,连枫的功夫是以巧取胜,灵活多变,最能消耗敌人的体力。和傅凌云对视了一下,见他微微点了点头,便不再做声,退到一边。

  连枫脱了碍事的长袍,卷起了袖子,笑着对络腮胡子说道:“大胡子,和你打不用我叔亲自动手,小子我就够了。”

  络腮胡子身后的汉子们又发出一阵哄笑:“小子,你的腰还没老大的胳膊粗,一会儿折了咱可没法赔啊!哈哈哈!”

  连枫也不怒,依旧笑嘻嘻的说道:“大胡子,一会儿你要是能打到我的腰,就算我输,怎么样?”

  络腮胡子怒了:“小子猖狂!”虎虎生风的一拳便对着连枫的头上砸了过来。

  连枫也不闪躲,反而顺着他的拳风迎了上去。络腮胡子之间眼前人影一闪,连枫那张嬉皮笑脸的脸竟然凑到了他的面前,还伸手轻轻的用手指点了一下他的咽喉。

  络腮胡子和他身后的大汉们都脸色大变。

  这只是一根手指,若是一把刀,络腮胡子此刻已是一个死人了。

  你来我往的过十几招之后,络腮胡子依旧没有碰到连枫,他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大喝了一声双手往里一抱,想要抓住眼前灵活的像猴子一般的连枫,却又被他蹲下身,从他的两腿间就地一滚,滚到了他的身后。

  连枫躺在地上抬起脚对着络腮胡子的屁股上就是一脚,把他踢得往前冲了好几步才稳住了身形。

  连枫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无趣的说道:“算了,不打了,没意思。”

  一旁原本有些得意洋洋的六爷见状,脸色大变,挥着手喊道:“你们还站在那里什么,一起上呀!”

  络腮胡子身后的大汉闻言正要上前,却被络腮胡子一把拦住:“住手!人多打人少算什么好汉,是咱技不如人,没话可说。”说着对着连枫一抱拳:“小兄弟,年岁不大,身手倒是不错,咱技不如人,认输了。”

  络腮胡子的一席话让傅凌云和徐勇肃然起敬,连枫也收起脸上的嬉皮笑脸,认认真真的抱拳做了个揖:“大胡子,敢做敢当,气度让人心生敬佩,是小子出言无状,失礼了大胡子,小子在这儿给你赔罪了。”

  络腮胡子闻言面露尴尬,连连摆手:“哪里话,哪里话,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也请你们见谅!”

  徐勇哈哈大笑:“我说你们也别客气来客气去了,咱们是不打不相识,要不这么着,咱找个地方咱喝几杯去?”

  络腮胡子还未发话,身后的汉子们便嚷了起来:“这主意好啊!,不打不相识,走喝几杯去!”

  “是啊,是呀,张校尉,喝几杯去!”

  张……校尉?傅凌云同徐勇连枫对视了一眼。

  徐勇会意,上前一拍胸脯:“走,今晚咱爷们不醉不归!”

  站在一边被情况急剧反转弄得莫名其妙,又极度不赞成的六爷,跳着脚拦阻他们:“哎哎,张爷!你不能……”

  络腮胡子呵呵一笑:“好!走!”不顾六爷的拦阻,抬手拉开了木栅栏,带着傅凌云徐勇连枫打不得走进了采石场内的几个简易的棚子内。

  走进了棚子,傅凌云和连枫四处环视了一下,徐勇笑着对络腮胡子介绍:“我叫徐勇,这两个是我的侄子,徐云,徐枫。”

  络腮胡子对他们一抱拳:“我叫张虎,幸会!”

  傅凌云和连枫也抱拳:“张叔,幸会!”说话间,几个大汉一人手里拎着两大坛的酒走进棚子,张虎徒手敲开了一坛酒,扔给了徐勇,徐勇笑着扬手接住。

  另外几个汉子也学着张虎的样,徒手敲开了酒坛子的封泥递给了傅凌云和连枫。

  张虎指着这几个大汉说道:“这个光头叫阿牛,这个脸上有疤的杨成,你叫他刀疤就好了。”

  转头又指着棚子外刚走进来的几个说道:“这个是胖子,他叫姚青。”一个一个介绍过以后,对徐勇说:“来闲话少说,先走一个!”

  徐勇:“好!”

  众人大大的喝了一口以后,一抹嘴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傅凌云见火候到,便开口问:“张叔,这里是做什么的?”

