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张机设阱(一)

第一百一十四章 张机设阱(一)

  “小姐,你看,这不是傅少将军新婚的妻子吗?”马车里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什么?在哪里?”紧接着一只雪白如玉,漂亮的不像话的手掀起了车帘,一个带着帷帽的姑娘往车窗边微微探出了头,往车外的街上看了一眼。

  原来车上坐着的是被曹秀莲毁了容的柳玉琴,她愤愤的放下车帘,“这个贱人!”

  原本是天之骄女的自己,如今不仅被毁了容,而且可以成为自己依仗的弟弟也被这贱人的妹婿活活的打死了。

  如今她和母亲在国舅府的地位是越发的没着落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这个贱人所赐!

  凭什么她过得戚风惨雨,这个贱人却能十里红妆,风光大嫁,而且嫁的还是她心心念念的傅凌云!

  柳玉琴怒气冲冲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怒不可遏的扯下了头上的惟帽,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她讨厌这个惟帽,整天把自己遮得不见天日,想想当初无论她走到哪里都有一片的赞叹声,都有为她的美貌所拜倒的男人的眼神。可如今,只有这顶惟帽还能维系着她仅存的自尊,想想就觉得可恨。

  在屋子里烦躁的走来走去的柳玉琴觉得,自己现在急需要发泄,抬眼看见桌上放着一个瓷瓶,想也没想就把它拿起来,狠狠的往地上摔了下去。

  随着瓷瓶的碎裂,柳玉琴觉得自己心里的那团火更加的旺盛了。

  “哎呦,玉琴,你这是怎么了?谁惹你了?”门口突然响了一声慵懒的声音。柳玉琴举着一面铜镜吃惊的回过头看向门口的来人。

  一双穿着精致而又昂贵的绣花鞋的脚跨进了房门,柳玉琴见是她,不由得放下了铜镜,悻悻的对她施了个礼:“金阳郡主金安。”

  陆琇莹嫣然一笑,上前一把扶住了她:“怎么还叫我金阳郡主呢?我们不是说好做好姐妹的吗?怎么几日没见到,你又和我生分了?”

  柳玉琴有些不好意思:“是我气糊涂了,请姐姐见谅。”

  陆琇莹笑着拉过她的手一起坐在了桌边:“好了,快告诉姐姐,你到底为了什么生气?”

  柳玉琴咬牙切齿的说道:“还不是那个贱人楚青若!”

  “楚青若?是谁?官吏的女儿吗?本郡主替你去教训她!”陆琇莹仗义的说道。

  “她要只是个是官吏的女儿就好咯!她是傅凌云新过门的妻子!”柳玉琴有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

  “什么!”陆琇莹瞬间脸色变得铁青,原来他的妻子叫做楚青若!很好!她正愁找不到她呢!“你和她有何仇怨?”

  柳玉琴一听,就像炸了毛得猫一般跳了起来:“有何仇怨?姐姐,你道我脸上的疤是怎么来的?”

  “她竟敢出手伤你?”陆琇莹吃惊。

  “不中亦不远矣!还有,你道我的弟弟是哪个害死的?”

  “难道又是那贱人楚青若?”陆琇莹更吃惊了。

  柳玉琴捏紧了拳头,后槽牙咬得咯咯作响:“是她的妹婿将我弟弟活活的打死了!”

  陆琇莹见她如此,心生同情,同仇敌忾的拉着她的手:“妹妹,别生气,姐姐给你出头!”

  柳玉琴闻言大喜:“真的?”

  陆琇莹一脸坚定的点了点头:“嗯,你父亲虽然受了我父王的拜托,安排我住在你们府上。可是你我性情相投,情同姐妹。你们家遭受了如此的欺凌,我这个做郡主的姐姐怎能袖手旁观!”

  柳玉琴感激涕零的看向她:“姐姐!”

  “这样,你过来,我跟你说……”陆琇莹套着柳玉琴的耳朵一番窃窃私语,柳玉琴的神色顿时亮了起来……

  *

  礼部尚书莫康年的府中张灯结彩,灯火辉映,今日是莫康年最疼爱的小女儿莫淑芬及笄的日子。京城有名望的闺阁小姐,世家公子,名门贵妇都被请来观礼。更有不少大小官吏为了巴结奉承,差了自己的子女前来祝贺。一时间莫府中香衣翩翩,人影簇簇,好不热闹。

  楚青若作为傅家的媳妇和震远将军府的当家人,也受到了热情的邀请,据说还是莫小姐亲自书写的请帖,贴身丫鬟亲自派的帖子。

  楚青若对此甚是不解,她与莫府的小姐一直都无甚交集,若说她邀请大嫂么,她还能理解,大嫂是公主嘛。可她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山长之女,点名邀请似乎有些太过隆重了。

  当她把这个想法说给严妈妈和周妈妈听时,她们则不以为然。她们认为如今小姐也是震远将军府的当家主母了,身份地位自是不低的,人家莫小姐想着巴结巴结也是正常的。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一个文臣,一个武将,各司其职,互不相干,需要巴结吗?

