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祸起萧墙

第一百一十六章 祸起萧墙

  一声惨叫,杨华华睁大了不可置信的双眼,倒在了血泊里。

  楚青若见状心生愤怒,这郡主如此草菅人命,柳玉琴又一而再,再而三的企图陷害、加害自己,着实欺人太甚!

  陆亦清的龙卫渐渐地寡不敌众。护着楚青若的龙卫一咬牙对她说道:“夫人,你先走,我们来拖住他们。你快去找皇子!”

  楚青若含着泪点点头;“你们都要小心,不行就撤!”

  龙卫感激的一抱拳:“多谢夫人!”说完转身反手一刀,砍倒一个企图偷袭他们的黑衣人,楚青若不再犹豫转身拔腿便跑。

  陆琇莹见状怒喝:“快杀了她,别让她跑了。”几个黑衣人闻言便要去追,却被龙卫死死地缠住,脱不开身。

  楚青若在陌生的莫府内拼命的奔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跑到了哪里,只知道要往有灯光的地方去。不远处渐渐地看见了隐约的灯光。

  心中狂喜,加快了脚步,来到灯光处,却是一座精致的绣楼。

  “站住!你是什么人?敢擅闯我们家小姐的绣楼?”一个十三四岁看着聪明伶俐的小丫鬟插着腰问她。

  上前一把拉着她的手,楚青若喘着粗气:“我,我是震远将军夫人,楚,楚青若。你,你快带,带我去前院,找,找十一皇子,快,我有急事!”小丫头吓一跳,连忙给她带路。

  好不容易七弯八转的来到了之前的凉亭,陆亦清和程玉娇见到狼狈不堪的楚青若,皆脸色大变。

  楚青若打发了小丫鬟快去请尚书大人后,便把事情的发展与陆亦清和程玉娇细说了一遍。

  陆亦清听完之后勃然大怒,好你个国舅千金、金阳郡主!竟敢公然杀害朝廷命官之女!“来人,速将此事入宫禀报万岁,还有,马上请袁统领带上三百御林军守住尚书府所有出口,捉拿柳玉琴和那些黑衣人。”

  程玉娇好奇的悄悄问他:“为何不提那郡主?那郡主到底是哪家的郡主?”

  陆亦清清退了凉亭中的闲杂人等,压低了声音:“前几日我收到消息,金阳郡主悄悄入了京,暂居在国舅府,今日这郡主如此心狠手辣,胆大妄为,必是金阳郡主陆琇莹无疑。青若,还记得当日在郴州我们一路被追杀的事吗?”楚青若点点头。

  程玉娇恍然大悟:“是了,这行事风格果然是金阳郡主。那长筠为何不提呢?外放的皇亲国戚无召不得入京,她此次来京岂不是违抗圣旨?为何不抓她?”

  楚青若:“兄长顾虑的对,若是此刻抓了金阳郡主,只怕金阳王那头便按奈不住要揭竿而起了!”

  “对,现在柳国舅和金阳王已是一丘之貉,若他们来个里应外合,那对我们就是大大的不利了。所以,青若,若是一会儿见了父皇你只说人是柳玉琴指使人杀死的,只字莫提金阳郡主就是了。”陆亦清小声的嘱咐道。

  楚青若轻笑:“兄长好谋略,自己的女儿为金阳王的女儿背了这么大的锅,如此一来,他们心里以后对彼此只怕也要有隔阂了。”

  程玉娇沉思了一下,唤来了莫府的一个家丁:“麻烦你去一趟威武将军府,请威武将军带上二十亲兵来尚书府候命。”家丁应声而去。

  程玉娇大婚之后,便向皇帝辞去了威武将军的头衔,举荐了熊平接任了威武将军一职。威武将军府远比皇宫来的更近,不多时,熊平便满脸焦急的带着二十威武亲卫匆匆赶来尚书府。

  尚书莫康年也已经面神色凝重的在凉亭内,吩咐下人护卫守好所有的出口。见熊平赶来,连忙站起来见过过礼之后,一众人便随着楚青若去了出事的地方。

  来到了尚书府的湖边,那群黑衣人一早不见了,只留下一地的血迹,和陆亦清的那几个龙卫,还有杨华华的尸体。主谋之人柳玉琴和陆琇莹也早就不见了踪影。

  不久,袁统领也领着三百御林军赶来,将尚书府围了个水泄不通,却依旧没有抓到任何和此案有关的人,无奈之下,袁统领只能抬着这些龙卫和杨华华的尸体入宫复命。

  御书房外

  皇帝面色黑如锅底,看着一地龙卫的尸体:“十一,那柳玉琴当真如此大胆?”

