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深入虎穴

第一百一十三章 深入虎穴

  “咱们酒也喝够,六爷,麻烦你把徐兄弟他们送回去!”

  “啊?哎,好的吧……”六爷先是吃惊,后又无奈的应道。

  徐勇见状站了起来,一抱拳:“多谢张兄弟的这顿酒,那我们就告辞了,高山流水,咱们有缘再见!”说完便带着傅凌云和连枫一起离开了采石场。

  仍旧是那辆遮的严严实实的马车,一路把他们直接送回了客栈。看着马车走远后,连枫说道:“少爷,徐叔,依我看,那张虎就是那招兵的主事!那个采石场就是招兵的地方!”

  傅凌云点点头:“正是!”

  徐勇不解:“你们是怎么看出来的?老子怎么什么都没看出来?”

  连枫对天翻了白眼:“徐叔,你以为他们开擂台打黑拳下赌注是为了什么?”

  “挣钱啊?”

  连枫觉得自己一口老血就要喷出来了:“就那几十号子人下的注能挣几个钱?真要赚这个钱不会把擂台摆在城里,不是下注的人更多,赚的更多?”

  “额……有道理,然后呢?”

  “然后我猜,赌输了欠了钱的,便会有人怂恿着他去给金阳王从军,不仅能还上赌债,而且以后还能挣到荣华富贵!”

  徐勇不服气了:“这样的招法,要招到哪一年去才能组成一支队伍?”

  傅凌云一针见血:“这里招的是将领!”

  连枫接上:“对,所以才要摆擂台,试试身手。我估计大批量的大头兵一定另外有地方在招,只是我们还没有找到而已。”

  傅凌云转过头,看了看身后这家毫不起眼的客栈,意味深长的说道:“不,也许已经找到了。”

  果然,正如傅凌云所料,第二日便有几个官差打扮的人的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客栈,店小二面脸堆笑的迎了上去:“几位官爷,今日又来招兵啊,来来来,先坐下,喝杯茶。”

  为首的官差细高个,三角眼,塌鼻子,黝黑的脸上高高的颧骨,整个人看上去嚣张跋扈,刁钻刻薄。“去去去,把这皇榜贴上,你们客栈爷要征用几天。”

  小二哭丧着脸:“官爷,又征用呀,前几日征兵,小店已经损失了好几天的生意,再征用小店就要关张了呀,官爷,求求你,行行好,要不您上别处招兵去吧!”

  三角眼把眼一瞪,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一拉手里的差刀:“怎么?我们奉旨招兵,你要违抗圣旨?”

  小二连忙跪下,面无人色:“小的不敢,小的不敢。”

  三角眼把刀一收,一旁的官差咣一声扔了一面锣在桌上:“去,老样子,到门口吆喝去!别偷懒,爷几个在里边盯着你呢!”

  小二心不甘情不愿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拿起桌上的锣,一边嘀咕一边往外走:“每次来招兵都要叫我去吆喝,我是店小二,又不是当差的……”

  三角眼拎起一脚踢在小二屁股上:“你小子嘀咕什么呢,快去!”

  小二捂着屁股:“哎呦,小的这就去。”

  小二贴上了皇榜,众人围观,只见黄榜上赫然写着: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天下承平既久,然为防邪气滋生,鬼魅魍魉之辈起于边远。天意下旨,荡魔扫邪,内安国、外定邦,祸乱朝纲,犯我疆土之辈当具为齑粉。故招募勇兵十万,天下有志之士,皆可投王师,清朝纲,护国土,为天下苍生扫荡涤清天下,肃清六合,使我朝百姓长治久安,大炎永立乾坤。

  钦此!”

  小二贴完了皇榜,站在大太阳底下有气无力,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锣:

  “哎!大家注意啦,朝廷招兵,一人从军,全家减税,三年兵役,良田五亩,五年兵役,良宅一间,十年兵役,全家无忧!哎,都来看一看啊!”

  傅凌云、徐勇和连枫在客栈内暗暗观察着,只见大通铺内有不少人陆陆续续的走了出去围观,更有不少人看完了皇榜听完了小二的说辞后,激动万分的议论着:

  “这儿又来招兵了,我就听人说啊,这儿招兵的待遇是最好的,签三年的打完仗回来可以去领五亩地,五年的回来给一个一进的院子,十年的回来房子和田都有而且全家的赋税都免了。”

  有好事者高声问:“那要是回不来呢?”

  众人哄笑:“是啊,战死了,要是回不来呢?”

  “回不来家人也有保障了呀!一条命换全家后半辈子享福,值了呀!”

