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袍泽兄弟

第一百二十五章 袍泽兄弟

  如今陆景烁虽得了墨国的百里晟支持,可还是不得不防着一直和大炎国交好的芸桑国会不会突然发兵支援朝廷,故而依旧命令张虎的军队时不时的在这里进行军事演练。

  所以野牛谷的军事演练一事,在并不知道金阳王已经和墨国勾结这一事实的张虎眼里还是很有必要的。

  野牛谷的丛林里中,张虎的军队在傅凌云的指挥下,分成了三股主力,一股扮演入侵的敌军由连枫带领,另外两股则有徐勇和傅凌云带领着打防卫。徐勇的性格莽撞,被傅凌云安排了打坚守,严防死守阵营基地。而傅凌云则自己带队去丛林中打埋伏,对付灵活多变的连枫。

  演练进行的相当的成功和精彩,让张虎再一次赞叹傅凌云的行军打仗的本领。就在他们庆祝这次演练的成功时,突然不远处急报:前方发现一小股墨国的士兵侵入野牛谷!

  张虎闻报朝地上吐了口唾沫:“他娘的,这墨狗还真是贼心不死,前几日老子才痛揍了他们一顿,这么快就忘了伤疤好了痛了!再探!他们有多少人!”

  傅凌云心下暗暗好奇,金阳王已和百里晟结盟,看张虎这神情,莫非不知情?如此甚好,看他对墨国如此痛恨,倘若有朝一日得知他的主帅投敌卖国,想必是不会顺从的,这样对自己的策反大大的有利!

  “张校尉,请准许属下前去把这些墨狗打回老家去!”说话的是张虎的亲卫刀疤。傅凌云看着地上咬牙切齿,一脸深恶痛绝的刀疤向张虎请命,心中若有所思。

  “行,你带上二十个兄弟去吧,速战速决,情况不对马上就给老子撤回来!记住这些兄弟跟着你去,你就有责任把他们全须全尾的给老子带回来!”张虎脸色凝重的吩咐道。

  “是!”

  傅凌云望着刀疤远去的背影,看了一眼连枫,朝他使了个眼色。连枫会意,上前看似随意的问起:“张叔,炎墨两国如今不是缔结了盟约吗?怎么大家看到墨国人都那么痛恨啊?这是怎么了?”

  说到这个,张虎神情有些激动:“你们是外地来的不知道,墨国虽然和我们大炎缔结了盟约,可是暗地里时不时的派出士兵前来挑衅。规模虽然不大,可却像打不死的蟑螂一般,时时刻刻都让你松懈不得。”

  一旁的阿牛接过口说道:“他们墨国的士兵时不时的偷偷从野牛谷进来,换过了我们大炎的民服,然后拦路抢劫,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刀疤的爹娘,小妹,妹婿都被墨国人杀了,他脸上的这道疤便是为了抵抗墨国人被砍伤的!”

  胖子也红着眼睛说道:“还有很多的弟兄都是这样才来从军的!阿牛的新婚妻子被墨国人掳走了,他娘子性子烈,半道跳了崖;强子,八十岁的老娘眼睁睁的看着孙子被墨狗活活打死,生生的哭瞎了双眼;还有张校尉,身怀六甲的女儿在墨狗的一次入村抢粮中被活活烧死!”

  “够了!不要再说了!”张虎的眼睛布满了血丝,双手紧握双拳,咯咯作响。“别他娘的哭哭啼啼的,还是不是站着撒尿的爷们?男人流血不流泪,有在这儿滴猫尿的劲儿,不如多杀几个墨狗!”

  “对!多杀墨狗!多杀墨狗!”群情激涌,傅凌云、徐勇和连枫也感觉到自己眼眶中微微湿润,情不自禁的和他们一起振臂高呼。

  “报~~前方又出现大批墨军,刀疤他们被包围了!”一身是血的传信小兵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焦急的说道。

  傅凌云未等张虎开口,便抽出随身的宝剑,沉着声喝道:“有谁愿意随我前去营救刀疤兄弟?”

  众人热血沸腾:“我等愿一同前去!”傅凌云放眼望去,一众将士竟无一人退缩!心下激动:当真是我大炎的好男儿,这样的队伍,我定要将他们导入正途,不教他们这片赤胆忠心因老贼而蒙上反叛之军的一世骂名!

  傅凌云带着一队人悄无声息的包抄到了墨军的后方一个半山坡上,居高临下的地理位置,使他将下面的战况看得一清二楚。

  只见一批又一批的墨军不断地向刀疤埋伏的地方发起了攻击,刀疤在射完了最后一支箭后,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一把摔在地上,朝手心吐了口唾沫,拔起插在地上大砍刀:“弟兄们,今天咱们精忠报国的时候到了,咱们死去的亲人们都在看着咱们,谁他娘的要是退后半步,谁就不是俺刀疤的兄弟!”