  楚青若深表怀疑。

  可是无奈人家帖子都送上门来了,自是不好拂了别人的一番好意。

  “青若!”楚青若听到有人叫她,抬起头来四处张望,是谁在叫她?

  “青若,你在东张西望看什么呢?”陆亦清站在楚青若的身后,好笑的看着她哪儿都看,就是不知道回头看一看。

  “长筠兄!你也来了?程姐姐呢?”楚青若惊喜的问道。

  “喏,那儿不是吗?”长筠兄自从和程姐姐大婚之后,便如傅凌言附身了一般,程姐姐走到哪儿,他便如一条尾巴一般跟到哪儿。

  见到不远处被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人包围着的程玉娇往这里看过来时,陆亦清快活的像个孩子一般向她挥了挥手。程玉娇对着他莞尔一笑,朝着身边的女人微微点了点头以示礼貌后,便莲步款款的向这里走了过来。

  三人一起边聊边走,进了一座凉亭,凉亭所在之处是莫府荷花池畔边。程玉娇婀娜的走进亭子,见四下无人,连忙靠着亭子的栏杆,毫无形象的瘫坐下:“青若,你也来了,我的天呐,我这头重的快抬不起来了!快,快来帮我摘掉点发簪!”

  楚青若和陆亦清同时笑喷,楚青若故意上前盈盈一拜:“青若见过皇子妃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程玉娇闻言,故意瞪起了眼睛:“好呀,你这小丫头竟然也和我来这一套是吧!”转头对陆亦清说道:“长筠,今晚回去吩咐慕义院子里的妈妈,以后若是这丫头去看慕义,赶紧把院门锁上别放她进了院子!”

  陆亦清笑着回答:“遵命!”

  楚青若哀嚎:“哎?程姐姐你可不能这样。长筠你变了,你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长筠了。”

  程玉娇和陆亦清失笑:“好了好了,不逗你了。”

  “傅夫人!”嗯?又是谁?

  三人一起把目光转向楚青若身后,只见一个身穿桃红短袄下穿葱绿袄裤,头梳两个坠马双折圆髻,长着一张苹果似的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的小丫头。

  楚青若惊讶的带笑问她:“姑娘,你是在叫我吗?”

  小丫头怯生生的点点头:“傅夫人,我们小姐有请。”

  楚青若更惊讶了,给她发了请帖,又单独约见她,她倒是有点好奇了,自己到底是哪里吸引了这位莫小姐如此青睐了。

  “你家小姐可有说寻我何事?”楚青若笑眯眯的问道。

  小丫头咬了咬下唇,有些犹豫,但又似暗暗下了决心一般:“小,小姐没有说,只,只说是请傅夫人过偏厅一叙。”

  楚青若和陆亦清对视了一眼。

  程玉娇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坐直了身子,一派威严的问道:“哦?莫小姐只请了傅夫人一个人去偏厅吗?”

  小丫头的脸色刷一下白了:“是的,只请了傅夫人一个人。”

  她的反应彻底让他们起了疑心,陆亦清沉下脸喝道:“你可知道我是谁?”

  小丫头一脸迷茫的摇摇头。

  楚青若接口道:“他是当今圣上的十一皇子,她是十一皇妃!见到他们你还不行礼?”

  小丫头顿时吓得面无人色,连忙跪了下来:“奴,奴婢不知是十一皇子、皇妃,还请两位恕罪!”这两位若是发起怒来,随时随地都可以打杀了自己。

  程玉娇脸色一缓,换上了和颜悦色的声音对着小丫头微微一笑:“起来吧,不知者不罪。”

  小丫头战战兢兢的谢过恩站了起来,程玉娇又问:“是何人告诉你傅夫人在这里的?”

  他们三人刚刚才走进这个凉亭,怎么那么快便有人寻到此处?

  小丫头被问住了,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这时凉亭外又传来一个声音:“哎?冬儿,你怎么还在这儿,莫小姐让你请傅夫人,你请到了吗?”

  大家闻声齐齐看了过去,只见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女,身穿鹅黄羽纱陵仙装,梳着一个精致的飞仙髻,微圆的脸上上挂着甜甜的笑容,看起来清纯又可爱,只可惜一双透着精明的眼睛破坏了她的这份清纯,使她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虚伪和狡猾。

  “哎呀,小女不知十一皇子,十一皇子妃在此,还请皇子、皇子妃恕罪。”说着便款款的拜了下去。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