  傅凌云、徐勇和连枫无声的笑了,那几个估计都是老贼招兵的托儿,只有真正上过战场的人才知道,国家每一寸的疆土都是将士们用一条条鲜活的生命,血肉捍卫出来,那里就是个九死一生,生还的几率是小之又小。

  即便是在没有战争的时候也是需要将士们剿匪、救灾,营救百姓的性命,守卫百姓的家园,一样会有流血牺牲,只是比起战场上存活下来的几率高了那么一点点而已。

  军人,那可不只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一个称呼或者一种头衔而已,它既是一种荣誉,也是一份需要将士们不顾一切,赌上自己的性命去维护的责任!

  老贼如此的假借圣旨,欺骗百姓跟着他上战场谋反,真是其心可诛!

  然而,确实有不少人因为这些优厚而又诱人的条件心动了,跃跃欲试的问道:“那在哪儿签字画押?”

  立马有人指路:“官差就在这家客栈里!”

  人群纷涌而至,三角眼和其他的几个官差笑得见牙不见眼,连连喊道:“哎,排队排队啊,一个个来,这儿签过字画过押了的在门口等着。”

  说着朝一个胖胖的官差使了个眼色,胖官差站起来走到门口高喊了一下:“画完押的上这来!”

  傅凌云、徐勇和连枫三人互看了一下,一起走了过去,默默地排进了队伍。

  很快轮到了他们,等问过姓名年岁,签过字画过押之后,三人手持着官差发给他们从军的票据走到门口。傅凌云和徐勇将他们手上票据交给了连枫,连枫看了看四周无人注意,便把三张票据细细的折好收在了里衣的夹缝里。

  这可是金阳王征兵的证据,可得要好好收着。

  快要日落西山的时候,客栈的门口不知不觉的已经站满了征召来当从军的人。胖官差拿着花名册点过了人数之后,向三角眼禀报:“老大,总共一百三十五人,你看是现在就带他们过去呢?还是等晚间他们自己来接?”

  三角眼眼珠子转了转:“未免夜长梦多,你现在就带几个人把他们送到军营去吧!”

  胖官差应下,一挥手除了三角眼以外,其余的官差都随着他一起领着从军的人慢慢的走向安塘的另一个方向……

  苦苦等候着傅凌云归来的楚青若,每日里望眼欲穿。

  尽管早已经知道了牢里的那个并不是真正连枫,但得了傅凌云暗中的关照,她必须要每隔一段时间去牢里探望一下傅凌云的“好兄弟连枫”。

  今日又到了探望“连枫”的日子了,楚青若将傅凌云藏在家书中的消息抄在了一张小纸条上夹在了探监的饭菜中。拎起了食盒,没有让家中任何一个人跟着,独自一人去了大牢。

  “连枫!起来了,你家少奶奶又来看你了!”监狱里的牢头和楚青若打过了几次交道之后,知道她是个出手大方的,每一次她来自然也是客气万分。

  昏暗的牢房里,一个身穿白色囚衣披头散发的男子正惬意的躺在草腿上抖着脚哼着小曲。听到牢头的喊话,立马翻身坐起。

  楚青若拎着食盒,举止优雅的抬脚跨进牢房,“连枫,我来看你了。”

  “连枫”闻言站了起来,接过她手里的食盒大声说道:“少奶奶,又是你来看我啊?我爹好不好?”压低了声音又问她:“傅夫人,少将军有没有消息?”

  楚青若点点头,指了指食盒,然后也大声的说:“是啊,又是我来看你,连叔他挺好的,你不用担心他。这些吃食就是他让我带给你的!你快趁热吃了吧!”悄悄移步到牢门口,替他把着风。

  “连枫”把食盒放在地上,抽出一双筷子,飞快的在碗里翻动着,很快便在一碟子花生中抽出了一张纸条,迅速的看了一眼,然后揉成了个团扔进了自己的嘴里。

  放下筷子之后,对楚青若说道:“少奶奶,带来的东西太多了,我有些吃不完,要不你拿去请牢头们也尝尝?”

  楚青若知道他看完了消息,放下心来:“好!”

  走出了充满污浊秽气的大牢,楚青若拎着空食盒,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他走了已经有二十多天,这封家书还是在半路上写的。也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到安塘,安塘的形势到底怎么样,他会不会有危险?

  她从没有像这一刻那么痛恨自己不会武艺,如果她能像韩灵儿一般有一身好武艺,那她便能随着他一起奔赴战场,与他一起共同进退了。

  就在楚青若一路走一路想着心事的时候,一辆豪华的马车经过了她的身边。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