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露泣梨花白如玉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哗然骤变(一)

第一百二十八章 哗然骤变(一)

  “对!反了他!反了他!”

  张虎见到此番情景,双手轻轻的在空中往下压了一压:“静一静,静一静。”

  台子下面的将领皆闭上嘴,一双双眼睛紧紧的盯着盯着一脸沉重谨慎的张虎看。张虎这才开口道:“弟兄们,你们可知这位徐云,徐兄弟是哪一个?”

  台下众将士皆摇头,张虎招招手把傅凌云叫上了台子,问众将士可知道他是何人?众人皆摇头,张虎指着傅凌云说道:“这位便是大炎大名鼎鼎的炎虎军首领,傅凌云,傅少将军!”

  众将士一片惊讶、慌乱,人群显得骚动不安,更有人高声问道:“少将军,可是朝廷派你来剿灭我们的吗?”

  连枫忙安抚众人道:“各位兄弟,勿要惊慌,万岁明察秋毫,知道各位都是被金阳王老贼欺骗,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们深知各位都是忠肝义胆的忠义之士,绝对没有半点谋反之意。

  我们这次化名前来,一来是来告知各位金阳王老贼的狼子野心,二来也是来劝说各位弃暗投明,与我们一同兵不血刃的化解这场谋逆之乱!就像刚才张叔所说,如果有人想离开,没关系,可以到张叔那里领了银子立刻离开大营。”

  一阵沉默之后,操练场上又响起一阵震天的响声:“我等愿意追随张校尉,追随傅少将军,弃暗投明,平乱反正!”

  “弃暗投明,平乱反正!弃暗投明,平乱反正!”

  三人大喜,大功告成!

  是夜,叶殇趁着黑夜悄悄闪进了安塘的营帐,连枫为叶殇和张虎互相介绍过以后,叶殇从背上的甩下一个小包袱,傅凌云拿起包袱放在了张虎的案头上打开,里面是几块将军大营的腰牌。

  连枫环视了一眼张虎身后几人,一边发着包裹里腰牌,一边快速而小声的说道:

  “我们一行八人,等一会儿大家换上夜行衣以后,在西边的林子汇合,由叶公子带着我们一同前往将军营。此次我们的任务是去刺杀黄将军,然后取而代之,只要将军的令符在我们的手上,我们便能指挥金阳军按兵不动。

  等炎虎军把金阳王府包围了以后,金阳军再冲进去生擒金阳王,便可在万岁面前立得功勋,我们这班弟兄便可清名正誉,堂堂正正的告诉天下人,我们金阳军不是叛军!”

  张虎一行人听得热血沸腾,更是一起重重点头,齐声道:“好!我们听你们指挥!”

  操练场西边的小树林中,以叶殇为首的一行黑衣人飞快的从林间出发,经过一整夜的急行军,他们来到了位于安塘葫芦山的一个瀑布的旁边。

  “好了,我们再这里先调整一下,这个瀑布的后面便是大营的入口了。”

  同样是急行军,比起其他人,就连一贯为自己的体力感到自傲的傅凌云都显得有些喘,叶殇却一点疲态没有,甚至还有些轻松的开口说道。

  胖子悄悄的拉过了连枫:“徐,哦不,连兄弟,这位叶公子和少将军的武功,谁高?”

  连枫扁了扁嘴:“二十招。”

  亲眼见过傅凌云两招制服阿牛的胖子,顺理成章的理解成:“还是少将军厉害!”

  “不是,是少爷走不过二十招。”连枫很不想承认这个事实,可无奈叶殇这个变态实在强大到让人无法忽视。

  “什么!”胖子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一声怪叫。

  “嘘……”七道眼刀不约而同的向胖子射了过来,胖子连忙捂上嘴,哈着腰连连赔不是后,拉过连枫小声确认:“是不是真的啊?那叶公子身手竟然比少将军还好?”

  连枫一脸认真的点点头,随后朝着叶殇的方向对胖子努了努嘴。胖子顺着方向看过去,就见傅凌云几人围成个圈席地而坐,而叶殇则高高的站在一旁一颗树的最顶端为他们站岗放哨。

  胖子觉得自己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这,这是人吗?他,他竟然站在了一根看起来比连兄弟的胳膊粗不了多少的树枝上。一阵风吹过,叶殇的身影随着树枝轻轻摇晃,仿佛他就是这棵树上长出来的另一根树枝,那么自然和谐。

  叶殇在用自己的言传身教让胖子和张虎一行人明白了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之后,轻轻地跃下枝头。“休息够了没?我们走!”

  葫芦山的这条瀑布,看起来雄伟壮观,水流甚是湍急,可是任谁也想不到,这湍急的瀑布背后竟然别有洞天!

