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信仰之力

第一百二十二章 信仰之力

  刚刚狼狈的躲过了一支箭的阿大,一边挥舞着手里的刀砍倒了一个龙卫,一边拉着李廷忠父女俩往后院撤退。

  险险躲避过对着他脑袋看来的一刀以后,阿大心里明白,今日他是走不脱了。

  想到了郡主临行前交代过,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救出柳玉琴的命令,他咬起牙用力的把柳玉琴和柳廷忠推进了后院,反手关上后院的门,一个人坚守在门前,不让龙卫冲进去。

  郡主,对不起了,从今以后阿大再也不能保护你了。自从十二岁阿大进了王府,被安排在郡主的身边保护你,阿大便被你的身影深深的吸引住,从此眼里在也容不下别的女人了。

  可是阿大只是个护卫,奴仆,永远无法触及到高高在上的你。阿大只能默默地守护在你的身边,陪着你笑,陪着你哭,陪着你从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变成一个游戏人间的女人。

  也许你的眼里从未曾留意到我这卑微的人的存在,可是你,陆琇莹,你永远不会知道,那年你站在茱萸花下对着阿大浅浅一笑的那一刻,便成了我阿大生命里的全部!

  柳小姐是郡主唯一真心相待的人,也是她心中最后一片纯洁干净的地方,阿大拼死也要为她守护住;

  再见了,我的茱萸花,如果有来世,我,阿大,依旧愿意成为守护在你身边的一个护卫,哪怕依旧那么卑微,哪怕依旧在你眼中毫无存在感。

  “噗噗噗”一通利箭扎进皮肉的声响之后,被箭刺成了刺猬一般的阿大面对着后院紧闭的大门,双手紧紧的抓着大门的门环,用自己的身体死死的挡住了后院的大门。

  追击的龙卫见阿大已死,上前用力的掰开了他的手,见他的尸体轰然倒在地上,不禁发出了一声惋叹:“可惜了这么一个忠心耿耿的人,他若不是跟着金阳王造反,倒也是条令人敬佩的汉子。”

  另一个龙卫上前,看了一眼地上的死不瞑目的阿大,摇摇头说道:“一个人若没有是非观念,再忠心也是个反贼,死了也不可惜!”

  “说的也是。”两个龙卫弯下腰抬走了阿大的尸体。“那柳国舅和他的女儿去了后院我们不用管了吗?”

  “呵呵,福安公主正在后院闲着无聊呢,他们两过去,就等着挨收拾吧!咱们就别操心了。”

  “那,那咱们走吧,”

  柳玉琴和柳廷忠被阿大推进了后院以后,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柳玉琴便发出了一声惊呼,把柳廷忠吓了一跳。“玉琴,你做什么一惊一乍的?”

  “爹,后院里应该有被我们下药放倒了一堆的下人,可,可是他们,都不见了!”柳玉琴心中不安,看样子从一开始自己就在别人的圈套里了。

  这该死的楚青若,难道自己注定这一辈子都要输给她吗?

  不甘心,真不甘心,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柳廷忠听了柳玉琴的话,反而淡定了下来:“玉琴,看来这里也已经设好了埋伏等着我们父女俩了。都出来吧,不用再费心躲藏了。”

  “啪啪啪!”

  “柳国舅果然好气度,不愧是曾经的当朝国舅!”陆嘉神清气闲的拍着手从后院的一间空屋子里走了出来。

  柳廷忠冷笑:“公主殿下果真好胆量!居然单枪匹马的守在后院,不愧是当朝的最有胆色的公主殿下!”

  陆嘉闻言歪着头调皮的笑了一声:“嘿嘿,那国舅爷太高估本公主了,本公主哪有令千金的那份胆色。”说完朝着院子的环视了一眼,笑道:“都出来吧,不必给本公主长脸了。胆子小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有时候胆子太大,也是件要命的事!是不是?柳小姐?”

  等她说完,只见小小的后院,不仅空着的屋子里冲出来大批的护院,龙卫,后院的围墙上也站满了炎虎军的亲卫军,就连柴房院子里都跑出来许多的行动有素的丫鬟和妇人。

  柳玉琴见状怒喝道:“陆嘉,你还真不要脸,连丫鬟婆子都拉来保护自己,你这公主当的可真有胆色。”柳廷忠在一旁忍不住冷笑出声,却不说话,只做冷眼旁观。

  陆嘉听了柳玉琴夹枪带棍的讽刺也不恼怒,只微微的一拂自己的刘海,一派潇洒的说道:“你也不必讽刺我,论胆色,本公主自是比不过柳小姐的,本公主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只是有一点柳小姐说错了,她们可不是丫鬟婆子。她们是我大炎朝第一支巾帼女军,赤凤军的众将士。”

  一直默不作声的柳廷忠突然仰天大笑:“哈哈哈,陆景睿这是无人可用了?连女人都拉出上战场了?哈哈哈,看样子大炎也真是气数已尽了!”