  “刀疤哥,你放心,战至最后一人!流尽最后一滴血!咱们也会守住我大炎边疆,哪怕片刻寸土!”

  “对,最后一人!片刻寸土!”

  “最后一人!片刻寸土!”

  刀疤满意的笑了:“上吧!兄弟们!”

  如同一群猛兽出笼,刀疤带着一众将士视死如归的冲入了墨军的队伍,与他们厮杀在一起。墨军虽人多势众,无奈凶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刀疤和众将士凭着一股不要命的狠劲生生的让这些如狼似虎的墨军一时间溃不成军。

  墨军的首领见久攻之下,连二十人的炎军小队都拿不下,不禁有些那羞成怒,一挥手又招来了几十人,把刀疤他们团团围住。

  刀疤眼看着自己身边的兄弟频频被刺中负伤,包围圈也越缩越小,不禁急红了眼:“弟兄们,今天杀得一个是一个,杀得两个是一双,哪怕今天咱们用自己的血肉填了这里,都要给我守住,绝不让这些墨狗踏进我大炎国土半寸!”

  “好,刀疤哥,大不了咱们来世再做兄弟!”

  “好!到时候咱们再一起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刀疤满身鲜血,却神情泰然,双手紧握着他那已经被敌军鲜血染红了的大砍刀决然的说罢,大喝一声便带头往前冲去。

  努力砍到两个墨军之后,刀疤一个不留神被背后偷袭的一个墨军一刀砍中了他的小腿。吃痛之余再也站不住,只能以刀撑地单膝跪倒在了地上。一旁的强子连忙上前扶住了他,却被横来的一杆银枪刺中了手臂。

  一个破绽的显露,使得刀疤他们原本无懈可击的防卫突击一瞬间土崩瓦解。墨军士兵见状纷纷举起了刀向他们齐齐砍了过来。

  就在刀疤和众将领准备慷慨就义的的时候,只听耳边一声凌厉的箭啸声响起,一个举刀砍向他们的墨军士兵,额头中箭一脸不可置信的倒了下去。

  “刀疤兄弟,阎王爷让我们来告诉你们,今儿啊,他没空收你们!”连枫站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手里拿着一弯弓,满脸堆笑的冲着刀疤喊道。

  刀疤和众将领回头,又惊又喜的看着如猛虎下山一般的援军,从半山坡上冲了下来,迅速而又凌厉的将那些依旧还想要对刀疤他们痛下杀手的墨军给打退了。

  傅凌云留下了一部分人护送着刀疤他们回野牛谷的营地,其余的人随着他一同追击已呈溃败之象的墨军。不消片刻,便把墨军赶回了墨国的国土线。

  之后傅凌云带着众人回到野牛谷营地。

  一踏进营地,就见到刀疤在强子的搀扶下单腿跳着便向他走了过来。“徐兄弟,来来来!”

  傅凌云扬起一抹阳光似的笑容迎了上去:“刀疤兄弟,伤势无恙?”

  刀疤黝黑的脸上满是感激:“无恙,一点小伤,不碍事的,多谢徐兄弟及时相救!我们这二十个弟兄才能活着回来。”

  傅凌云双眼真诚,字字如金 :“与子携手,生死袍泽。”

  刀疤尴尬的挠挠脑袋:“徐兄弟,这,这是啥意思?这好像是拜堂成亲时喜娘说的话啊!”

  傅凌云身后的一众人忍俊不禁,皆捧腹大笑:“刀疤,徐兄弟的意思是说,咱们是生死弟兄,不离不弃一起守卫国土!”

  “哈哈哈,刀疤拜托你有时间多看几本书,别丢咱们金阳军的脸行不行,哈哈哈,喜娘说的话,哈哈哈,笑死我了。”

  “去去去,就你小子会说,你他奶奶的看过几本书?滚滚滚,别弄老子的腿,老子的腿还疼着呢……”

  大家伙儿在说笑打闹中,推推搡搡的一起走向了营帐,夕阳的余晖照耀在他们血迹斑斑的铠甲之上,散发着神圣而又耀眼的光芒……

  “来,老徐,走一个!”篝火旁,喝的满脸通红的张虎,端着一个海碗摇摇晃晃的敬向徐勇:“老徐啊,你这两个侄子可了不得,以后准是这个!”说着,竖起了大拇指,往上顶了顶。

  “哎,老张,你抬爱了!这两小子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徐勇转头,冲着傅凌云和连枫招招手:“来来来,你俩过来,好好敬你张叔一杯!”

  我滴那个亲娘啊,这唠嗑也是门技术活啊,我老徐是没辙了,还是爷你自己来吧!

  傅凌云和连枫听见了徐勇的招呼,对看了一眼,各自拎起了一坛子酒走了过来。“张叔!”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