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丢车保帅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丢车保帅

  /

  柳玉琴转头看向她,心里的悔恨因为她的这番言语减少了许多,对啊,她可以想办法找到爹,劝他和陆琇莹一起去金阳郡,等金阳王成事了,他爹还不是照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自己还不是照样金枝玉叶,锦衣玉食?

  柳玉琴的脸色缓和了许多:“姐姐,你说得对,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陆琇莹想了一下:“阿大,我们在京城还有没有暂时落脚的地方?”

  “有,郡主,柳小姐请随我来!”

  片刻之后,陆琇莹一行人来到了一间位于皇都城最贫穷,居住人口最为密集的一片贫民居住的一进小破院子内。

  柳玉琴抱着双臂,欲哭无泪的看着这间四面漏风,房顶稻草稀疏,院子内到处破砖烂瓦,房间里老鼠四窜的屋子。

  这,这是人住的地方吗?她一个堂堂国舅千金竟沦落到要和老鼠住一个屋子吗?楚青若,你这个贱人,都是你害的!若有朝一日金阳王得了天下,我一定要叫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柳玉琴暗暗咬着牙。

  陆琇莹也皱着眉头,嫌弃的打量着这间屋子,搞什么鬼,就给她找了这么个鬼地方?“阿大,阿大!”

  黑衣人首领阿大应声过来:“属下在,郡主有什么吩咐?”

  “马上给晟师爷写封信,把现在的情况跟他说一下,问问他接下去该怎么办,另外叫他千万不要告诉父王。”

  陆琇莹虽然十分的讨厌那看起来又虚伪,城府又深得像只狐狸一样晟师爷,可是在某种程度上她对他的谋略还是很有信心的。至少,父王从几年前,要人没人,要钱没钱,发展到如今兵强马壮到足以和朝廷的人马相抗衡,这个晟师爷确实是功不可没。

  “是,属下这就去写。”阿大应下。

  “等等,让他顺便,顺便再寄点银票过来!”囊中羞涩的日子可真不好过啊……

  终于在小半个月之后,就在陆琇莹和被通缉的柳玉琴窘困的,就快抓老鼠充饥的时候,“救命稻草”晟师爷的回信终于到了。

  陆琇莹兴奋的拆开信函,小心翼翼的抽出里面的银票,哈哈,一千两!这下可以找个像样的地方好好吃一顿,美美的睡上一觉了!

  连忙把银票收进了怀里,打开信细细阅读,不料信里的内容却让她大吃一惊。

  晟师爷在信里隐晦的告诉她,柳国舅这颗棋已经废了,没用了,叫她想办法挑唆柳玉琴和柳国舅为王爷在京城闹事,把京城的局面搅得越乱越好。等这件事做完之后,就不用管他们,丢车保帅!还叫她想办法在事成之后,尽快回金阳郡。

  陆琇莹震惊的一口气看完信函,默默折起收入怀里,走进屋子里心有些不舍的看着因为这段时间艰苦的生活而变得有些憔悴的,此刻睡的正香甜的柳玉琴。

  从小到大,别人只知道她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郡主千岁,却从没有人真正的关心过她到底开不开心,没有人敢和她交心,更没有人愿意当她是朋友,真心实意的待她。

  身边每个人都是带着各种各样的目的接近她,巴结她,奉承她。而柳玉琴是她这一生唯一的朋友,也许唯一一个真正全心全意信赖自己,依赖自己的的朋友。

  也许是因为她和自己一样,虽然出身显贵,可内心却有着同样的孤独,同病相怜的原因吧。陆琇莹看着柳玉琴就像见到了另一个自己,使她忍不住的想要去保护她,帮助她。

  可如今父王就要起事了,晟狐狸说得对,不能在这样关键的时候,被世人抓到父王收留朝廷钦犯的把柄,不然父王的起事就变得名不正言不顺。

  既然这颗棋子已经废了,就要物尽其用,用他们为父王铲除掉一下挡路的障碍也是好的,只是可惜了这份姗姗来迟,而又短暂得如昙花一现的友情了。

  阿大走进屋子,见到陆琇莹难得真情流露的表情,吃惊的止住了脚步。察觉到身后有人来了,陆琇莹又换上了一张倨傲的脸,站了起来,对阿大做了个禁声的手势,走出了屋子,低声的对他吩咐了起来。

  阿大先是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而后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是,郡主,属下知道了。属下立刻就去召集人马。”

  “还有,事后尽可能的……把她救回到金阳吧!”毕竟是她这一生唯一真心相待的朋友。自己终究还是见不得她落得那样的下场,尤其她的悲剧是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只要父王事成了,今后就还她一个荣华富贵的后半生作为对她的补偿吧!

