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请君入瓮(二)

第一百二十一章 请君入瓮(二)

  “德顺,你来啦?外面怎么样了?”陆嘉有些雀跃的问道。

  “回公主千岁的话,傅夫人示意小的来告诉两位,外面的文武百官没有什么异样,恐怕贼人应该会从两位这边混进来。还请两位多加小心。”

  程玉娇放下杯子,正色道:“你去告诉青若,我们这里已经都布置好了,就等他们自投罗网了。”

  德顺笑着应声退下,他的这位女主人虽然是朝廷诏安的山贼,可却是正儿八经的将门虎女出身。如今又得了万岁青睐,成了大炎朝开国以来第三位护国女将军。更是史无前例的允许她,秘密的招收女兵,培养了一支战斗力不输于炎虎军的巾帼女军。

  经过万岁默许,今日的震远将军府便是这只凶猛的胭脂虎亮爪子,震惊四方,首次惊艳亮相的最佳时机。

  名扬四海的炎虎军,加上一出场就要震惊天下的赤凤军,看样子这国舅爷父女今日里便是插翅也难飞了。德顺想到这里,带着几分洋洋得意的哼着小曲走出了后院。

  震远将军府的后院,一辆送菜的马车停在了后院的门外。

  大病初愈的严妈妈在春菊的搀扶下,站在院子里卖力的指挥着下人们忙东忙西。

  “严妈妈,我姓马,今日贵府要的菜送来了,就在后门,麻烦您安排几个人来搬一下。”一个身穿土布黄衣,圆脸微胖的中年汉子腰里别着一块雪白的汗巾,点头哈腰的说着。

  严妈妈闻言皱紧了眉头:“哎呦,马老板,能不能麻烦你的伙计帮着搬一下,我这里,实在是挪不出人手来了呀!”

  送菜的马老板伸头往院子里张望了一下,只见院子里一片忙乱,不停地有人在高喊:

  “哎……康子,快找个人来把这个给前厅送去!”

  “冬竹,你拿错了,这是给花厅的客人的,你的在那儿呢。”

  “西苑的点心好了,赶紧的端走!”

  “南厢的茶水好了没有,快一点,客人都坐很久了。”

  马老板缩回了头,对着严妈妈一咧嘴:“是够忙的,那,行吧,一会儿我喊几个人过来帮您搬进去,你去忙吧,给我留着后门就行了!”

  严妈妈大喜:“好好,那就麻烦马老板了,你看我今天,唉……真是恨不得把自己分成两个来用。”

  “严妈妈!”

  “唉!来了来了!马老板,麻烦你了哦!我去忙去了!”严妈妈说罢赶紧催着春菊扶着她往叫喊声处走去。

  马老板哈着腰:“妈妈您忙,您忙着!”

  待她走了以后,他慢慢直起了腰,扯下了别在腰里的汗巾,一边抹着脸,一边左右四周的打量了一番,然后把汗巾往肩膀上一甩一搭,低着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出了后门。

  已经走远的严妈妈和春菊,悄悄的又去而复返,望着后院的小门互相对视了一眼,严妈妈朝春菊努努嘴,春菊会意的点点头,放开了她向前院快步的走去。

  “小姐,鱼儿已经咬钩了!”春菊套着楚青若的耳边轻轻的说。

  “嗯,叫大家留个心眼,但是一切还是照常,不要打草惊蛇。去和十一皇子也说一下,前厅里的那几位,也请他看准时机控制起来。”

  “是!”

  不久,一群粗布简装的大汉,出现在后院送菜的马车边。为首的是一个身材娇小,面目白皙,脸上却有两道狰狞的刀疤,留着一字胡的小个子男人。

  站在马车边,小个子男人对着身后的大汉点了点头,纷纷扛起了一筐筐的菜,鱼贯的进入了后院。

  小个子男人走进了后院后,冲着院里忙碌不堪的人,刻意粗着嗓子高喊了一句:“送来的菜放在哪里啊?”

  忙乱的后院中,不知是谁高声回答他:“先放到柴房那边的院子里吧,没看见我们这儿忙成一锅粥了。去去去,别杵在这儿挡路了!”

  “哎哎,好嘞。”小个子男人应声朝着身后的汉子们使了个眼色,众人抬起菜筐走去柴房院子。

  走进偏僻无人的院子,一众人放下了菜筐,小个子男人把竹筐里的菜拿了出来,扔在地上,露出菜筐底下藏着的兵刃和一堆黑衣衫裤,众人伸手拿出黑衣衫裤,快速的换上。

  伸手撕掉了贴在自己嘴上的一字胡,小个子男人转过脸,赫然就是被通缉已久的柳玉琴!卸掉了伪装,她对着将军府前院的方向,冷冷的一笑。

  “阿大,你先去井边下药,其余人先分头找地方藏起来,等药性发作了以后再发信号与我爹汇合,然后再一起血洗震远将军府,记得把楚青若这个贱人留给我,你们谁也不要动手,我要亲手杀了她!”

