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二十三章 遇刺昏迷

第一百二十三章 遇刺昏迷

  “你这个贪生怕死的废物!要走你自己走!本郡主就算要走也要杀了楚青若那贱人,救出玉琴才走!滚!你给我滚出去!废物!”

  陆琇莹如同笼中的困兽不停地来回走动,思考着如何才能把柳玉琴从大理寺看守森严的监狱里就出来,如何才能将抢了玉琴和她的心头好傅凌云,又害的玉琴这么惨的楚青若给弄死,一解她的心头之恨。

  齐三见自己劝不动陆琇莹,不禁心中暗叹看来王爷的霸业只怕是要毁在郡主的手里了。可是自己一个做下人的又能做些什么呢?

  “郡主,那……要不然属下先行会金阳郡将这里的事情禀报王爷,请王爷即日发兵起事如何?”

  陆琇莹闻言想了想:“也行,你回去尽快交父王起事,我留在这里接应他。”

  齐三松了口气,既然郡主你要留下来送死,就别怪属下不管你死活了,王爷的大业决不能因为郡主你的任性而毁于一旦!“是,那属下即刻动身!”

  “嗯,你去吧!”陆琇莹望着齐三离去背影,心中冷笑,这人终究是比不得阿大的。算了,当务之急先把玉琴给就出来再说。

  大理寺的死囚牢里,柳玉琴一身狼狈的坐在干草堆里,望着高高的牢墙上一扇巴掌大的天窗发呆。

  “柳玉琴,有人来看你啦!”不远处,传来牢头的的声音。

  柳玉琴自嘲的笑了一下,除了楚青若那贱人来落井下石,今时今日还会有谁来看她。

  “玉琴!”一声关切的呼唤,把柳玉琴的思绪从天窗外的天空拉回了牢房。

  “姐姐,你怎么来了?”柳玉琴抓着牢房的栏杆惊讶的望着披着一身的黑斗篷,宽大的帽檐遮住了半张脸的陆琇莹。

  牢头打开了牢门的铁锁,不耐烦的说道:“快点啊!一会巡查的人来了,老子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要不是看在这小娘子出手还算大方,我才不愿意冒着险放她进来看你这个谋逆的死囚犯呢!”

  陆琇莹不理会他,只轻轻地跨进了牢门:“玉琴,你瘦了。”

  见到陆琇莹的到来,柳玉琴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姐姐,你快想办法救我出去吧,他们说我犯了谋逆之罪,皇帝一定会判我剐刑。姐姐,求求你,玉琴不怕死,可是想到那千刀万剐的活受罪,我,我……”

  陆琇莹眼眶也红了:“玉琴,不要怕,我一定会想办法就你出去的!”

  “你还想要救她出去?金阳郡主,事到如今你还是那么的有自信吗?”

  一声似银铃脆响般的声音响起,以一袭蓝衣的楚青若为首,程玉娇、陆嘉三人一同跨进了大牢。

  牢头在一旁下跪:“属下已照公主殿下的吩咐行事。”

  陆嘉很是满意:“你做的不错,下去领赏吧。”

  楚青若抬脚跨进牢门,好奇的上下打量着一身黑斗篷的陆琇莹:“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吧?金阳郡主,陆琇莹?”

  陆琇莹见自己的行迹已经败露,再无遮掩的必要,索性一把扯开了斗篷,露出了她那张因为气愤而有些扭曲的脸。“是又如何?”

  “青若只是好奇,究竟是哪里得罪了郡主,郡主竟不惜以身犯险要置我以死地?”楚青若把两个手往身后一背,歪着头问道。

  “为什么?楚青若,你居然有脸问我为什么?你知不知道我在很久很久之前就喜欢上了傅凌云!

  世人只知道我抢了许多的俊俏男子,都说我水性杨花,放荡荒淫。可是又有几个人知道我到底有多喜欢他?

  你知道,这种相思,有多熬人吗?你知道这种求而不得的滋味有多难受吗?

  可是你,就是你这个贱人!

  你一出现把我这么多年来心心念念的他给抢走了!我为什么要你死?你自己说你该不该死?”

  柳玉琴吃惊的看着她:“原来姐姐你,你也对……”

  陆琇莹抱歉的看了她一眼:“玉琴,对不起,不是姐姐故意要隐瞒你。姐姐是真的想成全你和傅凌云。你是我最好的姐妹,你喜欢的男人,就算姐姐再喜欢都会让给你,不会和你抢的。”

  柳玉琴眼眶一热:“姐姐,这样你不是太苦了?”

  程玉娇在一边忍无可忍:“喂!我说你们两个够了!麻烦你们两位先搞清楚状况好吗?你们这么姊妹情深让来让去的那个男人,他,是别人的相公,而且也从未喜欢过你们中间的任何一个!”