  *

  京郊一个偏僻的小村落里,一间普普通通的农家院子里。昔日风光无限的国舅爷此刻正凄苦的躺在一张摇摇欲坠的破板床上,无力的看着这间四面斑驳的房子,不停地叹气。随着他的翻来覆去,木板床发出吱嘎作响的声音,感觉这张床就快要寿终正寝了的样子。

  昔日府中那群争奇斗艳,想尽办法吸引他注意的妻妾们早已走得一个不剩,就连柳玉琴和柳玉书的母亲都扔下他一个人回了娘家。如今他的身边,只留下一个又聋又哑的看更老头反而不离不弃的照顾着他。

  “啊啊!”看更老头端着一碗,素的连油花都没有飘半点的光面走了进来,对着床上的柳廷忠比划着“吃”的动作,意思是叫他起来吃点东西。

  柳廷忠叹了一口气,坐了起来,接过那碗素的他连看的欲望都没有的面,拿着筷子呆坐在床沿。

  他想不通,怎么好端端的一夜之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呢?那个不孝女不就是去参加了一个贵女的及笄礼,怎么就惹出了这天大的麻烦呢?

  “啊啊!”看更老头见他端着面发呆,忍不住又出声提醒他,快点吃,不然面要凉了。

  柳廷忠感激的看了一眼看更老头,提起筷子吃了一口,素是素了点,可是味道确实非常不错。

  也许是美味的口感激起了柳廷忠的食欲,他三口两口的吃掉了面,满足的打了个饱嗝,伸手把碗递给了老头,对他感激的点了点头。

  看更老头见他吃的香甜,也发出了会心的一笑,端着碗转身打开了房门正要出去,却惊见房门口杵着一个身材高大且蒙着面的黑衣人正抬着手要敲门。

  咣当一声,看更老头惊得手里的碗掉在了地上。“啊啊!”老头回过头冲着里屋喊了两声,柳廷忠闻声披着衣裳走了出来“怎么啦?啊!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国舅爷不要惊慌,在下是金阳王府下护卫,齐三。”黑衣人绕过了看更老伯,向着柳廷忠单膝跪下,看更老头见状放心的走出房间,并反手为他们关上了门。

  “哦,起来吧,不必多礼。”柳廷忠松了一口气,自己如今已经像一条丧家之犬一般,再次见到有人对他行此大礼,显得格外的讽刺。

  “老夫如今已经这般模样了,金阳王殿下还有何吩咐?”柳廷忠经历过这一次人生变故,心中已觉疲惫,别人给的荣华富贵如过眼云烟,说散就散了,皇帝给的是浮云,金阳王给的难道就会长久?

  不会的了,都不会长久的。

  齐三:“国舅爷受苦了,王爷得知国舅爷遭此不幸,特命在下过来接国舅爷去金阳郡。”

  柳廷忠疲惫的摇摇手:“老夫这把年纪了,经不起舟车劳顿,王爷的好意,老夫心领了。”

  “可是,王爷吩咐属下一定要把国舅爷安全带回去!”齐三看着有些着急了。“国舅爷,王爷知道您因为他受了委屈,王爷是个重情义的人,你现在这样他怎么可能坐视不理!”

  “哈哈哈,王爷这话有意思了,什么叫因为他受委屈?老夫家门不幸,出了个不孝女,惹出天大的祸端,这怎么能怪王爷呢?唉……算了算了,这个不孝女,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什么?国舅爷,你,你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吗?你还在以为是柳小姐闯了祸才会被抄家的吗?”齐三假意愤愤不平的一跺脚, “唉……国舅爷,你好糊涂啊!”

  “此话何解?”柳廷忠再傻也听出了齐三话里的意思。

  齐三故作气愤的说道“国舅爷,王爷已经命我等查明清楚了,这件事根本就是皇帝故意冤枉你的!”

  “什么?”

  “国舅爷,我等已经问过郡主了,郡主也可以为柳小姐作证,那个小官吏的女儿根本就不是柳小姐杀死的。柳小姐只不过是叫了那小官吏的女儿把将军夫人引过来,想把她推进湖里然后奚落戏弄一番。

  可那将军夫人和十一皇子似乎是串通好了,故意带着几个龙卫过去挑衅柳小姐,柳小姐气不过与她发生冲突,混乱中,那将军夫人命人杀死了小官吏的女儿,然后还要杀了郡主和柳小姐。

  幸好保护郡主的护卫及时赶到,杀死了龙卫救下了郡主和柳小姐。那将军夫人见情景不妙竟自己先逃走了,找到十一皇子恶人先告状,一状告到了皇帝那里。

  皇帝大概也是觊觎国舅府的万贯家财,早想动你国舅府了,只是一直苦无机会下手,如今十一皇子和将军夫人送上了这么一个好机会。

  国舅爷,你想,那狗皇帝还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不利用吗?抄了你的家,所有的财产充公国库。国舅爷,这,这还用属下挑明了说吗?你还看不明白吗?。”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