  “是!”

  将军府后院的井边,阿大鬼鬼祟祟的靠近了井口,一边紧张兮兮的左顾右看,一边从怀里摸出了几个药包。

  快速的打开后,急急忙忙的倒在了井沿上的水桶里,匆匆的把水桶扔进井里,拉着井绳用力晃了两下。

  忽听到附近有脚步声传来,阿大连忙一个翻身躲进了井边一丛茂密的草丛中。

  只听见脚步声越来越近,随着哗啦啦的打水声响起,草丛里的阿大顺着声音望了过去。原来是两个小丫头一边说着话一边各打了一桶水后,吃力的领着水桶向后院走了回去。

  阿大见状得意的冷哼了一声,从草丛中走了出来,飞快的向着另一个方向跑去。

  不消半个时辰,阿大撒下去的药粉便发挥作用了。

  只见后院中忙碌的下人们一个一个的倒了下去,柳玉琴见状大喜,连忙挥手招出躲在暗处的黑衣人,一起向前厅冲去。

  他们这次的主要目的是前厅的文武百官、十一皇子和楚青若这个小贱人,至于傅家的老小,就让他们多活一会儿。等他们杀光了狗皇帝的朝臣,回过头来再来收拾他们!

  兴奋的她带着十几个人冲进了前厅一看,满朝来道贺的文武百官已经全部东倒西歪的倒在前厅。有的靠着椅子双目紧闭,有的面朝下趴在桌上,更有一些横七竖八的面朝下趴在了地上。

  朝阿大挥了挥手:“马上发信号,让我爹过来。”

  阿大也满脸兴奋的点了下头,走到了前厅的院子里伸手在唇间打了响哨。

  原以为会是皇帝设下的圈套,他从行动一开始便一直提心吊胆,想不到事情进行的竟如此顺利,他暗暗猜测应该是皇帝没有想到他们会在风头那么紧的时候卷土重来,故技重施。

  看来王爷果真是天命所归,连老天爷也在帮他!

  “爹,你来了?你看!”一脸雀跃的柳玉琴拉着匆匆带着十几个黑衣人赶来的柳廷忠,用手指着前厅满地昏迷不醒的官员,和上座上歪着头一动不动的陆亦清兴奋的说道。

  柳廷忠满是惊讶的看着前厅一地的官员,没想到真给他们做成了?陆景睿你这个狗皇帝,今日文武百官被我屠尽,明日我看你还怎么当这个皇帝!

  “玉琴,做得好!想不到你竟如此有魄力,以前真是爹爹小瞧了你!果然是我柳廷忠的好女儿!”

  柳玉琴得意洋洋的一手拉着柳廷忠,一手正要挥手示意黑衣人们动手血洗震远将军府时,就听到前厅院子外响起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哈哈哈,柳廷忠,你可当真是生了一个好女儿啊!”

  柳玉琴和柳廷忠的脸色大变,连忙转头向笑声响起之处看了过去,只见一位红袍银铠,手扶一把银鞘蛟柄七尺宝剑,威风凛凛的女将站在的前厅的院子外,正发出嘲弄的笑声。而她的身后站满了拉弓满箭的弓箭手,一个个神情肃杀,让人心惊胆战。

  “不好,我们上当了!快撤!”阿大迅速的反应过来,这果真是皇帝设下的圈套!好一招请君入瓮!难怪事情进行的如此顺利!

  话音刚落,就见前厅横七竖八躺着的“文武百官”一个个的全都站了起来,把外套一脱,露出里面的短打软靠。原本昏死在桌边的那几个更是从桌子底下抽出了一把把的差刀扔给其他人。

  一瞬间,原本应该是一地昏死的官员们,摇身一变竟成了一屋子要命的龙卫!

  陆亦清也从上座上一派悠闲的摇着折扇子站了起来,朗声说道:“柳国舅,柳小姐,别来无恙?哦,本皇子忘了给你们介绍一下了,前院的这位英姿飒爽,威风凛凛,巾帼不让须眉,貌美如花的女将军,便是不才,区区在下的爱妻,程玉娇,程将军!”

  前厅的众龙卫暗暗翻了白眼,皇子殿下,此时此景,如此秀恩爱伤害我们这些为你卖命的单身狗,真的合适吗?

  德顺一时没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又在陆亦清和程玉娇同时射来的眼刀下生生的给憋了回去,愣是把一张白脸憋成关公。

  柳廷忠闻言一张脸白了又青,青了又白。柳玉琴见状,一咬牙:“爹,事已至此,别和他们废话了,动手吧,能走得了多少是多少!”

  阿大也出声道:“对,我们和他们拼了,弟兄们,护着国舅爷和柳小姐往后院撤退!”

  说罢两方人立时交起了手,黑衣人边战边退,护着柳廷忠和柳玉琴往后院退去。岂不知后院一张更严密的网已经悄悄地拉开,正等着他们呢!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