  柳玉琴和陆琇莹的脸上一阵青红变幻,楚青若倒反而没那么介意:“那……郡主若是不介意,可以说说既然你对文远那么痴心一片,又为何强抢了那么多俊俏公子入府,弄得别人家破人亡,搞得金阳郡天怒人怨的?”

  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楚青若依旧对自己千辛万苦搬来了白虎营的救兵,却依然被陆琇莹灭了口的那对爷孙之事耿耿于怀。

  “哼,要怪就怪他们自己!为什么生的与傅凌云那般相似!”陆琇莹毫无悔意。

  “那这些人现在还活着吗?”楚青若心里也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些人生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可出于善良的本能,她还是忍不住问道。

  “不知道。我只记得他们中,有些人眼睛长得像凌云的,我就把他的眼睛挖了出来;有的嘴唇长得像凌云的,我就把他的嘴唇割了下来,然后就扔到地窖去了,至于现在是死是活,我就真的不知道了!”陆琇莹一脸无所谓的双手一摊。

  陆嘉和程玉娇同时怒不可遏的瞪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陆琇莹。

  一个人,怎么可以坏成这个样子!

  就为了这样的理由,害死了那么多人,竟然还可以如此若无其事的,像说别人的事情一般轻松的说着自己做下的那么多残忍的事情。

  柳玉琴错愕的看着眼前依旧对自己和颜悦色的陆琇莹,心里生出一股恐惧。

  原来自己竟从未看清过这个人,一路以来她都对自己照顾有加,温暖得让她以为她只是一个和自己一样娇纵任性的大小姐而已。可今日才知道,她和她不一样,原来她是会杀人的,她一直都是会杀人的,只是自己从来曾细想过而已。

  陆琇莹望着柳玉琴看她的眼神,慢慢的从依赖变成了恐惧,心中顿感失落,不由得也升起一股怒气。她辛辛苦苦花了那么多时间经营的友情,竟在楚青若这贱人的三言两语间,便分崩离析了。

  果然这个女人留不得!

  “玉琴,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只是杀个人而已,你不也杀过人吗?杀人的快感你没有享受过吗?”

  陆琇莹边漫不经心的问着,一边悄悄地把手插进了自己的另一个衣袖中,突然间拔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迅速的向楚青若的心口刺去!

  在一众人的惊呼声中,脸色大变的程玉娇本能的伸出手一把拉过了楚青若。反应灵敏的陆嘉则飞起一脚,踢在了陆琇莹拿着匕首的手腕上。

  陆琇莹一个吃痛,匕首飞了出去,掉落在了柳玉琴的脚边。

  “玉琴,把刀捡起来,快,快杀了楚青若这个贱人!”陆琇莹疯狂的向着柳玉琴喊道,“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你不是一直都想亲手杀了这个贱人吗?快呀,快把刀捡起来!”

  柳玉琴有些犹豫的看着一个人缠住了陆嘉和程玉娇两人攻击的陆琇莹,颤抖着手弯下腰捡起了脚边的匕首,指着落了单的楚青若。

  一旁的牢头见状不妙,立马对着牢房外喊道:“来人啊,犯人要刺杀公主,快来救驾!”瞬间,小小的牢房里一下子涌进了大批的龙卫。

  柳玉琴见状把心一横,横竖自己是个死,临死前能亲手杀了楚青若这贱人也好,既然今生是没可能得到傅凌云了,不如杀了她,叫她也得不到他!

  想到这里,柳玉琴不再犹豫,咬牙切齿的挥着匕首便向楚青若冲了过去。

  楚青若见她已经呈半疯癫状态,自知不是她的对手,程玉娇和陆嘉又被陆琇莹缠的脱不开身,情急之下从地上捻了一小撮灰尘,扬手撒在了她的脸上。

  柳玉琴一个不注意被她撒过来的灰尘迷了眼睛,高高举起的匕首一下子落了空,楚青若趁机让开了一条路,使得身后的龙卫冲了进来,快速的制服了还在眯着眼睛胡乱挥舞着匕首的柳玉琴。

  见到柳玉琴失手被擒,陆琇莹方寸大乱:“玉琴!”一个就地打滚,陆琇莹顺势捡起了柳玉琴被龙卫打掉了的匕首,扔下程玉娇和陆嘉向楚青若刺去。

  楚青如一个躲闪不及,被锋利的匕首狠狠的扎进她的背部,在程玉娇和陆嘉的惊呼声中,眼前一黑,身子渐渐地瘫软下去,失去了意识……

  文远哥哥,你现在那在哪儿,青若好想你,青若好疼,救救我,文远哥哥……救救我,文远哥哥……

  *

  “青若!”傅凌云大汗淋漓的从梦中惊醒,坐起了身子,抬眼望了一下四周,

  十几个人躺在一起的军营大通铺上,有人梦呓着,有人打着响声震天的鼾声,也有人在梦中低泣着娘亲,还有人轻声呼喊着亲人朋友的名字。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