  陆亦清站在台阶下,看了一眼身边低着头跪着的楚青若,仰着头对皇帝行了个礼:“父皇,莫府的小丫鬟冬儿,和河西都令使之女杨华华来请震远将军夫人之时,儿臣和玉娇皆在场,正是如此,儿臣才不放心派了龙卫暗中保护她。”

  皇帝龙颜大怒:“哼!柳廷忠当真是生了一双好儿女!儿子辱了文远的妻妹不够,女儿还要杀了他的发妻!他这是想干什么?想逼着文远造反,毁了朕的江山是吗!”

  陆嘉站在皇帝身侧,一张俏脸沉得如乌云密布一般:“父皇,文远为我们大炎在外舍生忘死的深入险境,若是今日不是长筠机警,派了这些龙卫去保护青若,只怕今日儿臣再也无颜回到夫家面对傅家老小了。”说罢低下头轻轻泣噎起来。

  “嘉儿莫哭,朕看这柳廷忠的国舅啊,是做到头了!”皇帝心疼的拍了拍陆嘉的肩膀。“来人!立刻去国舅府宣朕旨意,柳廷忠教女无方,致使其女柳玉琴胆大妄为,先是伙同杀人凶犯谋害公主,后又指使杀手杀害朝廷命官之女,更有刺杀震远将军夫人之嫌!

  其所作所为已是国法难容,今削去柳廷忠国舅名号,家产充公,贬为庶民。柳淑妃夺去名号,打入冷宫!柳氏子孙永不得入仕!柳玉琴杀人害命,着大理寺立即捉拿归案,以正国法视听!”

  宣旨太监领旨而去,楚青若、陆嘉和陆亦清一同跪在地上大呼父皇(万岁)英明。

  *

  楚青若逃走以后,陆琇莹和柳玉琴在黑衣人的护卫下,站在湖边静静的看着她们带来的人杀光了陆亦清的龙卫。黑衣人首领在检查过这些龙卫的尸体以后,脸色聚变:“郡主,柳小姐,不好了!”

  陆琇莹不耐烦的撇了撇嘴:“什么事大惊小怪?”

  “他们是皇子的暗卫,皇家龙卫!”

  “什么?”柳玉琴惊叫出声,原本以为他们只是傅凌云派来保护楚青若那个贱人的护卫,杀了也就杀了。只要她们把楚青若一起杀了,再安然的回到前厅。

  反正是杨华华把她带过来的,谁知道她们之间有什么仇怨,杨华华也已经死了,死无对证。她们便可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这件事,从自己身上摘干净。

  谁知道这回非但楚青若没杀掉,让她给跑了,而且柳玉琴做梦也想不到,死掉的这几个护卫竟然是皇家的暗卫!杀了龙卫等同坐实了刺杀皇子的罪名,这,这次真的大祸临头了。

  “姐姐,这,这可如何是好?”柳玉琴面无人色的看着陆琇莹。陆琇莹倒是很不以为然,不就是几个龙卫嘛,杀了就杀了,有什么好怕的。只要她们逃了,光凭那贱人的一张嘴,皇帝绝对定不了她们的罪!

  “玉琴,别慌,我们只要逃出去,以后无论谁问起这件事打死了不承认就是了,谁还能奈何得了我们?”

  陆琇莹抬头看了眼四周,“这莫府还有没有别的出路?”

  “回郡主,有的。这个湖底下和府外的一条小河支流相通,我们顺着水游过去,拆了水底那道铁栅栏便可出莫府。”

  黑衣人首领在来之前,已经把莫府所有可以逃生的路,都打探了个清清楚楚。这条水路,连莫府的人都鲜少有人知道,他还是寻到了当年挖这个湖的老工匠才知道的。

  “那好,我们走!下水!”陆琇莹从小受金阳王的宠爱,无人敢管,野的没边没谱的她,自然上山下海的本事比,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柳玉琴要高得多。

  “姐姐,我,我可不会游水啊!”

  陆琇莹皱了皱眉,“阿大,你带着她过去!”

  “是!”

  千辛万苦的潜水逃出了莫府的陆琇莹,和险些被溺死在湖水中的柳玉琴浑身滴着水,一路小心翼翼的来到了国舅府对面的巷子中。眼看着家门就在街的对面,可门口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御林军!

  这是抄家灭族了?国舅府这就没了?

  那以后她该怎么办?柳玉琴惊得整个人如泥雕木塑一般,就这么在巷子里的阴影中一动不动的站着。

  此刻心里深深的后悔不该听了陆琇莹的怂恿,与她一起谋划了这一场到头来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的计划。楚青若没杀死,反而害得国舅府抄家灭族!

  若是不听陆琇莹的,至少后半辈子她还是个国舅千金,还能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而不是像现在这般狼狈的躲在阴冷黑暗的角落里,瑟瑟的吹着冷风!

  陆琇莹看着她的脸色越发的难看,心中生出些许内疚来:“玉琴,你放心,大不了叫你爹带着全家人上金阳郡去,我让爹认你做义女,以后你就和我一样也是金阳王的郡主,谁也不敢欺负你了!”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