  他们一路小心的沿着一连串本应长满青苔,却由于经常有人进出,而被磨得水光发亮的石头而行,背贴着瀑布后面的石壁慢慢向瀑布后的山洞入口移动。大约这般摸索前行了四五十步的光景,一个硕大的山洞应入了他们的眼帘,里面一片黑暗,时不时还有水滴声在洞中回响。

  张虎诧异:“他娘的,老子在安塘这么多年,竟然不知道葫芦山还有这么个地方!”

  徐勇纳闷:“这么多年,你这个校尉竟从未来过你们金阳军的将军大营?”

  张虎挠着头,不好意思的说道:“原本将军大营是在青浥县附近,我倒是去过几次。只是这几年一直都是将军派了副将来下命令,或者亲自巡查下达的命令,却再未召我去过将军大营。至于将军大营何时搬到这葫芦山中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一直默不作声的傅凌云突然开口:“应是百里晟献的计,老贼方才将大营搬来这里。”

  生性耿直的刀疤冷哼一声:“看这鬼鬼祟祟的举动,便知那墨狗没打什么好主意!哼!该死的墨狗!”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叶殇已经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支火把,用火折子点了起来,走在了前头。“快跟上,前头我已经为你们藏好了更换的衣裳,动作快点,一会儿换防了就不容易进去了。”

  一行人换过了叶殇藏起来的士兵衣裳之后,又把他发给他们的腰牌挂在了腰间,装作一支大营寻常的巡逻队伍,排列整齐的随着叶殇走进山洞的深处。

  只见山洞的深处是一道狭小的,只可容一人通行的石头阶梯,阶梯的两边是垂直如刀削一般平整的山壁。一行人随着叶殇顺着台阶往山洞的上方走去,半盏茶不到的功夫便来到一处灯火明亮,大如操练场的地方。

  除了叶殇,所有的人都为眼前看到的情景叹为观止,想不到这葫芦山里还真是大如城池。难怪朝廷那么多年都没有发现金阳王暗中屯兵的证据。

  “站住!什么人?”突然响起一声阴阳怪气的大喝声,随着话音,不远处一队举着火把的士兵快步走了过来,把他们团团围住。为首的是个中年将领,五短身材,方脸黝黑,一双小眼睛不停地打量着众人。见到他们个个身穿着大营的军服,腰里又都挂着腰牌,脸色稍稍缓和了些。

  叶殇往前一站,“怎么,老童,今天是你巡逻?”

  “哎呦,我以为是谁,原来是商副将!”老童跟换了张脸似的,朝着他身边的士兵挥了挥手:“好了好了,没事了,这是商副将,你们接着巡逻吧,这儿不用你们管了。”

  看着一众士兵走远,老童舔着脸笑嘻嘻的拉过叶殇,悄悄地的问道:“商副将,这次出去,有没带点什么好东西回来啊?”

  叶殇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傅凌云一行人,转过头神神秘秘的怀里摸出一本书塞到老童的手里,压低了声音说道:“小心点看,别弄坏了,新出的,我还没来得及看呢!”

  老童大喜:“这,这怎么好意思,要不,等你看完了我再来跟你借?”嘴上虽是这么说,可老童的眼神却是死死的盯着手里的书,生怕叶殇又把它拿了回去。

  叶殇慷慨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都是兄弟,客气啥。”

  老童眉开眼笑的捧着书,手舞足蹈的离去。

  徐勇甚是好奇的凑上去问:“叶公子,你到底给了他什么书,他那么高兴?看他那样子也不像个爱看书的人啊?”

  傅凌云甚是尴尬的别开了脸,不做声。连枫则一脸古怪的拉着徐勇往前走:“唉……走吧,徐叔,别问了。”

  张虎一行人也深感好奇:“是啊,到底什么书?看他欢喜的手舞足蹈的?”

  叶殇转过身冲着他们呵呵一笑:“风月无边!”

  众人:“……!!”

  黄将军的营帐在葫芦山山腹的最顶端,三面围着山壁,顶上则是葫芦山的野外,站在帐前抬起头,便可以看见葫芦山上空的一片清风明月,晴朗星空,风景甚是优美,山壁下便是叛逆军首领黄将军的大帅营帐。

  叶殇领着众人悄悄的摸到了黄将军的帐前,帐子里一片漆黑,看样子黄将军已经入睡了。

  傅凌云果断的打了一个手势,徐勇和张虎各自带了几个人,一左一右的守住了帐帘。

  叶殇和他互看了一眼,轻轻的掀开了帐帘,手提着各自的剑小心翼翼的,慢慢的走了进去……

看过《露泣梨花白如玉》的书友还喜欢