  张虎:“哎,这你们就别问了。你们啊,喝完酒就走吧。知道的越少越好。”

  傅凌云想了想:“张叔,不瞒你说,其实我们是来投军的,老家发大水没活路了,听说朝廷在招兵买马,咱们叔侄仗着自己学过几招,想投了军,谋一条出路。”

  “投军?那你可……”叫阿牛的汉子刚一出声,便被张虎一个眼神给制止住了。

  “大侄子,投军啊?那你可找错地方了。这儿啊,是城里一个开赌坊的大老板设的一个打黑拳的擂台。你要想挣钱啊,凭着你们的身手到可以去试一试。”

  徐勇见状也打起了哈哈:“说啥扫兴的话呢,这孩子就想着当将军,那将军可是那么容易当的?来,张兄弟,甭理他,咱们喝酒!”

  张虎眼神微亮,随即顺着徐勇的话:“哈哈哈,大小子嘛,都这样,哈哈哈,好,喝酒!”

  酒过三巡,棚子里所有的人都带上了几分醉意,趁着酒兴,张虎悄声问徐勇:“哎!老徐,你那两个侄子,这个小的身手我见识过了,不错!是个厉害的。那个想当将军的,身手怎么样啊?”

  徐勇醉眼朦胧的竖起大拇指:“他呀,是这个!”

  “哦?那你呢?”

  徐勇一听问到他了,一个激灵站了起来,摇晃着身子嚷嚷着:“哎~要不咱比划比划,你自己亲眼看一看,怎么样?”

  棚子里顿时群情激动:“好,比划比划!”

  徐勇晃着身子看了傅凌云一眼,傅凌云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转头笑着问:“你们哪个来?”

  “我来,徐叔,得罪了!”说话的是脸上有刀疤,二十来岁,个子不高却有着一身似铁打的肌肉。徐勇记得张虎管他叫刀疤。

  “好说好说,刀疤兄弟,请!”徐勇拉开了架势,刀疤也不客气,劈手就上!过了十几招之后,徐勇故意卖了个破绽,趁着他长拳直攻的时候,两手虎爪反扣,把他的一条胳膊反拧到了背后。

  “哎哎哎,我认输,我认输,徐叔轻点,手要断了!”徐勇哈哈一笑,放开了他的胳膊,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小子,身手不错!”

  张虎也哈哈大笑:“打输了的罚酒!”

  刀疤活动一下胳膊:“嘿嘿,愿赌服输,罚酒就罚酒。”说着拎起一坛子酒咚咚咚的大口喝了起来。

  大家伙儿喝彩:“好!”

  张虎笑着看向傅凌云:“怎么样,大侄子,你也来露两手?”

  傅凌云扬起一脸单纯的笑脸:“好!谁来?”

  除了傅凌云和连枫以外,个子在一众人中算是最小,年岁看着和连枫产不多大的阿牛站了出来,对着傅凌云诚恳的一拱手:“徐兄弟,请赐教。”

  傅凌云谦虚的回礼:“不敢,阿牛兄弟,请!”

  阿牛等他话说完便拉开了架势,上来便是一个扫堂腿攻向了傅凌云的下盘。傅凌云往后轻轻的往后闪了一步,足尖点地,一个跟头翻到了阿牛的背后,阿牛的反应也是快,未等他站稳,反身凌空又是一脚,却被傅凌云横手一记,格挡住了,顺手便抓住了他的足踝往后一拉,阿牛便摔倒在地。傅凌云又顺势弯起他的小腿压在了他的后大腿上,令他动弹不得,不得不大叫:“我认输,我认输。”

  除了徐勇和连枫,所有人都惊呆了,阿牛的功夫是他们中最好的,竟然在这个唇红齿白,长得像奶油小生一般的青年手里连两招都没走过!

  太惊人,两招!

  张虎瞪着眼睛,微微张着嘴,徐勇见他这幅表情,用手肘悄悄的碰了碰他:“老张,老张,怎么样,我这侄子的身手还行不?”

  众人回过神:“我的那个亲娘哎,这,这身手……”

  张虎合上了嘴,满脸惊讶的指着傅凌云:“这,这,这小子的功夫哪儿学的?”

  傅凌云谦虚的笑道:“小子幼时顽皮,误入深山,家师如山中野人,不知其姓名。”

  连枫听了差点笑出声来,可不是吗,小时候跟着傅凌言学武,傅凌言整日带着他们进深山老林,一待就是几个月,茹毛饮血,整天和老虎狗熊打架,可不就跟野人似的吗?

  少爷自成了亲以后,还学会面不改色的说瞎话了!淘气!

  “哦,隐世高人,你小子造化大呀!”张虎毫不怀疑,爽朗的拍了拍傅凌云的肩膀,微带几分羡慕的说道。“好了,今日大伙儿酒也喝得差不多了,六爷!”

  六爷一脸牙疼的跑进棚子:“我在,张爷,您吩咐。”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