  陆嘉嘴里发出啧啧声,看着他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怪物一般:“早就听闻柳国舅是个刚愎自用,思路闭塞之人,今日所见,果然传言非虚啊!”

  柳廷忠的笑声噶然截止:“你!”

  陆嘉毫不理会他那要吃人的眼神,慢悠悠的走近他:“怎么柳国舅?本公主说你刚愎自用,思路闭塞,你还不服气?那我问你,你的娘亲生下你,使你有命享受这泼天的富贵,与你有恩无恩?你妹妹入宫为妃,才使得你柳家享受了浩荡的皇恩,与你柳家,她有功无功?

  你柳廷忠一头享受着女人带给你生命和富贵,一头却又在嘲讽女人无用,这是何道理?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同样的精忠报国与男人一般无二,女人又为何不能上战场杀敌卫国?”

  陆嘉的一席话迎来了在场所有的人的一片喝彩:“公主殿下说的好!”

  “对!这说明我们大炎人才济济,就连我们大炎的女子都出的厅堂,上的战场!”

  更有女子高呼:“公主殿下说的对!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们虽身为女子,但若有人想要侵犯我大炎,乱我朝纲,我们也一样不答应!”

  “对!我们也不答应,犯我大炎者,乱我朝纲者,无论是谁,我等必诛!”

  “必诛!必诛!”

  一时间,震天的讨伐声响彻了整个将军府的上空,柳廷忠和柳玉琴被这震耳欲聋的讨伐声吼的肝胆俱裂,心惊肉跳,看着这群人一个个都跟魔障了一般,不知道会不会冲过来撕了他们父女两?

  其实柳廷忠不懂,这就是信仰的力量。

  一个人,一个军队,一个国家,甚至一个民族,一旦拥有了坚定的信仰,就会变得强大而团结,无坚不摧,无往不利。陆嘉作为皇室的后人,自然是深谙此理的。

  “大嫂说的好!”后院门口传来一声清脆的道好声,柳廷忠和柳玉琴随着声音放眼望去,只见一身凛然的楚青若和英姿飒爽的程玉娇站在院门口,身后站着威严的陆亦清和激动不已的文武百官。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屡遭挫败的柳玉琴此刻见到了一派清明的楚青若,心中的妒忌和怨恨如春草一般疯长。

  “楚青若,你这个贱人,夺人所爱,你不得好死!”柳玉琴口不择言。楚青若却毫不惊讶,反而伸手拦住了怒不可遏的韩灵儿:“灵儿,让她说吧,对于一个作茧自缚的人,我们没有必要与她太较真。”

  韩灵儿闻言愤愤的把手中已经拔出一半的剑狠狠的插了回去,默默地冷着脸站到了楚青若的身后。

  稳操胜券的陆嘉似笑非笑的看着脸色不停变换的柳廷忠父女两,好笑的问道:“骂够了没有?骂够了接下去你们是要束手就擒呢?还是打算来个鱼死网破?你们商量一下快点做决定,我们可都还赶着吃晚上的乔迁宴席呢!”

  韩灵儿带头没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想不到公主都是两个那么大孩子的娘了,还这么调皮。

  近两百个人对着两个人,还是一老一女皆无缚鸡之力的人,居然还问人家是不是要来个鱼死网破?

  这……这是要活活的把人家给气死吗?

  院子里同时沉默了片刻,随后爆发出了一阵轰天的爆笑声,一时间将军府的上空云破日出,阳光穿破厚厚的云层撒在了皇都城的每一个角落,给城里的每一个人脸上都增添了一丝温暖。

  “什么!失败了?玉琴呢?阿大呢?”气急败坏的陆琇莹把手里的杯子狠狠的砸在了地上,一脚踢翻了跪在地上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却已是伤痕累累的齐三。

  “柳小姐父女被生擒,阿大,阿大他,被乱箭射死了。”齐三低着头捂着胸口被剑刺伤的伤口,大口的喘着气。

  三十余个弟兄一起去,如今只剩他半条命的回来。而且这次郡主的擅自行动使得王爷安插在朝堂上的眼线全部暴露了,恐怕过不了几天便会被狗皇帝全部给铲除掉。

  如今之计唯有赶快把郡主送回金阳郡,并且叫王爷尽快起事才行。

  “郡主,依属下之见,我们还是想办法尽快离开京城,回到金阳劝王爷尽快起事才是!”齐三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跪在地上恳求陆琇莹道。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