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二十章 请君入瓮(一)

第一百二十章 请君入瓮(一)

  陆亦清见状,想拦住他的话头,却已经晚了。

  楚青若似有几分明了:“兄长和少卿的意思是,由我出面将他们引出来吗?”

  陆亦清忙道:“青若不必当真,我们也只是有这个设想而已,暂时还没有具体的计划,毕竟这牵扯到你的安全问题,我和父皇还在商议中。”

  楚青若满脸坚毅:“请兄长替我转告万岁,楚青若虽是女流之辈,可我的夫君是大炎的炎虎军少将军,作为他的妻子,为国除奸也定当义不容辞!”

  陆亦清眼眶微红:“青若,我一直都知道你是女中豪杰,闷葫芦得妻如你,何其有幸!”

  *

  楚家出殡的那日,天空飘着绵绵的细雨。

  灰晦的日子里,阴霾的天色总是使离别显得格外的沉重,也让楚、傅两家所有的人都被这份沉痛的哀伤压得喘不上气。

  三十三具棺材被陆续的抬出了楚家的大门,被抬着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口非常小的棺材。那是楚青若两岁不到的异母弟弟,一个连大名都还没有来得及起的孩子的棺材。

  已经苏醒了的楚文轩被两个下人用一张竹轿子抬着,一旁一个小丫头乖巧的为他撑着伞,走在了送殡队伍的旁边。半边瘫痪,口齿不清的楚文轩,此刻早已是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好好地楚家一夜之间变成了这般模样,自己也成了一个手不能提,脚不能走的废物。这一切都是拜楚青若这个不孝女所赐。

  她若不去招惹国舅府,她表妹也不会遭人奸污,楚府今日便也不会遭此横祸。就说这不孝女生来就是克他的,自从她回来,楚家就没过过一日安生日子!她,她简直就是个扫把星!

  楚文轩心中狠狠的埋怨着楚青若。

  走在送殡队伍最前面,一身孝服的楚青若,面色凝重,一言不发,只不停地从手中的篮子里,不停地取出买路钱洒向天空。

  你们安心去吧,你们的仇我一定会为你们报的。抬头望了一眼天上变幻莫测的氤氲,楚青若心中暗暗发誓。

  三十三具棺材,三十三个坑洞,一时间,城郊楚家的祖坟地里一片戚风惨雨。一阵刺骨的冷风吹过,带着几片萧索的树叶,划过了楚老夫人生前心心念念的嫡孙,如今挨着她坟头的那座小小的墓碑,发出了一阵阵如泣似咽的响声。

  送葬的人们已经陆陆续续的离开,只剩下一身悲凉的楚青若,依旧站在萧瑟的风中,定定的望着这一座座新起的坟头,默默不语。

  阴郁的寒风吹乱了她的青丝,抬起手慢慢的拂了一下发鬓旁的一缕散落下来发丝,将它轻轻的挽在了耳后,然后她毅然的回过身,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

  回到城中,楚青若没有回家,直接进宫请求接见皇帝。

  皇帝闻讯,连忙放下手里的奏折,宣她进来。

  入到御书房,楚青若跪在地上,目光坚定的望着皇帝恳求道:“臣妇楚青若恳请万岁下旨,准我迁居震远将军府!”

  皇帝震惊:“卿家确定要在此时吗?卿家家中刚发生这样的事情,朕,朕觉得还是再缓一缓,缓一缓再说吧。”

  皇帝见她娇小的身躯在冰冷的地上挺直的跪着,如同春寒中的一束白玉梨花,令人心疼又敬佩,心生不忍,关切的说道。

  “不,万岁,打铁要趁热,那柳玉琴和金阳王此次想用下毒假造瘟疫,企图引起朝廷大乱之计未能得逞,故而血洗了楚府泄愤,可见柳玉琴父女与金阳王已是狗急跳墙。

  若此刻臣妇再以迁居震远将军府一事去刺激他们,臣妇以为,他们定会中计,前来刺杀臣妇。而且此次臣妇若是奉旨迁居,满朝文武百官定会前来祝贺,万岁您想,那奸贼怎么会放过血洗朝堂如此好的机会?”

  “此事兹事体大,你可有把握能护得百官周全?”皇帝沉思后问道。

  “文远临去之前将炎虎军的虎符交付与我,让臣妇在朝廷有需要之时,将它交给陛下。只要陛下亲自调派炎虎军,暗中将将军府团团围住,如此一来,臣妇便有十成把握,定叫那柳玉琴父女,来得,去不得!”

  楚青若胸有成竹,掷地有声。

  “好,那就依卿家所言!来人啊!速宣老十一进宫!”

  一名妇人尚且有这样的胆识,他一个做皇帝的又有什么理由犹豫不决!

  *

  楚家大丧后的第二天,皇帝下旨,震远将军府建造完工已多时,一直空置无人镇守,着震远将军夫人即日搬迁入震远将军府替夫扬威!

  很快这个消息便传到了依旧埋伏在皇都城的陆琇莹耳中。听完了阿大的禀报,她大笑不已,柳玉琴不解的看着她笑的前仰后合,拉过阿大小声的问,她为何发笑?

  阿大笑着解释道:“柳小姐你有所不知,那震远将军夫人到底是个女流之辈,一座死过那么多人的府邸,任她如何都是不敢再去的了。

  大概她也是怕楚家幸存的人再遭了我们的暗算,楚府的守卫终究是比不过将军府的,所以想把家人搬去戒备森严的将军府比较安全。

  只是他们家刚办过丧事不能搬迁,不合礼制,所以只有去求了皇帝下旨,这样才好马上搬迁到新建好的震远将军府居住。”

  柳玉琴听了阿大的解释也愉快的笑了起来。陆琇莹笑够了之后,对阿大说道:“既然是皇帝下旨迁居,那迁居之日定是百官云集道贺吗?”

  阿大恭恭敬敬的弯腰:“是的,郡主。”

  陆琇莹计上心头:“那,若是我们再给她来个血洗文武百官,你觉得如何啊?”

  阿大有些犹豫:“这……会不会是那皇帝老儿设的圈套?这么大一件事,郡主要不先和晟师爷商量一下再行动?”

  “这有什么好商量的,还和上次血洗楚家一样,先把他们都用**放倒了,然后一个不留的……”说着,柳玉琴做了一个“杀”的动作。

  陆琇莹看着她做这个动作越来越娴熟,不禁满意的笑了。

  柳玉琴尝到了上次血洗楚府之后,渐渐地对这样的快意恩仇,生出几分淋漓尽致的快感来。“上次血洗楚家时,那贱人在夫家让她躲过一劫,这一次我一定要亲手杀了这贱人,看她还能不能,次次都那么命大!”

  陆琇莹抚掌大声称赞:“好,这才像我陆琇莹的妹妹,就要有这样的魄力!那就这么定了,这次还是由玉琴带着人去血洗震远将军府,好让玉琴在父王面前再立一功!

  阿大,你去城郊通知齐三,让他带几个人配合柳国舅一起想办法混进震远将军府,等候我们的动手信号!时间一到,两路人马一起动手!”

  阿大犹豫不决:“郡主,如此大事,还是……”

  陆琇莹把脸一沉:“怎么,你要违抗本郡主的命令吗?”

  阿大无奈:“属下不敢,属下这就去办。”

  *

  震远将军府门前停满了各式各样奢简不一的马车,上着素色青花纹,下着素青蓝裙的楚青若,领着韩灵儿在门口迎接着络绎不绝,前来道贺的文武百官。

  由于她家刚办完白事,所以前来道贺的文武百官,都不敢表现的太过喜庆热情。一个个皆是面带几分凝重,道了声恭喜便随着下人进了前厅,坐下吃茶聊天去了。

  陆亦清坐在前厅上座,一边和百官们聊着闲话,一边不动声色,暗暗观察着前来道贺的文武百官们的一举一动。昔日的国舅虽然已经倒台,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难保今日来的这些官员中,有没有柳廷忠的朋党死忠。

  今日里府中的守卫也格外的森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更有两队亲卫军轮流巡查。虽然明面上将军府的守卫,只比平时森严了些许,但是暗地里悄悄躲在暗处的炎虎大军,早就已经把震远将军府,围了个水泄不通。

  今日能进入到将军府的途径,只有偷偷混在人群里正大光明的从前门,或者假扮成下人从后院那处混进府中。下人们,陆亦清自然是分辨不出的,但这些朝廷的官吏,作为皇子的他倒是可以辨认出几个来的。

  装作漫不经心帮着招呼客人的德顺,得了正在门口迎接客人的楚青若眼神暗示,微微朝她点了点头,一路笑容可掬,边打着招呼边走向后院。

  后院中程玉娇和陆嘉皆一身戎装铠甲,严阵以待的坐在楚青若在震远将军府中的新院子——玉梨阁中。

  德顺跨进院子的时候,这两位毫不紧张的主子正在悠闲的喝着茶聊着天:“公主,想不到青若和文远的新院子入住的第一日,竟是我们两个替他们暖房了。”

  陆嘉忍俊不禁:“是啊,不知道文远这小子回来会不会吃醋。”

  “启禀公主千岁,皇子妃娘娘!”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